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王

附身吕布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王

    荆州的战事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彻底告一段落,尤其是吕布后来将承包制的政令派人送去之后,基本上,荆州的许多郡县都是自己倒贴过来的,借助蔡家和蒯家当初的人脉,加上吕布如今的声势,要比当初诸葛亮游说各郡轻松太多。

    襄阳,魏延狠狠地拍了拍郝昭的肩膀,咧嘴笑道:“伯道如今荣升镇南将军,开心些,待我等参加过主公的封王大典之后,便会回来,到时我们再并肩作战!”

    年关将至,吕布的封王大典也即将举行,而地点便在洛阳。

    郝昭闻言不禁苦笑摇头,好不容易盼出头打了一场,然后又被吕布安排留在襄阳,带着文聘、凌操主持荆襄防务,并做好虽是攻打江东的准备。

    任务很重要,荆襄之地新得,守将必须是吕布的心腹将领,这本是一项殊荣,只是如今吕布封王在即,他却不能参加,作为从很久以前就追随吕布的郝昭来说,未免有些遗憾,尤其是魏延和庞德两个家伙在收到吕布的请帖之后,耀武扬威的样子,让郝昭恨不得揍两人一顿。

    可惜,别说两个,两人随便一个都能将他反杀,最终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吕布的王号已经确定了,其实自秦以后,历代封王中,以秦、晋、齐、楚四个王号最为尊贵,因为这四个封号代表着战国时期最强大的四个国家,而其中以晋王最尊,也因此,吕布的王号最终被定为晋王,这是一群老学究们博古论今,条条引经据典,认为最适合吕布的王号。

    除了麾下的一帮能臣猛将,如今的诸侯,如曹操、刘备、孙权以及士燮,按照礼治,都收到了吕布的请帖,至于是否能来,吕布没在意,礼到就行。

    从当初决定了封王之事以后,洛阳就变得非常忙碌,洛阳方圆百里都被戒严了,吕布封王,这对于关中文武来说,可是大事,这代表着吕布的政权从封王那一刻起,基本上就彻底独立于朝廷之外了,事实上,其实一些重臣的位置按照规矩是要由朝廷来安排的,只是如今天下大乱,别说封王,就算是诸侯手下,又有几个是朝廷安排过来的人?

    而吕布封王,他们作为臣子,地位也自然水涨船高,这种事,绝不容许任何人破坏。

    洛阳城外,一座高度已经过洛阳城城墙的巨型高台经过工部两个月的赶工,在洛阳城外的芒砀山附近拔地而起。

    四面呈马面墙状,分为三阶,每阶皆有八百将士守卫,遍插旌旗,看上去格外庄严,又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分列四角拱卫。

    年关还没到,整个洛阳城便已经人满为患,从洛阳城外十里开始,到处都能看到甲胄鲜明的将士在四周巡逻。

    远远地,便见一支骑队风尘仆仆的赶来,十几人的队伍不多,但每一个身上都带着一股浓浓的煞气,几名洛阳城卫上前,将来人拦住。

    “尔等何人,认不得少主吗?”马背上,王双虎目一瞪,看着这些将他们拦下来的将士,不满道。

    这支人马,却是从蜀中昼夜赶回来的吕征一行人,蜀中如今大局已定,至于南蛮之乱,吕征没去多管,对如今的吕布势力来说,那些也只不过是苔藓之芥,吕布封王,作为从小便被吕布重点培养的继承人,吕征自然要参加,因此在得知吕布封王的消息之后,便告别了庞统,带着法正、张任以及王双星夜兼程赶回来,最终在年关的前一天赶到了洛阳,至于雄阔海,则被留在蜀中,负责保护庞统的安全。

    “末将参见少主!”城卫向吕征一拱手道:“末将自然识得,只是如今洛阳外十里之内,除主公之外,任何人不得纵马驰骋,望少主恕罪。”

    王双闻言,虽然有些不满,却也只能下马,吕布依法治国,任何人都不得违背,至少吕征作为吕布的指定继承人,在这些事情上是相当严格的。

    “无妨!”吕征翻身下马,将坐下的宝马交给了王双,扭头看向这名城卫道:“如今洛阳城中,诸侯可有派人前来?”

    “有的,前几天许昌曹操、江东孙权以及交州士燮,都已经派了使者前来观礼,只是刘备未曾派人过来。”城卫躬身道。

    “刘备?”吕征摇了摇头:“他便是想来,也来不了了。”

    说完,径直向着洛阳方向步行而去,十里的距离并不远,很快便已经到了,一进洛阳城,便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喜庆之意,不只是汉人,在这里还能看到不少西域胡人,吕布封王可是大事,西域诸国知道后,不少近一些的国家都已经派人前来送上贺礼。

    “少主,再过几年,恐怕这洛阳城便能赶上长安繁华了。”王双看着跟离开前变了很多的洛阳,不禁啧啧叹道。

    吕征点点头,眼中带着几分兴奋,也有几分骄傲,他曾跟吕布走遍洛阳城的大街小巷,自然对这洛阳城也有了一份感情,尤其是这里,以后就是吕布的王都,而他作为世子,早晚也要接手这座城池的。

    回到骠骑府,貂蝉看着又清瘦了不少的儿子,看向吕布的目光不免有些幽怨,不过一群小萝卜头对于大哥的归来却是雀跃不已,缠着吕征给他们讲蜀中见闻。

    看着被一群小家伙围在中间的吕征,貂蝉既是欣慰,又是心疼,依偎在吕布身边,忍不住柔声道:“夫君,征儿他年纪尚幼,您怎能总是让他在外面跑?”

    “玉不琢不成器。”吕布轻揽着貂蝉,看着举止已经颇有几分气度的吕征,微笑着看向貂蝉:“他是将来要接手我这份基业的人,不止要享受常人所无法匹配的荣耀,更要承担常人所无法承担的责任,夫人总不希望将来我儿成了个不学无术,欺行霸市的恶霸吧?”

    “非常之人,当能人所不能。”轻搂着貂蝉,吕布靠在座椅上,享受着貂蝉身上散出来的淡淡幽香,话语中,带着几分期待。

    “只是”貂蝉闻言,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其实以封王之礼来说,完全没有必要如吕布这般操办,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吕布自然不会甘愿只是封王便可,这次封王,一来是要向天下来证明自己的地位,二来也有将自己的野心彻底展示出来的意思。

    有些事情,不必言明,只要做到了,大家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如果真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在群臣的簇拥下,吕布开始一步步走上祭坛,一开始还有群臣簇拥,但随着一阶阶走上去,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按照各自的身份,吕布麾下文武分立在各自的位置。

    当吕布最终独自走上祭坛的最顶端,举起祭坛之上供奉的王印,在向下看时,却见四面八方,无数百姓、将士、臣子纷纷跪伏在地。

    与此同时,祭坛上方,一股常人看不到的气运向吕布汇聚而来,这是在吕布原有基础上,又聚集了益州、荆州的气运,此刻俨然已经形成一道气运漩涡,在吕布的视线中,遮蔽了整个洛阳的天空,金光灿灿,隐隐间,还有瑞兽奔腾咆哮,同时脑海中,响起一声声雷鸣。

    一股清气随着这些气运的汇集,涌入吕布眉心,一种奇异的感觉笼罩吕布,好像要随时飘起来一般。

    脑海中,久违的系统声音再度响起,果然,这一次封王,在得到系统的认可之后,吕布积攒了数年的伪龙之气,在这一刻终于蜕变成为应龙之气,只差一步,便能化身真龙,更重要的是,吕布在去年便已经达到全五星的身体,在气运灌体的那一刻,似乎再度赢来一次质的蜕变。

    全方位强化,一股难言的感觉,吕布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恨天无柄,恨地无环!

    这是一种错觉,但那一刻,吕布真有一种掌控天地的感觉,目光俯视祭坛下方的芸芸众生,这一刻,真的有种众生皆蝼蚁的感觉。

    诸多杂念一一在脑海中划过,最终汇聚成的是一股难言的寂寥,高处不胜寒!这一刻,吕布终于能够真切的体会这一句话的真谛,孤独,从他封王的这一刻起,将是他最忠诚的伙伴。

    深吸了一口气,吕布将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开,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祭告天地。

    祭文是早就写好的,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那一刻气运临身的吕布,浑身上下散着一股磅礴的气场,声音哪怕隔着数里都能清晰听到。

    随着吕布读完祭文,将祭文投入火炉之中,也代表着这次封王仪式告一段落。

    祭坛之下,看着那高高在上的身影,人群中,诸侯派来观礼之人面色不大好看,从这一刻起,除了曹操还能依仗天子名义与吕布齐平之外,其余无论是孙权还是刘备,在身份上都无法再与吕布对等。

    莫要小看这个名义上的东西,在封建时代的思潮中,以下犯上,不管对错,都是失之大义,而以上伐下,却是理所当然,无论是势还是人心之上的微妙变化,从这一刻起,本就已经占据了足够优势的吕布,在天下人心中的地位将更加稳固,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包括曹操在内的所有诸侯身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