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密谋荆襄

附身吕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密谋荆襄

    第一百二十二章密谋荆襄

    “异”当看到那位故人的时候,蔡和着实被吓了一跳,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刘备破襄阳时,消失不见的蒯越。

    面色微微一变,压下了心中的惊骇之后,蔡和微微皱了皱眉,推开房门向四周看了看,才深吸了口气,面色复杂的看着蒯越道:“异度兄,你怎会在这里?”

    说起来,两家的关系有些复杂,双方算是世交,甚至两家之间,通婚的事情自祖上开始就不断,也算得上是亲戚,在刘备入襄阳之前,交情也一直不浅,虽然做过一些掩饰,一般人认不出来,但两人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蔡和怎会认不出来,只是当初蔡瑁在城破之前那翻疯狂的举动,蒯家可以说是被蔡瑁给灭门的,此刻再看到蒯越,自然是复杂难明。

    “德祖很惊讶?”蒯越摘掉了头上的斗笠,就如同进了自己家一般坐在了椅子上,扭头看了看四周,叹息一声:“昔日辉煌显赫的蔡家,如今已经没落到这步田地。”

    “既然走了,你不该回来的。”蔡和摇了摇头,平静心情之后,默默地坐到蒯越的对面,面色复杂的看向蒯越道:“当初蒯家的事情”

    “往事已矣,德祖何必再提,你我包括令兄还有家兄在内,不过是糟了小人的算计!”蒯越冷笑一声,摇头道。

    “哦?”蔡和茫然的抬头,看向蒯越,迷茫道:“此话怎讲?”

    “还不懂吗?”蒯越看向蔡和,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原本我蒯家,还有张允已经答应了诸葛亮帮他开城,只可惜,城门开了,刘备的军队却并未抵达,而德珪兄作为虽然过激,不过谁对谁错,如今人都死了,也没必要追究了,不过诸葛亮却是在帮助刘备打压我四家,最终我两家没落,刘备趁势崛起,这就是结果。”

    对错,对于世家之人来说有时候真的没有一个标准的观念去判断,当初蒯家选择向刘备服软,也是大势所趋,希望能够保住家族,而蔡瑁却是为了蔡家,包括后来嫁给刘备的蔡夫人,皆是如此,世家之人,在需要的时候,为了家族可以牺牲一切,包括亲情、友情、爱情乃至生命。

    “你不恨我?”蔡和看向蒯越,犹豫片刻后。

    “只要蔡家能够重新崛起,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蒯越看向蔡和:“只要德祖这次能帮我助冠军侯夺下襄阳,过去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

    “异度未免太过抬举我了。”蔡和推开窗户,看着窗外落魄的景象,摇头苦笑道:“如今的蔡家,就算我想帮异度,又该如何去帮?”

    “可以的,是你太小看你我两家这些年在荆襄之地的底蕴了。”蒯越看向蔡和,有些失望,蔡和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合作伙伴,叹口气道:“这样,你找机会,我想与蔡夫人见上一面可否?”

    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蒯越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许多时候看事情比男儿都要入木三分,也聪慧异常,若非是女儿身的话,蔡家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我已半年未曾见过家姐了。”蔡和苦笑道,不是他不想见,而是刘备的门子根本不让他进去,每一次去,都是百般刁难,蔡家以往也是荆襄豪门,蔡和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自小养尊处优惯了,哪受得那般奚落?

    “这个不难,只需你配合我演一场戏,明日我保证可以见到蔡夫人。”蒯越微微一笑道。

    “好。”蔡和闻言,这一次倒没有推拒,自家人知自家事,就自己这点本事,说不定被蒯越卖了还得帮他数钱。

    次日一早,刘备的刺史府府门刚刚打开,就见一名老者匆匆过来:“老夫是蔡府管家,劳烦通禀夫人一声,老奴有要事求见。”

    “蔡家?”门卫闻言冷笑一声,摇头道:“这可由不得你,你还当蔡家是以前的蔡家吗?不准!”

    “你”老管家怒哼一声,厉声道:“我家家主如今卧病在床,弥留之际,只想见夫人最后一面,我蔡家是没落了,但也容不得你一个下人轻辱,今日你大可不去通传,但他日我家家主归天之后,此事在士林传开,只希望他刘备担待得起!”

    门卫闻言面色一变,正要怒,却被身后一名刘备的亲卫将领拦住,别看蔡家如今衰败,但在荆襄的影响力还是有的,如果真的将这种事情被传出去,对刘备的名声可是一个绝对的污点。

    “主公平日里是如何教你们的?”亲卫将领冷冷的瞥了门卫一眼,看向老管家道:“老先生莫要着急,我这便去通传如何。”

    “哼!”老管家斜睨了那门卫一眼,不再多言。

    亲卫统领亲自来到内院外,将此事告诉蔡夫人的侍女之后,便等在院外,这种事,别看蔡家不行了,但蔡夫人在刘备这里的地位可不低,刘琮更是跟刘琦一样被刘备收为义子,加上出身的缘故,刘备的另外两位夫人对蔡夫人也是礼敬三分。

    “家弟病重?”蔡夫人看着侍女,皱眉道。

    “李将军是这么说的,管家还等在门外呢。”婢女是跟着蔡夫人一起嫁进刘府的陪嫁丫头,跟着蔡夫人经历了刘表、刘备两任夫君,是蔡夫人的心腹。

    “我知道了,这就去看看。”蔡夫人皱了皱眉,自己的弟弟好端端的,怎会病重?

    当下带着婢女在亲卫统领的带领下,来到刺史府门外。

    “大小姐,老爷他不省人事,您快回去看看吧!”一见到蔡夫人,老管家连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倒在蔡夫人身边。

    “福叔,您快起来。”蔡夫人伸手扶起了老管家,扭头看向统领道:“家弟病重,妾身想要回家一趟,劳烦李将军通知两位姐姐一声。”

    “这是自然。”亲卫统领微笑着点点头道:“末将这就去给夫人安排护卫。”

    “不必了,蔡家也不远,妾身去去就回。”虽然并不如意,但还不至于失去自由,当下坐上老管家已经备好的轿子,往蔡府而去。

    “三弟他究竟患了何病?”路上,蔡夫人掀开轿帘,看向老管家道。

    “这夫人回去自知。”老管家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蔡夫人娥眉微蹙,却也并未在多问,坐着轿子一路回到蔡府,在老管家神神秘秘的带领下,一路来到蔡和的房间,正看到蔡和与一人对坐着喝茶,老管家将门关住。

    “阿姐,你回来了!”蔡和看到蔡夫人,连忙站起来,一脸兴奋地道。

    “究竟是何事?”蔡夫人皱眉看了看那个背对着自己,始终没有回头的背影一眼道。

    “若非出此下策,小弟恐怕此生都难再见阿姐一面。”蔡和苦笑道。

    蔡夫人闻言点了点头,如今蔡家的境况确实算不上好,尤其是家里面没有一个能真正主事的人,靠着蔡和也是无奈之举。

    “阿姐,看看此人是谁!”蔡和兴奋过后,才想起蒯越,连忙将蔡夫人带到蒯越身边。

    “蔡家姐姐,久违了。”蒯越站起身来,微笑着转身向着蔡夫人一礼。

    “异度?”蔡夫人娥眉一挑,却并未像蔡和那般惊讶,想了想,扭头看向蔡和道:“三弟,你且去门外看着,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蔡和闻言没有丝毫家主自觉地点了点头,乖乖的走到门外负责看门儿。

    蒯越扫了一眼蔡和的背影,苦笑道:“蔡家能撑到今日,却是真不容易。”

    “这些就不劳异度操心了。”蔡夫人摇了摇头,认真的看向蒯越道:“却不知道异度此来,是代表曹司空还是吕侯?”

    “哦?”蒯越诧异的看向蔡夫人:“为何不是孙仲谋?”

    “刘备入襄阳之前,或许可能,如今吗”蔡夫人摇头轻笑,没有把话说完,不过意思却也表明了。

    眼下的孙权,就算打赢了刘备,显然也要元气大伤,有何资格来染指荆州?

    蒯越笑着摇了摇头:“您若是男儿身,荆州如今,或许便是另一番局面了。”

    蔡夫人没有接话,不可能的事情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越此番,却是代表冠军侯而来。”蒯越微笑道。

    “异度倒是见机得快。”蔡夫人冷笑一声,也只有蔡和这种庸人才会对蒯家心生愧疚,当初若非蒯家兄弟摇摆不定,暗中联络刘备,立场不明,又怎会最后将蔡瑁逼疯,做出那等报复之举,若蒯家一开始就摆明立场,就算他们一开始就倒向刘备,也不至于让蔡瑁最后那般疯狂。

    但这就是真正的世家,永远不要指望世家之间讲什么交情,一切都是以家族利益为前提的。

    “为谋生路,德珪当初做的太狠了。”蒯越苦笑道。

    “过去的事,不提也罢!”蔡夫人看向蒯越:“我只想知道,我若助他,蔡家能得到什么?”

    “主公用人,量才而用,这一点上是没办法商量的。”蒯越摇了摇头,以蔡和的能力,当个县长都有问题,吕布手下可从不养闲人的。

    “不过主公此番派我前来,也让我带来了这个。”蒯越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份羊皮卷。

    “这是”蔡夫人疑惑的看着这卷羊皮卷。

    “西域通行证,持此证,在西域可以挂战神旗,此外持此证,十年之内,可享受一成商税,此外琮儿也可由骠骑府推荐入洛阳书院做学,他日若学有所成,却有才干,骠骑府优先录用。”蒯越沉声道。

    蔡夫人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消息也足够灵通,自然知道这件东西在关中的价值,沉默片刻之后:“那田产”

    “主公麾下,无私田。”蒯越这句话说的却是斩钉截铁。

    “那我们要做什么?”

    “杀王威,夺兵权!”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