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魏延挂帅

附身吕布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魏延挂帅

    宛城城楼上,一众荆州武将面色都有些难看,眼看着关中将士娴熟的配合下,己方兵马在战壕中被杀的节节败退,这种地形,对方强悍单兵作战的优势被挥的淋漓尽致,再这么打下去,战壕的作用根本就是方便对方攻城呢。

    李严叹了口气,双方的差距不只是单兵战斗力,还有装备,虽然看不清具体的细节,但己方留在战壕中的兵马几乎是被屠戮这点来看,对手的铠甲恐怕比荆州将士脆弱的皮甲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

    “放弃第一、第二道战壕,扔桐油!”深吸一口气,李严沉声道,这本来是准备在之后的攻城战中用的,现在看来,不得不提前使用了。

    “是!”副将答应一声,连忙让旗手将命令传达下去。

    第一线、第二线战壕之中的将士听到撤退的号角,匆匆退往后方的战壕,同时一坛坛火油罐不断从后方扔进第一二道战壕之中。

    啪啪啪~

    碎裂的陶罐中,大量黏稠的液体洒落在射声营将士的身上。

    “不好,是桐油,撤退!”几名机警的射声营将士闻到那股刺鼻的气味,面色不禁一变,连忙翻身想要从战壕中爬出来,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后面的战壕中,已经爬出一个个荆襄战士,将早已引燃的火把丢进战壕里面。

    “嘭~”

    冲天的火焰伴随着无数惨叫声在战壕中蔓延开来,弥漫了双方将士的视线,哪怕射声营将士再怎么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也挡不住火焰的侵蚀。

    后方,庞德大营之中,看着瞬间被火焰覆盖的战壕,有射声营将士浑身沾满了火焰从战壕中爬出来,满地翻滚,早有人冲上去用土帮忙灭火,只是等火扑灭之后,那些将士早已被烧的不成.人形,庞德的拳头一瞬间紧紧地捏住,面色难看的听着耳畔里响起的一阵阵惨叫,眼中闪烁着森然的光芒,不甘的怒吼道:“鸣金收兵!”

    射声营将士以及西域佣兵缓缓地撤退,看的城楼上的一干荆州将领齐齐松了口气,这些关中精锐的战斗力,实在强悍,若非以这种方式,正面作战,哪怕没有关中强弓劲弩的协助,荆州将士也没有多少胜算。

    庞德退回了军营,想着宛城的战事不觉有些头疼,这么一战就损失了五百名射声营战士,如果对方的桐油足够的话,光是眼前这些密密麻麻的战壕,就足以将他的军队拦在这宛城之外,更别说打下宛城之后,还要南下襄阳,就算魏延、郝昭他们来了,这结果也好不到哪去。

    “将军,魏延、郝昭二位将军率领的兵马已经到了三十里外,两位将军已经带着亲卫前来与将军汇合!”就在庞德一筹莫展之际,一名小校进来,向庞德道。

    上庸、新城本就不是这次战斗的主战场,刘备在这两郡留下的兵力不多,此刻内部空虚之下,被魏延他们轻易攻破并不意外,不过庞德还是有些不爽,身为吕布麾下五部精锐的统帅,如今却连城门都摸不到,说出去,多少有些丢人。

    “请两位将军进来吧。”叹了口气,庞德苦笑道,虽然心里有些不甘,但总不能将二人晾在外面,说起来,无论郝昭还是魏延,资历可都比自己要深呢。

    “喏!”

    小校答应一声,转身离去,不一会儿,魏延和郝昭并肩而入。

    “庞将军,久违了!”魏延跟庞德也算熟识,看到庞德,微微拱手笑道。

    “末将参见将军!”庞德跟郝昭打过招呼之后,肃容向魏延一礼,躬身道。

    “呃……”魏延和郝昭愕然对视一眼,连忙扶起庞德道:“令明,你我分属同级,何必行此大礼?”

    “将军有所不知,德在出征之前,接到主公送来的军令。”庞德起身,微笑着从部下手中接过一封军令以及将印道:“主公已下令擢升将军为征南将军,我三路兵马合兵之后,以魏将军为主帅,总督荆襄之战,主公封王之前,除了南阳、上庸、新城三郡之外,务必拿下南郡。”

    这也是为了避免三路兵马汇合之后,反而因为主从问题生纠纷,三人中,郝昭资历最老,庞德是吕布麾下五部精锐之一的射声营主将,按说都有足够的分量来担当此任,但在吕布看来,主帅的位置,显然魏延更为合适,其余两人,为将尚可,为帅的话,还是差了几分。

    南郡也就是襄阳、江陵所在,历史上,刘备几乎是凭着一个南郡就打下了蜀汉基业,只要南郡一下,刘备在荆州的力量基本上也就废了。

    魏延心中升起一股激动,连忙接过将印与军令,向着洛阳的方向肃容道:“魏延谢过主公厚爱,此战,定竭尽全力,以报主公栽培之恩!”

    “两位将军来的正好,这宛城李严颇难对付,德正为此事头疼。”寒暄过后,庞德开始将话题引入主题,一个宛城,却让他射声营主力僵在这里,多少令人泄气,此刻魏延作为主帅,正好将这头疼的事一起交给魏延。

    “我二人来时已经看过,令明说的是城外那些战壕吧?”魏延点点头,坐在了主位之上,他与郝昭来时已经见过了宛城之外那纵横交错的战壕。

    “不错,我本打算同样以战壕对付,挖进去,以我射声营将士的实力,就算在那战壕之中,也足以强行将战壕拿下,只是那李严却采用了火攻,以桐油浇灌,令我损失了五百精锐战士!”庞德有些恼恨道。

    “确实有些麻烦。”魏延听罢,点点头,射声营的装备是最好的,强攻的话,寻常士兵的铠甲,都能赶上中原诸侯将领的铠甲,正常情况下,莫说是野战,就算是攻城战,也能以极小的代价攻破城池。

    但根据庞德所说的情况,这李严显然认真研究过关中战法,不但以战壕的方式,令关中强弓劲弩无法挥,再以火攻的方式,让射声营的精锐都栽到这里。

    看着地图,半晌后,魏延冷笑道:“既然他们用火攻,那我们就以水攻来还击!”

    “水攻?”庞德和郝昭愕然的看向魏延。

    “不错,水攻!”魏延看向两人,微笑道:“两位当知道,延本就是南阳人士,这一带的地形却是熟悉,南阳之地,虽然没有大河,但洛水、汉水都会流经此地,水淹城池当然不行,但如果只是将这些战壕沿掉,却是绰绰有余,我等只需寻得一条河流,将其引入这些战壕之中,战壕前后相连,只要能将水引来,便足矣将这些战壕添平,之后只需多备浮板,荆州军没了战壕,无论野战还是城战,又有何惧?”

    “不错!”庞德闻言,不禁拍手笑道,这个法子,无需消耗人合兵马,就可以将李严这准备了多时的战壕彻底毁掉,心中不由感叹,难怪主公会以魏延为帅,不是没有道理。

    三人定下了计策便立刻开始行动,庞德继续在四周挖掘战壕,而魏延和郝昭则就近找寻水源,将水引来宛城,虽然工程浩大,不过他们现在有足够的人手,数万人一起动手,不过六日,魏延已经挖通了一条水渠,而庞德也已经挖好了足够将水流快引入宛城之外这些战壕之中的水渠。

    宛城上,因为战壕的原因,使得宛城很难派出斥候查探周边,加上庞德的封锁,使宛城几乎与外界隔绝了联系,只是看到庞德这几日不断在外围挖掘战壕,一时间都不解其意。

    “将军,他们在干什么?”宛城之上,几名荆州将领不解的看向李严,不明白庞德这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李严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沉,这六天来,庞德没有再出兵,莫非是想出了什么对付战壕的法子?只是想破脑袋,李严一时间也想不出对方究竟要干什么?

    到了第七日清晨的时候,城头的将士突然来通知李严,庞德正在整军,似乎要准备攻城了。

    李严心中不由一紧,连忙披盔贯甲,带着人上了城楼,正看到魏延一紧将将士集结完毕,三军阵前,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本该有的攻城武器之外,对方还做了一块块木板。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莫不成,是想直接用木板横在战壕之上,跨过战壕?”副将不解的看向李严,李严感觉到一丝不对,因为他看到庞德阵中,已经开始出现一排排弩兵,一架架弩机对准前方战壕密布的空地,却并未放箭,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究竟是什么?

    李严目光不由得看向庞德身后的那些被庞德挖掘出来的战壕或者说水渠,等等……水渠!

    李严心中突然一紧,也在这时,庞德突然挥了挥手,一枚火箭腾空而起,紧跟着便听到天边隐隐传来一阵隆隆之声,李严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快,让战壕之中的将士撤回城中!”李严突然疯狂的大声吼道,他已经看到大量的水流出现在庞德之前挖掘的水渠之中,并迅向战壕中蔓延过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