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斩尽杀绝

附身吕布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斩尽杀绝

    连翻苦战,加上身体本就已经疲惫不堪,眼见江东军退走之后,关羽终于松了口气,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几名将士将关羽扔出去的青龙偃月刀抬了回来,关羽接在手中,几乎有些拿捏不住。

    “将军,现在怎么办?”几名残存的将领聚集到关羽身边,将关羽扶上马,担忧的看向关羽,此刻关羽的状态,瞎子都能看出来,不是太好。

    “先撤往阴陵!”关羽叹了口气,曲阿之败,败的有些让他难以接受,背面港口处邢道荣终究不通水战,是按照普通守城战的防御做的,被周泰轻易地从水上撕开了口子冲进城来,否则的话,6逊就算兵马再多一倍,都别想从他手中夺下曲阿。

    其实这场败仗,也不能全怪关羽,毕竟当时关羽是强撑着疲惫之躯攻下曲阿,攻下城池之后,精神难免松懈,加上身体虚弱,精神萎靡,将城防托付给了邢道荣,却忘了曲阿本就是港口城池,临江一带,根本没有太多防御设施,如果他精神完好,没有出现疲惫,就算同样不通水战,也能看出其中的缺点,从而想办法设防,可惜邢道荣毕竟作战经验不够丰富,没能及时察觉,等关羽察觉不对的时候,根本来不及重新布局,才被周泰轻易突入城中,让他陷入内外交困的局面。

    只是可惜了那三万将士,必须尽快重新攻破曲阿,将那三万将士解救出来。

    正当关羽准备离开之际,后方的驿道之上,突然尘土飞扬,关羽回头看去,却见太史慈已经一马当先,朝着这边冲过来,同时厉声喝道:“关羽休走,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混账!”关羽只觉胸中一口闷气往上涌,此刻他的状态,莫说是太史慈这等顶尖猛将,便是马忠那样的过来他都未必打得过,手中平日里轻若无物的青龙偃月刀,此刻仿佛重若千斤,哪里还能再战。

    “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等还是先撤吧!”几名将领见关羽动怒,生怕关羽想不开去跟太史慈死磕,这可是能跟全盛时期的关羽大战上百回合的猛将,以关羽此时的状态,怎么打?

    “走!”关羽闷哼一声,将那股汹涌而来的怒气压下去,带着人马向着阴陵方向飞奔。

    “哈哈,关羽匹夫,竟然逃了!”太史慈畅快的骑在马背上,见关羽不战而逃,一边奚落,一边却是紧追不舍,难得关羽如今虎落平阳,怎能放过这个机会。

    听着身后太史慈的叫嚣,关羽面沉似水,带着将士继续飞奔,心中却是默默狠,待他养好了伤势,定要将这厮亲手斩杀。

    太史慈带着兵马一路追赶,荆州将士连翻作战,又经历了一场败仗,本就人困马乏,此刻被追击,一开始还能跑,但随着双方距离不断拉近,那份心理上带来的压力更加了体力的消耗,渐渐的有些跑不动了。

    “尔等为何停下!?”突然间,关羽回头之际,见不少荆州将士渐渐停止了奔逃,不禁勒住战马皱眉道。

    “将军,我等跑不动了,将军马快,可先走一步,趁着还有些力气,我等为将军拖住江东逆贼,来日,再为我等报仇不迟!”一名将领苦笑道。

    关羽眉头一皱,看着太史慈已经不足两百步距离,默默地叹了口气,调转马头,来到人群中,看着越来越近的太史慈,将青龙偃月刀倒拖在地上。

    “将军为何不走?”几名将领见关羽并未离开,不由大惊。

    “我已放弃过一次我的将士,绝不能再放弃一次,否则,他日九泉之下,又有何颜面去见那些为我而死的将士!”关羽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目光冷冷的看向越来越近的太史慈,厉声喝道:“将士们,都给我站起来,我们是军人,背后的伤痕,是军人的耻辱!”

    “吼”残存的荆州将士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听着关羽这翻话,只觉一股热血从胸中直往上涌,纷纷站起身来,对着迎面而来的太史慈出一声声凶狠的咆哮。

    太史慈眼见对方不再逃跑,心中本是一喜,但此刻却见对方出一声声凶狠的咆哮,甚至有人不断用兵器拍击着自己的胸膛,那份气势,便是太史慈也不觉心中一颤,身后的江东将士更是被对方突然爆出来的这股气势给吓了一跳,纷纷驻足。

    “虚张声势,将士们,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给我放箭!”太史慈冷哼一声,收束心神,一挥手,身后跟来的千名江东将士迅弯弓搭箭,对着关羽等人一波箭雨射下来。

    “将士们,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随我杀!”关羽勉力提起青龙偃月刀,咆哮一声,率先杀出,身后,不足五百的将士此刻却爆出惊人的悍勇,顶着箭雨,朝着江东将士起了反冲锋。

    不少人直接倒在江东军的箭雨之下,但袍泽的死亡并未让他们恐惧,这支部队,是抱着死志在冲锋。

    一箭之地,根本来不及第二轮箭雨,关羽已经率先杀入了人群中,仗着马快,勉力将青龙偃月刀一斜,刀锋借着马带起一颗颗人头。

    随后跟上来的将士凶狠的冲进了江东军的阵型中,两柄长枪直接贯穿了一名将士的胸膛,被刺穿身体的荆州将士却不停步,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硬顶着长枪冲到对方身前,一刀剁下一名江东将士的脑袋才气绝身亡。

    江东军的阵型,顷刻间被冲的粉碎,这些江东将士在荆州将士悍不畏死的冲锋下,纷纷胆寒,开始不断后退。

    “找死!”太史慈见关羽势穷力孤,还如此悍勇,心中寒,退后几步,弯弓搭箭,便要将关羽射杀。

    “云长小心,江东鼠辈,休放冷箭!”一声爆喝声中,却见关羽后方,一名老将带着一批兵马杀出,隔着足有三百步的距离,见太史慈要放箭,出一声怒喝,手中一把弓身长达五尺的宝弓在手,隔着接近三百步的距离,一箭射来。

    太史慈见状下意识的一躲,捻着弓弦的手指却是一松,一杆利箭已经破空而出,只是射偏了少许,没入关羽的肩胛。

    身后赶来的,自然便是刘备手下,不下于关张的老将黄忠,眼见关羽中箭倒地,生死不知,怒喝一声,再度弯弓搭箭,这一次却是连环三箭射出,太史慈看的清楚,那一箭并未射中关羽要害,躲过黄忠之前射出的一箭之后,便要再次射箭,将关羽彻底结果,但紧跟着破空声传来,面色不禁一变,连忙挥弓拨打,那箭簇之上,力道却是奇大,头两箭还能挡开,第三箭却是避无可避,一箭正中太史慈眉心。

    闷哼一声,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太史慈射落马下,黄忠却已经冲到近前,放下宝弓,从马背上拎起大刀,对着江东将士便是一阵劈砍。

    江东将士本就被关羽带来的人杀的胆寒,此刻见对方来了一员老将,以神射闻名的太史慈竟然被对方射杀,此刻又见对方援兵赶到,哪还敢再战,一声呼喊之后,一哄而散。

    “关将军安否?”黄忠将江东兵马杀散,也不追击,连忙翻身下马,却见十几名将士死死地将关羽护在中间,此刻见黄忠过来,才让开一条路,黄忠连忙过去查看,却见关羽面色虽然灰败,但中箭的部位却并不足以致命,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这次奉命来驰援关羽,若关羽有什么闪失,刘备那里也不好交代。

    见关羽已经陷入昏迷,连忙让人将关羽抬上,退往阴陵。

    另一边,6逊带着周泰紧跟在太史慈之后,追击关羽,却遇到了太史慈的溃军,得知太史慈战死,关羽生死不知的消息之后,6逊面色不由一变,连忙带人杀回去,却哪还有荆州军的影子,地面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死尸,在尸体中,周泰突然出一声悲鸣,却是找到了太史慈的尸体。

    轻轻地阖上太史慈死不瞑目的双眼,6逊叹息一声,对方援兵已到,再追下去,恐怕吃亏的就是自己了,命人收敛了太史慈的尸体之后,看了一眼阴陵的方向,6逊沉声道:“撤军。”

    日渐西斜,当6逊带着周泰回到曲阿的时候,城池已经恢复了平静,两万多荆州兵被收缴了兵器和铠甲,赶到了港口。

    “将军,这些荆州军俘虏怎么处理?”留守城池的贺齐来到6逊身边,询问道。

    “派遣弓箭手,将这些俘虏,全部射杀!”6逊眼中闪过一抹冷芒。

    “将军,这”贺齐、潘璋等人闻言不禁大惊。

    “执行军令!”6逊看了众人一眼,冷然道。

    “喏!”第一次看到6逊眼中流露出这样的光芒,众将心底一寒,连忙应了一声,一队队神情冷俊的弓箭手在荆州俘虏茫然的目光中,迅将港口包围,不等荆州军有任何反应,这些江东弓箭手已经开始放箭。

    一时间,怒骂声、求饶声、惨叫声在港口响成了一片,手无寸铁,铠甲也被收走,又无遮挡的荆州将士,绝望的起了几次冲锋,却如何能够冲破防御,不到半个时辰,偌大的港口已经被冲天的血气弥漫,一队队江东将士开始处理尸体,也有人开始划船入江,寻找一些想要跳江逃生的荆州士卒,夕阳西下,整个曲阿沐浴在一片血腥之中。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