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四十章 敌踪

附身吕布 第四十章 敌踪

    “公台,之前派人给你送去的册子收到了?”坐在自己的帅帐里,吕布摸索着茶碗询问道,这个时代还没有茶叶,有的只是茶汤,尽管貂蝉的手艺不错,在陈宫这些人文人雅士看来,抛开材质不说已经算是上品,不过到了吕布嘴里,还是有些难以下咽的感觉。

    “还未来得及看。”陈宫点点头,刚刚收到吕布派人送来的册子,就接到龚都闹事的消息,这次迁徙计划,负责统筹的不是吕布,而是他,这种事情,自然该过去看看,便邀了贾诩一道同往。

    “大概是一些对这次迁徙计划的补充和完善。”吕布笑道:“不过现在看来,还有一些疏漏。”

    “主公可是因为今夜的事情?”陈宫摇头道:“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历朝历代以来,大规模迁民能够做到如今的程度,不说空前绝后,也是少有人及了,人心自古就不好控制。”

    “不是不好控制,只是没有人真正往这方面想过,很多事情,其实就是逼出来的。”吕布摇头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些人口,都是我们未来的根基,现在多做一些,未来稳定下来之后,至少在京兆之地,我们的根基也会更加稳定一些。”

    陈宫赞同的点点头,就算是贾诩,也不禁在心中默默地赞同吕布这种想法,本来三辅之地现在一片荒芜,底子上就比其他诸侯差了不止一筹,而且内忧外患一大堆,曹操、袁绍这些就不说了,如今西北边儿已经渐渐成了气候的马腾韩遂,就事论事,吕布现在无论兵力还是势力都不如人家,虽然未必觉得吕布能够拿出什么好的见解来,但至少这份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

    “我们原定的计划,基本上已经足够完善,自古以来,迁徙流民无外乎引导和镇压,我们用的归根究底,也算是引导,再加上军队的震慑,目前看来,效果还算不错。”吕布自然不可能将之前的想法直接说出来,说没什么效果,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不过今天的事情,给我提了个醒。”吕布思索道:“如今已经过了武关,这些百姓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接下来就是秩序的问题。”

    “路还很长,我们的方法,一开始,从百姓中选出人自己管理的方法,能够让百姓一定程度上归附,但也容易滋养出一些刁民。”想到今日那青皮,若非百姓指正,今天的局面就有些尴尬了,廖化还好说,但日后如果将问题扯到张辽、高顺这些人身上的时候,难不成自己还真把他们给杀了。

    “主公是想让军队介入管理?”陈宫皱眉道。

    “军队不能介入,我们人手不够,如果将军队混入百姓之中,一旦有战事,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衍变成溃败。”吕布坚定地摇头道,军队不介入管理,一来是容易让这些人形成抵触,二来将军队混到百姓之中,再精锐的士兵也就成了散兵游勇了,他不能像黄巾军一样一群百姓一起上,看起来声势浩大,实际上却不堪一击。

    “需要规划,以村镇为单位,除了对应的管理人员之外,选出一些壮勇来维护自己的治安,带领这些壮勇的人得另选,人数也要按照总人口的数量严格限制,并负责与军队联系,这些人,日后可以直接作为郡兵、县兵直接调用,这样同样不会让百姓排斥,而且可以增强进一步百姓的安全感和归属感,若再出现龚都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应对一下,相对的框架必须立起来,有权利,但同样也要施加约束,不过这方面暂时问题不会太大,都是乡里乡亲,他们的手也不可能伸到其他地方,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严格限制械斗。”

    “不过若有人想要趁机立山头的话,告诉各军,无需手软,直接施以雷霆手段”

    当陈宫和贾诩从帅帐中出来的时候,天边已经微微泛起一抹鱼肚白,揉了揉太阳穴,陈宫的精神倒是蛮好,向贾诩告辞一声之后,便匆匆离去,他需要将吕布说的这些东西整理成一个系统的条例,分到各军,这样才更容易施展。

    贾诩倒是很悠闲,看看天色,不久之后,就要再次启程了,也没了继续休息的心思,就在军营里随意走动起来。

    “法家?”良久,贾诩蹙了蹙眉,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次迁民的计策,那些比较新颖的条例,并非陈宫授意而是吕布自己想出来的,脑海中回想着昨夜吕布说出来的那些东西,此时细细想起来,隐隐与法家思想相应,一章一法,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却环环相扣,从人心,管理,约束,竟是将方方面面顾忌起来。

    而且要比上一次南阳商议出来的决策,更加完善,弥补了很多不足,可以看得出,是吕布这些天在行军路上现的诸多弊端总结出来的。

    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是法家,当年在董卓麾下时,那时候的吕布,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而且没什么原则的武夫,后来能成一方诸侯,有很大运气的成分,但那毕竟是十多年前的吕布,而如今的吕布,初看上去,似乎比十年前没什么变化,但在他麾下待久了,却不难现此人行事颇有章法,并非乱撞,行事风格也是果断无比,那些东西,看似法家,但仔细推敲的话,并非像法家那般严苛,很多地方,都留有余地,能够顾及到人心等很多东西。

    究竟生了什么事?让一个莽夫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贾诩想不明白,毕竟信息量太少,十年的时间,在繁华的中原步步坎坷的走过来,其实有这样的变化,也不算奇怪,不过贾诩并未立刻表态,他很清楚,就算吕布如今有了明主之象,但他有一个无法避开的敌人,天下世家,正是因为这个敌人的存在,贾诩始终不愿正式出仕。

    吕布应该也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是不知,他会如何自处?

    看了一眼帅帐的方向,贾诩叹了口气,若是当初长安之时,吕布有如今的气度,或许,这天下大势会改变许多。

    霸陵,郊外,幽暗的夜空下,一骑斥候犹如幽灵一般游荡在山道之间,警惕的目光搜视着周围,在他身后,相隔数十丈远的地方,还有一名同样装扮的斥候巡视着周围可能存在敌人的地方。

    一枚冰冷的箭簇无声无息的射来,无情的射穿了靠后那名斥候的咽喉,斥候的身体挣扎了两下,无力的从马上栽下来。

    有情况!

    当先一名斥候听到了动静,眼中闪过一抹惊色,连忙调转马头,又是一支箭簇射来,斥候勉力躲了一下,箭簇贯穿了他的肩甲。

    “驾”

    斥候咬了咬牙,眸子里闪过一抹凶戾,算准了箭簇射来的方向,一个滑身,躲到了战马的一侧,奋力的甩了一把马鞭,战马吃痛,嘶吼一声,加快了马向前飞奔。

    “咻”

    又是一枚箭簇破空一箭射穿了战马的脖子,战马出一声悲鸣,冲出十多丈远之后,无力的扑倒在地,早有准备的斥候一个灵巧的翻身,稳稳地落地,一把抄起马刀,警惕的看着出现在驿道之上的数十名敌人。

    “汉军?”斥候心中一凛,有汉军出现在这里,之前的斥候竟然没有现,都被干掉了吗?

    “放下兵器,降者不杀!”对面的汉军之中,一名五十岁左右的文士越众而出。

    “吼”斥候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挥舞着马刀如同一头受伤的野狼一般扑向那中年文士。

    “放肆!”一声怒哼声中,中年文士身后,一名武将越众而出,手中一柄沉重的战刀借着马,疏忽间自斥候身边掠过,寒光乍现,伴随着喷射而出的血柱,失去头颅的尸体前冲了两步之后,才无力的软倒在中年文士身前。

    “元常先生!”魁梧的武将翻身下马,一脚将无头尸体踹开,皱眉看向中年文士道:“兄长让我来听你调遣,只是您也不该如此犯显。”

    “彭将军勇冠三军,有将军在侧,繇怎会有危险。”中年文士笑着摇了摇头,扭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无头尸体:“只是可惜,还是没能抓住活口,吕奉先这带兵之道,倒是颇为不俗。”

    “嘿,那就再抓几个,我就不信,他吕布麾下,都是这样的硬骨头。”魁梧的武将脸上还带着几分不服,看着地上的尸体,不屑的撇撇嘴道。

    “彭将军可不能小觑此人,而且”中年文士沉声道:“此人已经是第三批斥候,若那驻扎在霸陵的武将机警,此刻恐怕已经现不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退回河东,待我联络西凉的韩遂、马腾之后,再做计较。”

    “行,听先生的,收队!”武将挂起了战刀,一挥手,两旁的山上顿时出现不少身影,迅向这边汇聚过来,细数之下,竟然足有五百人之多。

    “我知彭将军想要驰骋沙场,不过如今丞相忙于北方战事,刘备、袁绍,根本无力西顾,我们能够调动的兵马不多,吕布如今已成气候,暂时不可直缨其锋。”看着青年武将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中年文士笑着说道。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