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三章 狼的法则

附身吕布 第三十三章 狼的法则

    “吁”

    吕布一勒马缰,赤兔马渐渐放慢了度,停了下来,身后,五百精骑随着吕布的动作,也逐渐放慢了马,整齐的停在吕布身后,刀枪如林,弥漫的杀机再加上周围尸横遍野的大地,在夕阳的映衬下,犹如一支来自九幽地狱的梦魇骑士。

    “西凉的将士们,还认得我吗!?”看着前方还在奔逃的胡车儿以及一群西凉铁骑,吕布吐气开声,声如惊雷,不少西凉铁骑见对方不在追击,也渐渐放慢了度,惊疑不定的回头看像这支如同噩梦一般的骑士。

    “我乃吕布,却不知如今的西凉军,还有几人记得?”吕布策马,来到两军阵前,目光如同凌厉的刀锋一般,在一名名西凉将士的脸上扫过。

    胡车儿面色铁青的打着马来到阵前,周围的西凉铁骑却是一阵阵骚动,吕布这个名字,哪怕隔了近十年,他们依旧熟悉,昔日随董卓入洛阳,第一战就是对阵吕布,当时十几名西凉猛将联手,却被吕布一人杀的大败,死伤惨重,从那一刻起,吕布的名字就在西凉军中扎下了根。

    之后吕布投效董卓,那段日子,吕布威猛的形象一步步深入,后来虎牢一战,天下英雄莫敢缨其锋芒,不少西两人也常以此自豪。

    西凉军中,有不少人来自羌族,他们无所谓忠诚,只敬佩强者,这也是当初吕布狼狈离开长安,仍有八千铁骑在侧,吕布毫无疑问是这个时代的顶尖强者,哪怕过去十几年,当吕布再次报出名字的时候,仍旧让这些西凉铁骑生出一股崇拜。

    “刀剑入库,马放南山,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年,是在干什么?但是你们的表现,让我失望,难道是中原的繁华,让你们丢弃了胸中的血性和身为勇士的骄傲?”吕布大声道:“不,绝不是。”

    向身后一指,指向自己身后的五百精骑,吕布朗声道:“看看他们!跟你们一样,他们有大多数,来自西凉,同是西凉铁骑,但和他们相比,你们的表现,让我感到惭愧!但这并不怪你们。”

    “你们是狼,是猛兽,但你们缺乏一头狼王来带领,这个无能的将军,他无法带领你们找到昔日的辉煌,只会将你们胸中的热血一点点消磨,将你们身为勇士的荣誉,一点点被麻木。”

    胡车儿惊怒的看着周围的西凉铁骑呼吸在吕布的言语挑动下变得粗重,目光也在吕布的话语下变得张狂起来,面色不禁大变,就算再蠢,也知道若任吕布这么说下去,这支西凉铁骑恐怕立刻就得改姓,连忙大声喝道:“修听他胡言,尔等忘了,这些年是谁在养你们?莫要忘了你们当初效忠主公的誓言!”

    “养?”吕布眼神中,渐渐带上几分嘲讽和不屑:“我听到了什么?他在养你们?你们是羊吗?”

    “哈哈哈”

    吕布身后,一群精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胡车儿身后,一群西凉铁骑的面色却变得难看起来。

    “如果”吕布一挥手,身后的笑声顿止,眸子里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看着这些西凉铁骑,声音冷酷如刀:“你们忘了曾经的骄傲,忘了你们骨子里的血性,忘记了你们生存的根本,那我今天,便告诉你们,你们是狼,你们不需要别人当成牛羊一样去养,你们只需要追随强者的脚步,去夺取你们所需要的东西!”

    “而我!”吕布指向自己,森冷的目光落在这些西凉铁骑的身上,一声怒喝,气荡三军,带着一股冲天的傲气大声道:“就是那个强者,值得你们追随的强者,我不敢保证,你们能够大富大贵,出将入相,但我可以保证,你们能够像一个真正的勇士一样活着,获得有尊严,活的富足,顿顿有肉吃,可以有女人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当牲口一样养着。”

    “现在,告诉我你们的答案!”吕布张狂的气焰直冲天际,这一通话,在中原人看来,根本就是狗屁不通,但这一套,对西凉人,对羌人来说,却有着致命的蛊惑力,吕布知道这些人要什么,西北大地常年战乱所打磨出来的血性和骨子里那股桀骜,对他们来说,这样的话,才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同,这也是前任失败的原因,他妄图用这种边塞之地的丛林法则,来治理中原人,想要用这种法则,来蛰伏世家,最后自然碰的头破血流,但用在边陲之地,这一套,却绝对比什么仁义道德更有说服力,这也是吕布要在西北立足的一个重要原因。

    “温侯,末将愿降!”一声粗豪的声音在西凉军中响起,一名骑将第一个带着自己的人往吕布这边跑来。

    “竖子,我杀了你!”胡车儿咆哮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朝着骑将砍杀而来。

    “张绣将军待我们不薄,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日子!”骑将不甘示弱,咆哮一声,手中的长矛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杀向胡车儿。

    胡车儿又惊又怒,却也不愿与他同归于尽,一刀荡开长矛,反手一刀,将对方斩于马下。

    “别动,此人,只有我能杀!”吕布挥手,止住想要杀上去的魏延,冷漠的看着又是两名铁骑杀向胡车儿,他要的不止是激这些西凉铁骑骨子里的桀骜,还要施以手段,震慑这群狼,让他们知道,只有自己这个最强者,才能驾驭他们,之前的雷霆打击算是一出,现在该第二出了,胡车儿只能由他来杀,而且,要杀的干净利落。

    “吕布,纳命来!”胡车儿怒吼一声,一刀将五名西凉骁勇的兵器荡开,咆哮着拍打着战马朝吕布杀来。

    吕布冷笑一声,双腿轻轻地一夹马腹,赤兔马小跑着开始前冲,方天画戟随意的拖在地上,冰冷的戟锋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细痕。

    “吼”胡车儿带着绝望的咆哮,手中的大刀狠狠地戳在马腹上,竟然让战马的度再次快了几分。

    “唏律律”赤兔马出一声犹如虎豹般的嘶鸣,度陡然增加,吕布微微眯起了眼睛,身体在马背上微微前倾,双目中,冷芒四溢。

    “死!”眼看着两马交错,胡车儿将大刀高高举起,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誓要将眼前的男人连人带马劈成两半,一股爆裂的气势在他身上爆出来。

    “可惜了!”吕布眼中闪过一抹怜悯,方天画戟自下而上,空气中,犹如掠过一条闪电,两马交错而过,胡车儿保持着劈砍的动作,僵直着任由战马继续前行。

    “咔嚓”

    双手把持的刀杆自中间裂成两截,一道细线自眉心处缓缓浮现,紧跟着迅蔓延下去,胸腹,紧跟着连同战马也被这条细线覆盖,在上千人的注目下,整个人连人带马突兀的自中间分开,喷涌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周围的大片土地。

    静!

    哪怕早已知道吕布强悍的西凉铁骑,连同吕布带来的五百精骑以及魏延,也没想到吕布一戟之威,竟然恐怖至斯,力量、度与技巧的完美结合,令人恐惧却又有种欣赏艺术的错觉,就如庖丁解牛一般,那将暴力融入武艺之中的一戟,美的让人窒息,残酷的令人恐惧,那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胡车儿,很难让人跟之前力战十几名西凉勇士的悍将联想在一起。

    便是更远处旁观这一切的张绣、贾诩乃至陈宫和雄阔海,此刻都有股窒息的感觉。

    赤兔马缓缓地停在西凉军阵前,吕布看着眼前这些仍旧处于震撼之中西凉铁骑,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告诉我,你们的答案!”

    近在咫尺,但此刻,却没有一个西凉铁骑生出半点动手的念头,伴随着吕布高声的怒喝,一名名西凉铁骑终于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不约而同的翻身落马,朝着吕布虔诚的跪拜下来:“参见主公!”

    “哈哈哈哈”享受着上千人的跪拜,吕布缓缓地放下方天画戟,在夕阳最后一缕光辉中,出张扬的笑声,直冲天际。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