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一章 抹书间贾诩

附身吕布 第三十一章 抹书间贾诩

    张绣这段时间很烦,在陈宫的建议下,最终还是没能抗住南阳那些世家的压力,以胡车儿为大将,点兵一万,讨伐吕布。

    这几乎是张绣手中一半的人马,但结果,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胡车儿号称张绣麾下第一猛将,力大无穷,勇冠三军,然而,大军还没到了鲁阳,便在筑阳糟了张辽的埋伏,损兵折将不说,胡车儿更是差点被张辽阵斩,只能率着大军先去打义阳,结果这一次败得更惨,高顺倒是没有伏击,堂堂正正的展开阵势开战,结果依旧是大败,被高顺借助有利地形,人数优势施展不开,硬生生被人家以三百人打的狼狈逃窜。

    一万大军,连鲁阳的城墙都没有看到,就被张辽、高顺轮番修理了一遍,俘虏了不少,逃走的更多,最终带回来的,只剩下不足两千,不但没有讨伐成功,反而让吕布声威大涨,气的张绣当时差点提刀砍了这货。

    现在,张绣已经不敢轻动了,只是这几天,吕布已经又拿下七座县城,彻底将宛城和大半个南阳隔开,不是不敢动,而是张绣现在根本不能动,他的兵力已经不足,如果再败一次,那这南阳,就是吕布的了。

    脑海中,不禁想起当初派胡车儿出征之前,那陈瑜的谏言:“胡将军勇则勇矣,但却缺乏机变,不适合为三军主帅。”

    当时没有在意,但此刻想来,却不无道理,心中不禁有些后悔的张绣准备去找贾诩请教一番,那陈瑜虽然有心相助,但内心里,张绣还是更愿意相信贾诩多一些。

    “主公,去哪里?末将护送你。”胡车儿迎面走来,看到张绣出门,连忙上来道。

    “在这宛城,能有什么事情?”张绣翻了翻白眼,却也没拒绝,任胡车儿跟在自己身边,一道向贾诩的府邸走去。

    “最近吕布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路上,看着胡车儿略显苦涩的表情,张绣无奈的叹了口气,对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老部下,也不忍责骂,漫不经心的询问道。

    “没什么动静,只是最近在不断把南边各城的人口往西面歉意,除了那些世家之外,平氏那边儿的几座城,都快被他搬空了。”提到吕布,胡车儿表情有些不太自在,毕竟半月前那场仗败得有些太离谱了。

    “迁徙人口?”张绣闻言突然一怔,回头看向胡车儿,确认道。

    “是啊,最近各大世家怨声载道,这眼看就要春耕了,吕布却将各城人口都给牵走了,虽然对那些世家算是秋毫无犯,但没了人口,谁帮他们种地?我看,就该让吕布狠狠地折腾他们一下,让他们平日里目中无人。”胡车儿肯定道。

    “迁徙人口?”对于胡车儿后面那些抱怨的话,张绣根本没去听,注意力只集中在这一句话上,他是没野心不假,但不是傻子,吕布如此明目张胆的动作,其目的,已经不言而喻,吕布并不准备在这南阳久留,否则根本无需迁徙人口。

    “快。”张绣霍然回头,看向身边的扈从,急声道:“去请陈瑜先生来贾府议事。”

    “是。”扈从连忙点头,扭头朝着陈家的方向跑去,如今陈家在南阳,也算是名门望族了,门第颇有规模,并不难找。

    张绣带着胡车儿,急急忙忙的来到贾府,正要派人叫门,却见贾府内,一名青衣短打的汉子走出来,看到张绣的瞬间,面色突然一变,转身便走。

    “拿下!”张绣原本没觉得什么,只以为是贾诩府上的下人,谁知此人见到自己扭头便跑,反而惹得他心生疑虑,厉喝一声道。

    “小子,哪里跑!”胡车儿应了一声,三步跨做两步,瞬间便追上此人,一把抓住他的后颈,生生的将此人提起来,拎到张绣面前。

    张绣皱眉看着此人,却并非贾诩府上下人,沉声道:“你是何人?因何在此?”

    青衣汉子面色难看的别过头去,没有说话。

    “问你话呢!”胡车儿目光一瞪,一巴掌拍在汉子的脑袋上,直接将汉子扇的趴倒在地上。

    当啷

    一声脆响,一块铜牌自青衣汉子怀中跌出来,青衣汉子面色一变,伸手想要去抓那块铜牌,却被胡车儿抢先一步捡起来,递给张绣,随手将汉子按在地上。

    张绣脸上闪过一抹阴翳的神色,没有再理会青衣汉子,径直走向贾府内,胡车儿连忙将汉子提起来跟着走上前去。

    贾府,大厅内,看着竹笺上面的字迹,再看看那些被涂抹过的痕迹,贾诩面色微变,连忙将竹笺扔进一旁的火盆之中。

    “先生,这是何物?”竹笺刚刚落入火盆之中,门外却已经响起张绣的声音,贾诩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终日打雁,终究被雁啄了眼睛。

    胡车儿上前,也不顾烫手,从火盆中取出竹笺,将上面的火焰踩灭之后,才送到张绣的手中。

    这竹笺,本就是曹操写给贾诩的书信,半月前被吕布意外截获,又擒了信使,一番拷问之下,知道只是一份简单的通信,这个时代,哪怕是敌对双方,也偶尔会有书信往来,当初曹操在宛城被打的灰头土脸,甚至失了大将典韦和长子曹昂,但也是从那时起,知道了贾诩的本事,退回许昌之后,常常以书信往来,若只是如此,就算让张绣知道了,最多心生不悦,却也不会因此而责难于贾诩。

    吕布想起了曹操抹书间韩遂的戏码,虽然张绣不是马,贾诩也不是韩遂,但信任这种东西,尤其是在有了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总会显得十分脆弱,虽然未必能够成功离间,但只要有一点可能,吕布就不会放弃。

    在将信笺上一些比较容易让人产生瞎想的地方涂抹了一番之后,吕布让人将这封信交给陈宫,他相信,以陈宫的能力,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只是吕布没想到,陈宫为了今日这一出,竟然足足准备了半月之久。

    看着手中的竹笺,张绣的面色阴沉下来,目光复杂的看向贾诩,摇头苦笑到:“先生,你若想叛我,其实无需如此的,又何必与那曹操暗通?莫不是为了富贵,连我这颗人头也要送于他?”

    贾诩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看着匆匆赶来的陈宫,涩声道:“大人,若我说这书信只是日常通信,你可信?”

    “既是日常往来,又何必欲盖弥彰!?”张绣终于压抑不住心中那股愤怒和憋屈,将竹笺翻过来,指着竹笺上那些涂抹过的地方,略显悲愤道:“我知先生胸有韬略,却也不必如此欺瞒于我。”

    “那,不知大人,要如何处置于我?”看着凑到张绣身边的陈宫,贾诩摇了摇头,声音渐渐变冷。

    “不如何。”张绣摇了摇头,不再去看贾诩,声音有些嘶哑道:“先生走吧,绣非成大事之人,先生既然胸有抱负,绣也不便强留先生。”

    贾诩闻言,不禁叹了口气,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张绣不会杀他,哪怕他真的背叛了张绣,这是一个念旧的人,但在这样的时代,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终究难成大业,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也罢。”长长的出了口气,贾诩深深地看向张绣身后的陈宫道:“临行之前,还是要奉劝大人一句,有时候眼见未必是真,伯蕴先生,最近,我有些新的情报,临走之前,愿与先生分享一番。”

    “哦?”陈宫不动声色道:“想来这些情报于我颇为不利,不过陈某行的端坐的正,文和先生但说无妨。”

    “另侄陈兴,如今便在吕布麾下任职,如今坐镇育阳,颇得吕布信任,看来陈家复兴,有望了。”贾诩微笑道。

    “此言当真?”陈宫脸上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随即脸上却是表现出几分惶恐的模样看向张绣道:“大人,此事在下确不知情,若大人信得过在下,愿为大人前往招降小侄。”

    贾诩点点头,心中默默地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没能将此人的真正身份挖掘出来。

    “不必了。”张绣摇了摇头:“吾心烦乱,城中之事,还望先生打理一二。”

    “大人放心。”陈宫点点头,陪着张绣一起离去。

    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贾诩叹了口气,看来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