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章 三国版无间道

附身吕布 第三十章 三国版无间道

    宛城,太守府,送走了又一批前来声讨,要求驱逐吕布的豪门,张绣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虽然对于吕布无故犯自己城池的事情也很恼怒,但他就不明白,这些平日里连个好脸色都不给自己看的士人,跟吕布究竟有多大的仇恨,这才多久,自己的门槛都快踏破了。

    看着老神自在的坐在哪里品着茶汤的贾诩,张绣苦笑着摇摇头:“先生,您可是将我害苦了。”

    贾诩微微一笑,正要说话,胡车儿进来躬身道:“主公,先生,陈瑜陈伯蕴求见。”

    “是陈先生啊,请他进来吧。”张绣闻言,脸上表情轻松了不少,陈瑜算是第一个愿意在他麾下出仕的士族,虽然只是个落魄士族,但对张绣来说,无疑是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陈瑜参见大人。”陈宫走进来,看到张绣和贾诩都在,见礼道。

    “先生此来,不会也是为了吕布之事而来吧。”张绣苦笑着看向陈宫道。

    “无奈,瑜在此落户,欠了不少人情,这两天,城中豪门世家纷纷上门,而且瑜也感觉,此事颇有蹊跷,是以匆匆赶来,与大人商议。”陈宫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无奈的神色。

    “哦?有何蹊跷?”张绣疑惑的看向陈宫。

    “据在下所知,鲁阳有驻军四千之众,而吕布当初兵败下邳,弃城而走,身边所部不过数百余人,而且都是骑兵,实在难以想象他如何于一夜之间,攻克重兵驻守的鲁阳,而且还有余力连克一样、筑阳二县?”陈宫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台词说出来。

    张绣和贾诩相顾无言,吕布如果身边真的都是骑兵的话,究竟是怎样在数量兵种都不利的情况下攻克鲁阳这座驻有重兵的军事重镇的?

    贾诩倒是有些想法,强攻无用,无非出奇致胜,诈开城门,或安插内奸,只是无论哪一条,都很难做到,不过现在想这些都晚了,吕布突然难,让张绣有些措手不及。

    看着沉默下来的张绣,陈宫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深究,转而侃侃道:“如今吕布占据鲁阳、义阳和筑阳三县,此三城不但互为掎角之势,而且呈包围之势,钳制宛城,同时也隔断了宛城与南部诸县的联络,三城一失,若不能尽快收回,时间越久,于我军越是不利,因此在下以为,大人当尽快兵,扫平三县,否则,日久必生。”

    贾诩闻言,不禁抬头看了陈宫一眼,听起来头头是道,将张绣说的连连点头,不过这些话,也就糊弄一下张绣还行,贾诩却是听出来了,这陈瑜说了半天,其实根本没拿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出兵剿灭吕布?

    呵呵,说的容易,但真的那么容易的话,鲁阳的四千驻军也就不会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端了。

    张绣将目光看向贾诩,贾诩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敌情不明,不可妄动,当先派人探清敌军虚实再做决定不迟,伯蕴以为如何?”

    陈宫连忙笑道:“温和先生所言甚是。”

    张绣笑道:“好了,既然两位先生意见一致,便照此做吧。”

    “那在下便先行告辞了。”陈宫行礼道。

    “先生慢走。”张绣将陈宫送出了门外,待陈宫离开后,才将目光看向贾诩:“文和方才为何阻止我说话?莫非这陈瑜有诈?”

    贾诩摇了摇头:“我已派人去徐州暗中查探过,确有此人,陈家也确实在跃迁被孙策诛灭,而且观其行止,入宛城后,一直在位复兴陈家东奔西走,不像是在作假,只是此人出现的时机,未免太过巧合了一些。”

    张绣闻言不禁笑道:“文和也太过小心了。”

    “小心一些总是好的。”贾诩摇了摇头,现在是非常时期,容不得他不小心。

    鲁阳城外三十里处,吕布乘着赤兔马,立在一处山岗之上,在他身旁,魏延指着一处大道向吕布介绍道:“主公且看,自此过去,便是颍川,可直达襄城,曹军若要攻入南阳,此地可为要冲。”

    “却是一处易守难攻的要冲。”吕布看着眼前的地势,扭头看向魏延道:“文长是义阳人?”

    “不错。”魏延点点头。

    “若有一天,我要继续西进,文长可愿相随?”

    “西进?”魏延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主公要入三辅?”

    吕布点点头:“南阳四战之地,不是久留之处,若非张绣不肯借道,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关中乃龙兴之地,只是如今,历经董卓、李郭之乱,如今已是千里无人烟,并非一处好去处,而且有武关阻隔,主公若想以此地为根基,单是人口,便不足以支撑霸业。”魏延摇头道。

    “总会有办法的。”吕布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道。

    魏延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主公可是要效仿当年董卓?”

    当年董卓火烧洛阳,将洛阳之地的百姓尽数迁往关中,令洛阳成为一片废墟,至今未能恢复生机。

    “若是如此,文长可愿助我?”吕布找了一块青石坐下来,看向魏延道。

    魏延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

    “故土难离,文长若是不愿,布不会强求,此间事了,文长自去便是,某不会强留。”吕布笑着说道。

    “主公,给末将一些时间。”魏延眼中闪过一抹感激,躬身道。

    “嗯。”吕布点点头,目光却看向大道的方向,那里,一骑快马正飞奔而来。

    “何仪。”吕布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森然,沉声道。

    “末将在!”何仪上前。

    “去,将那骑给我拦下,记住,要活的。”

    何仪看了一眼,领命而去。

    “主公,此人有何不妥?”魏延疑惑的看向在大道上疾驰的身影,疑惑道。

    “人没有不妥,不过那匹马,是战马。”吕布站起身来,看向大道的目光里闪过一抹森然:“曹军的战马。”

    魏延闻言,神色不由一肃,如今曹操还在汝南打袁术,这个时候派人来南阳却是为何?

    何仪甩开大步,朝着官道飞奔而去,他身形精瘦,跑起来虽不说比得上奔马,却也比常人要快许多,只是片刻,便已经来到官道之上,正逢那骑士飞奔而过,看到有人拦路,也不停止,竟然直接策马撞过去。

    何仪嘿笑一声,一侧身,让开战马,长臂轻舒,在擦身而过之际,将马上的骑士如同拎小鸡一般拎下来,战马一直奔了老远,才觉没了主人,茫然的在原地打着圈,随后被跟上来的两名士卒牵了回来,战马在中原,可是稀缺资源。

    稍倾,何仪去而复返,带着那名汉子来到吕布身前。

    “几位军爷,在下未曾冒犯,何故抓我?”汉子看到吕布的瞬间,瞳孔骤然一缩,随即恢复正常,一脸谄笑看向吕布几人。

    “干什么的?”魏延喝道。

    “小人是名商贩。”

    “货呢?”

    “卖了。”

    “那钱呢?”

    “丢了。”

    “别问了,搜。”吕布挥了挥手,这么干脆利落的回答,也是醉了,这货显然不是专门从事情报的人员,只是身上那股彪悍之气,就无法掩藏住。

    汉子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焦急,猛然往何仪怀里一撞,将猝不及防的何仪撞开,便要夺路而逃。

    吕布目光一冷,反手自身边士卒的箭囊中抽出一支利箭,抖手扔出,箭簇破空,威力竟然不下强弓射出,一箭射穿了对方的小腿,那汉子倒也硬气,不吭一声,两名士卒上前,凶神恶煞的将对方按倒在地,很快从对方怀里掏出一封竹笺。

    “放开我!”

    “主公。”不理会挣扎的大汉,何仪将竹笺交给吕布。

    吕布摊开竹笺,一目十行的看下去,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目光,竟然是曹操写给贾诩的书信。

    “何仪,拷问一番,问问对方如何接头。”吕布站起身来,看向宛城的方向:“回城。”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