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三章 夜谈

附身吕布 第二十三章 夜谈

    随着夜色的将领,山寨中陷入一片难言的寂静,随着张辽大队人马的到来,那些俘虏的山贼明显老实了许多,高顺又专门派人搭建了三十个巨大的木屋,分开看押,更大大降低暴动的可能。

    这山寨昔日不知道是什么人设计的,但想来也是个有本事的人,至少在选址和设计上,能够看得出此人能力不错,只可惜年前病死在床榻上,否则,倒是能够在这山沟里捡到一个不错的人才。

    脚下的阁楼,原本是属于刘辟的,不过如今山寨易主,这座山寨中格调最高的阁楼,理所当然的成了吕布临时的行营。

    俘虏的数据已经报上来了,连同山寨中之前挑选出来的青壮,加起来共有两千六百多人,不过其中被高顺选入陷阵营的,却只有二十四人,让陷阵营的数量,堪堪达到六十人,陷阵营的士兵在精而不在多。

    至于剩下的,这次吕布不准备放走,除了伏牛山脉,就是南阳境内,张绣是什么态度如今还不得而知,但自己手中,必须有一支战力,哪怕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吕布也要将这支力量彻底掌握在手中,不是每座城都能按照舒县的套路打,当初能攻下舒县,是因为舒县人少,吕布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箭术,强行压制一段城墙,为破城赢取时间,但如果守城兵力充足的话,这一套就不管用了。

    他再厉害,也是人,五石强弓吕布试过,拉满五十次,就是极限。

    “还没睡?”肩膀一暖,貂蝉不知何时出现在吕布身后,帮吕布披上一件披风。

    “夫君还未休息,妾身怎会睡?”貂蝉轻笑一声,帮吕布将披风系住,柔声道:“夜风甚凉,夫君还需多注意身体,要知道,夫君现在可不只是代表夫君一个人,还牵连着这许多将士的前程。”

    “那你呢?”吕布伸手,将貂蝉揽在怀里,有些轻佻的笑道。

    “妾身自然会永远陪在夫君身边。”感受着吕布身上传来的灼热,貂蝉身躯有些软,光洁的脸颊在月光的映射下,泛起淡淡的晕红。

    “等我们安定下来,就立你为正室,到时候,帮我生一窝大胖小子。”吕布嘿笑一声,粗糙的手掌渐渐地摸进貂蝉的亵衣里面,不安分的揉捏起来。

    “夫君,我我们回屋去吧。”貂蝉软软的倒在吕布怀中,吐气如兰道。

    “嘿”吕布微微一笑,正要将貂蝉抱起,细碎的脚步声中,大乔出现在门口,看到两人暧昧的动作,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连忙低下头。

    “什么事?”吕布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抹冰冷。

    “是,主人,公台先生求见。”大乔不敢去看吕布的眼睛,低声道。

    “知道了,扶夫人去休息。”吕布冷哼一声,将貂蝉推给大乔,大步朝着阁楼下走去。

    “妹妹不必害怕,相处的久了,妹妹会现,夫君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呢。”看着大乔胆颤心惊的样子,貂蝉微笑着轻声抚慰道。

    “也只有在你面前,才会温柔吧?”大乔心中苦涩的想到,伸手扶住貂蝉,有些话,她是不敢说出来的,哪怕貂蝉对她姐妹二人很好也是如此,她们跟吕布同房也有过几次了,但从未见过吕布对她们姐妹像对貂蝉这般温柔。

    看着大乔的样子,貂蝉也不多做解释,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瑛儿妹妹呢?”

    “回夫人,瑛儿她今天身子有些不便,我让她先睡下了,请夫人恕罪。”大乔连忙道。

    “无妨,既然同是夫君的女人,妹妹其实不用如此拘谨的。”貂蝉看着大桥的样子,摇了摇头。

    “公台这么晚了,为何还没休息?”阁楼一层的客厅内,吕布坐下来,看着陈宫,疑惑道。

    “主公。”陈宫看了吕布一眼,目光有些犹豫。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吕布皱眉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无需遮掩。”

    “主公打算,如何处置这些山民?”陈宫沉声道。

    “山民?”吕布将手放在桌案上,食指不轻不重,带着某种特定的节奏敲击着桌面,看着陈宫,最终摇了摇头道:“那两千多名精壮必须带走,至于那些山民,我们不能带。”

    刘备可以带着几十万百姓,走出一条生路,但如果他带着这近万山民去南阳,绝对是死路一条。

    陈宫闻言,轻轻地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吕布不知轻重,将这些山民一起带上,那对于这支部队来说,不是助力,反而是一场灾难。

    “那主公准备如何处置这些山民?”陈宫沉声道。

    “我询问过那龚都,这山寨最初只是刘辟带着黄巾残兵为了躲避朝廷追杀而建,当时进来的,都是黄巾精锐,至于那些山民,大都是后来因为无法承担官府的苛捐杂税,迫于生计而来,跟山贼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直接关系,我们可以将部分山贼的家属带上,但数量要严格控制,不能过三百人。”吕布思索道。

    陈宫点点头,三百人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正好吕布也带着家眷,可以放在一起,专门派人保护:“但其他人呢,没有这些山贼,那些老幼妇孺在山里可生存不下去。”

    山里面田地有限,山寨中的食物大都是依靠山贼们打猎和采摘一些野果为生,没有了山贼,别说狩猎,自身安全都可能受到严重的威胁。

    “这个不难。”吕布笑道:“刘备不是想在这里扎根吗?让这些人去找刘备,以刘皇叔的名声,我想这些人更愿意跟着刘备吧,至于怎么处理,就是他的事情了,明天派人去通知刘备来接收,我们怕是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主公是想彻底收服这些山贼?”陈宫沉声道。

    “嗯。”吕布看着油灯里阴晴不定的火光,幽幽道:“前几派人去南阳与张绣接触,但至今人还未回来。”

    陈宫闻言也不禁沉默下来,虽然料到这种结果,但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心里沉甸甸的。

    “那主公可有对策?若长时间滞留此地,我们粮草虽多,但一下子扩军两千余人,全军上下过三千人,这些粮草,恐怕连一年都撑不了。”

    “我们等不了一年。”吕布摇摇头,断然道:“天下大势已逐渐明朗,我们必须在曹操扫清后方之前,穿过南阳,否则,停下将再无我们立足之地!”

    袁术如今已经被曹操打的成了乌龟,半年之内,袁术的势力必然烟消云散,至于刘备,凭着一个残破的汝南,根本不可能是曹操的对手,至于徐州那些世家,恐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全力原著刘备,一旦汝南被扫平,接下来就剩下张绣,无论张绣是战是降,曹操大军压境就是必然之局。

    “明日开始,派一些精明之人,潜入南阳,尽快绘制出南阳最详细的地图,此外还需渗透入宛城,弄清楚南阳的大致兵力以及分布。”吕布思索道。

    “此事便由我亲自去办。”陈宫点点头。

    “公台要去南阳?”吕布皱眉道。

    “不错,此事事关我军未来,若无我亲自坐镇,放心不下。”陈宫点头道。

    “好,我让雄阔海随行护送,他虽然莽撞,但一身武艺不俗,那张绣便是号称北地枪王,也未必是他对手。”吕布郑重道。

    “谢主公厚爱。”陈宫微笑道,吕布麾下,若书谁武艺最强,以前是张辽,但如今的话,恐怕要算雄阔海了,有他随行,至少安全上,有不少保障。

    “我会定期派人与主公联络,尽量在一月之内,将南阳情况打探清楚。”

    “那就将周仓也带去,此人天生一双飞毛腿,不下奔马。”吕布点点头,郑重道:“布便在这里,预祝公台一路顺风。”

    “谢主公。”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