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章 闯寨

附身吕布 第二十章 闯寨

    次日一早,吕布拔营起寨,五百精骑加上高顺的三十号千挑万选出来的精壮浩浩荡荡的踏上驿道,沿途偶有盗贼,也不敢觊觎,吕布这一路走来,可收拾了不少山贼草寇,倒也缓解了一下汝南境内几近崩溃的治安。

    “前面这座山脉,属于伏牛山脉的尾端,过了这里,便是南阳境内了,不过此处常有悍匪出没,而且地势险要,当提防中伏。”陈宫策马走在吕布身边,指着前方莽莽大山道。

    “先生,你也太小心了,一群山贼草寇,哪个不长眼睛,敢动我们的主意?”管亥不屑道。

    “小心无大过!”吕布扭头看向张辽道:“文远,多派些哨骑查探周围山峦,这伏牛山脉地势险要,不得不防。”

    “是。”张辽点点头,这一路上的哨骑什么的,都是他在安排。

    一行人马走了一上午,已经进入伏牛山脉范围,吕布突然一挥手,令所有人停下来,策马前行几步,目光有些深沉的凝望着前方的苍茫群山,苍山寂静,飞鸟绝迹。

    “主公,为何突然不走了?”陈宫走上来,疑惑的看向吕布。

    吕布没有回答,只是突然摘下了震天弓,弯弓搭箭,朝着旁边的山林中,流星赶月般射出一箭。

    “嘭”

    冰冷的箭簇将一棵合抱粗的树干射穿,树干周围,响起几声惊呼。

    “有伏兵!?”雄阔海等人顿时怒喝一声,纷纷取出兵器,护在吕布身边,五百骑士自列阵。

    “出来吧,否则,莫怪我无情。”吕布冷哼一声,止住麾下将士的骚动。

    山林中传来一阵骚动,紧跟着一支两三百人的人马从山林中钻出来。

    “是你?”看着为那名汉子,吕布诧异道,膀阔腰圆,虽然不再是蓬头垢面,衣服也换了,但吕布还是一眼认出,不就是那日独自拦路抢劫的汉子吗?

    “你这混账,那日看你可怜,我家主公好心赠你吃喝,你却想要恩将仇报?看我砸死你这个混账东西!”雄阔海也认出来了,顿时勃然大怒,提起熟铜棍就要上前。

    “住手!”吕布挥手止住暴怒的雄阔海,看向对方道:“他若想动手,之前就已经难了,而不是等到我们现,应该是事先并不知道我们。”

    “谢恩公体谅。”周仓苦涩的低下头。

    “看你眼神,事先应该不知道是我们。”吕布看向周仓:“谁派你来的?”

    “请恩公见谅,小人不能说。”周仓低下头。

    “倒是个忠义之人,也罢,现在还要劫我吗?”吕布大度的笑道。

    “一饭之恩,周仓不敢或忘。”周仓摇摇头,躬身道。

    “周仓?”吕布讶然看着此人,点点头道:“好自为之,去吧。”

    “恩公,周仓告辞。”周仓朝着吕布一拜,随后带着人马钻进山林不见。

    “雄阔海,跟上去,别妄动,探清他们在哪落脚之后,回来报我。”看着周仓等人消失,吕布扭头看向雄阔海道。

    “是!”雄阔海答应一声,翻身下马,将熟铜棍丢给一旁的士兵,带着两把板斧,钻进了山林,沿着周仓他们离开的痕迹悄悄地跟了上去。

    “主公,你是怀疑”陈兴策马上来,疑惑的看了眼周仓离开的方向道。

    “不是怀疑,是肯定,这汉子被人当枪使了,当日见面时,面黄肌瘦,蓬头垢面,今日却是红光满面,梳洗的整整齐齐,怕是最近投了哪座山寨,想要对付我们,派这家伙来引我们中伏。”吕布肯定道。

    “山寨?”陈兴愕然道:“哪个山贼吃了豹子胆,敢把主意打到主公身上?”

    “人如果饿疯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看他之前的那些手下,各个面带菜色,怕是日子不好过。”陈宫笑道:“而且前方肯定有埋伏。”

    “哦?”张辽等人诧异的看向陈宫。

    “大家可以仔细看看周围的路面,虽然被人清理过,但只看规模,绝不像是二三百人留下的痕迹,也就是说,在这山脉深处,还有一支数量不少的人马,若非别有用心,何必清扫痕迹?”陈宫指了指地面笑道。

    “要不我们再放一把火,就像上次在庐江一样,将这些兔崽子烧出来。”管亥森然道。

    “你是想把我们也烧掉吗?这里可不是庐江。”高顺上前,皱眉看了看四周,无语的看向管亥。

    “行了,告诉兄弟们,就地休息,等雄阔海回来,再做计较。”既然有人要对付自己,吕布可不认为自己是那种有着以德报怨大度胸怀的人物,自己现在的名声是不咋地,但也还没沦落到一群山贼草寇都敢跑来捋他虎须的地步。

    半个时辰后,雄阔海回来了,向吕布拱手道:“主公,地方找到了,很隐秘,我们的骑兵,怕是进不去。”

    “那就留下骑兵,子明、管亥、徐盛、陈兴还有何仪、何曼跟我走一趟,文远,你和郝昭留在此处,这里地势相对开阔,若有毛贼不长眼睛,就教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吕布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

    “主公,我们的步兵只有三十六人,我看那寨子不小。”雄阔海犹豫道。

    “怕了?”吕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怎么会?只是人数上,我们有些吃亏。”雄阔海一挺胸膛道。

    “三十六人足矣,再多的绵羊,也还是绵羊,虎入羊群,他们不会想着反抗,只会逃跑。”吕布大声笑道:“如果有人害怕,可以留下来。”

    “不怕!”三十六名收编的将士经过这些天高顺的训练,见识过五百精骑的冲锋,加上本身素质不弱,此刻已经被吕布养出了狼性,此刻闻言,就如同一头头野狼一般,看着吕布的眸子里闪烁着狂热的光芒。

    “好样儿的,走!”对于高顺这些天的训练效果,吕布还是满意的,至少在这些人身上,能够感受到那股战士应有的斗志,这只是陷阵营的雏形,待日后配齐铠甲兵器,昔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陷阵营,将会成为自己手中的一柄利剑!

    刘辟营寨中,裴元绍看着默默无语的坐在青石上的周仓,犹豫了一下抱拳道:“周兄,我看那刘辟对你,并没有安什么好心。”

    周仓闻言,皱眉看向裴元绍,眼中闪过一抹不喜:“大寨主待我等不薄,此次的事情,我会全权负责,裴兄弟不必担忧。”

    “非也。”既然已经说了,裴元绍索性将自己看出来的东西和盘托出:“周兄,你难道没看出来吗?那刘辟恐怕早已经知道这支粮队,乃是吕布的粮队,他带着自己的人在后方设伏,姑且不论能否成功,但都进退自如,若你能够引来吕布中伏自然是好的,但那吕布何等人物,赤兔马、方天戟,我们只有两百多人,却叫我们去引五百多骑兵,我们跑得了吗,若非周兄你与吕布有旧,之前,我们就算偷袭成功,但我们能活着出来吗?”

    “还有,看看那些跟着我们的人,哪一个真的把我们当头领了?若我所料不错,恐怕现在已经有人去告密了,用不了多久,刘辟便会回来兴师问罪。”

    “哼”周仓黑着脸站起来,沉声道:“无论如何,他都在我们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我们,我们”

    “敌袭啊”

    未等周仓说完,伴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叫,箭塔上负责警界的山贼失去生机的尸体已然自箭塔上跌落,也打破了整个山寨的宁静。

    “噗噗噗”

    凄厉的破空声伴随着惨叫声和利器撕裂肌肉的声音,站在高处的山贼一个个被人射下来,紧跟着,营寨的寨门突然被人巨力撞开,一名铁塔般的汉子出现在寨门口的位置,一双环眼虎视四方,厉声吼道:“我乃温侯坐下猛将雄阔海,所有人,丢掉兵器,跪地投降者,不杀!”

    吕布之名,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不少汇聚过来的山贼原本的气势一瞬间至少衰弱了三成。

    “怕什么,他只有一个人,杀了他!”刘辟毕竟在这座山寨经营许久,山寨中,有着不少死忠之士,闻言没有任何惧怕,勇敢的挥舞着兵器杀向雄阔海。

    “不知死活的东西!”雄阔海虎目生寒,森然的杀机逐渐弥漫开来,手中一对板斧朝着冲上来的百十人猛烈的砍过去,如同一道黑色的旋风,所过之处,如地裂浪分,人头乱滚,杀的一群山贼心胆俱裂,这还是人吗?

    “住手!”周仓大喝一声,不等裴元绍阻止,已经挥舞着大刀朝着雄阔海冲过去。

    “嘿,两次见面,都没动手,让我先称称你的斤两!”雄阔海眼看周仓冲来,眼中闪过一抹兴奋,杀这些小兵,彰显不出他的本事,一对斧子劈空砍下。

    周仓连忙挥刀招架,只听一连串金铁交鸣之声中,周仓被雄阔海接连砍了六斧,虽然勉力拦住,但一双膀子却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能接我六斧,不错,有点儿本事!”雄阔海咧嘴一笑,便要一斧子结果了周仓。

    “留他一命。”吕布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高顺、管亥、陈兴、徐盛、何仪、何曼分列左右,再往后,三十六名勇士已经咆哮着冲上来,在高顺的指挥下,将刚刚聚集起来的贼众杀散。

    “我乃吕布,不想死的,立刻丢下兵器,违者,杀无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