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十五章 夺权

附身吕布 第十五章 夺权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汝南东南部一处驿道之上,吕布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突然蹦出来的山贼,没想到这句经典的台词,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有了。

    “嘿,打劫打到我们头上来了!还是一个人!”雄阔海嘿笑一声,提起了手中的熟铜棍,扭头看向身边的管亥:“我说老管,这进入汝南才几天呀,这都第几波了?这汝南的盗贼是不是太多了些?”

    “多半,是把我们当成押运粮草的了。”管亥点点头,不怀好意的看向眼前这个蠢贼:“这个归我了。”

    “凭什么?”雄阔海瞪眼道:“说好了一人一次,你他娘的说话不算是怎么的?”

    “行了,别吵了。”吕布策马上前,看着眼前这名膀阔腰圆的山贼:“给他点儿吃的,想必是饿疯了,这世道,都不容易。”

    “是。”管亥跟雄阔海互相瞪了一眼,看向那山贼,雄阔海从身上摸出一个干粮袋子,扔给山贼道:“算你命好,一个人跑来劫粮,虽然不知道本事怎样,但胆子不小,拿着这些粮食,去做个正经营生吧,下次再碰上,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说完,雄阔海将手中的熟铜棍往地上狠狠地一顿,顿时整个地面震颤了一下,一股无形的气劲以熟铜棍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开去,吹起了一圈尘土。

    大汉接过粮袋,看了看吕布,又看看雄阔海,默不作声的退到路边,也不离开,只是坐在地上,打开粮袋,一把从里面取出几个肉饼,不管别人的目光,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哈~”吕布见状不禁摇了摇头,解下马背上的水囊,朝着汉子扔过去:“接着。”

    汉子没有抬头,左手一伸,接住了吕布扔来的水囊,再次深深地看了吕布一眼,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对吕布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未在意,不过汝南如今的状况,却让吕布皱眉不已。

    “才进了汝南不到五天,几乎每天都能遇上剪径蠢贼,袁公路还真有本事。”吕布嗤笑道,虽然早知道汝南境内盗贼四起,但也没想到会糜烂到这种程度。

    “主公,这汝南会有今日这般田地,与你也不无关系。”陈宫笑道。

    “哦?”吕布诧异的看向陈宫,关自己什么事?

    “主公忘了,当初你虎步淮南,令袁术麾下闻风丧胆,劫走了多少粮草,令袁术军粮紧缺,只能向百姓索要,百姓不堪重负,才纷纷落草,以逃避袁术赋税,也让袁术几乎失去了对这一带的掌控。”陈宫笑道。

    “哈,原来如此。”吕布笑道:“不过也便宜了我们,若非如此,子明也不可能这么快重组陷阵营。”

    这一路来,剪径盗贼几乎都是被吕布麾下猛将先将头领击杀,手下山贼战斗意识薄弱,眼见不敌,几乎都是纷纷投降,吕布让高顺从中选择精壮充入军中,只是高顺择兵条件极严,这么多天下来,至少三五千山贼中,也不过选出二十多个,这可真的是百里挑一。

    高顺脸上也不禁泛起一抹笑意,摇头道:“主公过誉了,这些人未经训练,还算不上真正的陷阵营。”

    吕布点点头道:“这一路,我们没时间停下来练兵,就边走边练吧,有机会拉出来打几次仗,让这些人见见血。”

    “喏!”高顺点点头,这也正是他的想法。

    “不过只有陷阵营不行,下次再挑人,除了陷阵营之外,也挑些精壮充入军中,作为我们的常规步兵。”吕布思索道,如今他跟袁术的情况恰恰相反,袁术是无将可调,而吕布这边,却是无兵可用,仅凭着五百精骑虽然厉害,但他不可能一直这么靠着五百精骑打下去,长安那边,短时间内不好招人。

    “喏!”

    另一边,刘备带着曹操拨给他的两万人马绕道徐州,花了五天的时间,从后方到了汝南境内安阳落脚。

    曹操显然很看重这次奇袭,甚至给了刘备一千骑兵,安阳距离汝南,不过两百里路程,若是骑兵行军,一日之内,便可抵达,只是刘备到了安阳,却并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率军进驻安阳县。

    “哥哥,这汝南境内,十室九空,安阳原本也算大县,户籍过万,如今城中,却不足千人,若都是如此,我等便是拿下汝南,又有何用?”安阳县衙之中,巡视一遍安阳县城的关羽进来,皱眉对刘备道。

    “二弟无需惊讶,袁术盘剥无度,致使境内百姓纷纷逃离,或背井离乡,但也有许多人迫于生计落草为寇,我等在此,只需施以仁政,将那些无家可归之人重新召回,不用一年,必可恢复鼎盛,届时我们便可以西联刘表、东联孙策,共抗曹操。”刘备微笑道,对于汝南,他早有计划,甚至在此前,已经暗中跟汝南这边几支势力庞大的山贼有了接触,只需要在这里安定下来,便可以收拢这些人马为自己所用。

    “既然大哥早有计划,小弟便放心了。”关羽点点头道:“只是徐州……”

    刘备闻言,不禁想起当初离开徐州时,陈登与自己说的话,若自己能够获得皇室认可,并且能够在汝南站稳脚跟,届时徐州必然愿意拥戴自己,否则,徐州世家不可能站在自己这边,摇摇头道:“待我们在汝南立住脚跟再说吧。”

    “是!”关羽点点头道。

    “大哥、二哥,大事不好!”便在此时,张飞突然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三弟!”关羽不满的瞪了张飞一眼,刘备看着张飞的样子,皱眉道:“何事惊慌?”

    张飞接过关羽递来的水碗,咕嘟咕嘟的喝了一气才道:“大哥,那车胄小儿,不知发了什么疯,突然要带兵离开!”

    “什么!?”刘备豁然站起来,眉头紧蹙,这两万人可是他起家的资本,绝对不容有失,如今车胄突然要带兵离开,想必是发现了什么端倪,想到这里,刘备当即看向二人道:“二弟、三弟,这支军队,绝不能让车胄带走,随我前去拦他!”

    “好!”两人点头,各自取了兵器,往外走去。

    车胄这些天虽然不知道刘备在想什么,但自从进入汝南境内,刘备就有意无意的放慢了行军速度,如今更是在安阳住下,看样子竟有常驻的样子,怎能不让车胄担心,想到曹操之前暗中给自己的命令,当即便带着亲信去了大营,他乃曹军武将,在军中本就有足够的威望和认可度,更何况还有曹操秘密赐下的兵符,很轻易便说动了这支兵马。

    三军开到城外,刘备却已经带着关羽张飞自另一边追来,三人快马拦住大军,刘备策马上前,看着车胄道:“车将军,这是何意?”

    车胄从怀中取出一块兵符,看向刘备道:“奉丞相之命,由我取代你的主将之位,从现在开始,三军当以我为尊!”

    “大胆车胄!竟敢假传君令,莫非是想造反不成!”刘备眼中闪过一抹阴翳,突然厉声喝道:“丞相当日当众嘱托于我,命我为三军主将,你不过一员偏将,竟然敢觊觎主将之位,来人,还不与我拿下!”

    三军将士闻言不禁有些茫然,没人动,但却不自觉地拉开了与车胄之间的距离,毕竟他们受到的命令,也是听候刘备差遣,此刻刘备一说,顿时让军队有些摇摆不定。

    不过别人没动,关羽却动了,他胯下胭脂红乃是当日在许昌由献帝亲自所赐,虽不及赤兔,却也是难得的大宛良驹,此刻一经催动,四蹄如风,顷刻间便已经冲到车胄面前。

    车胄正在安抚士兵,没想到关羽会来的这么快,眼见关羽手中那杆青龙偃月刀举起,也顾不得其他,当即将手中钢枪举起,一招举火烧天,要架住关羽这一刀。

    “死!”

    关羽一勒马缰,胭脂红人立而起,青龙偃月刀借着战马落地的惯性加上本身的力道破空而下,轻易地斩断车胄的钢枪,刀势不止,一刀自车胄左肩而下,直至右腰,将人劈成两半。

    “吼~”关羽一刀毙敌,瞠目怒喝,气荡三军,三军将士眼见车胄身亡,又被关羽气势所慑,加上刘备本就是三军主将,在刘备的一番安抚之下,尽数归降,重新回到城内。

    “云长,你亲自去一趟广陵,请元龙援助我们一些粮草。”安定三军之后,刘备将关羽招来,如今他等同于已经背离曹操,自然不可能再从曹操那里得到粮草,而汝南空虚,他只能请陈登帮忙了。

    “大哥放心,我这就去。”关羽领命一声,带了一支人马,径直往广陵的方向离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