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十三章 周瑜受辱

附身吕布 第十三章 周瑜受辱

    **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吕布此刻,却是有些能够体会到古代帝王这种心里了,若非他身子骨够硬朗,恐怕也很难在五更之前清醒过来。

    悠悠的体香萦绕在鼻端掺杂着一些靡靡之气,床榻上,两个刚刚经历过从少女到少妇洗礼的少女脸上还挂着泪痕,昨夜的吕布,并没有太多怜香惜玉,毕竟没有感情的身体交流,吕布骨子里的温柔,也只会对自己真正的女人释放,比如貂蝉,至于现在,享受两个战利品的身体,他不觉得自己就要付出什么感情。

    不过,倒是有些意外之喜。

    “什么破镜子,以后有机会,一定得让人将玻璃鼓捣出来。”看着铜镜之中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昨夜获得两位历史美人之后提升的魅力加在了哪里。

    隐藏魅力属性,不知道以前自己的魅力是多少?应该不会太低吧?摸索着下巴的吕布多少有些自恋,毕竟前任留下的这具身体无论是男人的本钱还是样貌,都算是一流的。

    “醒了?”感觉到身后的异动,吕布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道:“醒了,就穿好衣服,我们要出了。”

    乔嫣也就是大乔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吕布那结识的背影,有些羞涩,也有仇恨,但更多的,却是迷茫。

    她没有问吕布要去哪里,因为生活在这个世道,女人很多时候就是男人的附属品,是没有话语权的,所以昨夜,她并未像小乔那样挣扎,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看着身边的妹妹娇憨的脸上,有着痛苦、愤怒,还有几分经历风雨之后的满足,有些心疼,心中默默想道:就算是为了妹妹,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否则,如果没了自己,真不知道这个到现在还抱着那天真爱情观念的妹妹,日后会有怎样凄苦的下场。

    藕臂轻舒,身上的丝被顺着如同绸缎般光滑的肌肤滑落,大乔不禁惊呼一声,连忙遮掩住外露的春光。

    吕布扭头,哂笑着看了她一眼,摇头道:“该见的,已经都见过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大乔闻言,想到昨夜的的情景,脸上不禁泛起一抹红晕,仿佛任命般松开握紧丝被的柔荑,就这么当这吕布的面,开始搜寻起地上的衣物来。

    一股邪火随着大乔的动作涌上来,吕布的目光也变得有些灼热起来。

    “呼”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将目光从那摇曳的身姿上移开,吕布直接打开房门,径直离开房间,**这种东西,需要泄,但绝对要控制,否则会成为刮骨刀。

    “主公。”走出院落,正看到张辽迎面走来,看到吕布,连忙上前道。

    “都准备好了?”吕布看向张辽问道。

    “嗯。”张辽点点头:“舒县之内所有粮草、兵器战甲都已经装车,另外城中的战马、驽马加起来一共七十多匹,也都已经聚集起来。”

    “驽马拿来拉车,战马分给兄弟们,拿来换乘。”吕布道:“准备出吧。”

    “昨日还抓到一名孙策麾下大将,名叫凌操,只是此人骨头很硬,不肯投降。”张辽皱眉道。

    “没关系,带上他,多个人吃饭而已,我们现在有粮,养得起他。”吕布点点头,这凌操算起来也算东吴早起大将,不过真正让吕布记住的,还是他的儿子凌统,能跟甘宁不分胜负的人细数三国,也没几个,如果有机会,就一并抓起来,日后慢慢劝降也不迟。

    将士们很快集结起来,小乔也在大乔的劝说之中,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衣物,跟着吕玲绮送上了貂蝉的马车,昨日吕布已经将这两个女人送给了貂蝉,作为貂蝉的侍婢。

    “主公,城外探查的兄弟现动静,有一支人马连夜赶来,看旗号,该是周瑜的人马,此刻距离舒县已经不足二十里。”正要出城,高顺面色凝重的策马赶来,沉声道。

    马车里,小乔闻言顿时笑卓颜开,惊喜的看着大乔道:“公瑾来救我们了,姐姐,一定要让那恶人付出代价。”

    随即想到什么,扭头看向一旁若无其事的貂蝉,想了想道:“姐姐,你是好人,没有为难我们,等公瑾赶走那个恶人之后,我会请他放过你的。”

    貂蝉闻言,淡然一笑,没有理会,大乔却焦急地拉了拉妹妹,歉意的看向貂蝉:“夫人,妹妹她没有恶意。”

    “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貂蝉摇了摇头,轻笑道:“至少正面战场上,妾身还没见夫君败过。”

    小乔傲然道:“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公瑾。”

    “妹妹!”大乔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就算你爱周瑜,但现在也是吕布的女人了,怎么能说这种话?让外面的人听到了,如何是好。

    吕布自然不知道小姑娘此刻的雀跃,闻言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凌厉:“周瑜?带了多少人马?”

    “夜色太浓,我们的兄弟没看清楚,但应该不下两千。”高顺摇了摇头:“主公,听闻这周瑜乃是用兵大家,自出仕以来为孙策出谋划策,可称算无遗策,我们带着这些辎重,我们恐怕跑不快。”

    十几车的兵器粮食带在身边,怎么可能跑得快?

    “跑?”吕布摇了摇头:“为何要跑?今日,我倒想会会这位美周郎!”吕布冷笑道:“兄弟们,擦亮你们的武器,就算走,也要让这些江东人知道,我们走,是因为我们看不上他们这块地方,而不是惧怕他们,听说这美周郎很厉害,今天,我就教教他怎么打仗!”

    “杀杀杀”雄阔海带着一帮骑兵身上的煞气顿时被激出来,振臂狂吼道。

    “哼!夜郎自大!”小乔嘟着嘴,不屑道,只是脸色却变得有些苍白。

    “小娘,坐稳了,我们要走了。”吕玲绮坐在马上,她的任务就是保护貂蝉,此刻看着一帮突然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的将士,有些羡慕。

    “嗯。”貂蝉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淡然笑道。

    “走!”吕布一挥手,五百精骑瞬间鸦雀无声,齐刷刷的跟着吕布,开始往城外走去。

    舒县外,周瑜带着三千人已经赶到城外不足十里的地方,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城池,胸中闪过一抹焦急,昨日吕布攻破城池,有机灵的士兵眼见事不可违,便趁着城门未关,溜出城去寻找周瑜,将舒县被攻破的事情告诉周瑜,周瑜得到消息之后,便星夜赶回,舒县可是孙策的退路,若舒县被破,孙策被困在舒县和皖县之间,断了粮道,不出三天就会失去粮草给养,更何况大乔、小乔都在舒县,若是

    没有敢再想太多,几乎是在得到消息之后,周瑜便立刻率兵赶回。

    “都督,吕布此人,号称世之虓虎,手下又尽是骑兵,若我等与之野外对敌,空有不便,不如先立下营寨,徐徐图之?”潘璋和宋谦上前,来到周瑜身边,皱眉道。

    “我们等不起!”周瑜摇了摇头,沉声道,正要下令,地面突然间震颤起来。

    “不好,敌人冲阵!”潘璋和宋谦同时面色一变,这分明是大队人马奔行才会有的动静。

    “备战!”周瑜面色一沉,厉声道。

    三千人马星夜兼程,此刻正是人困马乏之际,而且吕布来的太快,还未来得及结成阵势,吕布的箭已经到了,凄厉的破空声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木材断裂生,周瑜的帅旗应声而断。

    “江东鼠辈们,我乃吕布,快来受死!”一声暴喝,吕布已经跃马杀入人群,方天画戟扑棱棱在身边转动,将想要围上来的江东士兵尽数斩杀。

    “吼雄阔海在此,江东小儿们,还不过来送死!”雄阔海紧跟着挥舞着数铜棍冲进来,一根数铜棍纵横捭阖,虽不及吕布的方天画戟炫目,但论杀伤力,犹有过之,所过之处,人畜皆非,将一身巨力挥到极致。

    还未成型的阵型瞬间被打破,紧跟着张辽、高顺、管亥带着大队人马从两人撕裂的口子里杀进来,江东将士本就人困马乏,此刻又被吕布先声夺人,射断了帅旗,军心涣散,周瑜三人虽然极力想要阻止大军溃败,奈何帅旗已断,士气已失,哪里还拦得住。

    “周瑜小儿在哪,还不将头颅乖乖的送过来!?”雄阔海眼尖,一眼看到正在乱军中指挥的周瑜,不由分说,提着熟铜棍便杀向周瑜。

    “潘璋,我去拦他,你快带都督走!”宋谦眼见雄阔海一根熟铜棍在大军中如入无人之境,自知不敌,连忙将周瑜推给潘璋,自己则策马杀向雄阔海。

    吕布也现了周瑜,只是距离他太远,一时间难以过去,一边摘下震天弓,一边大声道:“周瑜,你的女人,我收下了,真的很嫩。”

    “吕布,你敢羞辱我!?”周瑜听得目龇欲裂,回头森然的看向吕布,正看到吕布拉满震天弓,一箭射出。

    “都督小心!”潘璋一把推开周瑜,自己的肩膀却被一箭射进来,整条胳膊被箭矢上涌来的力道生生扯断,痛的差点昏过去,一只手却死死拽住周瑜,凄厉道:“都督,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周瑜看着潘璋的惨状,将心一横,掉头便走。

    “周瑜小儿,哪里走!”雄阔海见周瑜要走,怒吼一声,狂暴的将手中的熟铜棍甩开,将周围的江东将士尽数打飞,便要去追周瑜。

    宋谦正好感到,拍马舞枪,冲向雄阔海,厉声道:“丑鬼,给我滚回去。”

    “滚!”雄阔海眼见周瑜带着残军逃离,怒吼一声,一招霸王甩枪,狠狠地朝着宋谦砸下来。

    “锵”精铁打造的枪杆被一棍子生生砸弯,巨大的力道直接传入胯下马匹身上,宋谦的战马出一声惨叫,四肢被生生压断。

    雄阔海犹不解恨,一棍子将宋谦脑袋砸碎,厉声狂吼。

    “别追了!收兵!”将剩下的江东士兵杀散,见跑了周瑜,吕布也无心恋战,命人鸣金收兵,打扫战场。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