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七章 生擒刘勋

附身吕布 第七章 生擒刘勋

    “庐江乔家?”吕布皱眉看了看乔飞:“他为何要算计于我?”

    “这”乔飞眼中闪过一抹茫然。

    “嗯?”雄阔海环眼一瞪,森然的看向乔飞,手中的板斧晃了晃。

    “别杀我,我真的不知道,小人只是乔府一家将,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一股骚臭味弥漫出来,乔飞拨浪鼓一般晃着脑袋,整个身体不断地耸动着想要远离雄阔海这个杀神。

    “别吓他了,看来真的不知道。”吕布皱了皱眉,有些厌恶的瞥了乔飞一眼。

    “哼,怂货!”雄阔海不屑的撇了撇嘴乔飞,将两根板斧插回去,顺便踹了乔飞一脚,将这货踹倒,乔飞却连忙爬起来,磕头如捣蒜一般感谢吕布不杀之恩。

    “走,上马,去会会刘勋这个蠢货,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还想伏杀我!”吕布翻身上马,这莫名其妙的就糟了算计,当真是无妄之灾。

    “主公,此人如何处理?”张辽看着乔飞,皱眉道。

    “先带上,或许有用。”吕布瞥了一眼乔飞,虽然看不上这根软骨头,但不可否认,若非他是一个软骨头,一时间也挖不到这么多东西,甚至若他死咬着是刘勋部下的话,这笔糊涂账会被吕布记到刘勋身上。

    一行人没再拖延,快马加鞭,日落时分,已经赶到双箸峰下。

    看着眼前双峰对立,虽说不是一线天,但除了驿道之外,两侧地形皆是陡坡树林,倒是一处绝佳的伏击之地,吕布不禁暗自点头,这刘勋倒是会选地方。

    既然知道有埋伏,自然没有进去送人头的可能,吕布回头目视雄阔海,示意他上前喊话。

    雄阔海嗓门儿极大,吕布没听过张飞那喝断当阳桥的嗓门儿,不过雄阔海一嗓子吼出来也是让人耳膜溃,想来不会差那张飞多少。

    雄阔海翻身下马,扛着一根熟铜棍走入谷中,看着两面山峰,深吸了一口气,怒声吼道:“刘勋蠢货,我家主公已经识破你奸计,我家主公于你有话要说,给我滚下来答话。”

    雄阔海嗓门儿洪亮,声如惊雷,一声吼出,整个山谷不断响出回音,经久不绝,震得藏于山林之上的伏兵耳膜嗡嗡作响,加上被雄阔海道破了行藏,心慌意乱,士气大跌。

    山谷后方,刘勋甩了甩被震得有些昏的脑袋,咬牙切齿的看着山谷口处昂阔步,不断重复着之前话语的雄阔海,见周围士兵目光看来,只觉老脸热,阴沉着脸道:“不必理他,必是出言诈我们,耐心等着。”

    雄阔海喊了半天,鬼影子都没有看到一个,回头走回谷口,疑惑的看向吕布:“主公,莫不是那刘勋知道事情败露,先行撤了?”

    吕布看了看两边山林,如今寒冬刚过,山林中草木干枯,不禁冷笑一声:“是不是,一试便知,伯道、文向,你二人各带一支人马,放火烧山,将这帮缩头乌龟给我烧出来。”

    “诺!”郝昭、徐盛答应一声,各自招呼一批人马点燃火把,沿着山谷不断引燃干枯草木,不到片刻功夫,滔天火焰燃起,将整个山谷照的透亮。

    “不好!”埋伏在山中的刘勋这个时候哪里还坐得住,靠近谷口一方的伏兵此刻早已被烧的仓皇而出,朝着山谷另一边出口狼狈逃窜,刘勋此时也知道事不可违,连忙带着士兵向山下逃窜。

    “嘿,这些兔崽子藏得还真深!”雄阔海目瞪口呆的看着被烧出来的伏兵,骂骂咧咧道。

    “上马,杀!”吕布冷哼一声,这些人既然想要伏击自己,别管什么理由,先打了再说,打过之后,相信那刘勋会变得通情达理,也会冷静很多。

    夜幕下,五百铁骑,没有热血激昂的怒吼,只有金戈铁马的争鸣,赤兔马风驰电掣,只是片刻功夫,已经追上了落后的人群,方天画戟毫不犹豫的落霞,在火光中,落下道道弧光,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顷刻间,刚刚汇聚在一起的庐江兵便被杀出一条血路。

    吕布也不理会这些丧胆的敌军,径直往前面追,后方自有人料理这些人。

    雄阔海战马虽然不及吕布,但有了这群人阻隔,多少放慢一些吕布的脚步,吕布前脚刚走,雄阔海后脚已经赶上来,手中的熟铜棍呼啸着落下,场面要比吕布更加残暴,只要碰到,就算不死,也是终生残废,又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后,雄阔海紧随吕布脚步而去,还未等这些士兵庆幸走了两个杀神,后方密集的马蹄声响起,张辽、管亥、高顺、徐盛、陈兴、郝昭带着五百铁骑呼啸而来。

    庐江兵顿时脸色煞白,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不少人直接躺在路边躺尸,聪明的退到两旁直接跪地请降。

    张辽等人也不理会,直接穿过这些,也不收缴伏兵,紧紧地跟在吕布和雄阔海身后。

    不到十里的窄道,随着吕布和雄阔海不断地穿插纵横,刘勋已经彻底失去了对麾下这六千士兵的掌控,倒霉的被活活烧死在山上,侥幸下山的更加倒霉,吕布和雄阔海两尊杀神所过之处,根本不给你反应的时间,等这些溃兵意识到要请降的时候,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刘勋此刻也顾不上这些士兵,自己逃命最重要,他可没有跟吕布对决沙场的勇气,在6荣、乔升以及不到一百亲卫的簇拥下,狼狈的逃出双箸峰,混杂在大批的溃军之中,朝着皖县狂奔,只是三十里的路程,有些遥远。

    吕布率先冲出山谷,并没有急着追赶刘勋,而是在山谷口等雄阔海、张辽、高顺等人出谷之后,汇合了自己的兵马,才朝着皖县而去,两条腿怎么跑也跑不过四条腿。

    刘勋虽然没有带帅旗,但一身盔甲加上坐下战马还有簇拥的亲卫,在月光下显得极为醒目,吕布不理会周围溃兵,只是看准刘勋,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已经看到刘勋的踪影,皖县已经遥遥在望,但吕布却不准备让刘勋回去,胯下赤兔马突然加,刘勋只听得身后马蹄声响,吕布却已经纵马越过刘勋,在距离皖县不足一里的地方停住战马,方天画戟斜指大地,一身耀人眼目的打扮以及那霸绝天下的气势,虽然只是一人,但虎目所过,却让刘勋身边数百人马噤若寒蝉。

    “温温侯,昔日一别,不想会在此处重逢。”刘勋干巴巴的笑了一声,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无辜一些:“只是不知温侯为何要无故攻击于我?”

    “废话少说,下马!”吕布懒得跟他瞎扯,下巴一扬,冷声道。

    刘勋咬咬牙道:“温侯此种做法,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

    “不愿?”吕布挑了挑眉,惊讶的看向刘勋:“子台的勇气,倒是让某刮目相看。”

    方天画戟一邪,就要动手,莫看刘勋身边还有百多号人,但在吕布眼中,这百多号人还真不怎么够看,敢不敢动手都是个问题。

    刘勋吓了一跳,还没答话,后方却已经响起雄阔海闷雷般的吼声:“主公稍歇,这等货色,也配主公动手,某来啦!”

    随着雄阔海的吼声,刘勋后方七八个护卫直接被雄阔海粗暴的一棍子扫的飞起来,单人匹马冲进人群中,已经来到刘勋身后,一棍子将想要出手的6荣打下马去,随即伸手一把捏住刘勋的脖子,拎小鸡一般将刘勋整个人给提了起来,快马来到吕布身边,将刘勋往地上一扔,瞬间将刘勋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主公!”乔升等人想要上前,雄阔海翻身下马,将熟铜棍往地上一戳,反手将腰间的两柄板斧拔出来,环眼一瞪,厉声吼道:“谁敢过来!”

    乔升等一干将领原本鼓足了勇气想要上前死战,被雄阔海环眼一瞪,刚刚鼓起来的勇气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缩下去,看着雄阔海的目光充满了畏惧,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马蹄声响起,张辽、高顺等人此刻才带着大队人马赶来,却看到刘勋已经被擒,尘埃落定,周围的庐江兵将看到张辽等人到来,反倒舒了口气,不再反抗,将手中的兵器丢掉。

    “吕布,你无故觊觎我城池,如今更羞辱于我,莫要欺人太甚。”看着自己部下这种孬种的表现,刘勋知道大势已去,心中愤恨,却是硬气了许多,怒视着吕布。

    “放心,你这城池,白送某都不要。”吕布嗤笑一声,示意众人带上刘勋道:“先进城再说,我麾下将士行军一日,也已困乏,要在城中修整。”

    刘勋此刻被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形势比人强,看吕布并无杀他的意思,只能无奈的让乔升去叫开城门,一行人径直进入皖县。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