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六章 收编

附身吕布 第二十六章 收编

    天色微亮,海西城内,笼罩着几分悲伤的气氛,昨夜一战,管亥手下六百壮勇十不存一,管亥的人马经此一战,算是打残了,活下来的人聚在一起,哀哭死去的兄弟。

    管亥一脸沉重的来到吕布身边,看着吕布,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他身后,何仪、何曼还有一名精壮的青年默然不语。

    “带我去看看他们。”吕布看了看管亥,虽然没有开口,但吕布也大概知道管亥想说什么。

    “是,主公。”管亥点点头,一行四人为吕布领路,张辽和高顺跟在吕布身后。

    海西校场如今已被吕布的兵马占领,至于驻守在这里的郡兵在这海西地位可不如这些四大家族的家丁,如今眼看着四大家族的人都几乎是被压着回来的,哪还敢多说废话,看着这些哀伤的壮汉,吕布手下这些娇兵悍将也不禁产生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吕布在一群将领的陪同下,来到这群哀兵面前,看着眼前这百来号痛哭流涕的汉子,心中有些愧疚,但随即便硬起了心肠,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吼道:“都给我起来!”

    “快,都起来!”管亥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对上的却是吕布冰冷的眸光,心中一黯,连忙催促着自己的手下。

    一名名汉子站起来,但脸色却不大好看,看向吕布的目光也有些不善,吕布一个个瞪回去,目光所及,一个个又低下头去。

    “抬起你们的头来。”吕布沉声道:“哭,有用吗?能把死去的将士哭活过来?除了让人笑话,有谁,会怜悯你们?”

    看着一个个不自觉抬起头来的壮汉,吕布沉声道:“我听管亥说过,你们是当年青州黄巾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

    “三十万黄巾中挑选出来的几百号人。”吕布游目四顾:“我原本以为,一个个都是个顶个的好汉,但现在,我看到的,只有一群哭哭啼啼的娘们儿!”

    “吼”距离吕布最近的一名壮汉突然咆哮一声,红着眼睛疯一般扑向吕布。

    “啪”

    不等管亥说话,吕布已经一巴掌拍出去,一百多斤的汉子,就这么被吕布拍苍蝇一般拍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原本一群被吕布挑起了怒火的汉子心中一寒,看向吕布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他们是从一场场生死激战中走出来的,骨子里信奉的也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吕布展现出来的力量加上吕布的名头,让这帮悍匪心生敬畏。

    “好,看来我说错了,是条汉子。”吕布看了一眼挣扎着站起来的汉子,满意的点点头道。

    “当年黄巾覆灭,你们活下来了,青州之战,五万黄巾军被官军剿灭,你们又顽强的活下来了,就在昨夜,五千徐州并卑鄙无耻的偷袭伏击,你们以寡敌众,你们还活下来了,我相信,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金子。”

    随着吕布的话语,一名名悍匪的情绪也渐渐被调动起来,同伴的伤亡带来的悲痛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从腔子里直往上涌的热血。

    “好男儿流血不流泪,我也相信,你们能够经历这无数次残酷的战斗依然能够活到今天,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你们的眼泪要比鲜血更珍贵,拍拍你们的胸脯,问问你们的心,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们流泪。”吕布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看着一群目光渐渐变得灼热的悍匪,厉声吼道:“兄弟们的死,我们可以悲伤,但绝不可以流泪,有泪,都给我憋回去,不是不值得,而是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要用敌人的鲜血,去洗刷他们带给我们的耻辱,而不是在这里,像懦夫一样暗自垂泪。”

    看着一群渐渐掩去悲伤的汉子,吕布满意的点了点头,扭头看向管亥道:“你们的大头领,管亥,希望能够带着你们加入我麾下,跟我一起征战天下,去将那些昔日带给我们痛苦的敌人的脑袋剁下来当夜壶!”

    一群悍匪连同吕布麾下的将士闻言不禁一阵哄笑,吕布说的粗鄙,但却让这些汉子们感到一阵亲切。

    “我很高兴,因为你们昨夜英勇的表现,让我心动。”吕布大声道:“可是你们现在的表现,让我犹豫,你们周围这些,都是我从下邳带出来的兵,他们虽然败过,但我可以拍着胸膛告诉你们,就算当初我们被曹操十万大军围困,他们都没有过半点害怕,更没有流过半滴眼泪!他们只会用手中的刀剑告诉敌人,敌人带给我们的痛苦,我们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他们在我心中,每一个,都是真正的勇士。”

    吕布帐下的一群将士闻言不禁挺起了胸膛,骄傲的看向这些悍匪。

    “用不了多久,徐州兵还会来追杀我们,但我们不怕!”吕布朗声道:“就算没有了城池,就算是四面皆敌,我们也会用我们手中的刀剑告诉敌人,我们是虎狼,哪怕现在落魄,而我们的敌人,就是绵羊,绵羊就算再多,见到我们,也要绕着走。”

    “吼”

    一群士兵闻言不禁举起了兵器,出一声声兴奋的咆哮,应和着吕布的话语。

    “将军,我们也要跟着您,跟着大头领一起走!”一名悍匪突然往前一步,努力挺直了自己的胸膛,向着吕布大声道。

    吕布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这次一举渡过泗水,压服海西四大家族,不但成功暂时脱离了困境,而且在海西还缴获了两百多匹战马,这些战马自然不能闲置,他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走,将来还要为自己打下一片地盘。

    打天下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就算他恢复前任最巅峰时期的实力,也不可能一个人去打天下,除了个人的能力之外,他手中还要有一支铁血之师。

    仅凭手中的五百铁骑还不够,但也不能盲目招人,他要的是精锐。

    只是这天下精锐,在这个时期又哪是那么好招的,别说他现在算是一支流寇,就算有一个稳定的地盘,要训练出一支精锐,从选人到训练,少说也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成军,但现在可没有一年的时间让自己蹉跎,若他真的安顿在这海西,恐怕用不了多久,曹操打败袁术之后,便会再次打过来,留在海西,是绝路,所以他不可能留下来。

    眼前这支兵马,无疑有着足够的条件,跟着管亥一路从青州打过来,从黄巾之乱时期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征战,就像吕布说的那样,大浪淘沙,能够活到现在,都是狠角色,所以就算管亥不提,他也会将这支人马收入麾下,虽然还无法跟吕布身边的这五百铁骑相比,但缺乏的也是真正的系统作战训练,这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路上弥补。

    “我现在可是流寇,未来的路可不好走,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吕布咧嘴一笑,看着这名悍匪道。

    “我们不怕!”悍匪身上露出一股凶悍的气势:“这十几年来,哪天我们不是流寇,早就习惯了。”

    吕布点点头,目光看向管亥。

    管亥兴奋地点点头,踏出一步,大声道:“兄弟们,今天,我老管正式告诉大家,以后我们都是温侯麾下的人,从今天起,没有大头领,只有管将军,还不快叫主公。”

    “参见主公!”一群悍匪闻言齐齐向吕布跪下。

    “都起来吧,以后就是自家兄弟,有我吕布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兄弟们。”吕布大笑道:“如今海西虽然被我们拿下,但遗憾的告诉大家,这里我们不能留,曹操不会让我们安心在这里展,徐州那些世家,那些昔日欺压我们的人,也不会让我们在这里安心展,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要继续走,如果有哪个兄弟不愿意走,想要留下来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我吕布保证,绝不为难任何人!”

    一众悍匪闻言,没人说话,他们都是黄巾老兵,留下来,用不了多久,没了吕布的庇护,恐怕就会被人拿了去领赏,更何况他们流窜了十几年,早已习惯了风餐露宿的生活,如今跟着吕布,虽然还是流寇,但吕布头上至少还顶着官职,未来有个盼头。

    “好,现在,跟着我们的人,去学骑术,午时出,不得有误!”吕布点点头,沉声道。

    “是!”

    校场边缘,陈宫带着郝昭和徐盛远远看着吕布在那里鼓舞士气,徐盛看向吕布的目光里,闪烁着几分异样的神色,这是传说中那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吗?

    “文向。”陈宫扭头,看着徐盛的神色,知道徐盛有些意动了。

    “先生。”徐盛回过神来,扭头看向陈宫。

    “该说的,我都说了,刚才温侯的话,想必你也听到了,若是决定了,今天便与我们一起离开,若你还是不愿,宫也不会强人所难。”

    徐盛看着吕布的方向,默默地点了点头。..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