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四章 夜战

附身吕布 第二十四章 夜战

    陈宫算不得名士,但也已经算是一只脚踏入士人之流的人物,虽然海西四大家族已经决意对付吕布,但对于陈宫,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礼节,除了耿护卫随行算是监视之外,并未限制陈宫的自由。

    郝昭带来的消息让陈宫放松了不少,那管亥之名,他也听过,如今既然愿意投效于吕布,而且还获得了吕布的认可。

    如果是以前,陈宫会担心这是否是诈降,毕竟以往吕布在这方面的辨识度不是太高,不过如今的话,陈宫倒是比较放心一些。

    有了管亥的全心帮忙,那接下来是否能够渡河,就要看明日的了,到了此刻,陈宫算是安下心来,事前的各种因素已经被他们掌握在手中,至于陈珪能否看破,那就看天了,他在这里,就算心急也没有用。

    安下心来,陈宫倒是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个人身上,那个名叫徐盛的少年,虽然也是外来客,但相比于他来说,这徐盛应该也算地头蛇了,而且小家伙一身武艺不弱,若能收服的话,自是再好不过。

    吕布操心人才的问题,陈宫自然也比较上心,这徐盛有天赋也有本事,若能收归麾下,日后培养一番,未必不能独当一面。

    不过今日虽然算是结了一份善缘,但陈宫看得出来,这少年如今虽然落魄,但见识却不比世家弟子少,未必会因为这份善意,便投效吕布,毕竟如今的吕布不但声名狼藉,而且沦为流寇,这样的条件,别说徐盛这种经过家族培养,阅历丰富的武将,便是寻常武将,也未必能够看得上,陈宫也只能让郝昭去试探一翻,至于能否成功,还是得看天。

    时间就这样悠悠过去,徐淼并没有让陈宫等三天,而是在第二天就给出陈宫准确的答复,并开始催促陈宫尽快通知吕布,因此,休息不久的郝昭再次被派了出去,这一次徐家还提供了快马,郝昭在夜晚时回来,这一次,并不只是他一个,还有十名骑士作为护卫跟着过来,同时带来的,还有明夜渡河的详尽计划。

    包括渡河时间,约定地点以及如何辨别双方,陈宫当下便煞有其事的带着这些消息与徐淼商议,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吕布和陈宫合伙当成棋子的徐淼此刻还在自鸣得意,在与陈宫商议妥当之后,迅派人将消息通知给钱文,让钱文通知陈珪准备好伏击,就等吕布上钩。

    傍晚,九龙渡。

    “主公,我们就是最后一批了,上船吧。”管亥带着吕布来到一艘大船之上,赤兔则是单独一艘。

    “你那些兄弟”吕布扭头,看向管亥,眼中闪过一抹歉意,昨天一天,他频频调动兵马往周围集市,做出大量购粮的假象,实际上却是趁机将自己的五百将士暗中调到九龙渡,而大营之中,此刻则是由管亥的六百名手下留在军营。

    张辽将这些人打乱重组,十人一队,相互监视,到今晚自行出营与他们汇合,至于汇合的地点,自然不可能真的跑来九龙渡,从一开始,这六百人就已经被当做弃子,至于这些人最终有多少能活着,吕布不知道,但生还的希望并不大。

    管亥摇了摇头,看着东边儿的方向,眼中露出一抹苦涩道:“主公不是说还有机会吗。”

    吕布点点头,确实有机会,不过机会有多少,吕布自己心里也没多少把握,不过此时,看着管亥的样子,自然不能说什么丧气话。

    相顾无言,吕布的五百人马连同家眷在内,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渡过泗水,而另一边,陈珪却指挥着臧霸已经在吕布与四大家族定下接头的渡口布下天罗地网,只等吕布钻进来,就以合围之势,将吕布一举缴杀!

    夜幕悄然降临,泗水南岸,原本按照计划此刻应该准备接应吕布渡江的人群此刻却生了变故,郝昭带着十名骑士护在陈宫身前,看着眼前将他们团团围住的四大家族的家丁,陈宫面色阴沉:“徐文承,这是何意?”

    人群之后,徐淼轻叹了口气,催动战马上前,歉意的向陈宫拱手道:“公台见谅,为家族生计,我等也只能交出吕布了,此人乃一介匹夫,此时更是势穷力孤,公台乃当世人杰,何苦为了此人赔上性命?待此间事了之后,徐某定带上四家族长,同向公台兄赔罪。”

    郝昭目中凶光一狠,森然的看向徐淼,便要动手,却被陈宫一把拉住,冷笑着看向徐淼道:“只希望,文承兄到时候不要后悔。”

    后悔?

    徐淼看着陈宫,摇了摇头,只当他是在说气话,也不以为意,这时候,北岸那边突然腾起一支火箭,在夜空中极为醒目。

    “家主,那边的信号!”耿护卫兴奋地看向徐淼。

    “信号,通知那边,可以动手了!”徐淼眼中也闪过一抹轻松之意,毕竟对手是吕布,既然选择了跟他为敌,一日不除,就始终如芒在背。

    “是!”耿护卫答应一声,正要下令,夜空中,一枚箭簇破空而至,一箭将耿护卫的咽喉射穿。

    “呃”在徐淼惊骇的目光中,耿护卫双手虚空抓了几下,魁梧的身体软软的滑落。

    “什么人!?”徐淼大怒,连忙扭头四顾。

    “杀!”四下里,突然响起一阵喊杀声,月色下,一名少年将手中的长弓丢掉,反手摘下背上的铁枪,带着数十名衣衫褴褛的汉子冲杀过来,四大家族的家丁猝不及防之下,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先生,是徐盛,他怎么来了?”郝昭疑惑的看向那少年,他目光极为敏锐,即使隔得老远,也一眼便认出了徐盛,诧异的看向陈宫,以为是陈宫安排的。

    “先杀过去,与徐盛汇合!”陈宫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徐盛会给他们来这么一出。

    “是!兄弟们,动手!”郝昭早已按耐不住,此刻闻言,大喝一声,手中银枪一扫,四名徐家家丁被直接扫飞出去,周围十名骑士也早已等的难耐,此刻闻言,纷纷大喝出声,杀向周围慌乱无措的家丁。

    北岸。

    “怎么回事?为何还没有来信号?”臧霸已经看着一支人马来到岸边,却并未收到南岸进攻的信号,心中生疑。

    “将军,动手吧,迟则生变!”臧霸身边,一名副将急道,反正吕布的人马已经进入伏击圈,何必再等。

    “好,动手!”臧霸点点头,一挥手,一枚响箭破空而起。

    “杀!”

    泗水之畔,一群壮勇等在岸边,正茫然不知所措时,四下里,突然响起的喊杀声让他们措手不及。

    “怎么回事!?”一名壮汉看着四面八方杀过来的伏兵,提着大刀咆哮道:“大头领呢!?”

    “头目,快看南岸,好像有战事,怕是大头领在与人交战!”一名汉子来到身边,指着南岸道。

    “兄弟们,顶住,大头领很快会来救我们的!”这些人都是当年从青州跟着管亥杀出来的精锐,各个一身悍匪气息,此刻眼见被四面合围,却丝毫不惧,一个个凶狠的迎向杀来的徐州军。

    “噗噗噗”

    当先一轮箭雨落霞,不少悍匪惨叫倒地,更多的悍匪却嘶吼着冲上去,跟徐州兵杀在一起,只是徐州军太多,只是片刻的交战之后,一群悍匪便被杀的节节后退。

    与此同时,南岸,陈宫已经与徐盛汇合在一起,只可惜,徐盛带来的都是一些海西的庄汉,虽然也有些力气,但哪里是训练有素的家兵对手,很快便被压制下来。

    “小兄弟,你怎么来了?”陈宫手持宝剑,一边让郝昭指挥着众人且战且退,,一边把徐盛拉到近前。

    “特为报恩而来!”徐盛粗声道,这个时候,他带来的庄汉几乎被杀的溃不成军,全靠郝昭带着十名骑兵左右游走,才挽住败势。

    陈宫闻言,不禁苦笑:“多谢了。”

    “先生为何如此表情?”徐盛不解的看向陈宫。

    陈宫正要解释,地面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即便是喊杀震天的四大家族也同时感到了这股震颤,战场也微微迟滞了几分,便在此时,一声惊雷般的怒吼声在夜空中响起:“吕布在此,贼人还不授!”

    月色下,赤兔马仰天长嘶,吕布顶盔贯甲,手中方天画戟在月光的映射下,散着令人心悸的光芒,在他身后,五百骑士犹如来自地狱的幽灵,凶狠的冲进四大家族的阵营之中,一瞬间就将原本还算整齐的阵势撕扯的粉碎。

    远处,徐淼、钱文以及郑王两家的家主,在听到吕布的咆哮声后,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