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二章 海西世家

附身吕布 第二十二章 海西世家

    “文承兄,我家主公如今被困泗水之畔,急需渡河,宫特来求助,若文承兄肯伸以援手,我家主公日后必有厚谢。”两人来到大厅坐下之后,陈宫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至少看上去,陈宫很着急。

    “这个不难。”徐淼微笑着说道:“不知温侯如今,有多少人马渡河?”

    “约有千人之众。”陈宫说道,这不是他故意夸大,而是吕布这边,不止人要渡河,战马也需要渡河,算起来,千人之众都有些勉强。

    “这……”徐淼闻言脸上故意露出难色:“不瞒公台兄,我徐家虽是海西大族,但主要营生并不是渡船,若是百余人尚可妥善安置,但这千余人众,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陈宫闻言,心中不禁冷笑,他昔日为吕布执掌徐州内政,对于徐州各家的底细了熟于心,这次之所以直接找上徐家,除了跟徐淼有数面之缘之外,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徐家有这个能力,如今徐淼故作推诿,也让陈宫彻底死了依靠世家之心,主公说的不错,如今他们失势,这些世家大族是不可能真心帮助他们的。

    虽是这样想,但脸上却露出焦急的神色:“这可如何是好?”

    “公台兄莫慌,昔日温侯对我等也算照顾有加,如今温侯落难,我等岂能不帮,不如公台兄先在这里盘桓两日,派人回去传个话,三日之内,我去找钱家,必能筹到足够的船只,还请温侯耐心等待。”徐淼微笑道。

    “也只好如此了。”陈宫无奈的点点头:“那就有劳文承兄了,此番大德,宫没齿难忘。”

    “公台言重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去联络其他几家,我已为公台兄准备好房间,旅途劳顿,公台兄且好好歇息。”

    “多谢!”陈宫点了点头,带着郝昭跟着两名徐府家丁来到徐淼为他们安排的厢房之中。

    “先生,我们时间不多,三天的时间,怕是……”一进入厢房,郝昭就有些焦急的道。

    陈宫挥了挥手,看了看门外,迅走到一张书桌之前,铺开一卷竹笺,一边挥笔疾书,一边摇头叹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过幸有徐家家住愿意相助,你回去,将此事告知温侯,让他再多之城两天,三日之后,我会请徐家家住派人前往联络。”

    郝昭看了看竹笺上面写的内容,又看向陈宫,随即心中一动,看向门外,很快明白了陈宫的意图,点头道:“那我这就出?”

    “嗯,事不宜迟,去,莫要担心我。”陈宫说着,又在竹笺之上写了几个字。

    郝昭躬身领命,退出房门,正看到一名家丁若无其事的在门口擦拭着栏杆,皱眉看了对方一眼,郝昭径直往门外走去。

    那家丁看了看郝昭离开的方向,随即迅离开,盏茶之后,已经出现在徐淼的房间内。

    “呵,那陈公台也是号称智者之辈,竟然如此容易便相信于我,当真可笑,先拖他三天,至于那边能否剿灭吕布,就是他们的事情了,也算给陈珪那老儿一个顺水人情,若三天都剿灭不了吕布,也就怨不得我了。”听完家丁的回报,徐淼不禁嗤笑一声,对陈宫这个所谓的智者有些不屑。

    “主人,不需要通知其他三家吗?”家丁犹豫了一下,询问道。

    徐淼摇了摇头:“他们会和我做同样的选择。”

    世家有世家的生存之道,除非是关乎切身利益,否则像吕布这种诸侯,只要还没死,就不会往死里得罪,若日后吕布时来运转,也有转圜的余地,海西四家同气连枝,在这件事情上,虽然不会蠢到去招惹如日中天的陈家,但也绝不会去帮陈家对付吕布。

    “主人,钱家、王家还有郑家家主到访。”一名家将走进来,朝着徐淼拱手道。

    “请到正堂!”徐淼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三大家族的族长同时到访,难道有大事生?

    很快,徐家正堂之中,海西四大家族族长齐聚。

    “诸位此来,不知有何事情?”徐淼疑惑的看向三人。

    “文承兄,听闻吕布谋士陈宫今日来访,可有此事?”钱家家住钱文看向徐淼,认真道。

    “确有此事,他来求助于我,助吕布渡河。”徐淼点了点头,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皱眉看向三人:“虽然那吕布如今已经失势,但我们也没必要帮那陈家去招惹吕布吧。”

    三人相视一眼,钱文取出一封竹笺递给徐淼道:“这是刚才陈汉瑜送来的亲笔书信,他答应我们各家可以出两人来执掌地方。”

    徐淼连忙接过竹笺,仔细的看去,陈珪书信中没有丝毫提及对付吕布之事,通篇都是叙旧之言,然后着重说了如今徐州百废待兴,海西四家乃名门望族,人才辈出,希望四家能够各出两人来执掌地方,共同治理好徐州。

    这话说的好听,但陈家可是徐州公认的第一世家,门下依附于陈家的家族也不少,怎会没人治理,这分明就是直接送来好处来。

    四大家主都是老狐狸,陈珪在这个时候毫无理由的送来好处,目的不问可知,必是为吕布之事而来,这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想了想,徐淼很直接的道:“我这就派人将陈宫拿下,送去下邳如何?”

    他与陈宫本就没有关系,如今在这巨大的利益面前,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将陈宫送出来换取富贵。

    “不急,这事情可没这么简单。”钱文摇了摇头:“那陈宫不过一介腐儒,一个陈宫,可不至于让陈汉瑜送出这么多东西。”

    “你是说……”徐淼面色一变,看向钱文,试探道:“吕布?”

    “不错。”钱文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若非如此,陈汉瑜怎舍得拿出这么多好处来给我们,甚至连射阳这样的大城都肯让出?”

    “那诸位的意思……”徐淼有些心动,看向三人,虽然众人都没有肯定的答案,但既然四大家主齐聚,恐怕是已经有了决断了。

    “吕布乃背信之人,狼性十足,之前统领徐州,不思为民祈福,却是穷兵黩武,此人不除,徐州难有片刻安宁,我等为徐州百姓,也当助那陈汉瑜诛除此贼。”

    徐淼闻言,不禁微笑着点点头,心中一动,看向众人道:“诸公,我倒是有一计,可将那吕布一子绝杀!”

    “哦?”钱文三人目光一亮,看向徐淼道:“计将安出?”

    “陈宫今日来此,却是求我助吕布渡河,我们何不将计就计,暗中联络陈汉瑜,趁吕布渡河之际,两岸合围,到时那吕布插翅难逃!”

    “妙!”王家家主闻言不禁笑道。

    “此计可行!”钱文和郑家家主也点头微笑,钱文道:“既是如此,那陈宫这边,还需王兄安抚一二,莫要让他看出端倪,我去与陈汉瑜书信,商议配合之事。”

    “甚好。”徐淼点点头,四人又商议了一番细节之后,钱文等三大家主告辞离去,徐淼招来家将,暗中吩咐看好陈宫,但不能让他现,自己则开始筹备渡船,他原本没准备真的去帮吕布,如今既然已经准备围杀吕布,未免计划出错,让陈宫看出破绽,这渡船自然要安排了。

    ……

    “某家管亥,参见温侯。”百里之外,吕布大营,一名铁塔般的汉子向着吕布行礼道,在他身后,还有两名身高八尺,膀大腰圆的汉子。

    “管兄弟不必多礼,落难之人,当不得如此大礼!”吕布站起来,伸手扶起管亥,微笑道:“事情,相比文远已经跟管兄弟说过了。”

    管亥有些激动,狠狠地点了点头,眼中露出森然仇恨之色:“那些世家之人背信弃义,温侯放心,只要温侯一句话,莫说几条渡船,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管亥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下子轮到吕布惊讶了,扭头看了看张辽,这剧本是不是拿错了,这管亥也太热情了吧?

    “管兄弟,落难之人,也不好多许诺什么,如果管兄弟有什么条件,只管开口,只要吕某做得到的,定不拒绝!”吕布认真道,他不喜欢欠人人情,而且这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管亥白帮,吕布反倒要担心了。

    管亥闻言,看了看身后两名壮汉,咬了咬牙,突然跪下来对着吕布道:“若温侯不弃,我等兄弟三人希望能跟在温侯身边,效犬马之劳!”
猜您还喜欢看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