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一章 徐家少年

附身吕布 第二十一章 徐家少年

    “大人,吕布可能已经现我们了。【愛↑去△小↓說△網 .ai qu xs】”吕布扎营处往西百里,便是曲阳,此刻曲阳之中,足足驻扎着五千徐州军,臧霸坐在曲阳县令的县府之中正在看书,一名部下突然慌慌张张的走进来,慌急道。

    “怕什么,难道他那几百号骑兵,还能冲上城墙不成?”臧霸放下书笺,看向部下,目光有些不悦,自那日被吕布在三军面前虐杀三千徐州军后,如今整个徐州军队一听到吕布的名字就心里慌,这让臧霸心里很不舒服。

    吕布怎么了?若他真的那么不可战胜,又怎么会丢城失地,到现在,沦为一伙流寇?

    臧霸并非无能之辈,在内心里,臧霸对吕布并没有太多畏惧,当初吕布大败袁术十万大军,正是威势滔天,虎步淮南,威震徐州之时,欲要借此机会,一举侵吞琅邪,便是臧霸一番连消带打,将吕布的攻势化为乌有。

    虽然没有正面击败吕布,但臧霸心里,对吕布有些看不起,若非当时时势所迫,吕布撵走了刘备,徐州之内一家独大,臧霸也绝不会归降吕布,后来曹操来袭,臧霸也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跟吕布划清界限,倒向曹操那边。

    也因此,这些天来,手下人一提到吕布就一脸惶恐的感觉,让臧霸心气不顺,曹操将他留在徐州而没有带去许昌,臧霸心里很清楚,本就是看中他的才能,欲要让他缴杀吕布。

    “说吧,吕布有何动向?”摇了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这个部下一眼,询问道。

    “自昨夜在海滩边扎营之后,便没有任何动向。”部下被臧霸瞪的有些心慌,连忙回道。

    “没有动向?”臧霸微微皱眉,看着这名部下,想了想:“多加一倍哨探,严密监视吕布动向。”

    “是!”部下答应一声,立刻转身离去。

    臧霸重新捧起书笺,却突然感觉心烦意乱,吕布的动向让他感觉有些诡异,吕布所在的位置臧霸知道,一马平川,视野开阔,对骑兵来说,的确是一处不容易被围剿的地方,别说臧霸现在手里只有五千兵马,就是有五万,在这种开阔地带,吕布要走,他都不一定能够拦得住,只能远远地赘在吕布身后。

    在臧霸的预测中,吕布应该继续走才对,甚至哪怕吕布此刻攻占一个县城他都不奇怪,但此时吕布滞留不前,就让臧霸心中疑惑了。

    留在那里,五百人人吃马嚼,他们从哪里获得口粮?

    “将军,汉瑜先生来了。”门外,一名亲卫进来,拱手道。

    “快请,不,我亲自去迎接!”臧霸闻言,不禁面色一变,连忙丢下书笺,站起身来。

    陈珪不但是徐州陈家家主,更是天下名士,这种人,别说他臧霸,就算是曹操都得以礼相待。

    “不用了,在下已经到了。”门外,一名中年儒士迈步走进来,微笑着看向臧霸,拱手道:“怎敢劳将军大驾相迎。”

    “汉瑜先生,您怎么来了?”臧霸连忙拱手问候道,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温和的态度而有所怠慢。

    这可是一头真正的笑面虎,当初吕布对陈珪可也是尊敬的很,甚至过了一直以来跟随在吕布身边的陈宫,但结果如何?吕布就这么被陈珪微笑着卖了,卖掉了吕布的大半个徐州,一夜之间,就让吕布失去了跟曹操抗衡的能力,虽然陈珪笑的很温和,但臧霸却被他看的头皮麻,这种危机感要远远过吕布所带来的压迫感。

    如果吕布是一头猛虎的话,那陈珪就是一条极善伪装的毒蛇,猛虎虽然厉害,但那是放在明面上的,而陈珪的毒,却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自然是为了那吕布而来。”陈珪叹了口气,摇头道:“下邳一战,丞相虽然大获全胜,但却独独跑了吕布,此人凶残成性,若不能除之,我心难安。”

    若是吕布就此沉寂也还罢了,偏偏吕布当日在下邳城外,在万军阵前,绞杀三千徐州军,原本因为下邳被破而一落千丈的威望,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如风一般暴涨起来,到现在,徐州境内,人人谈吕布而色变。

    这一战,也再次印证了吕布的军事能力,陈珪和吕布共事数年,深知此人狼性,这次既然没能杀掉吕布,只要给他机会,就绝对会狠狠地咬他陈家一口。

    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也因此,陈珪这次听闻臧霸准备绞杀吕布,便一路赶来,准备助臧霸一臂之力,彻底将吕布剿灭。

    “先生来的正好,最近吕布行踪有些诡异,在下实在摸不着头脑,汉瑜先生既然来了,可否帮我参详一二?”臧霸连忙说道。

    “哦?”陈珪闻言,眼中露出饶有兴致的光芒,点头道:“将军且说来听听。”

    臧霸当下,将吕布从昨日开始,一直驻留在海滩之畔,没有继续流窜,也没有派人去周围城镇抢粮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里?”陈珪看了看地图,嘴角突然牵起一抹微笑道:“看来吕布是准备渡泗水了。”

    “渡泗水?”臧霸闻言,面色一变,他此次驻扎曲阳,最重要的就是防止吕布渡河,一旦吕布渡过泗水,那就更难抓了,不止是因为没有了泗水的限制,吕布的活动范围将大大增强,更因为一旦过了泗水,他们对淮河一带的掌控力也在不断削弱,陈登如今虽然在广陵,但也是刚刚站住了脚跟。

    “先生可有计策?”臧霸急忙问道。

    “这有何难?”陈珪闻言摇头笑道:“这一带渡口都被海西大族掌控,只要事先与他们通气,料想他们也不敢为了吕布而得罪朝廷,我这便休书一封与他们。”

    与此同时,海西,一座小渡口,一名年迈的船家载着一名文士和一名少年上岸。

    “先生,沿着官道一直走,不出五十里,就到海西了。”船家微笑着指点道。

    “有劳了。”陈宫微笑着点点头,又多付了一些船资,船家一脸乐呵呵的驾着渡船离去。

    “先生,不是说不能找这些海西世家吗?我们为何还要来?”郝昭不解的询问道。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伯道既然想做将军,先要弄清这虚实之道。”陈宫微笑着摇摇头,想到吕布之前提出的渡河方案,无疑更有可行性,心中不禁感叹,经历徐州之败,对吕布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的成长,让陈宫看到了希望。

    郝昭尴尬的摸了摸头,不明白陈宫在说什么。

    看着郝昭懵懂的样子,陈宫也没有多做解释。

    “先生,海西一带,有钱徐郑王四大家族,我们去哪一家?”郝昭边走边问道。

    “徐家吧,我与那徐家家主有过数面之缘。”陈宫想了想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按照吕布的计划,无论找哪一家效果都一样。

    两人一路边走边说,郝昭年少,对任何事情都很新鲜,陈宫虽然算不上顶尖谋士,但既然能被曹操看重,也是极为博学,加上知道郝昭是吕布要培养的年轻将领,倒也不私藏,每有所问,都会认真回答,倒是赢得了郝昭的不少尊敬,两人一路步行,日落时终于到了海西县城,很容易便找到徐家所在。

    “公台先生,多日未见,未曾想到先生今日会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先生勿要见怪。”徐家家主徐淼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迎向陈宫,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

    “落难之人,当不得文承兄如此厚待。”陈宫客气的说道。

    “哪里话,快,请入内说话。”徐淼笑着将陈宫迎入府内。

    “叔父,您安排的事情已经做好,若无其他事情,侄儿就先回去了。”一行人进入府内,迎面一名跟郝昭差不多大的少年走上前,躬身道。

    “好,今日这里没你的事情了,回去吧。”徐淼皱了皱眉,不耐的挥手道。

    陈宫好奇的看着这名少年,那少年虽然还很稚嫩,但却棱角分明,一对浓眉微敛,有种刚毅之感。

    看着对方离开,陈宫才微笑着看向徐淼道:“文承兄族内当真人才济济,这少年眉宇之间透着几分刚毅,未来怕是大有作为啊。”

    “他?”徐淼看向少年的背影,冷笑一声道:“不过是一丧家之犬而已,与我有几分亲缘,如今寄居我徐家,整日里为我徐家做工为生,能有什么出息。”

    “呵呵。”陈宫尴尬的笑了笑,事关徐家家事,他也不好多言,不过心中却对这少年留上心。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