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十五章 何去何从

附身吕布 第十五章 何去何从

    一场冬雪让这原本已经开始转暖的气候再添了一丝冷意,清晨薄薄的雾气还没有散尽。

    官道旁边,一只野兔两只前肢正在刨动着地上的积雪觅食,并没有发现一头饿狼正在悄无声息的向它靠近。

    饿狼显然也已经饿了不少时日,此刻贪婪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只肥美的野兔,就要准备将其扑倒,享受这顿美餐,突然,一双狼目豁然瞪大,扭头眺望,同时那只野兔也似乎察觉到响动,往官道的方向看去。

    正是清晨朝阳初生的时候,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在官道的尽头,隐隐间,传来一阵阵沉闷的雷声,一队骑兵出现在视线的尽头,远远看去,犹如一股洪流,带着一股碾压一切的威势朝着这边冲过来。

    野狼一个哆嗦,掉头就跑,野兔一溜烟钻进自己刨出的雪洞,只留下一个毛茸茸的屁股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唏律律~”吕布一拉马缰,身后五百多名骑兵同时拉起马缰,动作虽然算不上整齐,但一个个却都展现出不俗的骑术,这五百人,就是吕布麾下最精锐的一批人马,被吕布从千军万马中一个个挑选出来,分在张辽、高顺、郝昭还有自己麾下,至于如何选出来,自然是靠着洞察术一个个甄别之后的结果。

    “主公,我们已经跑了一个多时辰了,曹军不可能赶上。”高顺策马来到吕布身边,扭头看着已经看不到的下邳城,深吸了口气沉声道。

    “让大家休息一会儿,吃些干粮。”吕布点点头,翻身下马,弯腰从地上捧起一捧雪花往脸上一抹,冰冷的雪花融化在脸上,瞬间散发出来的寒意浸透到皮肤下面,让吕布原本有些混乱的头脑瞬间一清。

    “这里是何地?”扭头看向陈宫,他们只是选择了与曹豹他们相反的方向,至于目的地,吕布不知道,就算是前世那个资讯发达的时代,他都有能力迷路,更不用说现在了。

    “野马坡,往东走五百里就是东海郡的地界。”陈宫学着吕布的样子用雪洗脸,发现这个法子倒是不错。

    “东海?”吕布看着东方,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东海西海,现在都是曹操的地盘。

    吕玲绮翻身下马,来到吕布身边,低声询问道:“爹,小娘刚才让我问问,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吕布有三房妻子,发妻乃并州一家豪强千金,严氏,也就是吕玲绮的生母,在之前的颠簸之中,不堪奔波之苦,到了下邳不久之后,就香消玉殒,前任也是因此而心灰意懒,不听良言相劝,最终闹得众叛亲离,若非吕布机缘巧合之下附身,现在恐怕尸体也发臭了。

    还有一个平妻曹氏,是曹豹的妹妹,吕布初来徐州,为了巩固地位与曹氏联姻,算是一桩政治婚姻,感情也是最淡,在之前徐州陷落之时就已经不知所踪,至于貂蝉,虽然入门比曹氏早,但因为身份问题,一直都是妾室,也是吕布如今身边唯一跟随的女人,就是吕玲绮口中的小娘了。

    算起来,吕布也算是三国时期不多的顾家好男人了,无论兴衰,都将自己的女人带在身边,可惜,吕布自从长安失陷之后,一直处于颠沛流离的状态,好不容易拿下了徐州,却并没有坐多久便被曹操撵出来。

    去哪?

    吕布叹了口气,随手在地上掰了根枯枝,这也是他现在最迷茫的地方,如果早十年,天下诸侯混战,吕布倒是有不少想法,能够作为立身之本的地方也很多,比如当时的江东就处于一种混乱状态,此外雍凉之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再不济,也能跟张绣争夺一下南阳的归属,虽然夹在曹操跟刘表之间,也能左右逢源,以吕布的本事,未必不能在夹缝之间求得生存之地。

    可惜,他穿越在吕布最绝望的时候,也是吕布气数用尽的时候,江东已经有主,孙策虽然不受江东世家待见,但至少人家还是江东人,别说吕布不懂水战,就算懂,甚至弄死孙策,江东世家门阀也不可能接受自己,身份,首先就是一个鸿沟,别看吕布如今又是卫将军又是温侯,官至极品,但在那些重出生的门阀眼中,吕布也就是一个泥腿子,想要融入这个圈子,没有三代以上的累积是绝不可能的。

    吕布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就是依附于某一方诸侯,只是以吕布辉煌的过往还有吕布过往主公的惨淡下场,放眼天下,又有几个诸侯敢收留他?换成吕布自己都不敢。

    至于第二条路,就是找一片世家门阀力量相对薄弱的地方拉山头立杆子,静待时变,官渡之战、赤壁之战,也并不是没有让他发力的时机,只是这样的地方,真不好找,而且就算真的找到了,吕布也必须尽快想办法缓解与世家之间的关系,否则,最终的结果也只是将称霸一方,想要逐鹿天下,没有世家的支持,根本不可能完成。

    这就是游戏规则,任何世界都存在的,想要拥有超越这个规则的力量,首先你要靠近它,借助它的力量。

    “公台,你怎么看?”想了良久,吕布也想不出适合的地方,只能将目光看向陈宫,这个自己麾下首席谋士。

    “曹操应该不会留下来继续对付我们。”陈宫摸着自己的胡子,沉思道:“所以目前,我们还算是安全的,以温侯之力,曹军若撤走,徐州内可没人困得住他。”

    “先生,你怎知道曹操会退兵?”郝昭不解的看向陈宫。

    诧异的看了郝昭一眼,这少年,似乎是吕布新招的武将,年纪不大,倒是一表人才,目光看向吕布,却见吕布正用树枝在雪地里写写画画,不由微笑道:“温侯可知道原因?”

    “原因?”吕布抬头看了陈宫一眼,摇头笑道:“袁术年前称帝,如今徐州初定,曹操若还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就必须尽快将袁术除去,我倒是希望他能在徐州多待一段时间。”

    袁术就是一块试金石,天下诸侯虽然不满袁术称帝,但也都在看着曹操的反应,若曹操迟迟不作出反应,那用不了多久,这个天下,恐怕就要真的分崩离析,就如同昔日周朝一般。

    “主公睿智。”陈宫眼中闪过几分欣慰的神色,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这并不难猜。”吕布摇摇头,他是真的希望袁术能够撑久一点,只要在这期间,再有人称王称帝,那天下的局势就要再变一变了,到时候,整个天下的水都被搅浑了,自己才好浑水摸鱼。

    不过显然,曹操不可能看不清楚其中的利弊,如今徐州已经平定,没理由因为一个失去根基,身边只有数百士卒的吕布而浪费时间。

    “主公,不如我们去投奔袁术如何?”郝昭目光突然一亮,看着吕布道:“袁术定非曹操敌手,若我们相助,袁术定然求之不得。”

    “不行!”吕布、陈宫、张辽同时摇头,让郝昭一阵愕然。

    “袁术现在是千夫所指,曹操如今兵伐袁术,袁术定然抵挡不住,不久便会覆灭,我们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会成为乱臣贼子!”陈宫摇头道。

    “可是,若是有我们相助,以主公之勇,袁术未必会败。”郝昭还是有些不服道。

    “若你是袁术,会放心将兵权给我吗?”张辽看了郝昭一眼,好笑着摇摇头道。

    吕布咬了一口肉饼,随即一口唾出来,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四周道:“先找个落脚点再说,文远,派人去周围看看。”

    “附近倒是有一座小县城,以主公之威名,要入城不难。”陈宫微笑道。

    “好,就去那里,文远,派人递书。”吕布扔掉了手中的肉饼,将来如何先不管,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温饱问题,这些士兵就是再忠诚,但皇帝都不差饿兵,总不能让他们饿肚子吧。

    别看吕布现在穷途末路,但战神之威又岂是等闲,只要吕布还活着,在这徐州乃至整个天下就是一块招牌,一个小小县城之主,哪有胆量去招惹吕布,在得知吕布出现在附近的消息之后,直接卷上家当逃之夭夭了,根本不敢与吕布接触,倒也省了吕布一番功夫,半个时辰之后,吕布已经带着五百将士,进入这座方圆不过几里的小县城之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