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十章 梦境战场

附身吕布 第十章 梦境战场

    求贤若渴这个词在古代用的是非常广泛的,甭管是明君还是昏君,对于人才的渴望可以说是无止境的,但这里说的人才,通常是指军事型人才,内政型人才或者是武力惊人的勇将。

    医家,在先秦诸子百家时期,在那纷乱的天下,也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是随着秦始皇一统天下,汉武帝独尊儒术,医家的地位在逐渐被削弱,尤其是在这乱世,温饱都管不了,对于医家的需求,大部分诸侯是将其摆放在匠人的地位之上,吕布大概是这个时代第一个提出组建医护队的诸侯。

    不可否认,在听到吕布的邀请之后,华佗的确心动过,不过也只是心动而已,至少以华佗的眼光看来,就算吕布是真心邀请自己,但以如今吕布所处的境地,莫说重现医家昔日辉煌,或许用不了多久,自身安危都不能保证。

    “温侯恕罪,老夫悬壶济世已久,已经习惯了流浪江湖,温侯美意,老夫恐怕无福消受了。”片刻后,华佗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医学著作青囊经还没有完成,人生报复还没有实现,不想这么早去跟阎王喝茶。

    “人各有志,先生放心,吕某不会强人所难。”吕布摇了摇头,他也只是试一试,虽然有些失望,但还不至于不要脸面的去对付华佗,当然,如果眼前站的人不是华佗,而是郭嘉、诸葛亮之类的顶级谋士,那吕布可不会客气,就算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放出去将来给自己制造麻烦。

    “多谢温侯体谅。”华佗心中稍稍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吕布强留,让自己跟他一起陪葬。

    “这两日,公台就拜托先生了。”吕布微笑着向华佗告辞一声,带着张辽和高顺离开。

    “这两日,多派一些人马驻守在这里,公台康复的消息,我不希望除了我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离开陈府之后,吕布向张辽和高顺沉声道。

    陈宫康复之日,便是他突围之时,这一点,吕布心中已经有了计划,虽然之前郝昭所说的那些多半是老曹的离间计,但这下邳城内部,要说没有想要倒戈降曹的人,打死吕布都不会相信。

    “我会在陷阵营挑选十名战士前来守护。”高顺点点头道。

    “奉先,你是要……”张辽神色一动,看向吕布道。

    “不要传出去。”吕布点点头,算是印证了张辽的猜想。

    “是。”张辽郑重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高顺疑惑的看了张辽一眼,不明白这两个人在这里打什么哑谜,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夜色已浓,经过一天的激战,无论将士还是作为守城将领的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安排好值夜人手之后,各自回到住处。

    再过几天就要立春,但空气中的寒气却并未散去多少,尤其是进了夜晚,冰冷的寒风即使在房间里烧了炭盆,也依旧感受不到太多的暖意,吕布推门而入,冰冷的寒风跟着进来,瞬间让本就不算暖和的房间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关上房门,吕布怔怔的看着坐在一旁椅子上,单手托着香腮,酣然入睡的貂蝉,娥眉轻锁,让人看着忍不住生出一股心疼,就算房间突然变冷,也只是让她微微的蜷缩了一下身子,并未醒来。

    这是在等我吗?

    吕布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暖意,轻轻地叹了口气,上前伸手将貂蝉抱起。

    “夫君?”吕布的动作虽然轻柔,但还是将貂蝉惊醒,看着吕布棱角分明的脸庞,心中一片宁静,脸上带着淡雅的微笑轻声唤道。

    “夜了,回房去睡。”吕布点点头,带着几分宠溺,抱着貂蝉柔弱无骨的娇躯,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抱着整个世界的感觉。

    “嗯。”轻轻地应了一声,似乎想起什么羞人的事情,娇嫩的脸颊上泛起一抹晕红。

    不过这一夜并没有发生什么缠绵悱恻的事情,一天的激战,吕布已经很累,而接下来的两天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或许会更累,一些消耗体力的运动,不是不想,而是这个时候,真的不能。

    看着沉沉睡去的貂蝉,脸上似乎带着几分幽怨,吕布不禁苦笑,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呢。

    疲惫的感觉席卷而来,很快,吕布也沉沉的睡去,然而,就当吕布进入梦乡的瞬间,一股奇异的感觉,吕布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轻了许多,紧跟着,眼前突然一亮,周围响起无尽的喊杀之声。

    “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吕布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再是下邳,出现在吕布眼前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地面在不断地震颤,远处的地平线上,一条黑线在视野中不断蠕动,变粗。

    绵长嘹亮的号角声中,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氛中,那条不断变粗的黑线终于在视线中变得清晰起来。

    骑兵,绵延无际的骑兵,吕布胯下的战马踢腾着马蹄,不断打着响鼻,吕布能够感受到战马不安的情绪,不是赤兔,只是一匹再普通不过的战马,而他身上,也没有了那一身耀眼的标配,身上穿的是大汉统一制式的铠甲,只有手中的方天画戟没有变。

    “系统,这是什么情况?”吕布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难道自己又穿越了?

    “宿主亲手斩杀一名三国名将,成功解锁梦境战场。”系统的声音在吕布脑海中响起。

    “梦境战场?”吕布皱眉:“也就是说,我现在是在做梦?这有什么意义?”

    一种古怪的感觉让吕布有些发蒙。

    “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这么说。”系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因为按照历史轨迹来说,吕布此时本该已经被曹操吊死在白门楼上,但宿主替代了原本的吕布,同时也改变了吕布的命运,但宿主只是接受了吕布的身体和身份,吕布的能力,却并未接收,梦境战场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宿主以最快的速度完全接收吕布的能力,在此基础上,超越他。”

    “怎么接收?”吕布茫然道,身体素质他可以接收,甚至一些记忆也可以接受,但吕布的武艺是在一场又一场的生死磨练之中磨练出来的,这是没办法接收的,虽然吕布的记忆中,有前任所有关于武艺的记忆,但这是两回事。

    就像一个初级画师,他脑海中有完整的图像,但当他将脑海中的图像通过笔画出来的时候,往往会走样,放在武艺上面也是同样的道理,有着前任的记忆,却没有前任的经历,他不可能将前任那冠绝天下的武功完美的呈现出来,别说完美,甚至连一成都没办法发挥出来,这也是吕布目前的短板。

    “吕布一生,经历大小战役无数,系统会将吕布的每一场战役凝聚成一场场梦境,当前为吕布在并州时期,随丁原征战鲜卑时的梦境,宿主可以在梦境之中不断磨练武力,去经历吕布的一生,当前为初出茅庐阶段,无需成就点,之后还有洛阳之战,虎牢关之战,激战黑山贼,濮阳之战到最后的徐州会战,而这些战役,每一个又分为几个小战役,此后每一个大型战役,都需要宿主消耗成就点去解锁。”

    “也就是说,这些梦境战场,都需要不断的依靠成就点去解锁,而我却无法从中获利?”吕布皱眉道。

    “不错。”系统点头道:“每一场战役的梦境战场,都需要宿主消耗5000成就点来解锁。”

    五千成就点?

    吕布无语,这些成就点,足够让吕布将力量、体质升到四星境界,就算是精神,也足以让吕布提升到三星境界,如果用来培养普通士兵的话,能让吕布手下多出两百五十个星级士兵,只是拿来解锁梦境,在吕布看来,至少目前成就点紧缺的情况下,是得不偿失的。

    鲜卑奇兵犹如潮水般涌至,隔着一箭之地,一枚枚箭簇掠空而起,朝着吕布后方的方阵呼啸而至,这是游牧民族最精善的战术,奔射。

    “竖盾,骑兵出击!”后方,响起一声怒吼。

    “杀!”

    吕布此刻的身份,正是一名骑兵的百人将,手持着方天画戟,催动胯下战马,开始向鲜卑人冲锋。

    两股骑兵,犹如两股浪涛一般撞击在一起,整个天地,刹那间被一股血色弥漫,这是吕布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加这种两军征战的战役,人群中,吕布疯狂的挥动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一次次在人群中卷起一阵阵血浪,但更多的鲜卑骑兵悍不畏死的冲上来,渐渐地,吕布生出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在这种上万人的战场上,个人的力量太渺小,吕布突然环顾左右,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冲进了敌军的包围圈,周围已经没有了友军,四处都是鲜卑奇兵疯狂的身影,吕布的方天画戟划过一道道弧光,卷走一条条生命,但他身上的伤口却也越来越多,力量如同潮水般消耗,吕布的头盔已经被打掉,胸前也被三根利箭洞穿,嘴中发出一声声绝望的怒吼。

    虽然是梦境,但这个梦境太真实了,让吕布不自觉的真的融入其中,疯狂的怒吼声中,吕布带走了近百人的生命,但他自己,也嘴中被两名鲜卑将领合力斩杀在马下。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