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九章 吕家有女

附身吕布 第九章 吕家有女

    就连吕布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在看清楚那道身影之后自己会突然涌起一股怒气,并不是真的愤怒,而是一种关心则乱的怒意,尽管那瘦弱的身影此刻展现出的能力不俗,但吕布打心底里不愿对方出现在战场之上,这是来自于前身骨子里最深处的记忆。

    曹军并没有因为吕布的愤怒而停止了进攻,反而在城下火焰熄灭之后,展开更加疯狂的进攻,吕布虽然恼怒,但此时此刻,根本没时间去纠结这些事情,方天画戟在手中,犹如发泄一般,将前赴后继爬上城投的曹军以最爆裂的方式挑飞。

    受到吕布的鼓舞,一名名守城的将士也开始变得异常凶残起来,这一战,从上午一直打到日落城墙上的战士轮换了一波,但吕布、张辽、高顺始终守在第一线,将曹军发起的一波波凶猛的攻势击退,直到日落,伴随着曹军军营中响起的鼓声,曹军才如同潮水一般缓缓退去,用曹操的话来说,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坐等吕布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吧。

    “呼~”

    终于退兵了。

    看着潮水般退去的曹军,吕布狠狠地松了口气,周围不少战士更是不堪,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吕布狠狠地松了口气,扭头对副将道:“通知郝昭,今日巡逻人员上城守夜,其他人回军营修整。”

    如果曹操此刻再如昨夜一般跟吕布玩儿心理战,以如今这些战士的状态,恐怕只要一波,就能将城攻破,吕布不敢掉以轻心。

    华灯初上,下邳城里一片寂静,百姓早早地熄了灯,瑟缩在自己的家里,莫说晚上,就算是白天,也很少有人敢上街。

    谁是下邳之主,他们不关心,只希望这该死的战争早点结束,这乱世,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漆黑的夜空下,只有太守府中,此刻还灯火通明,在黑夜中,异常的明显。

    太守府,大堂。

    吕布面色阴沉的跪坐在一掌席子上,在他下手,张辽、高顺左右而立,苦笑着看着乖巧的跪在大堂中央的少女。

    吕玲绮,吕布前世做过游戏策划,为了增加吸引力,在三国武将中,有不少众人耳熟能详的女将,比如貂蝉、二乔,但在三国游戏中,比较受众人追捧的几个女武将,既有颜值,又有武力的,在三国类游戏中,吕玲绮作为吕布的女儿,无论在哪一款三国类游戏中,都是资质上乘,堪称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性将领。

    然而游戏就是游戏,封建时代,女人地位低下,莫说异族,就算在号称礼仪之邦的中原,女性的地位也不见得有多高,吕布记得不知是三国演义还是野史中有过一段记载,刘备落难,在荒山野岭中遇到一户人家,那家主人为了款待刘备,杀妻烹食,事后还成为一时美谈。

    不是吕布看不起女人,只是时代所累,历史上著名的巾帼英雄有几个是真实的?花木兰?杨门女将?抱歉,那些只是野史传闻,正史中可没有丝毫记载。

    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前,倒是出过不少女性将领,最出彩的,就是商朝早期的妇好,也是中国古代第一位杰出的女性统帅,但那是母系社会遗留下来的产物,在当时或许可以被世人所接受,但放到这个时期,光是天下士人的口水都能把人淹死。

    这也是吕布愤怒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吕玲绮的天赋的确不错,各项属性甚至超过经过培养一次的郝昭,枪法看今天的表现也极为出色,但就算如此,也不是她冲锋陷阵的理由,这是时代的悲哀,就算再杰出,在这个时代,也很难得到世人的认可。

    “打仗好玩儿吗?”吕布终于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将冷漠的目光落在自己这个便宜女儿的身上,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但整个大堂随着吕布的开口,一股难言的压抑便是张辽、高顺这种久厉战阵的猛将,此刻都有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主公,玲绮也是心忧我们安危,而且玲绮本事不差,如今不少将士私底下都非常佩服她,都说虎父无犬女呢。”张辽笑着说道。

    “我倒希望她是个犬女。”吕布冷哼一声,站起来看向吕玲绮道:“战场是男人的世界,从今天开始,不要让我在战场上再看到你!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

    “父亲!”吕玲绮突然抬起头,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

    “嗯?”吕布扭头,看向这个便宜女儿,对于这个女儿,吕布心情很复杂,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份陌生的亲情,但血浓于水,前任对这个女儿的宠爱已经融入到骨子里,这份源自血脉的亲情,同样影响到现在的吕布。

    “我不同意!”吕玲绮毫不畏惧的迎上吕布的目光,倔强道:“我的武功虽然比不上父亲,但也不差,为何不能上战场杀敌?我也想用我手中的兵器,保护家人,保护父亲。”

    “因为你是女人!”吕布冷哼一声,看着吕玲绮强忍着泪光的眼眶,心中软了一下,摇头叹了口气:“只有一点,你就不合格,真正的战士,可以流血,可以断头,但绝不会流泪。”

    “我没有。”吕玲绮一仰头,倔强的看着吕布,眼眶里的泪花,竟然神奇的被收了回去,看的吕布还有一旁的张辽和高顺目瞪口呆。

    “你要清楚,这个时代,是男人的时代,哪怕你是我吕布的女儿,但想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注定要比别人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汗水和鲜血,甚至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所以会付出很多,同样的功劳,别人也许可以当上校尉,当上将军,而你,却只能当一个屯长甚至什长。”吕布看向吕玲绮,冷然道:“别以为你是我女儿,就能享受优待,军令如山,只要走上战场,那你只能有一个身份,就是军人!”

    转身,没有去看吕玲绮,带着张辽和高顺,径直离开,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但如果曹操真的继续像今天这样不计代价的来攻打,吕布不知道自己能否撑到那一天。

    “我知道!”吕玲绮站起来,看着吕布的背影,清脆的声音里,带着坚决。

    吕布身体顿了顿,却没有回头,继续大步朝前走去,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也不用再劝,就看她自己能够在这个该死的世道上,走多远吧。

    “主公,这是不是……”张辽回头看了一眼吕玲绮,犹豫的看向吕布,就如同吕布所想的那样,他也同样不认为让一个女人上战场是一件好事,虽然吕布说的简单,但如果吕玲绮真的出现在战场上,有谁敢将她当成一个小兵去看?

    “先不管这些,既然想要当军人,一切问题,都要她自己解决。”吕布闷哼一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陪我去看看公台吧。”

    “是。”吕布既然发话,两人也只能点头。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一行三人在护卫的随同下来到陈宫府外。

    “元化先生?”看着床榻上,沉沉睡过去的陈宫,吕布皱眉看向华佗,虽然对于系统的功能已经有了认识,但此刻看着陈宫苍白的脸色,与之前并没有任何区别,这让吕布依旧十分担心。

    “温侯不必担心。”看出了吕布心中的担心,华佗眼中闪烁着一抹兴奋的光芒道:“公台先生回复的相当顺利,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

    华佗眼中闪过一抹惊叹的神色:“老夫行医一生,还是第一次遇上公台先生这样的情况,他此刻体内有某种比灵丹妙药更神奇的东西在不断修复甚至强壮着他的身体。”

    “哦?”吕布闻言,心中不禁松了口气,他自然知道华佗所说的那种比灵丹妙药更神奇的东西是什么,随即问道:“依先生之见,公台何时可以康复?”

    “若按照现在的速度来看,最晚后天晚上就可以,就算之后速度会有所减缓甚至消失,但到后天晚上,一些行军应该不会影响。”华佗微笑道。

    “先生在说什么?为何要行军?”吕布深深地看了华佗一眼,这老头儿不但医术了得,这份洞察力也不简单呢。

    “温侯就当老夫是在玩笑便可。”华佗微笑道。

    “有老先生了。”吕布点点头,有些事情,没必要说破,想了想,吕布看向华佗微笑道:“有件事情,想跟先生商量一二。”

    “哦?”华佗疑惑的看向吕布。

    “这些天,因为先生的帮助,救回了军中许多将士的性命,吕某想要建立一支医护队,专门负责救助战场上受伤的将士,以减少战士的伤亡。”吕布微笑道,华佗无疑是一个顶尖人才,可惜,生错了年代,如果是现代的话,凭华佗的医术和医德,定能成为无数大人物争相笼络的顶尖人才,可惜,在这个时代,莫说后来的曹操,就算是现在的吕布,一个命令,都能左右他的生死,虽然现在想来有些遥远,但未来,是属于有准备的人的,这样一个医学界顶尖的人才,吕布还是想要搏一搏。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