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八章 城战

附身吕布 第八章 城战

    一般投石车的有效射程,在一百二十步到一百五十步之间,居高临下有些优势,但最远也超不过一百八十步,不过那是在投石的重量达到五十斤的时候,这个分量并不是说最好,但却是最稳的,射出去的弧线也最容易控制。

    城墙上,听着投石手的介绍,吕布点了点头,目光看向曹军后方的投石车:“如果将投石换成二十斤,射程有多远?”

    “回主公,若换成二十斤的话,大概可以投出五百步距离,不过方向上很难操控。”投石手摇了摇头,五百步距离,虽然大大提升了射程,但却降低了准确度。

    “这样……”吕布闻言点了点头,有些失望,随即道:“不需要如何精准,只要大致能够投到曹军的方阵上即可,能做到吗?”

    “只是方阵的话,没有问题。”投石手点点头。

    “试一试。”吕布招了招手,让人取来一枚不规则的石块,大概有二十斤重,随意指了一个方阵,投石手试射。

    “嘎吱~”

    伴随着一连串并不复杂却极为繁琐的操作,石块被投石机抛出,狠狠地砸在方阵的中央。

    就像投石手说的一样,只是方阵的话,没有问题,但吕布却微微皱了皱眉,这其中所耗得时间太长了,以曹军目前的速度,都让他们前进了近百步距离,如今距离城墙已经不足四百步,这个距离,一旦冲锋起来,以投石机的射速,恐怕根本没有第二次投射的机会。

    “将火油罐打开,塞上布条引燃,所有投石车不需试射,直接向曹军方阵发射!”虽然投石机的射速,让吕布不满,但目前要做的,是将曹军造成的这种心理压力给彻底打破,就算是一轮,吕布相信,已经足以打破曹军所带来的心理压力。

    至于会不会被曹操学去反过来对付自己,那是肯定会的,毕竟这种方式,没什么技术含量,火油虽然算是珍贵的战略物资,但以曹操的财力,底气可要比吕布强太多,不过如今吕布也没有其他办法,能守住一时是一时。

    “嘎吱~”令人牙酸的声音里,一坛坛火油罐按照吕布所说的方式,用布塞封住坛口引燃,放在投石机上。

    “轰轰轰~”

    十二架投石机,在同一时段将十二坛火油罐弹射出去,布塞在空中借助火势彻底引燃,远远看去,犹如十二个火球朝着曹军的方阵落下。

    “嘭嘭嘭~”

    火油罐碎裂的瞬间,飞溅的火油瞬间在方阵中引燃一大片区域,至少有两百名曹军被火焰笼罩,惨叫着在地上翻滚,原本严谨的方阵,在这一瞬间出现骚动,并迅速向混乱衍变。

    “继续,不要停!”吕布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在那十二坛火油罐炸开的瞬间,他就知道,曹操营造出来的压抑气氛被彻底打破了,如今,他要做的是扩大战果,更大程度的打压曹军的士气。

    远处,曹军的战鼓声变得密集起来,曹军的行军速度也快了许多。

    “我们还有多少火油?”吕布挥手,让投石手停止继续以火油攻击,曹军已经靠近城墙,投石机无法投射,只是让投石机继续以投石压制对方的投石车。

    “主公,还剩下三十六罐!”一名副将兴奋地喊道,这一会儿的功夫,对曹军的打击可不轻,伤亡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士气上的打压,火油罐落地,那犹如炼狱一般的场景,让不少曹军心生畏惧,曹操也是因此,放弃了继续以气势压制,同时守城将士的士气也得到了极大地鼓舞,这就是战场法则,此消彼长。

    “这么少?”吕布却微微皱眉,看着黑压压一片涌上来的曹军,沉声道:“一会儿曹军压上来,哪有云梯,就给我扔下去一坛引燃!”

    “是!”副将兴奋地大吼一声,前去准备,吕布则看向压上来的曹军,一挥手,沉声道:“弓箭手,仰射准备!”

    “嘎吱~”

    一名名弓箭手将弓箭拉满,并没有对准下方的曹军,而是斜向上对准天空,与地面接近九十度角,这是吕布这些天守城研究出来的经验,以这个角度射出去的箭簇落下来就在城墙下面,避免了探出头去射击的风险,而且箭簇威力奇大,甚至就算是普通弓箭手射出去的箭簇,都能洞穿木盾,而且打击面也相当广。

    城下的曹军已经开始对着城头放箭,一枚枚箭簇略空而过,带着一声声尖啸射击在城墙以及前排的木盾上面,不少倒霉的士兵被流矢射中,惨叫着倒地,周围的士兵却一脸冷漠。

    吕布手持一把铁胎弓,一枚枚利箭射出,根本不需要瞄准,以吕布的臂力加上铁胎弓的射程,只要射出去,必能射中,有时候箭簇甚至能直接洞穿曹军的身体没入身后曹军的体内。

    “放!”眼看着曹军已经到了城下,一座座云梯开始搭在城墙上,吕布冷哼一声,厉喝声中,上千枚箭簇自天空落下,城墙下方顿时哀声一片。

    “火油!”吕布一声怒吼,早已准备好的副将命人将一坛坛已经引燃的火油罐顺着云梯扔下去,三十六个火油罐下去,城下瞬间化作一片火海,无数惨叫声中,城墙上刚刚凝聚起来的压力顿时一轻。

    吕布一双虎目扫向对方后阵的弓箭手阵营,眼中闪过一抹冷厉的光芒,厉声道:“弓箭手,抛射!”

    “嘎吱~”

    一枚枚冰冷的箭簇向着对方后阵掠去,让毫无准备的曹军弓箭手顿时成片的倒下。

    “继续射击,不要停!”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此刻云梯被火海阻隔,暂时不必担心敌军的士卒攻上来,在火海烧尽之前,先借助城墙德高度,将对方的弓箭手打残,而且吕布惊喜的发现一件事情,对方阵前,竟然没有武将指挥,也导致这些曹军在受挫之后,变得混乱不堪,此乃天赐良机,怎能错过。

    当下,吕布也加入弓箭手的行列,凭着惊人的膂力,铁胎弓不断嗡鸣,一枚枚箭簇朝着曹军的弓箭手阵营中倾泻。

    “不要乱,弓箭手向前推进五十步,压制敌军弓箭手!”曹军后阵,负责指挥的李典、曹仁怒吼着策马在军阵后方不断挥舞着兵器,将一些畏惧不前甚至逃亡的曹军斩杀,同时督促弓箭手向前压近。

    看着这两员武将,吕布目光一亮,鹰隼一般的眸子死死地落在曹仁身上,虽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并不妨碍吕布对他的热情,曹军大将,每一个都是移动的成就点。

    铁胎弓在吕布惊人的膂力之下,被拉到极限,冰冷的箭簇之上,一缕寒光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曹仁正在督促弓箭手前进,突然感觉心底一寒,一股冰冷的杀机令他如坠冰窟,不及细想,几乎是本能的一个翻身,往马下倒去,几乎是同时,肩膀一痛,一枚锋利的箭簇洞穿了他的肩胛,恐怖的力量涌来,将他的身体几乎带飞起来。

    “将军!”一群亲兵连忙上前,将曹仁护得严严实实,扶起曹仁,就朝着曹营方向飞奔而去。

    “可恶!”吕布狠狠地一拳锤在城墙跺上面,曹仁的遭遇,也让李典吓了一跳,本能的策马后退,退出了吕布的射程,如今再想杀他,就难了。

    没能收割武将,让吕布有些郁闷,只能重新将目光放在那些弓箭手身上,没有了曹仁和李典的指挥,这些弓箭手在城头弓箭手的压制下,不断后退。

    城墙下,火海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消散,不过云梯却已经被尽数烧毁,无法再用,曹军阵中,新的云梯重新搭上来,真正的战斗,直到此刻,才进入白热化。

    “杀!”一名小将顺着云梯率先冲上来,正看到吕布一箭射出,正要继续取箭,怒吼一声,挥舞着钢刀朝着吕布扑过来。

    “滚!”吕布怒哼一声,手中的铁胎弓顺手砸在对方的头盔上,嘭的一声,铁胎弓承受不住巨力直接断开,那小将的头盔连同脑袋被吕布砸飞出去。

    吕布反手攥住自己的方天画戟,戟光闪过,又是一颗刚刚冒出的人头冲天而起,失去头颅的尸体无力的跌下去,将下方的曹军压下去一片。

    吕布拖着方天画戟开始在城墙上游走,一旦有曹军冲上城墙,便会遭到吕布的雷霆攻击,戟法、箭术,随着战争的进行,不断地提升。

    “轰隆隆~”

    一段城墙跺在曹军投石的轰击下坍塌下来,一名曹军将领冲上来,两刀劈开两名士兵,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后方源源不断的曹军涌上来,很快在城墙上占据了一段。

    吕布心中一怒,正要拖着方天画戟前去援救,却见人群中,一道瘦弱的身影闪过,一点银芒亮起,瞬间将那名曹将击杀,随后腰间一抹,一道寒光泛起,抹过两名曹军的脖子,顷刻间,便将刚刚站稳脚跟的曹军逼回去。

    “胡闹!”吕布面色却沉了下来。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