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七章 机谋

附身吕布 第七章 机谋

    郝昭离开,曹操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看着眼前担架上乐进和曹洪的尸体,只觉胸中一口郁气难平,曹洪是他本家,本身实力无论武功还是兵法,都是难得的一员上将,乐进是最早追随他的武将,两人都算得上是他的心腹大将,没想到一天之内,接连损失两员大将,这让曹操如何不怒。

    “主公,为何要放他离开?”夏侯惇闷闷不乐的陪着曹操回到军营,低声询问道。

    “我们出征数月,将士们心生厌战情绪,如今吕布派人送来尸体,可没安什么好心,为的就是打击我们的士气,那少年在吕布手下不过一个小将,对他不会有影响,但若斩他,只能泄一时之愤,但于我军军心却是大为不利,我岂能中他计策?”曹操看了一眼下邳的方向,冷笑道:“不过从那小将刚才的表情里,孤倒是确认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夏侯惇一怔,不解的看向曹操。

    “陈公台受伤,难怪这几天未见其人,那少年见识太浅,被我一诈,反而印证了我的猜测。”曹操冷哼一声道:“吕布,虽有小智,但生性多疑,刚愎自用,如今没了陈公台相助,这一次不用我们出手,只要那少年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必然会引起吕布猜忌,以那莽夫的性格,用不了多久,下邳城便会不攻自破,早知如此,便不必如此逼迫,以至于损我两员大将。”

    在曹操看来,吕布这一次之所以爆发,连斩乐进和曹洪,甚至拿曹军的尸骸反过来打击曹军的士气,定是因为自己逼得太紧,将吕布的潜力给压榨出来了。

    “那现在怎么办?停下来吗?”夏侯惇皱眉道。

    “停下来?”曹操沉思片刻后摇摇头道:“不能停,继续打,而且要狠狠地打,不能让吕布有多余思考的机会,压力越大,人就越容易暴躁,传令三军,从现在开始,各军轮番攻城,不能让吕布有丝毫喘息之机。”

    “对了,严令各部将领,不可冲在前线,指挥军队攻城即可,吕布现在可是被逼急了!”末了,曹操想起了什么,皱眉吩咐道,连失两员大将,曹操可不希望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再有战将损失,吕布的箭术可不是一般的狠,加上现在四面楚歌的局面,若他铁了心临死要拉几个垫背的,那曹操不得哭死。

    “诺!”夏侯惇闻言点点头,心里虽然有些不服,但也知道曹操的担心很有道理,当初在濮阳,曹营六大战将联手才勉强将吕布给逼退,对于吕布的武力,已经没人敢质疑了。

    与此同时,郝昭也带着部队回到了下邳向吕布复命。

    “主公,就是这样,我军中如今恐怕有曹营派来的奸细,请主公定夺?”郝昭将在曹营的遭遇说了一遍,末了看向吕布。

    “嗯,知道了。”吕布默默地点了点头,看向曹营的方向,良久,微笑着拍了拍郝昭的肩膀:“这件事,你就别管了,现在,我正式侧缝郝昭为校尉,掌一千兵马。”

    “谢主公!”郝昭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连忙跪地道谢。

    “忙了一夜,带领将士们先下去歇息吧。”吕布满意的看着郝昭,笑道。

    “是,末将告辞!”郝昭躬身告退。

    “主公,是否立刻下令彻查此事?”高顺犹豫了一下,看向吕布道。

    “不能查啊!”吕布摇了摇头,手按着城墙跺,目光看向曹营的方向,沉声道:“先不说此事是否属实,就算真的属实,一旦彻查,只会造成军心不稳,各部将领人人自危,我们好不容易提起一点士气,可经不起半分折腾,老曹现在,恐怕正等着我们自乱阵脚呢。”

    “是。”高顺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欣慰,如今的吕布,越来越有几分明主的样子了。

    “呜~呜呜~”

    “隆隆隆~”

    苍凉的号角声伴随着激昂的战鼓声,远处,曹营的兵马开始向下邳城方向汇聚而来,吕布和高顺同时皱眉,看向曹营的方向,今天的号角声似乎和往日不太一样。

    四个巨大的方阵黑压压一片朝着南门的方向压过来,一股浓重的压抑气息,让吕布和高顺同时变了脸色。

    “老狐狸!”很快,吕布反应过来,老曹这是在给自己施压,联想之前郝昭带回来的信息,如果还是以前的吕布,恐怕此刻在内外的压迫下,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决定是再正常不过了。

    “报~”一名小校冲过来,脸上露出慌急的神色道:“君侯,北门、东门、还有西门的曹军都动了,曹军疯了!”

    “迅速通知张辽还有城中所有战士,取消休息,调一半人马上城,其他人随时待命!”吕布面沉似水,这是决战的节奏,曹操显然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压垮吕布。

    这的确是决战,虽然老曹更多的是希望给吕布施加压力,让吕布自乱阵脚,但如果真的乱了,那这就是下邳的最后一战。

    “诺!”小校答应一声,飞快的离去。

    吕布目光看向曹军的方向,四个方阵,按照这个规模,就是四万人同时上阵,显然老曹将这南门当做主攻方向。

    “主公,那城中如何办?”高顺看向吕布,担忧道,虽然之前已经说了,那是曹操的离间计,但也不得不防,若有人在这个时候在城内捣乱,根本没办法内外兼顾。

    “让郝昭负责城内治安。”吕布冷哼一声,厉声道:“南门有我来守,你与文远辛苦一些,负责其他三门!”

    “这……郝昭能行吗?”高顺皱眉道,一个新晋将领,有这个能力吗?

    “不行也得行!”吕布眼中闪过一抹果决:“这个时候,我们能用的人已经不多了。”

    高顺默然,侯成他们的反叛,不止让吕布手下士气大跌,更让吕布原本还算充足的将领变得捉襟见肘,若是四人还在,有他们帮助,至不济,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种无人可用的局面。

    “我知道了!”高顺点点头之后,径直往东门的方向而去。

    曹军并未立刻攻城,也没有围三阙一,以极慢的速度朝着城池挺进,不断地营造着气势,给守城的将士制造心理压力同时也是节省士兵的体力,准备在攻城的时候爆发。

    决战吗?

    吕布强忍着心中的压抑,他知道,如果曹操********不惜代价强攻,仅凭自己手中这点兵力,至少此刻的吕布,没有丝毫把握能够在兵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守住这座城池。

    看了看周围,不少士卒脸上都露出金煌的神色,曹操的心理战术已经开始见效了,若不能打破曹操营造出来的这种心理压力,恐怕还未等曹操攻过来,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实力都会跌落,必须做点什么。

    “张广!”吕布沉声道。

    “主公。”张广连忙上前。

    “我们的投石机还有几台能用!?”看着曹军方阵后方,那十几架庞然大物,吕布心中一沉,必须想办法压制住这些东西。

    “有十二架,不过我们的投石不多了。”张广沉声道。

    投石车对城墙、建筑伤害很大,但对士兵的伤害其实并不算大,毕竟一块投石就那么大,就算砸到人群里,最多也就砸伤两三个,而且这个年代的投石机,发射频率低的吓人,真正能够造成的伤亡不大,但那惊天动地的效果,却是对士气的一个严重考验。

    投石?

    吕布目光闪动,投石机能够发射的投石并不是随便找块石头就行,必须经过打磨,弄成圆形,否则很影响准确度,而且射程也会随着投石的分量不同而出现偏差。

    “射程?”吕布突然一顿,看着前方缓缓移动的大阵,嘴角掠过一抹冷笑,对张广道:“带上所有的投石手跟我来,还有,让人将所有的火油搬过来!”

    “是。”张****言没有多问,立刻前去召集投石手,就如同现代的炮手一样,投石手也是专门训练的,并不是随便找几个人就能当投石手。

    曹军阵营后方,曹操带着郭嘉、程昱策马在后方观望,看着至今还没有动静的城墙,曹操微笑着向一旁的郭嘉道:“看来奉先这头虓虎虽有长进,但也有限的紧呐。”

    郭嘉点点头,看着城头的方向微微蹙眉,吕布虽然被一群人称作有勇无谋,但在战场上没有人会小看他,那在战场上恐怖的洞察力和对战局的把握,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人能超过吕布,否则当初在濮阳也不会一度被吕布打的灰头土脸,如今的状况,至不济,吕布也该带着骑兵出来杀一杀曹军的锐气才对,但此刻的城投,似乎太安静了一些。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