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 第一章

附身吕布 第一章

    清晨的空气,带着几分雨后的湿冷,冰冷的北风将晨曦的薄雾吹散了几分,一缕朝阳洒落在白门楼上,为这片大地带来了一缕朝气。

    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只是此刻站在白门楼上,看着下方的城池,很难体会到一丝该有的朝气,这座不知经历过多少岁月沧桑的城池,此刻能够在其上感受到的,也只有一种浓浓的暮气,就像一个迟暮的老者倔强的行走在黄昏的道路之上。

    “换岗!”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将守了一夜已经昏昏沉沉的士卒唤醒,一队队经过一夜修整,精神相对饱满的士卒走上城头,将负责守夜的袍泽换下去。

    “君侯昨夜又没睡?”几名将领看着白门楼前,那道犹如苍松般挺立的身影,眼神中带着几分敬佩还有无奈。

    “是啊,已经是第三天了,从那日宋宪、侯成、成廉以及魏续四将谋反不成,被当场诛杀之后,君侯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几名将领低声的交头接耳,看向吕布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担忧。

    如果是几天前,没人会这么想,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吕布了,当时的吕布,自恃身份,已经渐渐疏远了这些昔日麾下的将士,这样的主公,还能有什么期待?

    不过世事难料,或许是宋宪四将的背叛,让吕布意识到什么才是自己的立身之本,没有什么华丽的言语,也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陈词,吕布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白门楼上,一站就是三天,三天里,城外的曹军不下十次动对下邳城的进攻,但因为吕布站在这里,战士们心中似乎突然有了底气,而战神之名,即便隔了十几年,依旧令人胆寒,攻城的曹军未战便先怯三分,下邳城的士气,也在吕布这种沉默的带动下,一点点的恢复起来,虽然并不能够扭转局势,但总归,此刻的下邳城还在吕布手中,而且情况有了一些好转。

    “你们在说什么?”一声沉喝声中,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文远将军!”见到此人,几名将领连忙躬身道,张辽张文远,陷阵营高顺高子明,如今是吕布手下最为倚重的两名大将,自宋宪、侯成、成廉、魏续四将谋反之后,吕布身边可用之人更少了。

    昔日八健将,如今除了张辽之外,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下张辽一人留在吕布身边,辅佐吕布负责下邳城防,至于高顺,此刻被吕布安排为城内的治安官,负责城内秩序,此二人,原本在军中就有不俗威望,如今吕布放权,在军中威望仅在吕布之下。

    “文远将军,您去劝劝君侯吧,这都已经三天了,再这样下去,君侯恐怕会吃不消的。”一名武将沉声道。

    目光看了看远处城楼下那道苍松般挺立的身影,张辽叹了口气,点点头,对众人挥手道:“尔等快去休息吧,君侯那里我去说。”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径直朝着吕布的方向走去。

    “嘀~经过三天不眠不休,身先士卒,宿主成功扭转帐下将士对您的印象,麾下将士士气出现回升状态,并有部分将士重新对宿主产生认可,恭喜宿主完成成就收拢人心,获得成就点1oo,名望1o点,由于宿主第一次获得成就,额外奖励宿主领主天赋——洞察之眼。”

    脑海中突兀响起的声音,并没有让吕布脸上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因为这段声音,代表着他的另一段记忆。

    同样的名字,却是不同的成长之路,自小家境贫寒,少年时,更是父母双亡,他没有出色的天赋,但骨子里却有一股不屈的狠劲,凭着这股狠劲,他艰苦的读完了大学,在那个快节奏的现代化都市中,从一个小小的员工做起,十年的时间一步步爬到一家国际化大型公司的高管,若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或许用不了多久,凭借自己十年来积累的人脉和经验,完全可以自己创业,完成一个草根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

    可惜,老天似乎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场车祸,在他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将自己送到了这个蛮荒的封建时代,取代了一个与自己有着同样的名字,命运却截然不同的人。

    吕布,汉末诸侯,也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最强战力,同样的名字,不同的时空,两人走的却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吕布虽然贫寒,但自小却天赋异禀,九岁时提刀杀人,十二岁已经纵横疆场,一路走来,虽有坎坷,但在他强悍的天赋面前,那些坎坷显的脆弱不堪,三十八岁时,虎牢关下,天下英雄莫敢与之敌,手握权柄,走上人生巅峰。

    但在此之后,习惯了力量解决一切问题加上孤傲中带着自卑的性格缺点也开始暴露出来,短暂的巅峰之后,开始随波逐流,纵横中原数载,却处处碰壁,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徐州,却弄得众叛亲离,若非自己来的凑巧,或许此时这具身体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挂在这白门楼上。

    “奉先,三天了,你也该休息一下了。”张辽来到吕布身边,看着吕布明显憔悴了许多的神色,轻声道。

    从并州丁原帐下的时候开始,张辽就已经跟吕布认识了,因为吕布身上有一部分鲜卑血统,当时虽然屡立战功,但丁原对吕布并不重视,反倒是张辽因为出身不错的关系,在两人相识的时候,已经担任校尉之职,身份要比吕布高上好几级,却从未轻视过吕布。

    后来吕布逐渐家,尤其是在救了丁原几命之后,吕布在并州军中的地位开始越重要,但两人的交情,却从未因此而疏远,甚至后来吕布杀丁原,张辽虽有微词,却也始终跟在吕布身边,一直到如今,不离不弃,两人虽然名为君臣,但私下里,还是以表字相称。

    “公台如何?”吕布点点头,目光看向张辽。

    当日,若非陈宫及时赶到,自己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但陈宫却被魏续恼怒之下,一剑砍成重伤,若非如今华佗正好就在徐州城中,及时出手救助,恐怕此刻陈宫也已经命丧黄泉了,不管以前的吕布和陈宫之间,有怎样的龌龊,但既然他来了,并顶替了吕布,那这份人情,就必须牢牢地记在心里,更何况,陈宫如今,也是吕布手下唯一的重量级谋士,于公于私,这位谋士智囊,都不能轻慢。

    “华神医说已经无恙,不过还需要静养一月才能痊愈,这期间,最好不要让他劳心。”张辽低声道。

    “一月?”吕布看了看远处,已经开始集结的曹营将士,摇了摇头,曹操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彻底拿下徐州,清除后患,然后跟北方袁绍决战,五万大军轮番进攻,吕布实在没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支撑一个月。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吕布一样不占,至于那绝世勇武,抱歉,吕布虽然占了前任的身体,但战斗技能上,身体或许有些本能反应,欺负欺负普通武将还行,但真正对上关羽、张飞、赵云这些当世顶尖猛将,以目前吕布的状态,上去也是被虐的份儿。

    “奉先准备如何做?”张辽看着吕布苦涩的笑容,轻声道,作为这座城池的将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今他们所面临的局势是多么糟糕,就算这一刻,有人告诉他曹操破城,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一个月?那我们就撑上一个月又如何?”吕布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微笑,拍了拍张辽的肩膀道:“文远,以前我们恶战不是没打过,鲜卑人、匈奴人留不下我们,他曹孟德同样没这个本事,我去休息一会儿,晚上来换班。”

    “换班?”张辽挑了挑眉,愕然的看向吕布。

    “就是换岗,这两天你我轮流守城,曹操人多,也不可能一下子将所有人添上来,如今下邳还有九千守军,我们分成三批,每四个时辰一换,让将士们能够充分休息,曹操的粮草不多了,必然无法长久,就算耗,我们也能耗死他!”

    吕布虽然在笑,但心里却没底,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古代战役,这三天,若非他强行压着呕吐的冲动,恐怕要成为三军的笑柄了,一个晕血的战神,这个冷笑话可不怎么好笑。

    这三天不是他不想睡,而是根本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鲜血飞溅的战场。

    “这个方法不错。”张辽点点头,如今吕布手中兵马不足一万,必须将每一个战士的作用都挥到极致。

    “我去看看公台。”吕布提着自己的方天画戟带着两名护卫下城,径直往城中走去。

    张辽默默地目送着吕布离开,眼中闪烁着几分激动的光芒,刚刚,他突然从吕布身上,感觉到几分久违的斗志,看来宋宪他们的背叛,并没有让吕布彻底绝望,反而激起了他胸中那股已经快要熄灭的火焰,这才是他认识的吕布。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