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玄幻魔法 > 异世邪君 > 大结局!

异世邪君 大结局!

    大结局!

    噗的一声,远在数丈外的战狂长声惨叫!他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又一次被割裂了一次!

    那条手臂,在第八重开天造化功的威力之下,再也没有化作烟雾,而是化作了一团晶莹的沙子,散发出朦胧的光彩!

    “九幻流沙!”苗倾城失声叫了出来。

    君莫邪竟然将战狂用九幻流沙凝聚的身体再次还原成了原本状态的九幻流沙!

    “不错,正是九幻流沙!”君莫邪缓缓张开手,凝视着掌心的九幻流沙,感受着里面奇妙的空间力量和玄异的再生能力,心中也暗暗赞叹了一句,不愧是天地奇物!

    君莫邪缓缓抬头,刀锋一般的眼睛静静的看着战狂:“战狂,你做下的孽!今日,便是偿还的时候!”他的手不动,但手心中的九幻流沙却莫名的消失不见。

    在他的两指之间,却捏着一团灰黑色的雾气,雾气在挣扎着,似乎努力在挣脱君莫邪的手指,但君莫邪却是牢牢地捏着,让他挣扎不出!

    战狂的身子簌簌颤抖起来。

    不是痛,现在战狂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痛。是害怕,灵魂深处的颤栗!

    君莫邪手中那一小团雾气,正是战狂灵魂的一部分!

    君莫邪粉碎了他的手臂,归原了九幻流沙,也把他分布在手臂里的灵魂抽了出来,他的手指每一用力,那团灵魂就会痛苦的痉挛一下,而战狂的身体,也就随着猛的颤抖一次!

    战狂嘶吼一声:“还给我!”突然猛地冲了过来,君莫邪一声冷笑:“还给你?”

    突然喝一声:“那几千万人命,又有谁还给他们?”突然左手伸出,迎着战狂,一把抓了过去。

    手在半空中突然胀大,便如巨大的山岳一般。

    战狂的身体与他的手掌相比,几乎变作了一只小蚊子那样大小。

    五指合拢,君莫邪神情冰冷,开天造化功第八层猛然发动!

    一声凄厉的惨嚎响彻九天!

    苗倾城在一边看着,不由得目瞪口呆!君莫邪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神通,已经不是他能够想象的!

    自己打战狂打了三年,而现在的君莫邪,竟然只需要一只手,瞬息之间就可以搞定!

    须臾,君莫邪的手心之中,朦胧的光辉闪烁,九幻流沙成片的落在他的掌心。随即被他收进了鸿钧塔。手心里,只剩下战狂的灵魂!

    连灵魂碎片,也没有一点逃脱!

    君莫邪右手握着他,左手一张,混沌火优雅的出现:“战狂,现在你已经没有了不死之躯,不知道你的灵魂,能够承受得住混沌火几次燃烧?”

    混沌火一靠近,战狂的灵魂就发出凄厉的大叫,烟雾幻化成的一张脸上,满是极度的恐惧。

    苗倾城看的心中不忍,别过了头去。

    君莫邪残酷地笑着,一点一点焚烧……

    战狂的灵魂,终于在他手中化作虚无……

    “苗老,何去何从?”君莫邪淡淡的问苗倾城。

    苗倾城一怔,才发现天地虽大,自己竟然无处可去。

    不由一声长叹,道:“我……还能到哪里去?”一句话说出来,只觉得这天地间充满了寂寥,心中一片惘然……

    “不如,跟我回邪君府暂住,如何?”君莫邪道。

    “也好。”苗倾城稍一沉吟,就答应下来。

    两道人影,向着天罚森林方向,一路飞去。

    又是一年过去,君莫邪将开天造化功第八层练到了巅峰境界,心有所悟;也正是在这一年,征讨异族的部队也全员回归,于是君莫邪决定,便在这一年的金秋,举行大婚!

    与梅雪烟、管清寒、独孤小艺、苗小苗、乔影、可儿、寒烟梦、灵梦、千寻九位美女,同时举行盛大的婚礼。

    邪之君主的婚礼,乃是当之无愧的普天之下第一盛事!消息传出,整个玄玄大陆一片沸腾!无数的贺客,从四面八方向着天南汇集……

    邪君府。

    东方问心两眼中带着泪光,高兴的忙前忙后,整个天罚森林,也全部动作起来。

    这可是大姐出嫁的日子,咱们这么多的小舅子,可不能丢脸。

    君莫邪大婚当夜,待一切事情完毕之后,看着新郎新娘被送进洞房,邪君府的酒宴,轰然开始。整个天南,全是贺客。邪君府的酒席,十万余桌!几乎将整个大陆的厨师全部集中在了这里,其中包括大陆上各个国家皇宫里的御厨以及各大家族的厨师……

    当夜,东方问心微笑着坐在房中,面前摆放着酒菜,对面,就是君无悔的画像。青烟袅袅,如梦,如雾,如真……

    东方问心深情地看着君无悔的画像,静静地一夜。似乎这一在阳间,一在阴曹的夫妻二人,在这一夜之间,在儿子大婚的日子里,也在举杯痛饮,举案齐眉……

    东方问心甚至可以看到,君无悔就坐在自己对面,儒雅坚毅的脸上,一片欣慰。正轻轻幸福的笑着,看着自己。在跟自己低声说话,低声谈笑……

    东方问心微笑着,快乐的布菜,专门挑丈夫喜欢吃的,神情温柔娴淑,美酒,也倒了一杯又一杯……

    无悔……遇见你,我无悔;认识你,我无悔;爱上你,我无悔;嫁给你,我无悔……

    我好想你,好想你……

    东方问心静静的微笑,静静地流泪,静静地坐着……

    这一夜,竟然是这么温馨。若是这样的夜,永远存在,该多好?

    若是有来生,若是有来生……无悔,等我。来生,定然有的!

    ……

    君莫邪在大婚清晨,从梅雪烟床上起来,只感觉浑身舒爽,恩,好久的愿望,昨夜终于尽兴……

    刚要伸个懒腰,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因为……自己的开天造化功和鸿钧塔,都发生了变化……

    貌似……突破了?

    君莫邪大吃一惊。

    顾不得什么,一闪身进入了鸿钧塔,没错,一路登上了九层!并无丝毫阻碍!

    第九层,却没有之前的感悟,也没有什么口诀,只有一间空荡荡的塔室。心念一动,君莫邪凝神内视,才发现,自己丹田内的世界,已经完全成型。

    原本没有的花草树木,如今却是漫山遍野……

    处处,充满了‘生’的气息……

    君莫邪心念一动,在这个天地间,便突然出现了无数的人群,一个个,从小到大……慢慢的成长……

    然后手指往山林间一指,无数的飞禽走兽,便也突然出现。

    君莫邪瞠然看了半晌,浑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看到半空中的氤氲雾气,才知道。这,乃是阴阳之气!

    正是昨夜的天地交泰,让君莫邪体内的阴阳二气,彻底平衡,阴阳既然平衡,自然也就有了衍生万物的能力……

    “呵呵……”君莫邪笑了两声,便又回到了现实世界里。抱着梅雪烟如玉一般的曼妙娇躯,心中突然充满了满足……

    梅雪烟慵懒的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就又睡去……昨夜,可是吃苦了……

    君莫邪也想不到,梅雪烟的体质敏感之极,承受力居然还不如独孤小艺等人,昨晚只是一个劲的求饶,到后来,真正是一根小指头也动不了了……

    君大少曾经提出要求,让梅雪烟完事后恢复原形然后揉屁股玩,被梅大美人严厉拒绝,并提出:若是再提此事,终生不准上床……

    于是邪之君主大人无奈的摸着鼻子签了这城下之盟……此等现象,看来以后也只有在梦里yy一下了,现实中,是没可能的了……

    又是一年后,管清寒传出喜讯,率先有孕,紧接着,似乎是君大少突然大发神威一般,梅雪烟、独孤小艺、苗小苗三人也同时传出喜讯……

    这对于人丁稀少的君家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

    君老爷子乐得嘴都合不拢来,天天笑声朗朗,东方问心更是日夜赶工,为几个孙子孙女做衣服,按说邪君府有无数下人可以做这些,但东方问心却是非得坚持自己做……

    九个月后,几个小生命的降世,为邪君府平添了几多喜气。

    又是三个月过去,一天早晨,东方问心的房间久久没有开门,侍女急匆匆来禀报君莫邪,君莫邪黯然一叹,此事,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到来,却还是感觉到肝肠寸断,一片惘然……

    房中,东方问心紧紧抱着君无悔的画像,恬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已经没有了。自断心脉,最从容的逝世。

    “娘,您可真舍得啊……”君莫邪泪落如雨。

    他早已经知道,母亲与父亲若是想要来生重聚,那么,东方问心必有一死,才可以。否则,相差一世轮回,两人便是永生永世也不能聚首……

    如今这一天,终于到来。

    君莫邪仰天长叹,小心的收起母亲的魂魄,然后瞬息之间搜遍整个大陆,将君无悔所有战斗过的所在都搜集了一遍,所有君无悔的遗物,也都收集了起来……

    接着便如闪电一般消失,下一刻,已经到了九幽世界!

    君无悔已经身死十五年,魂魄也早已经残缺不全,但这对君莫邪来说,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英灵还在,战魂不死,就算魂魄已经转生,现在的他也能够想到办法。

    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一片残魂。

    君莫邪小心呵护,在鸿钧塔之中,与母亲的灵魂一起,用鸿蒙紫气小心呵护。只等魂魄修养完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便让两人转生人世……

    那样虽然消除了前世的记忆,但这两人的情意感天动地,冥冥之中,自会有一份不灭的牵引……

    三大圣地,已经消失,飘渺幻府,也已经成为虚无;当世五大势力,仅存天罚森林,也已经归入了邪君府。

    但,邪君府的存在,却是严重影响大陆平衡。

    因为其中任何一个人出去,都有左右世界大势的能力!

    这样的超级势力,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君莫邪也明白了当日古寒所说的话,终有一日,天罚,是会变的。莫要让英雄成为罪人!

    而自己,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

    这一日,在与梅雪烟等人商议之后,征求所有人的意见,在得到统一之后,君莫邪就将整个天罚森林,搬进了自己所创造的世界。

    那个世界,比这个世界要大得多。而且,那里方兴未艾,正需要管理者。

    邪君府残天噬魂鹰搏空等人,也纷纷表示要过去那个世界去,君莫邪一概允准。

    唯有君无意夫妻二人却是不愿意过去,君无意觉得,这个世界,自己的牵挂太多,那许许多多的慈善事业,都牵着心,连着感情,实在抛舍不下。再者,邪君府,也需要有人看管。

    君莫邪沉吟了许久之后,终于答应了两人的请求。

    反正以他的能力,来回两界不过是呼吸之间,也算不上什么分别。再说,以君无意的能力,在君莫邪等人走了之后,他在这世上也已经是绝对的巅峰。也不愁会发生什么意外……

    打定主意之后,君莫邪意念之间,便将两边的人手划分的妥当,随即就开始了大迁移……

    时光悠悠,也不知过了多久,君莫邪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越来越是圆融通透,修为也越来越是高深,慢慢的,竟然已经突破了鸿钧塔的九层范畴……

    终于有一日,鸿钧塔在君莫邪再一次的突破之后,突然解体,散做漫天流光,消失在茫茫宇宙。或者,在某一个地方,又在静静地等待着有缘人……

    而鸿钧塔之中,那些千万年的灵药和天地奇珍,也如天女散花,消失在君莫邪创造的这个世界上……成为后人梦寐以求的珍宝……

    后世武者,若有人能得其中之一,就必会成为绝代高手……造就一代传奇。

    世间,是需要传奇的。君莫邪坚信这一点。

    唯有那些不朽的传奇,才会成为年轻人追逐梦想的动力……

    总有一天,传奇会成为神话,而一代一代的人,又在谱写着新的神话……

    君莫邪已经超脱了。这一日,心血突然来潮,带着九个妻子,长空漫游,恍惚之中,跨越了无数位面,眼前一片青青郁郁的星球。

    站在长空之上,君莫邪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

    这里,故乡!

    蜿蜒的长城,壮观的昆仑,奔腾的长江,呼啸的黄河!

    “纵然成为宇宙间至高无上的神,可我也依旧是一个……”君莫邪发丝飞扬,默默地,一字字的道:“……中国人!”

    “再见了,我的故乡。”君莫邪在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句话。挥挥手,带着梅雪烟等人继续时空畅游。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君莫邪稍感厌倦,几个娇妻也纷纷有些想家了,便又回到了玄玄大陆看看。只是瞬息之间,几个人已经出现在天香城的街头。

    现在的天香城,历经岁月的消磨,已经不复旧观。唯有城内那壮观的有情塚,依然矗立。这,已经成为了天下有情人的神圣之地!

    凡是有情男女,无不来拜祭有情塚,少男少女们,青涩心中,均感觉到自己所爱的人,就是自己的所有,就是自己的一切。

    宁负苍天不负卿!这是何等深情?无论男女,谁不想得到这样的深情?

    君莫邪漫步走在街头,到了有情塚前,看着依然龙飞凤舞的‘宁负苍天不负卿’几个字,心中百感交集。

    往事历历,一一划过眼前。便如是一长长的梦,让人流连叹息,神**断……

    灵梦上前,虔诚拜祭……

    不远处,一对青年男女,正漫步而来,青年英俊挺拔,英气逼人,还带着一丝儒雅之气,气质超然,从容不迫。

    偎依在他身边的少女身材窈窕,容颜如花,绝色天香,看着青年的眼睛之中,尽是无悔的深情;而青年看着少女的眼神,也是无尽的爱恋。

    彼此眼中,只有彼此。

    看到这两人,君莫邪身躯一震,眼中便流露出一丝激动。这在这无尽的岁月之中,君莫邪出现这种神情的时候,寥寥无几……

    青年和少女也发现了君莫邪等人,双方对视一眼;不由得为对方的风采所倾倒。眼前这风神如玉的少年,浑身上下带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气质,让人只看一眼,就会被其风采所引。

    在他身边的几位少女,也尽都是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绝色佳人;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这么多冰肌玉骨风华绝代的美人的。

    随即,青年和少女都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人看起来虽然不错,但却是太滥情了一些。竟然这么多的妻子……

    “你将来可不许这样。”少女挽着青年的胳膊,鼓着嘴气呼呼地道:“你要是这样,我就……我就哭。”

    青年哈哈一笑,道:“心儿,这句话,还用说么?有了你,我的心中那里还装得下别人?”

    少女扑哧一笑,脸上一红,嗔道:“贫嘴,讨厌!”

    却是心满意足。

    青年宠溺的笑笑,这一刻,眼中除了这少女之外,再无他物。我必将用一生,来给与你幸福……心儿!

    少女偷眼撇着君莫邪,心中却泛起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似乎眼前这人,似曾相识,很亲切,很可靠……但奇怪的是,自己从未见过他,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更奇怪的是,自己见他找了这么多老婆,居然心中殊无鄙视之意,反而很高兴,很欣慰的样子……这是怎么了?

    正在胡思乱想,君莫邪微笑着走上一步,含笑道:“想不到今日来天香,竟然会遇到这样一对天作之合。两位真是让我眼前一亮。”

    那青年挽着少女,将她护在身侧,从容道:“敢问阁下是?”

    “有缘人。”君莫邪微笑道:“看到世间美好,我总会说不出的喜欢。两位男为英雄,女是佳人,彼此之间又是生死不弃,情深意重;让人佩服。”

    他笑了笑,道:“初次见面,也没什么送的出手,只有两块小小玉佩,聊表心意,还请两位收下。”他的声音真挚,神情也是一派诚挚。

    那青年与少女本欲推辞,但不知怎地,心中却泛起来一种感觉,似乎接受眼前这人的馈赠,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自然而然,没什么奇怪。不收下,反而是不应该的……

    青年伸手接了过来,只觉触手温暖,分明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宝玉。两块玉佩,一条盘龙,一条飞凤,精致之极。

    随手递给了少女凤佩,那少女接在手里,爱不释手的把玩。

    两人均是奇怪,自己两人居然没有推辞,拿到手中,似乎也没感觉什么不对,似乎这原本就是自己的……从这少年手中接过来,竟然有一种心神特别舒畅的感觉……

    “在下东方无悔,乃是京城东方世家中人;这是……咳咳,这是在下的未婚妻,君问心。”青年东方无悔扬眉道:“多谢阁下馈赠,阁下若有闲暇,不妨共饮一杯如何?”

    “好!正有此意。”君莫邪痛快地答应下来,随即众人找了个酒楼,包下了一个大包厢,欢坐一堂,均是莫名的高兴。

    梅雪烟在这青年报名的时候,终于明白过来:眼前这一对恋人,正是君无悔和东方问心的转世之身。怪不得君莫邪如此激动!

    这一对有情人,终于重聚,而且依然深情如海。

    这岂非就是人间最美好的事情?在君莫邪的暗中影响下,他们二人,必然会世世代代的恩爱,用天长地久的厮守,永永远远的深情,来酬还前世那一份未尽的情缘!

    悲剧,将永远远离!

    从酒楼出来,君莫邪恋恋不舍的挥挥手,与两人告别。

    东方无悔和君问心两人相依站在那里,看着君莫邪等人慢慢远去消失,心中都是升起来浓浓的不舍,似乎,自己的心,在酸涩的疼。

    只是萍水相逢,一见投缘而已;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

    两人均是感到心中奇怪。

    “无悔,你发现了么?这一男九女,无论哪一个,都是绝世高手!”君问心痴痴的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街头,喃喃的道:“但,为何他们对你我如此尊敬?”

    东方无悔茫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仔细回想一下,这十个人对自己两人可说是极好!好到不能再好,尤其是对君问心,那九个女人更是关怀备至,专门挑好听的说,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

    但自己两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凭什么值得人家如此对待?

    九个女人,在吃一顿饭的时间里,塞给了君问心无数的礼物,无论哪一件,也都是绝世难寻的珍宝!还有一些天材地宝,这些东西,只要出现一点,就会引起大陆上一片恐怖的血雨腥风,但这九个女人,却唯恐自己不要一般,一股脑儿全塞了过来……

    “他们对我们,绝对没有恶意!”君问心肯定的道。

    东方无悔点点头:“正因为如此,我才感觉奇怪。”说着洒脱的一笑,道:“不想那么多了,有缘还会见面,我们还是收拾收拾回家吧。那些东西,可不能让别人见到!否则,恐怕会给我们带来天大的麻烦。”

    君问心点点头,道:“那是自然。”

    两人离开酒店,一路回家。只是一路之上,君问心还在频频回头,似乎还想再看那少年一眼……主要是,那少年有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有一种感觉: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好好的呵护照顾……

    一路行走,两人都是感觉到,那已经佩戴上的两块玉佩,不断的持续地发出温暖的感觉,滋养着自己的身体……

    君莫邪和众女走出好远,这才隐身,跟在东方无悔和君问心身后,眼看着他们平安地进入了一豪宅大门,门匾上刻着“东方世家”四个字。这才终于放心,转头而行。

    但人人的心中,都似乎很怅惘,似乎有一种淡淡的酸涩,萦绕在心头……

    走出好远,迎面走来一对小夫妻,容颜俊雅,竟然不逊于刚才的东方无悔和君问心。而且,是一样的恩爱……

    君莫邪微笑,这两人,正是有情塚的两位主角,夜孤寒和慕容秀秀……

    灵梦公主似有所感,呀的一声轻叫了起来……

    夜孤寒和慕容秀秀,也终于在一起了。这一世,夜孤寒叫做‘寒晔’,慕容秀秀则成了‘容秀儿’………………

    良久之后,辞别了寒晔和容秀儿,君莫邪带着恋恋不舍几乎要哭的灵梦,与梅雪烟等人微笑前行。

    路边传来一个声音:“他妈的,你信不信老子直接用金子砸死你?没资本,没资本你在我面前得瑟什么?装什么大头蒜呢?”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大胖子,拽啊拽的晃着一身的肥肉,指着一个衣衫华丽的阔少正破口大骂:“……怎么地?你还不服咋地?告诉你!你唐大爷别的没有,就是有的是金子银子!他妈的,就算你整个孟家,老子也能全部用黄金砸平,在我面前得瑟,你算哪根葱?”

    这胖子骂人粗俗,但君莫邪却泛起了会心的微笑。一股亲切之意,悠然升起……似乎那久远的情感,再次升起,眼前又有一位肝胆相照的兄弟,与自己把酒畅谈,唾沫横飞的两人一起骂人……

    正想着,那胖子已经骂骂咧咧的一路走来,一边走一边吐唾沫:“他妈的,就拿着一百两金子居然就来赌博,赌个头啊,老子丢不起这人!”

    一眼看到君莫邪,顿时眼睛一亮:“哇哈哈,这位兄弟,一看就是一位肥羊……额,一看就是一位有钱人,咱们去玩两手如何?”

    ……………………

    良久之后,胖子光着膀子,只穿一条裤衩,浑身的肥肉一抖一颤,从赌坊里狼狈万分的走了出来,却是连衣服鞋子都输了给君莫邪,若不是怕不雅观,胖子甚至连最后的裤衩都要押上赌桌,还一个劲的叫嚣着:“我这裤衩可是天蚕丝的,值一千两金子……”

    一边走一边叫嚣:“那啥,你别走,我回去拿钱咱们再玩过!”

    君莫邪不理笑得东倒西歪的众女,隐身跟着这胖子走回他的家,原来是“唐府”;这位胖子的名字也很好:唐果。

    不过这家伙嫌这名字不好,自己改成了‘唐国’……

    正是唐胖子的转世之身。

    胖子就这么几近赤身**的从大街上招摇而过,一路龙行虎步,威风凛凛。但一到了家门口,却顿时焉了,偷偷摸摸的刚要进去,一个美貌少妇已经跳了出来:“唐胖子!你又去赌钱了?啊?你居然连衣服裤子都熟了……是不是把我也押出去输了你才甘心?!”

    说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加棍棒教育……

    胖子捂住头大声求饶,声音凄惨……

    君莫邪忍着笑,现身出来,将赢来的银票金票现金现银和房契地契等一下子放在胖子面前,胖子顿时怔住,愣愣的眨巴着小眼睛,不知所以。

    “再敢赌一次,我就来连你的家也抄了!”君莫邪恶狠狠地威胁道。

    “不敢了不敢了……”胖子胖脸上淌着汗,眼眶中含着泪,可怜兮兮的道。

    君莫邪哈哈大笑,手在胖子身上一拍,笑道:“走了,你保重。”这一拍,却是为他输进去了数不尽的福缘和用不尽的财运!

    胖子,好好活着。

    无论哪一世,你都是我兄弟!

    辞别了胖子,君莫邪携众女东瞧瞧西逛逛,眼见得天色渐晚,路上人烟已经很是稀少,看着灵梦依然有些惆怅的样子,君莫邪常常呼出一口气,突然低声吟唱道:

    “不知道如何开始,

    不知道怎样结束,

    都说是多情要比无情苦,

    你为何还是脉脉含情?

    是不是你太疏忽,

    是不是你很糊涂?

    爱到尽头也回不到当初,

    你为何还是如此执固?

    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

    纵然多情要比无情苦,

    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

    你是否还是这样不在乎?”

    ……

    “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众女低声念着这句话,均是不由得痴了,突然一起仰起脸,看着君莫邪:“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你是否还是这样不在乎?”

    “呃……”君莫邪傻了眼。

    “好一个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一个声音赞道:“不错不错!”

    君莫邪心中一惊,抬眼看去,只见面前十几丈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青年,身材颀长,一袭黑袍,衣袂在夜色中凌风而舞,充满了无尽的韵味。

    这个青年面容英俊,但不知怎地,让人一见到他,却顿时就感觉到一股狂傲之气迎面扑来!似乎这九天九地,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他眼中!

    傲视一切!

    狂!

    无尽的狂!

    接下来,这个邪异狂傲的青年的眼睛就落在了梅雪烟等人脸上,啧啧称赞起来:“真美;好多的大美人,哈哈哈哈,君邪,这么多的美人儿,我突然不忍心让她们都成为寡妇了!”

    君莫邪微笑道:“彼此彼此,你那几百个老婆,我也不忍心让她们成为寡妇!九幽第一少,我们终于见面了。”

    对面的黑袍青年,就是九幽第一少?

    一听这个名字,梅雪烟等人就如同听见了晴空霹雳,顿时都是惊呼了一声。

    这个傲视亘古的狂人,这个古往今来公认的最疯狂的疯子!如今,竟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九幽第一少哈哈大笑,狂傲的笑声远远传了出去,夜色之中震耳欲聋,周边远近顿时传出一阵阵的咒骂,想必是打搅了人家的好梦。

    但九幽第一少对这些声音置之不理,宛如没有听见;笑了好一会,才道:“君邪,一战,如何?”

    “我一直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君莫邪淡淡的看着他,嘴角却突然露出一个邪魅的笑意:“当年在风雪银城,我就发誓,若是有一天见到你,若不打得你成猪头,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九幽第一少又是一阵狂笑,笑着笑着,他的负手的黑衣身影突然缓缓浮空,在黑夜之中冉冉升起。

    在他升起的那一刻,天地之间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怒云狂涌。他的黑袍散做了漫天乌云,长发凌乱地在风中狂飘,突然大笑一声:“且看你我到底谁会成为猪头!”

    “来!”

    君莫邪一声狂笑,笑声之中的狂傲,竟然丝毫不弱于九幽第一少,白袍在风中飘起的同时,他的大袖一卷,梅雪烟等人同时消失,进入了小世界。

    而君莫邪白衣飘飘的身影已经站在了天空上九幽第一少的对面。

    两人四目相对,目光均是凌厉到极点,目光一触,突然间轰的激出一声响雷,将九霄云雾一起震散!

    一道黑影,一道白影,均是不住的上升,转眼间就到了九霄云外!

    “哈哈哈……来!今日,就让你我痛快一战!”

    “来!”

    两人同时大笑,同时出手!

    九幽第一少右手一挥,十四个大字‘亘古纵横无双客,天地九幽第一少’凌空突然出现,幻化做十四种力量,就像十四座大山轰然向着君莫邪压了过来!

    君莫邪大笑一声:“来得好!”右手轻飘飘的一挥,四个大字“邪之君主”化作阴阳之力,也是雷霆万钧的迎了上去!

    同时左手一挥,从无尽高空,又是四个字猛然落下!

    这四个字,更是沉重,让人有一种感觉:就算是整个宇宙挡在前面,这四个字也能全部将之压碎!

    九幽第一少猛抬头,一看!

    “异、世、邪、君”四个字!

    九幽第一少一皱眉,突然间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欢畅不已。君莫邪也是笑了起来,笑的酣畅淋漓!

    两人就在这无尽虚空相对大笑,竟然忘记了继续交手。

    “异世邪君,哈哈,好一个异世邪君!”九幽第一少大笑道:“不错,你是邪之君主,但却是异世的。两个世界的力量跟本公子斗,哈哈哈……这不是欺负人嘛?”

    君莫邪挑了挑眉:“你也可以。你这老不死的,谁知道有多少个世界的力量?再说……一代九幽第一少,难道还怕人欺负不成?”

    九幽第一少又是大笑起来。笑声中,两人同时出手!

    “来!战!”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
太古神王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九天大陆,天穹之上有九条星河,亿万星辰,皆为武命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