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玄幻魔法 > 异世邪君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为官之无奈

异世邪君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为官之无奈

    第五百二十六章为官之无奈

    “唐大官人乃是天下财神,更是邪之君主在这片大陆的代言人!自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只要这个世上还有邪之君主存在,只要君主大人还在主宰着这个世界,那么唐大官人的地位,便是牢不可破,无人可以动摇的!就算是各国君王,见到唐大官人,也需要折节下交,甚至小心翼翼。”铁怀立苦涩地道:“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想要成为唐大官人的门人!”

    “这算什么理由?”唐源的声音中充满了压抑的沛然怒气:“君三少与我少年相得,直至如今仍是如此。这从头至尾就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情谊,跟你们这些个外人又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是邪之君主又怎地?就算他当日被三大圣地敌视,整个大陆也都不看好他,我仍旧坚持站在他那边,我从来也不曾看重他的身份、能力,我唯一看重的就只有他本人,君莫邪这个人!即便是君莫邪不再是邪之君主,哪怕只是一个乞丐、一个残废,他也仍是我唐源的兄弟!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但这个,跟你们官场的一切是是非非,毫无半点关系!”

    “我郑重重申一点,我唐源,就只是一个奸商,无论是在天香城,又或者在玄玄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也没有属于唐源自己的派系。尤其是充斥着无穷是非的官场,更是如此!邪之君主的名声,也不是你们这些人可以用来扯大旗做虎皮的!这非止是三少的禁忌,也是我唐源的禁忌!”唐源重重的道。

    铁怀立丝毫也不以为忤,沉声道:“大官人超然世情,是因为大官人已经站到了这个世界的顶峰,自然可以无尽潇洒,但芸芸众人,却仍在红尘之中,人在红尘,身不由己!下官纵横军旅半生,有感于许多阵亡兄弟的家眷,却被人欺凌而无处申诉,毅然决然地抛舍了军旅之中的大好前程,回到天香。唯一想法,就只是为我死去的、阵亡的将士们、兄弟们做一点事!”

    唐源歪着头看着他,嘲讽道:“说得动听,但你现在的做法却是利欲熏心了,不惜投入一介商贾门下。如今的你还记得自己当日的初衷吗!?”

    “怎么会不记得!我从来也没有片刻或忘!”铁怀立激动的道:“下官自从回到天香,慕容老爷子亲自出手为我上下打点的,先是做了主簿,然后又做了御史,言官,几经周折,又到了京城道台之位;然而在慕容老爷子退隐之后,下官却是连降三级,成为如今的京城监察司监察长官。”

    “比起那些青云之中的朝堂来说,下官这个监察司虽然地位不高,官职也不大,但这个职位,才正是我最梦寐以求的职位!京城监察司,主管京城官员监察,监察百姓之责,隶属于刑部;可说是实权部门,但我最看重的却是,百姓一旦有什么冤屈,可以到我这里来申诉!而这其中,就有许多将士们的后人,又或者遗孀!”

    铁怀立凄惨的笑了一声,道:“唐大官人自幼生于豪门,锦衣玉食,自然不知道我等边关战死将士的遗孀后人的日子是多么清苦!但再清苦,她们还是要坚持的活下去。但这活下去三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又是何等的艰难!”

    “尤其是那些家中有女儿尚且颇有姿色的那些将士家人,这份原来来自老天爷的眷顾,反而成为注定了家破人亡结局的根源!就只因为自家孩子长得好看,最终竟然成为毁家灭门的缘由,这岂不是可悲可笑之事?但这样的悲剧竟是络绎不绝、时有发生的!”

    铁怀立越说越显激动,最后竟站了起来,似乎又恢复了当年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男儿锐气。

    唐源静静地听着,并没有插话。

    “自从下官坐上这京城监察司的位置,对这方面,尤其看重!但,真正坐上了这位置之后,才知道有许多事情,并不如我原本想像得那么简单。初时的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在这个位置,我的弟兄们的家眷,我就可以予以维护保全!却那里知道,那些让我保全的,都是无足轻重的;也就是说,别人让我保全,我才能保全他们。别人不让我保全,那我就保不全!”

    “因为这些敢于做下这些伤天害理事情的,十之**都是那些豪门权贵家的公子少爷!这些家族,无论哪一个,都不是我一个小小的京城监察司长能够查办的了的,也不是我惹得起的!勉强为之,自取其辱还在其次,为削了面子的那些人只会更疯狂的报复!最可悲的,他们并不会报复我,他们会将无数手段加诸在被害人的身上,我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铁怀立的声音变的悲愤起来:“无数次,有许多被迫害被欺凌的人找到我,希望让我这个所谓的青天为他们做主。我也的确做主了,但我做主之后,他们的下场就只有更凄惨!我曾经无数次上书天听,或者找刑部长官,所有的所有,尽都是石沉大海,全无回音。没有朝廷在背后撑腰,我铁怀立这个名义上是检察司长,但却连一个粮商的儿子,也处置不了!”

    “在京城官员世家和富豪眼中,我铁怀立东奔西走,就只是一个笑话,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甚至,被当作了取乐的对象,有些人,竟然开始专门以欺凌战死将士的家眷来取乐,为的,为得就只看我铁怀立一次次的奔走,一次次的碰壁!然后他们端着酒杯在一边看着,乐此不疲!”

    铁怀立悲哀的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铁怀立不自量力,自取其辱,沦为一个玩具,这也没什么所谓,人嘛,生下来就是给人玩的。不是自己玩,就是被上司玩,或者,被这世道玩弄。但……我那些兄弟的家眷又有何辜?!”

    他突然大声异常的激烈起来,如同在咆哮一般:“我那些同胞手足他们常年镇守边关,为了国家出生入死浴血奋战,在不幸亡故之后,国家抚恤,就只有区区五十两的银子!然后他们留下的孤儿寡母,却要被他们用生命保护了的权贵们玩弄,欺凌!淫辱!就算是忍气吞声服软,也没有任何意义,还必须要看到他们东奔西跑走投无路之后无奈的屈服,自己将女儿送上门去供他们践踏才有趣,才过瘾,才满足……”

    “而一些不愿意接受这种命运而又无力改变的人们,一个个的无奈绝望,最终就无那么声无息的在这世界上消失了,青天?这世上何曾有青天?!……”

    “难道,天香的权贵们,就是这么没人性么?就不知道感恩吗?”铁怀立的声音已经嘶哑,睚眦欲裂!

    唐源也怔住了。

    想不到他刚才的随口一问,竟然引出来了这等严峻的事情。

    “唐大官人,您以前也曾经流连青楼,也曾经风花雪月!”铁怀立鼻孔中喘着粗气,悲哀的道:“可您知道,您流连的那些青楼之中,有多少所谓的千人骑万人跨的妓女,就是这些浴血牺牲的天香功臣后代吗!?她们之中有许多人正是权贵们玩厌了之后转手卖进青楼的!!”

    “那些,许多人可都曾经是好人家的、战死功臣家里的、清清白白冰清玉洁的好姑娘啊!!都应该是被我们悉心爱护的心肝宝贝啊!”铁怀立呼呼的喘气,凌厉的眼神注视着唐源,如欲喷火。突然大吼一声:“天下财神唐源,您高高在上,超然世情,可你知道那些战死的英魂正在九泉之下哭泣?!”

    “我能听到!”铁怀立拍着胸脯,拍的砰砰作响:“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我战死的兄弟们,前来请求我,让我尽可能的照顾好他们的家人!可是我做不到!我无能为力!我有罪!我有罪啊!”

    唐源黯然的叹息一声,站起身来,道:“铁大人,唐源刚才失言冒犯了,您请坐。坐下,慢慢说。”

    君莫邪在后面听着,面沉如水,森然杀意凛然而生。

    铁怀立所说的这些事情,无疑都是真实存在的事实。

    天香那些位高权重的高层,或者不屑于做这些龌龊事情。

    但,一些个中型家族,却是乐此不疲。

    而在整个天香帝国在这几十年数百年的时间里,大小的关系盘根错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哪怕只是一个小型家族的人,只要你动了他,没能处理好后续事情,那么,他就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找到他的靠山,然后将这件事在无声无息之中抹平!

    只要一棍子打不死,就等于给了他们钻营的无数机会,促使了他们削尖了脑袋,利用一切办法,也钻进这张网中,形成一个更加庞大但却无法撼动的犯罪体系!

    天网恢恢,疏而不露!但人间何尝有天网?!

    长此以往,势必将越来越是难解决,权贵富豪们越联系越紧,行事也就更加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平民百姓的日子,自然也就越来越是难过!终将导致很多的人家会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当这份矛盾达到极至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将面临所谓的“叛乱”……

    铁怀立一屁股坐下,现在的他情绪异常激动,那里还顾得上自己这次是来求唐源办事的,居然有些彻底的放开了的意思,红着眼睛道:“就是这样,京城的百姓还要传说我铁某人是什么青天大老爷,肯为民做主的好官,事实上,我那里是什么青天,我根本什么事都办不成,但百姓们对我却越来越是依赖,而我的官声,居然一天天的高涨,口碑,居然也越来越好……”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
太古神王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九天大陆,天穹之上有九条星河,亿万星辰,皆为武命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