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六百零八章 惊变楚秦山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六百零八章 惊变楚秦山

    楚秦之地,楚秦山。

    这座原名剑影山的二阶山门,是毫无疑问的楚秦福地。

    自丢了老楚秦山,齐休南下,楚秦发展多有曲折,唯独将山门安置于此地时算得顺畅,实力增涨也极快,终于靠着与奈文家、宁家的那一场山外决战胜利,从此奠定了日后楚秦门、盟与各家附庸的格局根基。

    当然,今时今日,此山对楚秦门的重要性大为下降,山门移至思过山后,此地先是交由需要地火的古铁生、张胜男夫妇打理。后来古铁生结丹、张胜男又年华老去,山中地火对二人失了用处,渐渐也不来了,如今此处山门奉行是一位鲁姓筑基,乃当年做过楚秦灵植奉行的鲁阁后代。

    山中灵地内的围屋仍在,居住者多为轮不上思过山内洞府的外门边缘人,还有部分承担山中值守的弟子。

    后山,一眼寒泉依旧。

    一位练气老者孤坐泉边,身子斜靠在那刻有‘剑心泉’三字的石碑上,手执闲书,懒洋洋看着。

    老者面前,有几柄剑胚静静泡于泉水之中,炼化进度几近于无,他却浑不在意。

    水炼之法本就吃修士的天赋和悟性,这两样,他都没有。

    楚秦修士炼器炼剑,多走古铁生一脉的火炼之法,没人愿意来学这耗时费力的水炼法门,若他不是莫家后辈中唯一的登仙修士,莫剑心水炼一脉的唯一传人,只怕他自己都坚持不下去了。

    如今他年纪也大了,人又老实,莫剑心、罗小小夫妇二人留下的不菲遗产都无处花用,飞剑多炼几柄少炼几柄,哪还放在心上。

    悠哉悠哉,混逍遥日子罢咧。

    “老莫!”

    正看得入神,从前头跑过来个守山门的练气少年,没大没小地嚷道:“罗翰找你,人在山门外。”

    “你放他进来便是了。”莫老头不耐烦地回道。

    这罗翰明明资质悟性都与水炼一道差之甚远,近年却老喜欢来求教授,其人性情奸猾,完全没有生产修士的那种痴劲,动机实在可疑。

    由于这罗翰与罗小小一支罗氏沾点亲故,而莫家无人登仙,莫老头一直猜疑对方在觊觎自家手里的那份遗产,这事没有证据不好明说,只得另找借口,数次婉拒。

    而且依莫家在楚秦历史上的地位,本不该输给那白、阚、余三家多少,可眼看那三家混入了初始家族圈子,而自己却无人理会,无非一是莫家如今存在感着实稀薄,二来,还是被与罗家的亲缘关系拖累了。

    几个方面加一起,莫老头对那罗翰自然没好脸色。

    “早上思过山那边传来命令,让各处小心山门,不得随便放人进来。”

    守门少年凑近了,拿手笼在嘴边,神秘兮兮地低声道:“特别是罗家人。”

    “思过山里的那些大老爷就一个劲地歧视罢!哪天逼反了才好顽呢!”

    反过来因为与罗家有亲缘关系,莫老头对他家被上面刻意压制也抱有同情,站起身,一路唠叨着,同少年一道往山下走。

    行到山门,看见罗翰正弓背缩腰地等在幻阵外。

    “找我甚事!?鬼鬼祟祟的!”

    莫老头看见他就来气,骂骂咧咧地出门喝问。

    没成想才出幻阵便感到胸前一痛,然后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莫老头尸身还未倒地,那罗翰身后突然景象大变,乌压压一大群黑衣人现出身形,没想到这楚秦山大门口,竟不知不觉被人另布了个幻阵藏身。

    秦光耀打头,顺着楚秦山门打开的一角缝隙疾速穿入,又一剑,结果张大着嘴,呆愣当场的守门少年性命。

    “快快!”

    他从少年尸身上搜出令牌一晃,将山门大开。

    黑衣人鱼贯而入,除寥寥几位死心塌地跟着秦光耀的秦家修士外,大都是离火、古剑门的人,看也不看地上两具尸身,只随在秦光耀身后,往山上直扑过去。

    罗姿夫妇与罗启深、罗佑武等另一拨人却在山门外停住脚步,单等罗翰从莫老头腰间摸出储物袋,一通翻检,终于被他找到另一块令牌。

    “这死鬼是莫剑心后人,素得掌门老……老东西信任,他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以若楚秦山鲁奉行不在,他便有临时看守山门之责。这块令牌指挥之力只在鲁奉行那块之下,与我们攻山有大用处!”

    他兴冲冲地将令牌献宝似地呈予罗姿。

    一旁的罗启深看着莫老头尸身,略微露出惭愧之色,而年纪不大的罗佑武则毫不掩饰自己对罗翰的鄙夷。

    “做得好,待大事抵定再行封赏!”

    罗姿心机较他二人深沉许多,先夸罗翰一句,然后收起令牌,肃容道:“鲁奉行这人我清楚,愚忠有余应变不足,你等随我攻入,按计划行事,最好不要用到这东西!”

    “是!”

    应声者俱是罗家子弟,有随罗启深、罗佑武失踪的,也有仍留在楚秦门中,不久前才受罗姿鼓动的。

    随着罗家修士攻入山中,秦罗之乱,由此上演。

    很快,山上围屋、藏经阁等地陆续传出厮杀呼喝之声。

    多年未闻的血腥气息,在这楚秦龙兴之地,弥漫开来。

    ……

    齐休对此一无所知。

    全知神宫的回溯,似乎已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了。

    往事幻象开始出现剧烈的抖动,伴着大片大片的模糊、缺失,令观者心慌意乱。

    他只能将明己心运转到极速,然后全知天眼、通明照影全开,不放过即将到来的每一个细节。

    若所料不错,马上就能看到三千多年前伏杀墨蛟一战了。

    全知神宫发出嘎吱嘎吱的哀鸣。

    ‘呼……’

    果然,随着道‘微风’吹过,一成不变了‘上千年’的此地终于再次有了人迹。

    一名身着齐云道袍的修士‘倒退’着现身了。

    那应是他离开时倒放的景象。

    “咦?”

    齐休看见那人面容,却差点惊呼出声。

    三千多年了,即便元婴修士也该早已作古。

    但齐休看见那人,却分明有分面熟之感。

    姜炎、姜明玲、姜明荣、姜明恪……

    姜家人的好相貌依稀能从那人面容里辨识出一二特征。

    “三千多年前,姜家的……元婴修士!?”

    不及纳罕,然后他又看到了一段‘好戏’。

    这出‘戏’中的二‘人’,都能与齐休扯上关系。

    还是倒回去看,正过来说。

    那应是墨蛟伏诛,所有参战修士离开之后发生的。

    除了那位疑似姜家元婴留下,在场还有一‘人’。

    那‘人’整个身子被黑色斗篷罩住,身量极矮,大约正常人身高的一半,不辨面目。

    他的背后肩胛骨位置,从斗篷内伸出道银色锁链,那一头被‘姜家元婴’牢牢握在手中。

    活像是牵着条狗。

    “精细鬼,你做得好!”

    姜家元婴皮笑肉不笑地冲对方夸道:“诛杀此獠,你当得大功!”

    没错,全知神宫回溯是能听到声音的,不过修士之间传音不能得闻,所以除当年齐休等筑基进入时的交谈外,高广崧一行人的交谈就完全听不见了。

    没想到这次,姜家元婴却并未用传音之法。

    当然姜家元婴更不会想到,三千余年之后,他此番言语会被位白山金丹一丝不漏地听到耳中。

    “嗬嗬……”

    那‘精细鬼’发出阵嘶哑难听的笑声。

    听到这笑声,听到这称呼,齐休便知这位‘精细鬼’应是只鬼物了。

    “能出来见识这么多,我就很开心了。”

    精细鬼心情真的很好,豺声嘶躁中难掩兴奋,“那么多仙人,那么多术法宝物,我在老家可从未见过,从未想过!”

    他甚至开始手舞足蹈起来,长长的袖子一甩一甩,带得背后锁链哗啦啦颤动。

    “你先前答应,说我这次出手过后便能长留此界,可是真地?”精细鬼又问道。

    “我骗你作甚,自然是真。”

    姜家元婴笑吟吟地哄着对方,另一只空着的手却负在身后,暗暗结印。

    “好好好,太棒了!”

    精细鬼乐得当场倒翻了个跟斗,“对了对了,我听你们各个都有那么好听的名字外号,唯独我名字后面带个鬼字,是不是……呃……难听了点?”

    “噢?你也能辩难听好听?”

    姜家元婴蔑视地看了他一眼,“要不以后去掉,叫你精细如何?”

    精细鬼摸摸脑袋,“精细二字没头没尾的,不好不好。”

    “那你说,改个什么名为好?”姜家元婴手中法印已成,眼中杀机一闪。

    “嘿嘿,其实我早计较过了呢。”

    精细鬼不好意思地笑笑,“以后,我便改名唤做‘万骨’如何?”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