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六百零四章 无影还好吗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六百零四章 无影还好吗

    又过了十天。

    齐休凝视着仍趴在地上纹丝不动的齐云楚家三人,终于觉出不对来。

    “从进入到现在,我感觉上是过了二十天,但全知神宫笼罩下,我所见的景象一直在往回倒流,他们只比我早到十余个时辰,按理说,应该早能倒回去看见他们来时的景象了。可如今他们还在原地,说明时间的流速比正常情况要慢上许多,我对于时间上的判断全错了!”

    这种时间上的错觉令他倍觉纠结,“如果这缓慢的时间流速是幻觉,现实中楚青玉应已找到蔡渊,早开始组织营救了。如果不是幻觉,而是这全知神宫改变了时间的流速,那么就有四种可能,一是此地时间与我生命流逝的速度一致,我感觉到的二十天,现实恐怕不过一瞬,等于说现实十天之期,在此地不知要熬过多少年头,熬就熬罢,只要能脱困,怎么都好。”

    “第二种可能就麻烦了,若此地时间与我生命流逝的速度不一致,感觉上,时间被全知神宫扭曲变慢,而我的生命却仍在按正常速度流逝,那么现实的十天过后,营救之人进来,恐怕只能找到我的枯骨了。”

    “第三,无论此地时间是快是慢,我生命的流逝速度都按现实中的时间走……”

    “最后一个可能,无论此地时间快慢,我生命的流逝速度都已停滞。”

    “不不!”

    他又看向前面的楚神苍,“这老家伙阳寿早该到大限了,现在却仍能感受到他的生机,说明第二种可能性并不存在,第三种可能性也不高,最有可能的是第二种或第四种,时间变缓,我生命流逝的速度也变慢或停滞了,那么一切都还好……”

    一通推测下来,齐休心中略定,甚至有些窃喜,“也就是说,我是能等到楚青玉带人来救的。”

    “可惜,此地无一丝灵力,无法修行。”

    “但我思维的速度并未受影响,也就是说h这漫长的时间里,我有大把的时间去思考,去体悟,去仔细琢磨大道前途。”

    “反正已经到此地步了,既然时间不是问题,那索性继续尝试收服此物罢!”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全知神宫上,“通明照影对破解全知过去无用,那我还是把精力放在这宝物上好了。”

    仔细端详宫殿的纹饰结构,一点儿微小的细节都不放过,研究来研究去,终归还是着落在了那些怪异的曲线上面。

    “对于曲线,我精研过的,无非筑基时所用同参【无悲密纹】,以及受其启发而诡代出的本命【齐休密纹】……”

    当年齐休筑基后修行的是【六识经解】,所以提取【无悲密纹】上的眼、耳、鼻、舌、身、意六道法纹,绘制成诡代本命【齐休密纹】。结丹之后,他换成【通明经】修行,同参之物与诡代本命合流,均为本命法宝【通明幻镜】(经过数次增强,已演化成了【莽古通明枪】),那【齐休密纹】融入本命之物【赤尻马猴】的表皮之中。

    【无悲密纹】还在,但由于对齐休的大道失了作用,已在思过山秘库中束之高阁,多年未拿出来研究了。而且无悲密纹上的纹饰虽不止六识的六种,但无悲上人这位密宗和尚生前修为不过金丹,以齐休之后多年的见识,认得的密宗纹饰数量又远比那无悲密纹上的多,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罢了。

    “嗯……”

    他仔仔细细,把记忆中所有的密宗纹饰全都回忆了一遍,“虽有纹路相近的,却一个都对不上,连风格都差得远。”

    看得久了,却又愈发觉得似曾相识。

    又突然想到当年黑河峰底,和楚红裳陷落到人间道内的往事来。

    “记得那处遗迹有十八层,每一层的甬道和大厅四壁都绘满了密宗图案,比近几百年的物件上面纹饰要高古一些。可惜,当年南宫木救援时已将所有甬道和大厅损毁,自己那时候还没领悟【通明x影】天赋,注意力也没全放在上面(其实是光顾着看双修题材去了),记忆已然模糊……”

    绞尽脑汁,终于想起来第九层大厅,也就是存放那具密宗僧袍干尸和伪六道入口的大厅墙壁上,绘有各种表达地狱图景的壁画,其中一幅剥皮地狱图景中,有个被揭开头盖骨的人。

    “头骨揭开,露出的是个完整的人脑,那表达脑部蜿蜒曲折的线条,不正和这全知神宫上的形状相似么?”

    齐休愈寻思愈觉得像,黑河峰底,碧湖秘藏,全知神宫,看来俱都与密宗有关,这处空间通道,又是当年齐云、白山联手诛灭那恶蛟的所在,这绝不是巧合,其中定有关联。

    “找到关联又能如何呢?这脑部纹样又做何解?”

    想来想去,依然不得要领。

    齐休等人如石雕般纹丝不动,整个空间静谧非常,唯有那全知神宫高高在上,好似神祗,俯瞰众人。

    “我曾修习的【六识经解】,那不过是佛门外道粗浅的应用法门,当年绘制【齐休密纹】,大抵也是照葫芦画瓢,研究不深。不如模仿这脑纹再绘一次?”

    此地没有灵力,自己身体被制,也无法取出储物袋中的恢复丹药,绘制纹样消耗的灵力无法快速补充,只能纯消耗自身剩余灵力。

    齐休心中默默推演了一番,“虽然困难,但总归先上手试试。”

    做出决定便不再拖延,专心一意,将神识浸入自家识海。

    识海中除了本命猴子,还有枚亮晶晶的【七窍玲珑心】悬于半空,这是齐休为了应付自身过多的天赋而观想出来的。现在七面只用了三面,一面是【通明身识】,是他用楚夺给的【敛息诀】,【通明幻镜】背面的幻珑真意,还有【通明经】中的通明意,【六识经解】中的身识经,加上楚震给的炼体术,凡此种种,融会贯通,自创一种能改变自身外表容貌、骨骼大小甚至幻化出可应付粗浅探查的新本命之物的法门。

    第二面是【幻珑翔闪】,是他从古吉、赵瑶等人发展出的【遥及闪】辅以自身幻珑真意,结合炼体术、身随意动等发展而来,一段闪现出去后,原地仍能留一自身幻影,然后看情况第二段闪现回这幻影之处,虚虚实实,在与霍白的那次决斗中派上的大用场。

    第三面,正是【通明照影】,乃是他对全知现在大道运用上的更深一层理解,将【全知天眼】所观察到的一切录入通明照影之中,所谓现在,终归过去,有此照影,能达到部分程度的知现在便是知过去效果。

    这第四面,齐休打算将当年绘制齐休密纹的手段重拾起来,在这一面绘上全知神宫的‘脑纹’,至于会有什么效果,先画出来再说了。

    “嗯,开始罢!”

    凝神致一,忘却万物,眼中的七窍玲珑心第四面,仿佛当年那齐休密纹,精神力灵力聚于一点,如笔落下。

    本命猴子见状也不再乱窜,盘膝坐下,脸色凝重。

    “噗!”

    万万没想到,‘画笔’才刚起了个头,齐休的本源仿佛被巨锤重重一击,心神俱溃,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本命猴子立刻跃起,将七窍玲珑心一把抢过来,双臂环抱在怀中,再不许他妄动。

    “谢,谢了!”

    就这一下,齐休差点没当场神魂俱灭,心内凄惨万分地苦笑摇头,朝这只不知救了他多少次的【赤尻马猴】诚心道谢。

    换回那猴子一顿龇牙,责备之情溢于言表。

    “还是想当然了,这能发出化神威压的宝物,其纹饰之玄奥,现在才金丹六层的我怎能肖想。”

    此路不通,只得另寻他路,又过了‘十日’,齐休突然心生一念。

    “黑河珠!”

    “对!那黑河珠得来容易,功用却强大得反常,光一个供人自由来去死亡沼泽便很了不得,还能存养魂魄……”

    “黑河珠应与黑河及死亡沼泽有极大关联,而黑河峰底遗迹、碧湖秘境都离死沼黑河不远,此地又是为伏杀那死亡沼泽中的鬼蛟而建,或许,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十分牵强,但不知怎地,齐休就是觉得会有些效果,此行之前他是感觉会有点儿机缘的,修士最信这种预感,若说自己临行前有什么动作,那就是从秦唯喻那里拿到的黑河珠了。

    黑河珠并未存在储物袋中,而是静静躺在他怀中的贴身暗袋里。

    以眼下的情形,先前神魂所受创伤肯定无法复原,齐休凝起余力,一心一意,试图将灵力挤出体外。

    全知神宫化神威压岂是等闲,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只能令怀中的黑河珠微微颤抖了一丝。

    不过这也就够了。

    异变陡生,全知神宫突然剧烈震动,原本笼罩此地的白色光芒转为金黄,齐休分明能感受到它的欣喜雀跃之意。

    “这是!?”

    还未反应过来,怀中黑河珠穿过道袍,笔直往全知神宫飞去。

    那神宫匾额下门户同时打开,黑河珠一投入内,复又关闭。

    齐休身体仍旧动弹不得。

    “这是?!”

    正判断得失间,忽见眼前齐云楚家三人身影往后倒飞而去,穿过自己站立的地方,很快消失在来时的空间入口。

    “时间流逝变快了!而且是极快!”

    就在他纳罕的当口,楚神苍也从原地倒下,然后倒飞出去,整个空间内,只剩自己一人。

    他心中大骇,“那我的阳寿!?”连忙查看自家身体的老化情况。

    “咦?似乎一点没变?”

    身体还是二百三十岁的身体,因为屡次重伤,机能比同龄人要老上一些,没有问题。

    这次冒险,齐休心情被折腾得大起大落,正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全知神宫依然绽放着金黄光芒,?这光芒笼罩之下,此地时间流逝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通明照影!”

    齐休何等样人,立刻想起若按此种速度发展下去,恐怕过不多时就会回溯到自己和楚神亭上一次探宝的时间,连忙使出通明照影天赋,赤尻马猴怀中的七窍玲珑心一面上同样是黄光闪烁,将此时景象纤毫不漏地记录下来。

    终于,齐休又看了那些熟悉的身影……

    自己、齐妆、楚无影,还有展仇……

    楚希钰、楚希璟……

    他们正被楚神亭裹着,从空间入口处飞入。

    因为是时间倒放,那应是众人离开时候的样子。

    然后是楚神亭出手,将那留待有缘的高广崧遗迹彻底毁灭。

    当然也是反着的,落入齐休眼中是那处遗迹从毫无一物,到平空现身的景象。

    然后是楚神亭分宝,令自己挑选。

    一桩桩当年事,清晰无比地再现眼前,真真应了那过眼云烟四字。

    楚神亭与年老筑基商议,昧下魔刀等物……

    再然后是自己被楚神亭搜身……

    自己进入高广崧遗迹,在二楼遇见七彩幻珑蛇幻化的魔蚓……

    接着,是自己进入之前,楚无影和展仇互相拉扯,“我去,我去!”为谁自愿冒大险入内争执……

    看到这里,齐休眼角已然湿润。

    “也不知无影现在何处,过得还好么?”

    ……

    楚无影现在过得很好。

    不知多少万里之外的南方,他刚刚睁开双眼,结束清修。

    金丹八层,已晋为后期境界。

    “怎外面如此吵闹?”

    多年远离人间世界,他随【风息归土兽】不断南迁,在此处地方落脚不过数年。

    他飞出临时存身的洞府,看那风息归土兽从地面露出头,满脸戒备地朝声音来处望去。

    “似乎那老狮子又在和某个化神古兽争斗呢!”

    老狮子南下的旅程就是一路争斗的旅程,凡到一处便与当地化神主人争斗,不下杀手,只为压服,楚无影不知道的是,直到如今,老狮子也没能收成一位化神小弟。

    这次也是同样,他正将一只通体纯蓝的巨蝶压在身下,两只前瓜牢牢按住对方的翅膀,鼻子凑到巨蝶脸部,“服不服!服不服!?”气急败坏地发出精神讯息。

    那巨蝶躯干如蓝玉般光洁,前胸伟大,颇有些人类女性凹凸有致的意思,头部也已类似人形,把脸拼命扭向一旁,眉头紧皱,紧咬嘴唇,一言不发,神态活似在嫌弃老狮子口臭。

    “你服不服!啊?啊!?”

    老狮子须发贲张,愈发气急败坏,南下这么些年,竟没一只化神古兽服它,偏偏越往南,古兽战斗力越是强悍,打是打得赢,可这样太累啊!觉都没得睡!

    “呼呼呼……我求求你,服了我罢!?”

    眼前这只似乎也没戏,他气喘如牛,都无奈到反过来求上对方了。

    那巨蝶仍旧不服。

    “老子嫩死你!”

    老狮子抬起巨掌。

    巨蝶把眼一闭,神态愈发坚强。

    “我的爷啊,你从了我罢!?”

    老狮子只得把掌又放下来,声泪俱下。

    “呃……”

    忽然,感应到一只小鳄鱼正四足并用,悉悉索索,偷偷摸摸地往跟前凑。

    心头正在不爽,哪理会得这些臭虫,正想一掌击毙了事,那小鳄鱼人立而起,拿尾巴和后腿组了个三角凳子,立得稳稳地,又伸出只前爪,嚷道:“大人!老祖!不,主人呐!容禀,容禀!我有办法!”

    “噢?”

    老狮子来了兴趣,把巨掌再度放下,“你有啥办法?”

    “嘻嘻……”

    小鳄鱼一溜烟窜到他脚下,“我,我在人类世界呆过,正好识得她的跟脚。”她往那巨蝶一指,话音脆生生地,“我有办法让她臣服。”

    “呃……”

    老狮子眼珠子转了转,心说反正死马当活马医罢,“那你来试试。”

    “得令嘞。”

    小鳄鱼满脸兴奋,“这种巨蝶我听前主人说过,名唤【蓝凤蝶】,她鳞片具有世间最纯正的蓝色,俗称永生之蓝!这只修到化神境界,恐怕是只变异属……”

    “休得聒噪!”

    “是是是……”

    小鳄鱼忙不迭伸出前爪,往那化神蓝凤蝶翅膀上的鳞片刮了刮。

    蓝凤蝶立刻不安起来,不停扭动着身子。

    “嘿嘿,不许动!”老狮子将她牢牢制住。

    “嘿嘿,瞧我的。”

    小鳄鱼小心翼翼选了枚鳞片,用瓜子捏住,先轻轻镫了镫。

    蓝凤蝶眼皮开始不停抖动,滴滴泪珠儿不争气地往外蹦。

    “我要扯了噢,要扯了噢……”

    小鳄鱼愈发得意,爪上加劲,嘴里念叨不停,“扯将下来,你这完美的躯体可就要缺上一片,哦不,两片,三片,无数片了噢……”

    ‘嘤咛’一声,蓝凤蝶终于朝老狮子发出臣服的精神讯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