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六十二章 福兮祸所伏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六十二章 福兮祸所伏

    为何楚夺会巴巴地特意来送那么重的礼给他?

    为何楚红裳因为无法对他搜魂而另眼相看?

    所有这些疑问,在楚夺说出‘那件事’之后,都豁然开朗。

    大周书院的宗法制规定,各家宗门对领地内的凡人民众,拥有着各种权利,其中有一条:宗门所属的领民如果出现身具本命灵根,可以成为修士的人,那么他所属的宗门对他,拥有唯一的,不可剥夺的所有权。

    以楚秦门为例,如果秦继带过来那帮移民中,出现一位可以修真的孩童,那么他只能选择加入楚秦门,成为楚秦门中的一份子。不管是兵站坊王家,还是南楚门,都不得将这名孩童以任何手段,弄去自家门中,否则就是违反了大周书院的制度,一旦捅破,获得的惩罚也是极其严厉的,强如南楚门,恐怕也要落得解散宗门,首恶问罪的下场。

    一般来说,孩童从三岁记事开始,就会参与各家宗门举办的登仙大典,如果有天赋,则会成为这家的修士,当然懂事以后如何如何,他是有自己的自由的。而楚夺所说的‘那件事’,就是要冒此大不违,从各地盗取一些还没有参加登仙大典,但是身具极佳天赋的孩童,以极隐秘的手段,悄悄在楚秦门打个转,拿到正常的身份,然后光明正大地成为南楚门的一份子。

    由于齐休这赤尻马猴的本命,天生具有无法被搜魂的能力,也就是说如果齐休来做这件事的话,他人就无法从齐休这获得确凿的证据,证明南楚门也参与了此事,就算齐休全招了,南楚门也可以赖掉。所以如果将来一旦事泄,只要将齐休和楚秦门作为替罪羔羊交出去,那么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追查到南楚门身上的,而楚秦门的下场,只怕会是满门灭绝了。

    齐休甚至无法拒绝楚夺的要求,因为楚夺在对他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船上了,要是想下船,恐怕下场就是个死字,而且以楚夺的为人,只怕连楚秦满门都不会放过。

    “这是个死局啊!”齐休心中悲叹,“五年?十年?五十年?这种事做多了,被发现也是早晚而已,楚秦门的下场,几乎是注定了的。”

    他能反抗么?不能。

    他能和别人说这件事么?不能,他和弟子们说,那会害死弟子,他和王涫阚林说,那会害死他们。

    他能找帮手么?找谁呢?找哪个人,可以和拥有元婴的南楚门对抗呢?而且南楚门是有恩与楚秦的,存续宗门之恩,终于到了要还的时候了。

    能说个不字么?不能!

    “唯一的破局之道,可能唯有实力了,如果我楚秦,出一位元婴……”刚想到这,摇摇头将这个荒唐无稽的想法甩去,如果真有这个可能,人家南楚门根本不会找上自己。算了,想也无用,既然南楚门将自己当做棋子,就要尽棋子的本分,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不能把棋子当成了弃子,那样下场只会更悲催。

    齐休心事重重地推门而出,迎头和张世石撞上,“掌门师兄,您去哪儿了?到处找你没找到,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这么急?”

    “刚才南楚门的修士送来一对夫妻,说是送过来服侍的下人,赔偿老祖因为误会,损坏的\

    1000

    u5efa物。”

    “这就发动了么?好快,看样子南楚门等不急了!”齐休暗道,口中淡淡回应:“知道了,把他们安排在后山,看守存放历代掌门牌位的祭堂吧。”

    “这……”张世石一脸为难,“这对夫妻又聋又哑,女的还怀有身孕,临盆之期不远,安排到祭堂那种偏僻之处,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齐休不想让弟子们搅合进来,于是故作姿态,不满地横了张世石一眼,“怎么说也是楚家安排的来人,放到那里,以后不许指使他们做事,养着就行了,知道吗?”

    “呃……是。”不知道为什么掌门会对他发脾气,张世石有些莫名其妙,自行下去安排。

    果然没过半月,那名聋哑女子就“诞下”一对龙凤胎,而“正好”有一位南楚门女修经过黑河峰,不光帮她接生,还顺便将这两名婴儿,带回南楚门聋哑夫妻的“亲戚”处抚养。整件事如同一朵小浪花,没在楚秦门生出什么波澜,只有齐休甘苦自知,但是他只能独自保守这个秘密,任何人都不敢透露半分。

    当然参与这种杀头大事,好处也是不少,首先齐休得到了修行的法门,而展元他们,也可以重回黑河坊,继续鬼市和旅店的生意。那位白晓生,还是被钉在十字路口中央,楚佑光天天换着花样地折磨他,有些白山修士,甚至会特意赶过来,瞧这种热闹,而黑河坊,也因此在白山名声大震。

    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在这样一处所在,有一位白山筑基散修,被像狗一样锁在路口,丢人现眼。

    黑河坊更热闹了,这无论对楚秦门,还是白山修士这个群体,都是件十分讽刺的事情。

    展元已将楚秦观等处修缮一新,换成了道门喜欢的砖瓦结构大屋顶,齐休在聚灵阵中闭目打坐,身前放着那个小小的玲珑塔,体\u518

    13ca

    5运转起楚慧心修改版本的明心见性诀,他放弃了观想自己真正的本命赤尻马猴,而一心一意,以玲珑塔为同参,观想起诡代本命七窍玲珑心来。

    功法在身体里一个周天一个周天地缓慢运行,二十来年未曾跨过的练气第一槛竟然立即开始松动,齐休感到自己识海中似乎真的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形本命存在,有节奏地跳动着。

    “这个功法,果然神奇!”

    心中升起难以抑制的狂喜,差点让他行岔了气,赶紧将一张清心符拍在胸前,才逃过走火入魔之灾,差点乐极生悲。

    “掌门师兄,你怎么了?”在他身边打坐的张世石注意到齐休的异状,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齐休虽然想尽量淡然些,但实在是难以止住脸上的喜色,说出早已想好的托词。“没想到换了这玲珑塔为同参之后,我的修为又有一丝进境,有些高兴过头了。”

    “恭喜掌门师兄啊!”

    “恭喜掌门!”

    一起打坐的弟子们纷纷出口恭祝。

    “还早,还早,没有跨过练气第一槛,什么都是虚的。”齐休乐呵呵地回道,反问起张世石的进境来,张世石自从上次和黑河蜥一战之后,不光石蒲团被击碎,又感觉和盾类法器有些契合,便换成一阶法器重土盾作为同参,但是仍不能助他越过练气第二槛的关口,进入练气六层。

    “感觉……这件同参还不如以前的石蒲团契合我的本命。”提到自家的修炼,张世石的脸色便垮了下来,他是除何玉之外,楚秦门中最勤力修行的人,但是修为一直未有进境,十分令他苦恼。

    “要不,换一个?如今黑河坊的收入越来越高,我们手头也活泛多了,干脆买件二阶的来。”齐休知道他练得苦,给他出了个主意。

    “还是……先等等吧。”张世石皱了皱眉头,坊市收入都是展元的功劳,自己实在不想花他挣来的灵石,“这说话就到冬天了,等到初雪来时,香蒲猪鱼就该第一次收获了,到时候我再做决定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