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六十章 血腥的折磨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六十章 血腥的折磨

    “阚师!”女修一走,各人身上的禁制自动解除,何玉哭喊着往阚林身上扑去。

    众人都受了些小伤,大多都是烧伤,并无大碍,只有阚林还是昏迷着,人事不知。

    齐休等人也关心地围了过去,余德诺为阚林把完脉,说道:“性命应该无妨,只是筑基修士的身体,轻易不会昏迷,具体如何我也不好说。”

    张世石说道:“我去请王涫。”便立即准备动身。

    “慢!”齐休叫住他,然后环顾一遍众人,沉声说道:“今天的事,谁也不许和外人提起!”

    然后转向张世石,吩咐道:“见了王涫,编一个说得过去的原因,暂时也别和他说实话。”

    大家都知道其中利害,纷纷答应。送张世石走了,殿外的凡人仆役们才三三两两从躲藏的地方出来,都还以为是天上下了火雨,齐休也不解释,由得他们乱猜,只命他们去收拾满地的碎砖石。

    阚林自有何玉照顾,余德诺凑上来,低声探问道:“刚才那位是?”

    齐休叹口气,回道:“如果你我猜得不错,她就是对我楚秦门有大恩的南楚元婴,楚红裳楚老祖。”

    “元婴一怒,竟至若斯……”余德诺犹有余悸,“只怕白山,要遭殃了。”

    “不好!”齐休想到一个错漏处,赶忙命余德诺“你赶快去把展元他们全部叫\u56

    1000

    de来,一个人都不留,那种书不会是正规宗门贩售的货物,想必是我们鬼市里流出来的,我怕楚老祖会迁怒到他们。”

    “我马上去!”余德诺也想清楚其中关节,赶忙答应下来,急往黑河坊御剑飞去。不多时,不明就里的展元等三人跟着他回到山门。坊市中生意正好,余德诺又不肯明说原因,展元初时还不乐意,但是余德诺不由分说,拉上他们三人就走,反抗也是无用。

    “掌门师兄,这……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门中一片狼藉,楚秦观直接被掀开屋顶,另外几处殿阁的木制部分也被烧毁,都半塌着,成了危楼,这些都是展元一手一脚建起来的,心疼得不行,上前便问齐休原因。

    “门中有事,你们这些天就好好在门里呆着,哪里也不要去。”齐休将楚红裳的事粗略地说了一遍。

    展元听得连连咂舌,心里也后怕不已。“这些白山修士,连这种事也敢写,胆子大到没边了。”

    “你久和他们打交道,要多长一个心眼,以后鬼市卖的东西,都想办法弄清楚底细,别再让这种东西从我们这流出。”齐休道。

    “是。”展元也知道了其中的厉害,连忙应是,老老实实地在门中呆着。

    一边收拾残局,一边等着消息,一天半过去,不管请不请得到王涫,张世石都应该回来了的,却一直不见音讯。

    齐休觉得不对劲,刚想打发一个人再去看看,门中又来了几个南楚门筑基修士。

    “哐……哐哐……”这些修士都面生得很,其中一人敲着面大锣,敲三下便喊一句“尔等听着,一应人等,速去黑河坊中,听候发落。”

    “难道是要灭我满门?”齐休眼前发黑,差点一头栽倒,强撑上前动问原因,对方原来也不清楚,只知道奉命将附近所有修士,全聚集到黑河坊去。

    \u4e

    1000

    0d是光针对自己一家的就好,齐休心定了些。那筑基修士催得紧,无法,只好将还在昏迷的阚林留在门内,其他所有人一个都跑不掉,全被南楚门修士押着,登上他们家的飞行法器,往黑河坊飞去。

    到达坊市,那里已是人山人海,不管是白山修士,还是御兽门修士,甚至附近的齐云修士,全都被些如狼似虎的南楚门高阶修士看守着,小小的坊市街道上,甚至楼顶上都站满了人,个个面色惶然,不知道南楚门这是到底要干什么。

    “世石!王前辈!”齐休看见张世石和王涫也落魄地站在人群中,赶忙上前相见,原来他们路上正好被南楚门修士截住,早就送到了这里来。

    楚佑闵,赵良德,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修士,也莫名被押了来,混在人群中,神色尴尬不已。

    “大家看好了!”一名南楚门金丹修士发一声喊,所带威压立刻令整个坊市鸦雀无声。

    这时两名修士架着一人,从南楚门一艘极大的飞行灵梭中走出,被架着的修士看上去四十来岁,白面薄唇,一脸书卷气,不过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全身上下被打得一处好一点的皮肉都找不到,衣裳都成了破布条,勉强裹在身上,似乎已全无意识,被人半拖半架着往前挪动。

    坊市路口中心不知何时已立起一个石柱,将那人拖到石柱边,两名修士一人拿一条前端尖锐的铁链,往那名修士的琵琶骨上扎去,“啊!”那名修士吃痛,醒转过来,先是尖叫,后来变成了干嚎,最后当他的两面琵琶骨被穿透,整个人被牢牢钉在石柱上时,终于再也叫不出声音,二度昏死过去。

    “你们都听着,这个白山修士,姓白名晓生,竟然敢四处编排我家老祖,如今就将他永世钉在这人来人往之处,日日受尽折磨,丢人现眼,以作警示!如果还有再犯者,他的

    1105

    今日,就是你们的明日!”正在众人听得看得暗暗心惊,噤若寒蝉之时,南楚门那位金丹修士一声大吼,“楚佑光,滚出来!”

    楚老头不知从哪个角落,抖抖缩缩地挪了出来,他衣袍的膝盖处沾满污渍,一张老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应是吃了不少挂落。

    金丹修士继续说道:“你在这黑河坊,负责看管此人,每天都要动刑,但是不可让他死了,明白了吗?”

    “是,是!”楚佑光噗通往地下一跪,大声答道。

    “好,动刑!”

    “得令!”老头起来转身看向那白晓生,似乎看到了几辈子的仇人,双眼发红,面容扭曲,从储物袋中抽出一根尺许长的铁尺,搂头盖脸往对方脸上,身上抽去。一边抽还一边骂:“我叫你写!你不是会写吗?写!写呀?你倒是写呀!?”白晓生早就昏死过去,抽了几十抽都毫无反应,只是血水混着碎牙,往外淌个不停。

    “这个白晓生想必就是写那本书的百晓生了……”齐休不敢说话,和张世石等人对视一眼,虽然百晓生的确无耻,但是这种下场,实在是太惨了一点,楚秦众人心中再也提不起一丝恨意。

    楚佑光抽累了方才罢手,又拿出一些疗伤的药物往白晓生伤处涂抹,还喂了一丸丹药下去,白晓生身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愈合了起来,看样子真是要一直养在这坊市中心,天天折磨了。

    “好了,大家以他为鉴,再敢有冒犯我南楚者,下场就是如此!都散了吧!”金丹修士说完,在场修士如奉纶音,忙不迭地往外便走,哪敢在这里多呆一刻!

    “我们也走吧,阚前辈还在家里躺着呢。”齐休请上王涫,一道往回飞去,离开了这血腥的黑河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