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五十八章 播下猪鱼苗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五十八章 播下猪鱼苗

    “这小东西,能在黑河活下来么?”

    古吉轻轻捏起一只大概只有一指长,似鱼非鱼的小动物,外表透明无鳞,能看到体内脏器的粉红色,四肢和躯干之间,有长长的蹼相连,除了点点小的鼻子和猪类有些相似,看上去和其他猪种没啥关系。大概才出生没几天,眼睛都还没睁开,动一动,会发出吱吱的叫声。

    “别看他现在这么小一只,只要有乌心荷花的根吃,不管多恶劣的环境,都能长得很好。只是这小东西只会吃和睡,很容易被食肉的飞禽走兽捕猎。不过你们黑河倒是得天独厚,不光能养活乌心荷花,香蒲猪鱼的天敌也进不来这黑雾,只要在冬天黑雾退去那段时间,严加看护,想必是没有问题的。”

    这次赵家派来的修士虽然从未谋面,不过逢人就笑眯眯地,态度十分和善,解说也十分耐心,想必和赵秦两家快要结亲,也不无关系。

    他从银背驮鳐背上抬出来一筐筐的猪鱼幼崽,分发给楚秦众人,“就是下种时麻烦一点,需要人工将猪鱼幼崽一个个地放到乌心荷花的花蕊之上,它一开始会吸取花蜜过活,大概两三天后就能自主游入沼泽,去寻觅根部的莲藕了。”

    这是门内的大事,楚秦上下除了沈昌在黑河墟守店,还有秦唯喻在黑河峰看家,其他九人全部到场,一人上前拿起一筐,驾驭灵舟,便开始在养殖点奔波忙碌起来。

    如今正值盛夏,恶臭的黑雾正处于一年中最强势的时期,楚秦人身穿带风罩效果的灰袍,嘴含香薏丸,还用湿布掩住口鼻,防护工作做到极致,但都不怎么管用,恶臭之气仍能不时侵入,大概下去种个十来只猪鱼,就得飞上天换气,十分辛苦。

    “呕……”

    齐休再次飞上高空,看见古吉正坐在舟上呕吐,上前让他去驮鳐背部休息一会,古吉倔强地摇摇头,又再次飞入黑雾之中。

    “哎,好孩子啊,苦了你们了……”

    齐休捶捶自己的腰,人在灵舟上要想将猪鱼准确地放入每朵荷花的花蕊之中,必须要大幅度的探下身子,长时间劳作,这腰竟然隐隐作痛,心中哀叹:“我才三十岁,这就要老了么?余德诺的今天,可能就是我的明天吧?”

    劳作艰辛,仿佛令楚秦门上下又回到了去年,初到黑河峰的时光,还好这种强度的工作,一年也就这么一次,以后的每年夏季,都要这么来一次。然后明年冬季,就是这一轮种下猪鱼的收获季节了,但是冬天黑雾会退去,想必能轻松不少。

    忙得连说话都没工夫,冲天的恶臭也根本提不起人的食欲,好在修真之人,虽未辟谷,等闲几天不吃都还顶得住。整整一天无间隙的下种,驮鳐上的空筐子越来越多,等到日薄西山,终于将猪鱼全部种下,楚秦众人一个个累得在驮鳐背上东倒西歪,直吐舌头。

    齐休强撑着站起,将预先制备好的解毒丹药分发下去,这黑雾之毒,奇怪的很,如果不大量吸入,人的生命是没有危险的,但是少量积蓄在人体内,腐败之毒便会慢慢损害身体,必须及早根除。

    那和善的赵家修士对楚秦门众人的工作效率也是赞不绝口,本来以为要\u4e0

    1000

    9天的活,一天就干完了,自己也乐得轻松些,乐呵呵地将楚秦上下送回黑河峰,便自去复命。

    “呼呼,今天这苦,要放在老楚秦门时,我们谁也吃不下。”张世石叹道,在黑雾中呆的久了,总感觉口中有股淡淡的腐败臭味,他大口呼气,似乎这样就能将臭味给吐出去。

    余德诺地位虽然有些超然,但为了不落人口实,今天也是卖了老命,累得惨兮兮,半开玩笑地说道:“要是咱们楚秦门天天如此,说不得,我也呆不下去了。”

    “呵呵。”听他这话,齐休摇头失笑:“这也是逼不得已啊,整个黑河无有出产,生计太过艰难了。不过秦继会安排人,平时住进养殖点旁边的黄沙幻阵里,看着那片区域。除了黑雾退去的冬天,每年我们只会忙这么一次,而且随着乌心荷花改善土质,那里的黑雾只会一年比一年稀薄。”

    展元突然想到个主意,“既然乌心荷花能改善土质,不如我们在这黑河大批种植,反正如今黑河墟有些进项,年年编列出一笔开支,扩大种植面积,应该也尽够了。”

    “好主意!”余德诺和他关系最好,开口同意,“而且以后若是香蒲猪鱼收益不错,也能省了再扩大养殖时,要等乌心荷花成熟的一年时间。”

    齐休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个理,看张世石也没站出来反对,便也同意了。“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黑河中荷花遍地,绿回人间呢?”他说道。

    “会的,一定会的。”大家不约而同,齐声回答,把齐休也弄乐了。

    猪鱼的事一了,楚秦上下又进入到秦继大婚的忙碌之中,齐休虽然不想去,但是既然是和赵家联姻,要是办得太过寒酸,对方肯定不肯干休,筹备婚典和聘礼,他还是要过问的。

    等到议定好的婚期一到,张世石便\u5

    e00

    e26着余德诺,秦唯喻,古吉等人,送聘礼,接新娘子等等琐事,全面参与进去。婚典那天,齐休一人呆在黑河峰,弟子们全被他打发过去,一方面以示隆重,另一方面也能令他们多见见世面。

    直到深夜,齐休正独自打坐修行,忽然掌门令牌在怀中一跳,出去一看,原来是余德诺喝得醉醺醺地,歪歪扭扭御着飞剑,一头撞到了阵法的护罩上,进又进不来,在外面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怎么喝成这样?”齐休心里生出一丝不悦,将他放入,搀扶进他在黑河峰上的房间。

    “办得热闹啊,光来贺礼的各路修士,就不下……不下百人。”余德诺闭着眼睛,不停唠叨。“还……送新人一对一阶飞雁,好……好东西……好东西啊……。”

    “余兄?余兄?”齐休凑到对方耳边,轻唤几声,对方却毫无反应,只在那喃喃呓语,似乎醉到不知旁人的存在。

    “我要是能为俗家儿女,办……办出这种场面的婚礼,也……也不枉……不枉我……”余德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发出一阵鼾声,竟在齐休怀里睡着了。

    “哎……”听明白他这是睹景伤情,受了些刺激,不难想见赵良德将这次婚礼办得是如何风光。

    “赵良德对子女,倒真是尽心尽力,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为余德诺盖上被褥,齐休轻叹口气,退出屋外,轻轻关上房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