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五十四章 鹊巢被鸠占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五十四章 鹊巢被鸠占

    短短几个月,何玉的变化就这般大,归根结底,还是实力使然。

    他在黑河蜥一战之后,领悟出战斗类本命天赋冰棱地刺,而且距离突破练气五层也不远了,除了阚林,连张世石也没法再给他的修炼上提供什么指导和建议,更别提齐休了。

    “或许将余德诺引入门内,稍微压制一下何玉的傲气?”齐休心正乱着,展元急匆匆地赶回来禀告,说器符盟的人到了黑河墟,正式提出想在这里开设店铺。

    “来得这般快?”斯温泰才走没两天,器符盟的人就上门,如果说二者没关系,齐休是不可能相信的。这样一来,局势就彻底乱了,这黑河墟,日后自家都不一定能说得上话。

    “他们先去找的赵良德,赵前辈也同意了,看样子这事是没法阻止了!”展元接下来说出的消息令齐休更感到一阵无力,怎么把这茬忘了,赵良德收财物可是不分对象的,自己能收买,器符盟一样能收买,这可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刚还自以为得计,没想到现世报来得这么快!”齐休丧气地说道,开了这个口子,只怕日后白山的阿猫阿狗都没理由挡住了。

    “这样不是很好么?”展元十分不解,“人越多,对坊市的兴旺越有利啊?”

    他不明白,南楚门这般强大,都不愿意和\u8

    2000

    fd9帮白山散修多往来,从那个什么山都门的斯温泰就可以看出来,这帮人可不好打发!但是也无法,对斯温泰,齐休可以硬抗,但一来赵良德的面子,二来又是器符盟这种大宗门,对抗是肯定不智的。

    刚答应下来没几天,赵良德又派人来,说是要齐休将市口的产业让与器符盟,器符盟在外圈帮楚秦门再盖一个大的,以作补偿。这是摆明要鸠占鹊巢了,但齐休也只能默默吞下。

    又过了几天,山都门和一些白山小宗门各显神通,要不直接贿赂赵良德,要不走通了楚佑闵和王涫的门路,反正今日进驻一家,明日塞进一家,黑河墟的顾客没来几个,各个宗门就纷纷在里面大兴土木,显出一种畸形的繁荣。当然这也说明大家都看好黑河墟日后的前景,否则谁吃饱了没事干到这臭气熏天的黑河来打搅。

    齐休最后只得和他们约定,鬼市和旅店只能由楚秦专营,算是守住了最后的底线。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张世石在门内聚会上怒吼,“掌门师兄不要忘了,黑河怎么说也是南楚门的地界,现在白山的势力大批涌来,我们楚秦不能帮南楚门稳定东方,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倾覆之危就在眼前!”

    展元就看不得他这种做派,不管有理无理也是要和他争上一争,“张师兄也不要忘了,楚佑闵可是南楚门自家人,他都没说不行,还介绍相好的白山宗门进来,要怪也轮不到我们一家头上。”

    他一说话,更拱起了张世石的怒火,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吵得不可开交,齐休头都大了。

    “好了!都是同门师兄弟,干嘛老是这样水火不容!你们这样,我心痛啊知不知道!?”好不容易把两人压服,齐休也没了兴致,干脆将众人遣散,这么下去,也吵不出个结果。张世石和展元只说对了一部分,放任局势这么演变下去,黑河墟根本就成了白山势力的大聚会,肯定会脱离出南楚门的控制,南楚城那边不会高兴看到这种局面,而他们只要动动小手指头,楚秦门就完了。但是有楚佑闵在前头挡着,又的确能摊薄自家不少责任。

    “楚佑闵是个不靠谱的,他做出的决定不能代表南楚城,上次见过的金丹老祖楚夺,不是就骂过他么?”齐休思来想去,看样子还是要去南楚城,再见楚夺一趟,讨个准主意,才是最妥当的办法。

    想做就做,这种事拖不得,要是消息先传到楚夺耳中,他有了先入为主的映像,自己再去就晚了。齐休长身而起,再度去找赵良德,还是老样子,搭乘御兽门的运货兽船,重访南楚城!

    楚庄媛明言在先,她是再不会管楚秦门的事,虽然齐休心底实在是忘不了她娇憨绝美的样子,也不能再不识时务地找她。只有按照南楚门的规矩,先以附庸小宗门掌门的身份,求见主管这块的执事修士。

    “你们倒是能折腾。”楚夺没见到,一名筑基执事听完齐休的叙述,不满地瞥了他一眼。

    “执事大人息怒。”齐休二话不说,跪了下来,诚惶诚恐地说道:“实在是黑河艰苦,如今门内的凡人还借住在齐云王家的领地,生意上又依靠着御兽门的赵家,吃人嘴短,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他绝口不提开设坊市是自己的主意,只有意地将责任往王涫和赵良德身上引,反正南楚门对齐云派和御兽门,是没什么辄的。

    “得得得,你好歹是个道门修士,说跪就跪,有没有一点廉耻?哎,真服了你们这些低阶小宗门,自从引你们来这南疆,给我楚家添了多少事!你们东边还算好的,这西边还有人自相攻伐,丢尽了我们楚家的脸!”筑基执事骂骂咧咧地,听他话里的意思,想必还有别家\u6

    1a4e

    6f4为刺头,这倒令齐休心中暗喜,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的先顶着,不是么?

    “等着罢,我去回了师父,请他示下。”筑基执事丢开齐休,转身走了。没过一会,带了一位老头回来,指着老头说道:“这位楚佑光,作为我南楚门驻你们坊市的总领管事,以后那里一应事务,都要经过他的同意,我看谁敢违逆我楚家人!”

    “诶?”齐休没想到自己请了一位大爷回来,这以后黑河墟就彻底姓了楚了,心中五味杂陈,面上又不敢表露,只得恭敬地领命,和老头一道告退出来。

    楚佑光竟然是个练气圆满的修士,距离筑基只差半步,虽然年岁很大,但看上去不怎么好相处。“你可害苦了我了,哼!”他皱着一张如陈橘皮般的老脸,一甩袍袖,狠狠地瞪了齐休一眼,显然对无端得到的这个差事,十分不满意。他也是佑字辈的,看上去八十岁有了,和楚佑闵一样,对低阶修士的鄙视毫不遮掩,直接露于表面。

    齐休只得陪一万个小心,使出擅长的本事,一路伏低做小,将这位大爷请回了黑河。

    伸手不打笑脸人,楚佑光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对齐休不假辞色。老头倒是个实干的,也不在黑河峰歇歇脚,直接降落到黑河墟,立刻将里面搅得鸡飞狗跳,仗着是南楚门楚家的嫡系修士,他谁的面子也不卖,将包括山都门在内,已经建好店铺的白山小宗门又被他赶了出去。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好多小宗门吃亏不小,很多人咽不下这口气,直接去赵良德和楚佑闵那里闹,说要他们退钱,逼得赵良德亲自飞来调解,没想到这楚佑光根本不甩他,直接一句“有什么事你去找楚夺师祖理论。”把从来都被人卖他三分颜面的赵良德气得拂袖而去,楚佑闵更是直接不露面了,省得自取其辱。

    “听说他们把收的钱、占的地都给退了,估计这次恨透了这个楚佑光了。”掌门内室内,展元凑在齐休身边,坏笑着说道。

    “没想到楚家有这么楞的人。”齐休也失笑,这么一闹,楚秦门身上的担子大大减轻了,都去恨楚佑光去吧,敢惹楚家嫡系修士的,只有到白山顶上去找那些隐居的老怪了。

    “以后我们埋头只顾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将鬼市和旅店好好经营罢!还有余德诺的事,我想了想,他的人品心性都是不错,何玉眼看练气五层,张世石也不好管了,阚林是外人,不能指望,将余德诺引入本门,他可以指点何玉的修行,而且鬼市交给本门弟子管理,也更让我放心。”齐休把余德诺的事,干脆也挑明了,这老头人品不错,老实本分,作为楚秦门南来第一个招揽的修士,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

    展元大喜,余德诺和他最是谈得来,自己在门内得他助力,就真正能和张世石分庭抗礼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申公豹传承
申公豹传承
作者:第九天命
本书主角玉独秀获得应灾劫大道而生的申公豹传承,然后又在...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