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十九章 十五块三阶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二十九章 十五块三阶

    本命天赋,乃修士从自身本命之物中领悟的技能。本命随修士天生而来,存在于识海之中,能从其中获得多少技能,则全靠修士后天的悟性和努力。

    修士获得的本命天赋越强,实力自然越强,所以同阶修士斗法,不能只看修为,还要看双方的法器,功法灵根的克制,本命天赋的强弱,同参之物的强弱等等等等。而本命天赋,是修士消耗最小,最隐秘,也是最核心的能力之一。

    于奉行召唤出的身后古镜虚影,很明显就是他的本命之物。

    而古镜中射出的白光,似乎有帮助鉴定物品的功能,这种辅助性的本命天赋,十分有用和稀少,难怪他一个练气修士能在万宝阁坐稳奉行的位置,果然有些门道。

    就连王涫看见古镜威能,面色也一变,暗暗对于奉行的评价增高了一个级数,而流花宗的人应该早已知晓,没表现出啥讶异之色。

    古镜虚影没持续多久,就被于奉行收回体内,红玉阵盘发出的红光也逐渐黯淡下来,回复到平常摸样。

    “这是二阶护山大阵十方风火归元大阵的控制阵盘之一,主控炎火威力增幅,和另一块风系阵盘配合,火借风势,可使大阵最强攻击手段之一十方炙炎,威能倍增!十方风火归元大阵乃我齐云派传承阵法之一,只有金丹修士才可制作\uff0

    2000

    c法阵平时运转可以直接使用灵脉之力,消耗极少,只有催动法阵的各类能力,才需借助灵石。若是全力催发,等闲筑基修士落在法阵之中,就算全力防御,也不一定能从十方炙炎之中逃得性命,而法阵若有至少四名筑基修士全力催动,金丹修士在外要想攻破它的防御,也需大费一番手脚。此阵除幻象,禁空之外,还有十种变化,其一,……”

    “二阶之中,此阵也能算是上品。”于奉行朗声将红玉阵盘和十方风火归元大阵的情况逐一道来,他那本命古镜的鉴定能力果然极强。

    “二阶上品护山大阵!”流花宗的两人听了,双目异彩连连,这红玉阵盘赎回之后,彻底发挥出法阵威力,百年之内,流花宗的根基就稳如泰山!

    “哎!”

    齐休听完于奉行的介绍,不禁哀叹,十方风火归元大阵再强,也抵不过自家人引狼入室。

    若是门内齐力一心,就算没有筑基修士主持法阵,光靠流花宗三个筑基,也不是没有抵御之力,哪能有如今狼狈的下场。

    现在还要拿本属自家之物,去和仇家交易,换取所得,延续门派。

    “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先圣所言,诚不我欺也!”他心中暗自摇头。

    “那这红玉阵盘,价值几何呢?要知道这东西虽然不可少,但也只不过是护山大阵许多阵盘的其中一件而已。”

    流花宗筑基女修有些急切的问道,这于奉行把十方风火归元大阵说得越强,固然对流花宗越有帮助,但眼前自家荷包只怕就要大失血了,她现在是既高兴又有些肉疼。

    于奉行聊到鉴定本行,气度越发的笃定,在两位筑基修士面前更加挥洒自如,笑着回道:“呵呵,这么说吧,这红玉阵盘在十方风火归元大阵中十分关键,无它,则大阵最强攻击手段的威力就要减半,便宜是便宜不了的。但是这个阵法是齐云派正宗的传承,齐云山上,会制作这个法阵的金丹修士也有那么十数位,如果能托到其中一位,单独补制一个相同阵盘,这材料本不值什么钱,那样来说,这红玉阵盘,贵也贵不到哪去。”

    “嘿嘿,要是有能求到齐云山上金丹修士的人情,我们也不往齐南跑这么一趟了。你就直说,大概齐值什么价,我们流花宗买下这个物事便了。”听完于奉行的分析,流花宗筑基女修尴尬得一笑,齐云山是齐云派本宗山门所在,里面的金丹修士个个都是高高在上,前途无限之人,小小流花宗,根本没有能说上话的关系。

    “十五块三阶灵石!”既然她话说得明了,于奉行也不打哈哈,他代表万宝阁跑这一趟,日后要担着鉴定不准的干系的,于是斩钉截铁地下了定论。

    “嘶……”那流花宗掌门一直该管着门中庶务,听到价格倒吸一口凉气,面部都有些扭曲了,被筑基女修嗔怪地瞪了一眼,才控制住自己的失态。显然对流花宗来说,这是不小的代价。

    齐休虽面无表情,心中却又惊又喜,惊的是这看上去有些平常的红玉阵盘竟然和十五枚筑基丹的价值相当,喜的自然是楚秦门的财政得此大补,他这个掌门必会安逸许多。“没想到这秦斯言,责任心虽然缺缺,眼光却算得上是毒辣。”他心中想道。

    “既如此,便照这价交易吧。”筑基女修性格倒是爽快,也不再罗嗦,命流花宗掌门数出十五块三阶灵石,交到了于奉行手上。于奉行接了,便取出一式三份的契约书,交给齐休和流花宗掌门两人在上面签了名字,他和王涫也留下中人的印记,然后万宝阁、流花宗、楚秦门一方一份,各自收着。

    “这次交易完毕,日后双方若再有后账,必须告知我万宝阁。”于奉行\u4e0

    ade

    0边将灵石转到了齐休手上,一边说道:“鉴定费用,流花宗已付过了。”

    齐休心中虽不太情愿,听到这话也只能向流花宗两人道声谢,那筑基女修也不理他,只朝王涫拱手道别,便带着流花宗掌门,扬长而去。于奉行也随后道别,房内只留下他和王涫二人。他从十五块灵石中取出一块,毕恭毕敬呈给王涫,真心实意地说道:“这次得前辈大恩,齐某无以为报,些许谢仪,不成敬意。”

    王涫却不肯收,摆摆手对齐休说道:“些许外物,我是不缺,贵门在黑河,用灵石的地方也有不少,自家留着用罢。”

    齐休怕他嫌少,又加一块,推托一番,王涫还是坚辞,末了说道:“我对财货实不感兴趣,你只须记得今日的情分,日后对我家族后辈,亦作如此对待就好。”

    齐休明白他意思,连声应下,虽然这次王涫的人情不知道以后对方要自己拿什么还,不过还有齐云楚家、南疆楚家的人情债在头里,齐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痒,烦不了那许多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