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十七章 兵站坊王涫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二十七章 兵站坊王涫

    第二天一早,便有王家修士上门来请,说是家主传他马上去见,这可比楚佑闵的态度要热情多了,王涫的好客真是名不虚传。

    接引的王家修士大概练气中期修为,谈吐也温文有礼,王涫平日里本不居住在坊内,今天一大早才到,正好就看到呈上来的拜帖和礼物,加上他对楚秦门这南边的新邻居也颇感兴趣,齐休才得以如此顺利的见到他。

    以晚辈之礼见过,客套话说完一通,分宾主落座。王涫先提起话头,询问楚秦门的传承来历,齐休一五一十的都说了,甚至被三派围攻楚秦峰的事也没有隐瞒,只略过和南楚门有关的部分。

    该如何应付王涫,齐休在起了找他帮忙的意头之后便思虑清楚,楚秦门传承有序,和齐云派元婴修士楚震有香火情,这点对于偏居齐云国最南端一隅的王家来说,是不得了的人脉,这个大旗肯定是要先扯出来的。至于一些尴尬事,想必三派,就是现在的流花宗也不可能帮着遮掩,还不如也痛快的交代了,示之以诚。这些事上面说真话,那南楚门玉简中的内容,也正好用九真一假之法,不着痕迹的隐去。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互相观察,王涫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虽然看上去鹤发童颜,神采风度都不错,但是印堂中黑气若有若无,明显是大限将至的情形,也难怪他现在一门心思交结四方修士,为将来王家能继续在兵站坊延续根基,搭桥铺路。

    “楚长老在我齐云派乃是一方巨擎,没想到和你们开山老祖还有师徒之情,贵派也算是颇有根源了。”王涫轻捻长须,言语间流露出轻微对楚秦门看重的意味。

    齐休显出尴尬的神情,回道:“虽说如此,但因为敝门二代掌门人品不堪,楚老祖早有明言,不再照拂我们了。”他有些无奈,虽然是家丑,但这层意思是必须要表明的,在王涫面前,齐休不想扯一些和楚震不存在的关系出来,王涫毕竟是齐云派修士,稍留意打听,便能得知他楚秦门的底细,到时候被发现齐休在扯大旗作虎皮,反而会坏事。

    王涫神态淡然,竟丝毫不显意外,轻笑了两声,道“虽然楚老祖说过再不照拂,可尔等能来这南疆,他还是出了力的,不是么?”

    “是,楚老祖将敝门托付给南疆楚家,在黑河峰落脚,算是延续了敝门的传承。”齐休答道。从这王涫的反应来看,原来对楚秦门的根脚早有掌握,方才只不过是在试探罢了。齐休心中暗叹,这种执掌一方的老修士,果然不是易于之辈,而自己的实言相告,看样子是做对了。

    “呵呵呵……”王涫朗声长笑,似乎真被打消了不少疑虑,抚掌说道:“楚老祖快有两千岁了吧?这到了年纪的老人啊,就是喜欢提携后进,特别看重这个香火情。我如今也一百八了,是很能理解楚老祖的这种心意的,说不定哪位后进得了他的人情,就回报在他楚家后人身上了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

    王涫这话听上去委婉,但内里意思简直直白的可以,齐休心念稍转,就听明白了。赶紧表白心意:“正是如此,楚老祖对敝门上下的大恩大德,若是日后真有能回报之日,敝门就算要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的。敝门虽然实力微末,但作为道门修士,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以报,这个道理还是懂得的。”

    “嗯。”王涫轻捻长须,微笑着点头应是,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谈话继续,齐休看着差不多是时候了,趁机提出想请王涫做中人,完成和流花宗的红玉阵盘交易。

    王涫稍想了想,便应承了下来,由王家负责通知流花宗红玉阵盘在齐休手上,而且保证双方交易时齐休的安全和公平。

    目的轻松达到,齐休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又明里暗里,说了许多日后报答他王家的好话,正挠到了王涫的痒处,宾主越发相得。一直聊到没啥话好说,看到王涫端起茶杯,齐休也知机告辞。

    “老大人,何必对这种练气低阶修士如此礼遇?这个齐休模样气度只能算是中平,不像有啥出息的,而且这种事他不求南疆楚家,反而求到了您这,又被南楚门发落在黑河那种地方,想必在南楚门那也没啥脸面,何必搭理。”陪坐在王涫身后,一直不露声色的年轻修士看到齐休走了,这才满脸不忿得问道。

    王涫瞪了他一眼,劈头盖脸地就是一番教训,“没什么理由,举手之劳,能帮就帮一下,就算是下一着闲棋冷子也好,说不定以后会用到他们呢?这大道之途,波谲转折之事我见得多了,你们年轻人,心高气傲,往往会平白无故的得罪人,要知道修士的仇,可是会记上几十上百年的!我们道门还好些,像那修魔的邪修,讲求大道不绝,仇恨不灭,那些修佛的呢?和你起了因果,他不了结掉,对他的大道也是有障碍的。你平常喜欢听那些白山散修说什么快意恩仇,难道只学会了些看人下菜,迎高踩低的本事?”

    那年轻修士见王涫生气,只得连连应是,又说了好一会好话,才把长辈哄得开心了,告退出门不提。

    齐休辞别王涫后便在坊内一间一间店铺乱逛,看见什么不认识的,一定找店内空闲着的知客或者奉行问个清楚明白,问到对方不耐烦了,就送上张低阶符篆之类的小礼物,又低眉顺眼得陪小心,这样一来,大多数修士都会指点一二。

    逛到晚间,就拿着买到的本地修士的游记,考物之类书籍回旅店苦读,就像海绵一样,除了那些灵根悟性所限实在是入不了门的道法,拼命地吸收各类知识。

    就这么过了五天,才有位王家修士来告知,王涫已帮他和流花宗那边约好,三日之后,双方在齐云国南边的修真大城,齐南城内碰头交易。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