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六章 掌门的死讯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六章 掌门的死讯

    终于还是没人再加价了,七十块二阶灵石,除去交给拍卖行三个点的佣金,还能拿到六十八块。

    齐休无心再呆下去,等那瓶能提升筑基修士修为的丹药开始竞拍,气氛再次火热,包厢内叫价声此起彼伏,大厅内修士注意力都在台上的时候,觑准机会悄然离开。

    取了拍卖所得灵石,齐休快步回到住处,第二天大早便去兑了筑基丹,还剩下二百多枚散碎的一阶灵石,一并收在储物袋中。

    回转山门的路线早已规划好,齐休先沿着大路,往来时的方向走,走不多远突然回转,又回到清河坊内。没感觉到有人跟踪,这才换个方向沿着清河边疾行,很快到了一个凡人使用的渡口,付钱上了条往返附近凡人城市的客船。

    船里乘客大部分都是去赶集的农民和商人,农民互相谈论着天气和谷物的价格,商人们则高声交换着城里货物和****的行情,乱哄哄的。

    齐休上船前暗地里换成了普通的凡人士族打扮,峨冠博带的齐休一进客舱,无论农民商人都赶紧站起来行礼,然后将最好的位置恭敬的让给了齐休,便回头继续自己刚才的话题,舱内再次热闹了起来。

    齐云派及其附近都是道门天下,虽然行的是宗法制,但是要求贵族与平民“老死不相往来”,平民一辈子没见过自己领主长什么样子是常有的事,所以都不很畏惧。

    一路顺流直下,两个多时辰后,齐休在一座小城的渡口下了船,找到城中的车马行,包了辆最好的马车,和车夫议好价钱,便一头钻进车厢不再出来。

    路上要走三天两夜,齐休手伸到怀里,感受着储物袋里那装着筑基丹的小瓶,查看封印瓶子的符篆是否完好。

    筑基丹虽然严格来说算是一阶极品的丹药,但是练气期的炼丹师根本无法炼成它,而且要使用一定年份以上的灵草,所以价格大概与一件二阶中下品的法器等同。

    当然法器和法器之间的价格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昨天那把一阶上品的飞剑,就比一些二阶下品的飞剑价格还高,这里有拍卖价格虚高的因素,也是因为飞剑特性是否被买家看中的问题。

    “前后花了二十天,希望师父没等太焦急……”

    望着车窗外的风景,齐休默默的想着心事,初夏的平原入目都是翠绿色,马车走得很稳,一片片农田从车窗外飞速的滑过。

    很快就进了齐云派的范围,齐云派是拥有化神期修士的超级宗门,所以有位侯爵帮助门派管理着下面大大小小的贵族和平民,同时也运用凡俗的力量,收集修真材料,发掘有修真天赋的人才等等。

    对于大多数凡人们来说,不知有齐云派,只知有齐云国,或者严格来说――齐云侯国。

    齐云侯国面积非常广大,楚秦门不过是在他的一个角落而已。境内大部分是平原而且适宜耕种,道门讲究无为而治,是以民间阡陌纵横,鸡犬相闻,一派富庶安宁的景象。

    “草民如蝼蚁,安居且乐业,修士若豺狼……”

    本想作首诗词咏唱一下民间的风情,第三句歪题了,第四句便再也接不下去。

    一下子没了心情,“算了,做道士的还是不要学那些儒生\u6cd

    1000

    b酸水了。”

    齐休关了车窗索性在马车里睡下。

    一路晓行夜宿,走走停停,马车离楚秦门山门越来越近,车夫过了楚秦镇就不认识路了,齐休只有一路指引。

    本来齐休计划到楚秦镇上,换成凡人打扮走小路潜进门里。但是在楚秦镇上一打听,好几派的修士已经直接在山门外安营扎寨,甚至几位筑基修士已经进入了门中。

    齐休想破了头,都没想出能绕过山门进入楚秦山的办法,这种情况是无论如何也潜不进去了,眼看无计可施,他索性换回楚秦门的赤色道袍,死马当活马医,坐在马车上大大咧咧的直接往山门赶去。

    “站住!”

    果不其然,就在遥遥能看见楚秦山的时候,马车被站在大路中央的几名修士挡住了去路。齐休探出头一看,对方全是各色道袍打扮,心中稍定。

    他也不是一味莽撞的跳进对方的手中,而是有相当的考虑。

    道门之间一般都讲点香火情,而且怎么说同属齐云派门下,互相之间争斗历来还是较忌讳闹出人命的。而且现在人家摆明车马要吞并楚秦门,自然不可能随意杀戮这些底层的门人,毕竟修士也是修真资源的一种。

    既然如此,对方的处理方式就能给齐休一丝可趁之机。

    谁也不知道他身上有筑基丹这样的宝物,如果暗地里被抓住,说不定会被搜身,东西自然不保。现在光明正大走大路过去,对方又是几个门派联合行动,不可能互相保守秘密,那么以正派自诩的道门修士应该不会明着抢夺自己的东西。

    齐休拿眼一扫,一男两女三位修士,身上道袍形制都不相同,应该不是同门。感觉到几道灵力扫过自己,对方修为都在自己之上,只有强自镇定的缓缓走下马车。

    不理那三位修士,先和车夫会了账,令其赶车自去,这才老神在\u5

    23e3

    728的转身上前施礼,口中说道“贫道楚秦门齐休,不知各位道友在此,有何要事?”

    “噗!”

    一位女修当先笑了起来,没回齐休的话,而是反问道“你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这名女修做道姑打扮,牙白色的道袍,下摆绣着朵朵荷花,大概才十六七岁,声音脆生生的,配上笑起来变红扑扑的小圆脸和胸前颇有料的高度,虽不怎么漂亮,周身却散发着浓浓的青春气息。

    “知道什么?”

    齐休拼命挤出一副懵懂无知的表情,可配上他的年纪和奇差的演技,就明显演得过头了。

    对面年纪最大的那名中年男修看出了不对,二话不说,祭出一柄拂尘法器当头刷下,把齐休捆住,厉喝道“好个惫懒货,一把年纪,装什么装!?说!这时候去楚秦门想干什么?”

    齐休没留神对方没说几句话就动手,当然知道对方动手自己也挡不住,被困得和粽子一样倒在地上。

    只好强撑到底,高声叫道:“我乃楚秦门弟子,回转山门天经地义!倒是你们光天化日结伙袭击别派修士,难道是想杀人夺宝么!?”

    “啊呸!你自己拿镜子照照,像个有宝让我们夺的么?”

    另一位女修上前啐了一口,指着骂道“实话告诉你吧,如今我们流云宗与荷花观,湟左詹家约好,这就灭了你们楚秦门!以后不想做散修,就老实交代!”

    说完还踢了地上的齐休一脚,泼辣无比。

    只感到一口气憋在胸口,郁闷极了。这种屈辱从来没人给他受过,激起了他一股狠劲,打定主意,索性别过头去,一言不发。

    “门派孱弱,不能保护门人,门人无能,不能振兴门派。方有今日之辱!”齐休气苦。

    “装死?哼!你……”

    中年男修话未说完,“咻!”楚秦山方向一只响箭冲天而起,带起刺耳的呼哨声,“咻!咻!”紧接着又是两声哨响。

    “三声,那老东西终于死了!”那名泼辣女修喜出望外的喊道。

    圆脸女修也一脸喜色“太好了!终于不必天天在这守着了!根本和坐牢没两样!”

    中年男修手一指,收回捆着齐休的拂尘,说道“既然老东西死了,我们快去楚秦门大殿!”

    说完也不等别人,丢出一个飞梭状的飞行法器,坐着走了。

    “该死,让他占先了!”

    中年修士一走,两个女修也无心再管地上的齐休,一个招出一片荷叶法器,一个招出一片白云状法器,急速跟去。

    身上的束缚没有了,可倒在地上的齐休却爬不起来。

    “老东西死了……老东西死了……”那几名修士的话语始终围绕在他的耳畔,令整个人像石头一样,根本无力动作。

    就这么过了小半个时辰,“咳咳”他咳出几口鲜红的血,僵直的身体终于动了动,稍稍转动下眼珠,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师父!!”

    撕心裂肺般一声大喊,泪水瞬间喷涌而出,爬起来,向楚秦山上发足狂奔。

    齐休的整个童年和青年都是在楚秦山上度过的,眼前的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闭着眼都能走到山顶的他很快就跑到主峰脚下。

    整座山的护山大阵,主峰的幻阵都没有出现,楚秦峰山中浓郁得如雾霭一般的灵气漂浮缭绕,无遮无掩的暴露在外,峰顶飘下来大声呼喝,还有法器交击的声音。

    手脚并用,很快爬到了峰顶,上面到处都是人,里里外外一片狼藉,根本没人来管他这个练气底层的小小修士。

    争斗声从后山传来,看到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同门,带着入侵的三派修士,匆忙的在各个建筑中进出搜检。

    “师父他人呢?”齐休伸手抓住一个认识的同门问道。

    “啊,你是齐……师父他……哎!停在西偏殿。”那名同门认出了齐休,带着愧疚的表情回答道。

    齐休赶紧跑进西偏殿,一进门就看到齐掌门躺在冰冷的地上,面部被盖了张黄纸,生机全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申公豹传承
申公豹传承
作者:第九天命
本书主角玉独秀获得应灾劫大道而生的申公豹传承,然后又在...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造化之门
造化之门
作者:鹅是老五
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这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