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五章 中型拍卖会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五章 中型拍卖会

    “呼……”

    齐休呼出一口浊气,双手缓缓下压,结束了一个大周天的修炼。

    灵力还是停留在练气二层顶峰,没有突破的迹象,偶尔产生心境上的体悟,却被修为境界的铁门槛狠狠压制了。

    稍有些遗憾,但很快释然了,对于修为无法提升的事实,他内心其实早已接受,能接触到的所有修真知识都告诉他,这辈子想越过练气三层这个修真第一槛是不可能的了。

    齐休不能修炼的原因是他的“本命”。

    一个修士,“本命”是决定修炼的速度的最关键因素,“本命”越多,代表“灵根”越杂乱,能吸纳灵气的速度就会变慢。

    “本命”存在修士识海之内,与修真体质一道天生而来,后天不可更改,有可能是五行之物,也有可能是灵兽器物,对应着修士的灵根。

    比如一名修士的“本命”为木属性的沙棘草,那他就是单本命单灵根的木灵根体质,修炼速度比一般修士要快不少。

    可如果他的“本命”多了一物器属性的斩邪剑,那他就是双本命,木灵根加器灵根的双灵根体质,修炼就会比单灵根慢一些。

    再比如说他的“本命”是沙棘草和养魂木,两个“本命之物”都是木属性,那他就是双本命单木灵根,修炼速度介于前面二者之间。

    另外\uf

    2000

    f0c“本命之物”的强弱,对修士的影响也很大。

    还是举以上“本命”例子,“本命之物”为斩邪剑的修士,修炼得来的“天赋技能”比之沙棘草中得来的“天赋技能”,无疑更强大,二者用“天赋技能”斗法,前者取胜的可能要大很多。

    当然,这也不可一概而论,个人的领悟、使用的技巧、天赋的克制等都是很大的变数。所以探听他人的本命和天赋,是修真界很不礼貌且默认带有敌意的行为。

    但是“本命”对修炼的影响不是只言片语可以概括的。

    无数世界的修士修炼自身的“本命”,发掘“本命之物”的天赋技能的方法,可以说是浩如烟海,无边无际,学不完,也说不完。

    但是筑基之前,修士无法内视,无法观想到识海内的“本命之物”修炼,所以对于练气修士来说,找到与自己本命相类,契合度高的物品,一同参照观想,就尤为重要。

    而且这个“同参之物”无论在修真的哪个阶段,都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齐休坏就坏在这“本命”和“同参”之上,齐休单本命单灵根,本来前途无量,但是他的本命却偏偏是赤尻马猴。

    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的赤尻马猴在无数世界中,只存在不过只手之数。这种天地灵物虽然天赋十分强大,但正因为本命之物过于强大和稀少,使得齐休根本找不到“同参之物”。

    这么多年来,齐休试过各种各样的猴类,猿类,甚至一些植物器物,拿来做同参,都不能帮助他映照本命,观想修炼。如此一来,练气三层这个所谓的修真第一槛,就成了齐休永远也踏不过去的万丈深渊。

    齐休也看得开,他知道的所有门派中,绝大部分外门弟子的修为一生都在三层以下,一样都是快快乐乐,忙忙碌碌的生活着,娶妻生子,照拂家人。

    虽然地位不高,但那也是要和谁相比,比那些天赋良好,一心大道的当然不如,但是和凡人比,那也是天上地下。

    一个在宗门做些仆役杂事的外门弟子,凡俗家中那也是过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平时练练长春功延年益寿,一般到三十岁门派就允许夜宿在家中,坐享七八十年俗世富贵那是毫无问题。

    反而那些有志大道的修士,天天枯坐修炼,到头来一无所成的多得很,还不如多享点人间清福。

    “此间事一了,我也该寻房妻室,开枝散叶了。不管怎样,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做一田舍翁,也很不错罢!以前外门有个专门给灵田翻土的王老头,八十岁时还娶了第九房小妾,我嘛……一妻两妾大概就差不多了。”

    齐休乱七八糟的臆想着,忽然心中一动,站起身来走到桌子边,手在桌腿上方暗记处轻轻一按,住处的房门便无声开启。

    专做低阶修士的小旅店,一般每个房间都有提供保护的小法阵,有人接近便能产生感应,防止居住的修士被人窥探、打扰。

    一位凡人知客提着食盒走了进来,恭敬的向齐休行礼后,行至桌前将食盒中酒菜拿出来布好,又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一壶青泉灵酒,一碗灵谷饭,两个小菜,上面略微有灵气浮动,都是低阶灵草灵谷做成的食物,这几样酒菜就要两块一阶灵石。菜色清淡雅致,齐休做内门弟子时倒也常吃,出来后就不太吃得起了。

    这十来天齐休奔波上火,睡得又少,有点伤了元气,参加完拍卖会后,估摸着明天就能拿到筑基丹。回转山门,路程比从隐居之地来时可远多了,而且如今楚秦门四周也很不太平,咬咬牙花两块一阶灵石,奢侈那么一回,养养精神,好应付后面的劳顿。

    这顿饭齐休吃得是摇\

    2000

    u5934晃脑,有滋有味,酒瓶掉了个底朝天,将最后一滴灵酒倒进嘴里,方才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按动机关招呼店家来收拾。

    稍加打坐,估摸时间差不多了,齐休整整仪容,出门往拍卖行赶去。

    清河坊毕竟不比修真城,行不一会儿就到了拍卖行外,作为清河坊最大商家每月一次的中型拍卖会,人流是平常的三倍都不止,热闹非凡。

    走到近前,正好有两大波不知哪两个门派的人在门口相遇,各自领头的修士杵在拍卖行门口,高声谈笑问候,身后弟子打扮的修士恭敬的垂手肃立。其他被堵着路的修士也只能跟着一起等,不敢露出丝毫不满之色。

    “起码筑基后期!”齐休心道。虽然道行低微,无法看出这种存在的修为,但做人眼色他还是有的,随随便便的筑基修士可不敢这种做派。无法,只好也立着等。

    “请!”

    “您请!”

    等了好一会儿,两位大修士才互相招呼着入内,齐休终于跟着恢复流动的人潮走了进去。

    这拍卖大厅齐休也来过多次,分两层,上层是包厢,下层是散座,围着拍卖的台子成扇形分布。

    拿着早已买好的号牌,在散座后面的角落找到了自己的位子。他虽然一件都买不起,但既然来了,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当然最关心的还是那件金光钹能拍出什么价钱,拍卖行为了不冷场,会将吸引眼球的主要拍品分段投放,作为一瓶能增进筑基修士修为丹药的垫场拍品,金光钹被排在中间部分出场。

    拍卖的台子和凡人看的戏台差不多,上面已经有一个练气修士在拿各种小东西接受竞价。起拍价很低,这是为了吸引修士早点进场的小手段,外面还不断有人进场,里面找位子座的,喊价的,乱中有序,气氛十分热烈。

    当大多数人都坐好后,场面渐渐平静下来之后,一些较为值钱的拍品也出场了,第一件掀起波澜的拍品是把一阶上品的飞剑,一出场大厅中的温度顿时升高,加价声此起彼伏,很快变成了楼上包厢之间的争夺战,最后以三百块二阶灵石的价格成交。

    齐休看得十分眼热,飞剑无论当飞行法器,或是御器攻击,速度远非同档次法器可比,攻击力既强悍,消耗灵力的速度又不高,而且一阶的飞剑,练气修士就能发挥出威力。

    “啧啧,不愧是杀人逃命,梦幻逸品,一柄飞剑,都能换三枚筑基丹了。”

    齐休和楼下散座的修士们一道,用复杂的心态目送着飞剑被人捧着,送入楼上的一个包厢之中。

    台子上的拍卖还在继续,场中时而平静,时而热烈,很快,齐休等待的时刻到来了。

    “二阶下品法器,金光钹!这件金属性法器的特点是能攻能守,攻防合一!”

    拍卖奉行是位中年男子,他的声音通过特殊法阵,保证大厅内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举起金光钹缓缓展示一圈,才小心的交给身边另一位负责展示法器威力的修士。

    那名修士拿到之后就开始做各种威力的展示,而拍卖奉行在旁边辅以详尽的介绍。

    “……可化作盾牌,防守范围较大,能抵挡一阶上品威力的攻击,如果用消耗灵力增加的方式催动,可抵挡二阶下品的攻击……”

    金光钹的属性本就不太出色,场面顿时有些冷,最后台上演示的修士催动它发出一道金色光线,打在试炼石上,发出代表二阶下品攻击力的颜色,场面才稍显热烈一些。

    “最后提醒一下,这种攻击,练气后期修士的灵力大概只够发出三击左右。好,底价五十五块二阶灵石,一块二阶灵石加价一次,有出价的没有?”

    虽然拍卖奉行说的是\u4e0

    c81

    d可隐瞒的实情,可齐休的牙又开始发酸了,虽然是二阶法器,可攻击或防御要达到二阶威力,消耗灵力都很大,看场中的反应就知道,感兴趣者只怕寥寥。

    拍卖奉行话音落下,却迟迟无人出价,齐休真的都快哭出来了,心咚咚咚直跳,这时前排有只手才懒洋洋得举了起来。

    “好!这位道友出五十五块,有更高的没有?”

    拍卖奉行问道。又是一片安静,他只好接着喊“五十五块二阶灵石!一次!”

    另一个方向有人表示加价。“这位道友出到五十六块!五十六块!有没有加的?”拍卖奉行喊道。

    “六十!”

    从楼上传来沙哑苍老的喊价声听在齐休耳中简直就是天籁,拍卖奉行赶紧喊道:“庚字包厢,六十块!有更高的没有?!”

    台下又是一片寂静,一般楼上出过价以后,楼下的散座修士是不会再去竞价的。

    “七十!”

    从楼上另一个包厢,喊价声再次传出。这种幅度的加价令大厅里嗡的一声,相熟的修士纷纷交头接耳,开始猜测两边是不是有什么恩怨的八卦。

    “七十!七十!午字包厢七十块二阶灵石!还有没有加价的!?”拍卖奉行喊得声嘶力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