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四章 练摊在鬼市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四章 练摊在鬼市

    明月孤悬,洒下漫天银光。

    潺潺流过的清河之上,水面被照得发亮,整条河宛如一条银色的玉带,带着宁静清冷的美缓缓向下游流淌。行到中途,被一座高大山峰阻住去路,不情愿的转了个弯,玉带在山峰旁划了个半圆的月牙,又固执的循着旧路,一路西去了。

    峰顶一团雾气终年不散,里面隐约有灯光透出,如果是一位筑基期修士,又或拥有识破幻阵的法器天赋,就能看透这层雾气,得窥清河坊的全貌了。

    清河坊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开着,现在已是后半夜,来往人流比日间少了许多。

    一男一女两个练气修士从远处慢慢走来,两人都是穿着同款的青色道袍,半新不旧的,料子只能说一般,但却十分干净。

    男子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量颇高,可是国字脸加上两道浓眉,配着那细眼薄唇观看,总给人一种不协调之感。

    女子看上去二十出头,长相虽然普通,举手投足却有一种飒爽干练的气质,道袍腰部被别出心裁的用鹅黄丝带稍稍收束,简简单单便勾勒出女性成熟的曲线。女子左手轻轻挽着男人的胳膊,身子微微靠过去,昭示着二人的关系。

    “师兄,这次冒险的收获,我们分得多了,老孙好像有点不高兴,要不再补点灵石给他?”

    “老孙这人不坏,就是这个抠\

    2000

    u95e8性子,而且这次得的东西实在是不好分,这道理我想他也懂,反正总会有人拿多点拿少点,都是常事。灵石就不必了,他虽是散修,但也好面子,直接拿灵石给他不是打他脸么?等下我们去鬼市,看着差不多价钱的东西买个,以后找机会送给他。”

    “嗯,也好。”

    两人就这么一边轻声聊着,一边信步走进了清河坊。也不急着去鬼市的样子,先在几个大的商铺慢悠悠的逛着,但是什么东西也没买。出来时女子总是轻轻的笑,又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男子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和愧疚。

    伸出手在挽在自己胳膊上的素手上按了按,两人就好像都明白了似的,相视一笑,腻得化不开。

    “去鬼市吧,这里以后再来。”

    男子说着,重音放在以后两个字上。

    “嗯!”

    女子仿佛也听懂了他的意思,重重的答应了声。于是两人又慢慢的依偎着向鬼市踱了过去。

    鬼市的灯光与那些大店铺相比,就黯淡了许多,一个圆顶的大亭子,中间挂着一大颗发光萤石,就是鬼市所有的照明。

    晚上人少,只有亭子里面才有摊贩,都挤在一堆,也不觉得冷清。

    摊主和客人都很有默契的低声交谈,不时有交易成交。

    其实一般后半夜的成交率反而高些,因为这时候的人大部分都是真心诚意的想买或卖。更有传言,偶尔会有赃物从某些紧张兮兮的不良摊主怀里摸出来,然后双方以极低的价格默契成交。

    “咳”女子轻咳一声,暗地里捅了一下男子的腰,然后用眼神示意着男子的目光落在一个摊位上面。

    “嗯?”男子不明所以,看向那个摊位,然后在摊子上的一块木牌上,找到‘八成新一阶下品飞行法器灵竹纸鸢一对,价格面议’字样,便明白女子示意自己注意的原因了。

    两人早就想买一对飞行法器,缓步走过去,那摊主还有桩生意在谈,正跟一个年轻的白面修士低声争辩着什么。

    “你这人,当真顽固,一百块一阶灵石和一块二阶灵石有何区别?为啥不收我这些这一阶灵石呢!?”年轻修士虽然尽力压低声音,可不难听出他的恼怒。

    “你别唬我,这清河坊中,一块二阶灵石能兑多少一阶灵石?你当我不知道么,这符少于一块二阶灵石不可能卖!”摊主也是寸步不让。

    “你那符,要是别的元素的话,我二话不说买了你的,水元素的,那防御力能比么?”年轻修士说道。

    “水元素防御罩是元素防御符中防御力最低的没错,可以它在特定条件下作用比其他灵符大!你在火堆里开一个木元素防御罩试试?而且这种符我卖得多了,不管哪种的价格都低不过一块二阶灵石!”摊主既激动又不想喊得太大声,脸都憋红了。

    “行了行了,我怕了你了,几块一阶灵石争成这个样子,这样,市价一百零五块一阶灵石你把这符卖给我,我实在是没有二阶灵石。怎样?”

    年轻修士看到有年轻女性靠近过来,可不想在女人面前为了几块灵石和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终于不再坚持,摸出个革囊,数好灵石交给摊主。从摊主那拿回一张黄色巴掌大的符篆,珍而重之的贴身收了,转身告辞,走时还不忘冲女子眨了下眼。

    “噗。”女子忍俊不禁,“你们两个真是有意思。”她冲着正将灵石往怀里塞的摊主说道。

    摊主收了灵石,脸色也渐渐平复。回道:“道友见笑了,实在是急需灵石。不然也不跟他争那许久,二位道友需要点什么?”

    女子说明来意,摊主很快便将纸鸢取来,男子接过两只纸鸢,一点点,仔仔细细的验看着。

    女子在旁\u8

    1000

    fb9闲来无事,便打量起这个摊主来。瘦小,大概三十来岁,眼神很亮,面白无须搭配上整齐中庸的五官,长相还算不错。但是整个人给人感觉很虚浮、焦躁,说话急,眼珠子晃得很快,嘴边一圈破皮,弓着背把脖子伸得老长,死死盯着男子验看纸鸢的双手看,生怕别人弄坏了他的东西。

    “好像怕随时有人来抢他钱似的,守财奴!不好对付!”女子心中暗暗的道。

    男子终于验看完毕,隐晦的给女子打了个表示肯定的眼色。

    女子心里明白,这表示属于她的一场战争开始了……

    半个时辰后,齐休仰面躺在床上,整个人都虚脱了。

    “太能讲价了……”

    他心中哀叹道,两个灵竹纸鸢,一张元素防御罩符篆,最后只卖出了十块二阶灵石,那该死的女人还逼着自己饶了几瓶回血和回气的丹药。

    算上还剩这点东西和已赚到的灵石,如果寄卖的那件金光钹能卖出七十块二阶灵石,除去给拍卖行的佣金,大概正好够买到筑基丹的价钱了,如果没拍上价,那只能拿到五十五块,那就必须把储物袋也卖了,差不多刚好够。

    “自己还是经验不足,来到清河坊的头几天,一心想把东西卖上价,放走了好几拨生意。结果十天一过,自己又开始着急了,东西反而卖得还不如当初拒绝了的价格……”

    齐休不停骂着自己笨蛋,骂着骂着终于没能抵抗住极度疲倦的侵袭,沉沉睡去。

    没睡多久,一醒来就又去了鬼市,一刻钟都不敢浪费,现在很多长驻清河坊做生意的修士都认识他了。

    这练摊真是件辛苦活,鬼市也是讲规矩的,比如市口好的位置,一般属于练气后期修士,齐休这种底层修士只能乖乖的找个角落,放下自己的摊子。

    摊子可以一直租用,只要你付得起灵石\

    14c1

    uff0c人不在的时可以在摊子的木牌上留一些货物信息,摊主摆摊时间等内容,真感兴趣的到时候自然会来找你。

    而且鬼市人来人往,稍不注意就会被有心之人盯上,四周虽是正道所在,但偶尔也会有杀人夺宝的消息传出。

    一般价值稍高的交易,齐休事后都装作没能成交,挤出一张苦脸来。摆在前面的都是单个物品,观察买家是不是个妥当人,才会提出自己有大量,多买优惠之类的。总之就是财不露白,还得尽量把东西卖出去。

    齐休刚到自己的摊位后坐下,就来了一位身着白袍的中年修士,开口就问“你这的土元素防御罩,还在吗?”头抬得高高的,仿佛是用鼻孔看人。

    “在!”

    齐休赶紧答道。于是中年修士又问数量和价格,“最后一张,两个二阶灵石。”齐休眼珠一转,马上答道。

    结果中年修士也不还价,丢了两个亮晶晶的二阶灵石在摊子上,收了齐休递过来的符篆匆匆的走了。

    “冤大头,终于也让我碰到一个了。”

    齐休把两块灵石放进怀里。在鬼市他从不暴露自己有储物袋的事,昨天那对情侣来买纸鸢,其实纸鸢就在在怀中的袋子里,他还是故意回住处绕了一趟,装作是回去取来的。

    运道这玩意儿真说不清楚,今天齐休可以说是鸿运当头,半天时间,就把剩余的东西卖得一干二净,而且价格也很不错。

    现在储物袋中除了灵石,就连平时自己用的清洁符之类的辅助符篆都卖光了。

    由于最后一天的惊喜,只要最后金光钹拍到六十八块二阶灵石,就能在不卖掉储物袋的情况下完成师父交给自己的任务。毕竟这个袋子师父没有交代可以卖掉,没它根本没法在坊市和门派间隐秘的搬运东西。

    早早回到房间,今天的顺利差点让他像小孩子一般走路时蹦那么一下,在无比冲动那么做之前的一瞬间,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快三十岁了。

    “呵呵,果然是因为压力忽然消失,人的童心便回来了么?”

    齐休心里想着,忽然感到多年未有进境的灵力一丝松动,好像领悟到了什么,赶紧打坐运功。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