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章 急赴清河坊

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二章 急赴清河坊

    齐休和秦业从开始高声的争辩,到后来低声的谈论,最后竟变成了秦业这个九十岁的老人,在齐休面前像孩子般抽泣诉说。。

    “我继承家业时,二祖还在,那时家中虽已不复传说中开山老祖时的风光,但怎么说还被称作男爵。那些男爵甚至子爵们在我面前都是客客气气,不敢稍有怠慢,在那齐云城中,都有一分薄面。可如今,年岁越大,却愈被人看轻,就连那些的最低等的士,什么东西!都敢给我气受……”

    秦业声泪俱下,喋喋不休。从当年的风光,到如今的“落魄”,没错,现在的情况在他眼中就是落魄。最多的还是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如果齐掌门没能筑基怎么办?如果不是我老秦家人做掌门怎么办?”

    “只要家中还有练气修士,跑不了你老秦家一个士,士是什么?还是贵族!”

    齐休心中暗自腹诽,他知道秦业肯定不会爱听这个,秦业说这些话也不会指望从自己这得到什么答案,只是找个人说说罢了。齐休只有温言劝慰着,将秦业送出房门,才发现自己布的隔音罩,早已消耗掉符篆的灵力,看不到一丝踪影了。

    看着秦业远去的背影,齐休发现这个老人比来时的精气神都差了很多,蹒跚着挪动脚步,就和现在风雨飘摇中的楚秦门一样……

    齐休将目光收回,落在

    2000

    那木箱之上,心中思虑万千。

    其实自己并没向秦业透露实情,如今的楚秦门可以说是大厦将倾。

    齐掌门虽是授业恩师,而且待自己如若亲生,就是得知自己无法在大道上更进一步,也是多方呵护,免受那些势利同门的白眼和欺凌。

    更别提齐家对自己也有救命和养育之恩。

    但是凭心而论,师父实在不是掌门之才,师父年轻时被认为是门内最有可能筑基成功的天才,所以当时能击败众多对手,以一个外姓执掌楚秦门。但是连续冲击筑基失败后,师父的性格越来越古怪和自私,搞得门内众叛亲离,人心尽失。

    齐掌门七十有四,理论上还有三四十年好活,只要他不死,楚秦门就还在那三代规则的保护之下,谁也不敢动楚秦门的主意,周边门派的吞并动作也不会那么早发动。

    可他做为门主,几十年痴迷于修炼,门派一应事务全部丢开,最后门内山头林立,互相为利益意气争斗不休,那几个练气后期的长老,竟然引外人来为己助阵。结果门派隐秘尽为人所知。

    前段时间,传闻齐云派元婴修士楚长老对他人说,他与楚秦门的缘分,早已在其弟子秦烈儿死后就尽了,这言下之意清楚无疑,楚秦门就此失去最大的依仗。

    不但如此,齐掌门多次借助丹药冲击筑基失败,寿元大减,时日无多,如此隐秘的事不知怎么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这下周边宗门彻底没了忌讳,现在楚秦门是外敌环伺,人人都想着分一杯羹。

    听说山门之外,各派修士公然游荡巡视,封路堵人,就等着齐掌门一死,好在楚秦门这美味上咬一大口。楚秦门乃金丹老祖创下的基业,比如山门所在,灵气就有三阶之高,放在现在门中只有练气修士,真如小儿手执黄金行于闹市,其下场可想而知。

    而这些,虽然有各种原因,但是师父这个掌门,肯定是难辞其咎的。

    自己被师父派到此处,就是因为作为师父的亲信,绝对信任的人之一,做一个避开门内反对掌门势力的暗桩,专门将楚秦门多年积攒下来的物资暗地里拿出去贩卖,换成师父冲击筑基需要的灵丹,以及他亲信培养之人的各种花费。

    这种事……又怎么能和秦业说呢。

    毕竟楚秦门怎么说也是人家老秦家的家传,而且这些东西,还是用的明修栈道之策,特意交给秦业手上让其运送,以释众人之疑。

    “秦业要知道真相,大概会气死吧?不管怎样,与我而言,掌门与齐氏之恩最重,至于老秦家,只有对不起了。”齐休心道。

    吩咐好门子在外面看守,不要让人进来打扰,然后关上房门,走到木箱之前。念了和师父约定好的解封咒,那封住箱子的两张符篆便无声无息的脱落下来。

    上前揭开箱子,室内顿时被宝光笼罩,法器、符篆、灵石、灵草应有尽有,把木箱塞得满满当当。他与师父早有约定,这箱子一来,箱中之物需尽快拿去坊市换成筑基丹,做为掌门冲击筑基所用丹药中最重要的主药。

    齐休将各色宝物分拣辨别,十几年间,这种私下贩卖之事做多了,什么东西值什么价格,他也清楚一二。心中一番计较,“这些东西换筑基丹虽然可以,但是有些物事却不太好出手,只怕时间要拖得长些,既然如此,自己这边早行动一刻,能帮上师父的可能就多上一分!”

    齐休想到这里,再不迟疑,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袋子,非皮非锦,上面花纹玄奥非常,乃是价格不菲的储物袋,袋子一面绣着“齐云”二字,表示此物乃齐云派所制,一面绣着“两方”二字,则是表示袋子的容量。‘两方’大小正好和这种大木箱等同,也是齐掌门为\u

    1f8e

    4e86齐休偷运方便,所赐之物。

    拿袋口凑近,口中念念有词,木箱便凭空不见,被装入这储物袋中。齐休又备了些路上应用之物,外头太阳正好已经落下,忙唤门子来,将指猴交给他照顾,又吩咐门子守好门庭,若有外人问起,只说自己出去访友,不知何时能回来。见门子一样样都记住了,便匆匆上路。

    出得门来,齐休反而不急,如同散步一般缓缓而行,还不时停下来欣赏景色。这么晃了几里路,没感觉到有人跟踪的迹象,再看天色也快黑了,便往路边树林里一钻,取出备好的短衣短褂换上,又用些易容之物在脸上身上涂抹一番,把头发重挽了髻,从一个白白净净的赤袍道士,变成皮肤黑黑的老农。

    齐休只是粗通易容之术,面容倒是没变,但也不虞被人认出,幼年时长居楚秦门内门,后来又出来隐居十余年,认识他的人本就不多。

    捯饬好这些,从袋中取出一张轻身符做法化了,换了个方向在林中发足狂奔了起来。

    齐休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修真坊市清河坊,离清河坊不远,也是齐休隐居此地的主要原因。因为楚秦门及其附近的地域,其实全都是修真大派齐云派间接控制之内,就连楚秦门及觊觎楚秦门的宗派,真算起来都是齐云派门下的分支而已。所以楚秦门和其附近敌对宗门修士,除了一些临时而聚的墟市,大多都是去齐云派直接控制下的修真城市齐云城中互通有无。

    清河坊则处在齐云派影响力最低微的所在,以散修往来居多,自然而然形成的一处以散修和修真家族势力为主的坊市,在那里交易,能最大程度避过那些觊觎楚秦门的宗派耳目。

    齐休尽捡偏僻无人处赶路,飞快的掠过沿途的树木和山丘,符篆之力失效之后马上再补一张,一路飞奔而过。到天色将亮未亮之时,才赶到清河坊外,虽说不远,却也跑了一夜,用掉数张轻身符。坊外无人处,齐休再换一套行头,打坐调息,平复了长时间奔跑散乱的体内灵力后,看着坊市人流渐多,才施施然没入人群里,走了进去。

    易容的痕迹在入坊前已用清洁符洗去,对于修真世界的坊市来说,是很多势力的利益所在,守护的力量十分强大,用这种易容之术反而会招来不必要的注意。

    齐休此时冒充的身份是远方一个修真中等宗门的弟子,身上的道袍也是一次对方修士来访时,遗落在楚秦门中,非是伪造之物,齐休用这个身份来过多次,一次都没出过意外。

    这次掌门送来换筑基丹的货物十分杂乱,上至二阶下品法器下至一阶灵石都有,这也反映了门中积蓄已然不多,否则拿出件二阶中品的法器或者一块三阶的灵石这种等级的物品,一来就能直接交换到,哪用如此麻烦。

    一路目不斜视,直接进了坊市中心最高最华丽的一栋建筑,现在时辰尚早,里面客人只寥寥数位。一位知客见齐休进来,赶忙上前招呼,齐休不等知客说完迎客的客套话,直接问道:“今天是哪位奉行在?”

    那知客一听,便知是熟客来了,赶忙回道“是张老。”

    “带我去见罢!”齐休掏出件小玉佩在知客面前晃了晃,知客见他拿着本店的信物,二话不说,在前引到了二楼,在一间内室门口立住脚步,先敲了几下房门,然后对齐休恭声说道:“客官里面请,张老在里面。”

    齐休便推门入内。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申公豹传承
申公豹传承
作者:第九天命
本书主角玉独秀获得应灾劫大道而生的申公豹传承,然后又在...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