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百零八章 小心试探 上

医统江山 第八百零八章 小心试探 上

    &1t;>李沉舟不是不想除掉薛道铭,而是时机不对。此番派薛灵君出使大康,是因为李沉舟看到大康同样面临着困境,天香国的异军突起,让向来平静的大康南线出现了变数。在李沉舟和薛灵君的预计之中,并没有想到胡小天和大康联手,虽然胡小天接受了大康朝廷的册封,可是实际上他并不受大康的控制,而且这厮抓住一切时机扩张自身的地盘。西川生这场变故,胡小天更是实际的得利者,他趁机攫取了西川东北部的大片土地。大康放任西川难民进入胡小天的领地,明显表露出大康朝廷对胡小天的不满。

    天香国生变,胡小天粮食危机爆,对大康来说正是一个惩戒胡小天的好机会。薛灵君此番出使和大康朝廷谈判的内容之一,就是联手对胡小天进行经济封锁,只要胡小天的领地生粮荒,击败他甚至不必花费一兵一卒。大康在南线压力骤然增加的时候,必然期望得到一个稳固的后方,所以大雍和大康的联手可能性大增。只是李沉舟和薛灵君并没有算到胡小天和大康朝廷的关系居然这么快就开始破冰,在薛灵君抵达康都之前,已经听说大康朝廷要粮援胡小天。

    能让大康朝廷从并不丰盈的国库中拿出粮食支援一个昔日的逆臣,除非双方重新达成了默契,事实证明,胡小天不但得到了大康朝廷的谅解,而且还获得了重用。这件事证明,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任何的矛盾都可以暂时放下。既然胡小天能和七七化干戈为玉帛,自己只要祭出胡小天想要的条件,那么重新达成合作也并非难事。

    胡小天道:“君姐为贵上真是操碎了心!”他并未指名道姓,贵上可不是大雍皇上薛胜景,薛灵君效力的对象是李沉舟,这一点毋庸置疑。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我是个命苦之人,这辈子只能是操心的命。”

    胡小天微笑道:“管得事情越多,就会成为习惯,总觉得任何事都离不开自己,每件事都想插上一手,可事实上这个世界离开谁都没什么影响。”

    薛灵君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道:“我只是个女人,有太多放不下的事情。”

    胡小天道:“有时候人活得没心没肺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薛灵君总觉得他话中有话,主动拿起茶壶为胡小天续上新茶,柔声道:“其实我心中始终觉得对不起你呢。”

    胡小天道:“君姐千万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你我认识那么久,君姐也没有亏欠过我什么。”

    薛灵君道:“我知道你向来大度,是我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她放下茶壶道:“不瞒你说,我这次前来是为了康雍联盟。”

    胡小天道:“大康突然变成了香饽饽,这次过来的可不只是你们哦。”

    薛灵君笑道:“黒胡也派来了使臣,可他们毕竟是蛮夷,相信大康应该能够分清利害,不至于做出引狼入室的事情吧

    。”

    胡小天道:“如果是我当家作主,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惜现在能够做主的人不是我。”

    薛灵君暗叹这厮是越来越滑头,上来就把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薛灵君道:“天下间只怕没人比你更了解永阳公主,你以为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胡小天道:“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看似复杂实则简单,其实无非是买卖关系,价高者得是永远不变的道理。”

    薛灵君道:“生意场上,价高者得,可也不能一概而论,至少要看清交易的对象。”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君姐觉得,现在的大雍和黒胡哪个更有实力呢?”

    薛灵君道:“日出日落,花谢花开,暂时的低迷并不代表永远,评判实力也不能只看眼前,要将眼光放得长远,记得当初我最早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大康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遣婚使,可现在却已经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了。”

    胡小天微笑道:“眼光的确要长远,可现实的状况却要让人尽快做出抉择。”

    薛灵君道:“我知道黒胡也有和大康结盟之意,我无权决定大康的选择,只是我希望贵方明白,黒胡结盟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入侵中原。”

    胡小天道:“君姐的意思我会如实转告给公主殿下。”

    薛灵君点了点头道:“拜托了,若是有可能,还请早些安排我和永阳公主见上一面,这边的天气我实在是有些不习惯。”

    胡小天道:“君姐归心似箭,看来心中有所牵挂。”

    薛灵君没有说话,眼前却浮现出李沉舟阴鸷的面孔,自从简融心追随胡小天之后,李沉舟的性情明显改变了许多,即便是面对自己,也很少流露出笑容。薛灵君并不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可是简融心的事情无疑是胡小天在李沉舟的心口捅了一刀,伤透了他的自尊,对李沉舟这种极爱颜面的人来说简直无法容忍。就算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将简融心赶出家门,但是他也不希望简融心移情别恋。薛灵君只希望他是占有欲使然,而不是因为失去方才感到失落。她莞尔笑道:“我孤家寡人一个能有什么牵挂?”

    胡小天也无意点破她和李沉舟之间的关系,转换话题道:“有没有燕王的消息?”

    薛灵君摇了摇头。

    胡小天道:“我却听说了一些,据说燕王现在身在黒胡。”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我也听过这样的传言,皇兄这个人性情虽然偏激一些,可应该不会投敌叛国。”她表面上仍然替薛胜景维护,可实际上却早已和这位二哥势同水火。薛灵君虽然早就知道薛胜景多年以来都是韬光隐晦,低调做人,也料到他的实力不同凡响,可终究没有想到薛胜景在大雍内的势力如此强大,即便是在薛胜景逃离之后,他在大康布下的势力仍然不时反扑,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一年,李沉舟遭遇的刺杀事件就多达五起。

    胡小天微笑道:“有机会遇到他,我倒是想好好奉劝一下他。”

    薛灵君道:“他是个一条路走到黑的人。”

    胡小天道:“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天人万像图?”

    薛灵君被问得一愣,一脸迷惘道:“什么天人万像图?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

    胡小天看她的样子应该不是作伪,估计大雍皇室也仅限于少数人知道内情。

    洪北漠站在七宝玲珑楼前,双眉皱起,内心如同这漫天的乌云一般凝重,胡小天和七七关系的破冰让局势变得复杂而微妙,过去权德安活着的时候,七七虽然尊重他的意见,可是很少受到权德安的影响,现在权德安死了,她的身边却多了个胡小天,胡小天的势力显然要比权德安雄厚得多,如果两人当真冰释前嫌重归于好,那么他们联手之后已经无所畏惧。

    洪北漠想起胡小天那天晚上在天机局和自己的一席深谈,这小子应该知悉了不少的内情,虽然表露出跟自己合作的意愿,可洪北漠对这厮却不敢掉以轻心,胡小天虽然年轻,可是心机绝不次于自己。

    葆葆来到洪北漠的身后,恭敬道:“干爹!”

    洪北漠嗯了一声,并没有回头。

    葆葆道:“宫里刚刚传来消息,公主殿下决定停止搜索行动,撤走工匠,让瑶池的水位恢复正常。”

    洪北漠点了点头,权德安的尸体既然已经找到了,七七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搜查下去的必要。他沉声道:“玄天馆那边有什么动静?”

    七七道:“任天擎应该回去过,不过玄天馆的其他人应该对他的事情并不清楚,并没有得到更多的线索。”

    洪北漠的目光投向七宝玲珑楼,七七将那颗头菇藏于其中,任天擎若是得到消息很可能会前来。

    七七道:“没别的事情,女儿先告退了。”

    洪北漠却叫住她道:“葆葆,你和胡小天怎样了?”

    葆葆佯装不解道:“什么怎样了?”

    洪北漠不禁笑了起来:“知女莫若父,你心中怎么想还瞒不过我。”

    葆葆道:“干爹是不是担心葆葆处理不好?”

    洪北漠摇了摇头道:“你向来清醒,我对你放心得很。”

    葆葆微笑道:“我的确喜欢他,可喜欢归喜欢,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嫁给他。”既然瞒不过干脆就不要隐瞒。

    洪北漠道:“胡小天的确很讨女人喜欢,只是我担心他会利用这一点。”

    葆葆道:“义父是担心我会被他利用?”

    洪北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轻声道:“你去休息吧,我相信你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黒胡北院大王完颜烈新在夜幕刚刚降临之时就来到了镇海王府,随同他前来的共有六名武士,不过他只带了一名随从进入王府内苑。

    胡小天在内苑的入口处相迎,比起对待薛灵君显然已经客气了许多。

    又是两更送上,晚上还有两更,如此努力,大家的月票别留着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