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百零七章 争先恐后 下

医统江山 第八百零七章 争先恐后 下

    </>    这对薛灵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她原本想好的计划不得不重新推翻,此番谈判的对象从七七变成了胡小天,而她宁愿面对人小鬼大的七七,也不愿去面对嬉皮笑脸的胡小天,面对胡小天的时候,她居然会产生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无论感觉差到何种地步,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薛灵君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乃是为了大雍的未来,自从她和李沉舟联手夺权之后,大雍并未像他们想像中走向强盛,他们的实力还未足以横扫朝野。

    此次来康都之前,李沉舟特地交代过,让她前往拜会大康太师文承焕,在处理大康和大雍之间关系的问题上,文承焕一直都是主和派,而且两国之间的多次谈判,文承焕都亲身参予。薛灵君来到康都之后,经过一番斟酌,决定还是先从胡小天这里开始。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从她进入大康的疆域开始,她一举一动或许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胡小天早就料到薛灵君会首先前来拜访自己,他也没有为难薛灵君,让梁大壮将她请到后花园。

    以薛灵君的身份,胡小天就算没有迎出大门,怎么也要在二门等候,可今天胡小天的举动明显有些失礼了,薛灵君在途中心中暗自琢磨,这胡小天应该是故意没有出迎,看来这厮仍然记恨着自己过去的事情。

    跟着梁大壮走入后花园,这一路上所见的精致让薛灵君暗自赞叹,江南果然物华天宝,风景宜人,进入这镇海王府一步一景,所到之处无不赏心悦目,前方听到匆匆水声,却是假山之上一条银龙版的三叠瀑布飞流直下,虽然瀑布的规模不大,可是夏日里能够得见此景也让人心旷神怡,瀑布的水流注入水潭,然后又从水潭蜿蜒流入鹅卵石铺成的小溪,薛灵君知道这一切都是人工所为,心中不禁啧啧称奇,循着那条小溪向前方行走,进入一片苍翠欲滴的竹林,竹影摇曳,清凉异常,仿佛酷热的暑气完全被隔绝在外。

    薛灵君沿着竹间小道袅袅而行,前方有梁大壮为她引路,身后是金鳞卫统领石宽。换成薛灵君和胡小天反目之前,她应该不会让石宽同行,可这次却并没有拒绝石宽同来的要求,也是因为她心中底气不足的缘故

    。

    薛灵君轻声道:“当真是一处清幽雅致的所在,王爷还真是懂得享受呢。”

    梁大壮微微一笑,还没等他说话,竹林深处就传来一串爽朗的大笑声:“君姐还是改不了在背后说我坏话的毛病呢。”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薛灵君听到胡小天的笑声,心跳的节奏居然变快。

    拐过前方的修竹,眼前豁然开朗,却见那小溪蜿蜒流向的地方有一座青竹建成的小亭,一位白衣公子风度翩翩站在竹亭外,笑眯眯望着他们前来的方向。这白衣翩翩美少年自然就是胡小天。

    薛灵君心中暗忖,胡小天肤色这么黑居然会穿白袍,按照她固有的观念,这种肤色的人穿白色等于暴露自身的缺点,可是胡小天穿着如雪白袍,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违和,非但如此更显得他肤色古铜,整个人熠熠生辉,看起来阳光极了,健康极了。

    胡小天抱拳行礼道:“君姐不远千里而来,小弟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

    薛灵君将樱唇一扁,娇滴滴道:“既然知道失礼,为何明知故犯?”

    胡小天笑着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这世上哪有两全齐美的事情,我若是前去迎接君姐,就无法沏好香茗,天气炎热,君姐远道而来,必然口渴非常,现在君姐的心中对水的渴望肯定多过我一些。

    薛灵君呵呵笑道:“总是你的道理。”她向身后石宽一指:“石统领,你们也是老相识了。”

    胡小天笑道:“老朋友才对。”

    石宽木讷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

    胡小天邀请他们入座。

    梁大壮端起茶壶为几人倒茶。

    薛灵君饮了口茶,向周围看了看道:“这里倒是凉快。”

    胡小天道:“康都不比雍都,现在正是三伏天,一年之中最热的日子,君姐还熬得住吗?”

    薛灵君笑道:“雍都虽然位于北方,可是三伏天也是这个样子,只不过康都终究还是潮湿一些,到了这里总觉得气闷得很。”她的胸膛有些夸张地起伏着。

    梁大壮正在给石宽倒茶,目光被薛灵君起伏的胸膛所吸引,一走神,滚烫的茶水都浇到了自己的手上,烫得这厮一声惨叫,连茶壶都扔了出去,茶壶直奔石宽而去,石宽目光一凛,伸出手去,稳稳将茶壶接住,滚烫的茶壶被他托在掌心,石宽却似乎没有任何的感觉,表情漠然道:“小心了!”

    胡小天瞪了梁大壮一眼,斥道:“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退下去。”

    “是!”梁大壮红着面孔躬身告退,临走之前,仍然不忘偷瞄薛灵君的****一眼。

    薛灵君心中暗骂这奴才大胆,当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上梁不正下梁歪。

    石宽缓缓将茶壶放回桌上,胡小天笑道:“我这个仆人向来做事没有眼色,手脚又笨,君姐和石统领千万不要见怪。”

    石宽淡然道:“王爷客气了,任何人都有失手的时候

    。”

    胡小天微笑道:“不错,任何人都会有失手的时候。”他的目光望着薛灵君。

    薛灵君笑了笑,轻声道:“这天气好闷,是不是又要下雨了?”

    胡小天道:“什么时候下雨是老天爷的事情,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不高兴?”

    薛灵君等着胡小天询问自己前来的目的,可是这厮只谈天气,压根没有切入正题的意思,她心中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过去面对胡小天的时候,她可没有这样的感觉,每次见到胡小天,总会感觉到他的进步,眼前的胡小天比起过去少了几分年少轻狂的浮躁,多了几分精华内敛的沉稳,表面上对自己亲切如故,甚至还称呼自己为君姐,可是薛灵君却产生了一种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感觉,仿若雾里看花,怎么都看不透胡小天的内心世界。

    薛灵君悄然向石宽递了一个眼色,当她见到胡小天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让石宽在场是个错误,有些话还是应该私下说。

    石宽明白了薛灵君的意思,他起身道:“王爷,我对王府的建筑颇有兴趣,能否允许我参观一下?”

    胡小天点了点头,将管家胡佛叫来,带石宽去参观王府,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石宽是想留给薛灵君和胡小天一个单独说话的机会。

    石宽离去之后,薛灵君微笑道:“我听说你去了西川那凶险之地,心中一直放心不下,后来听说你平安归来,此番出使大康,原本准备回去的时候,路过东梁郡去看看你,却想不到你已经先于我到了康都。”

    胡小天道:“多谢君姐挂念,比起君姐小弟实在是太没良心了,这段时间诸事繁忙,居然想都没有想过君姐。”

    薛灵君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这厮也实在太不给自己面子了,连句冠冕堂皇的谎话也懒得说吗?薛灵君幽幽道:“你现在和过去不同,贵为大康镇海王,自然有无数的事情要去处理,忘了我也实属正常。”这句话说得酸溜溜的。

    胡小天笑道:“我是个懒人,事情越多,我越是懒得去管,今次如果不是公主让我出面接待使臣,我宁愿躲在家里享受清凉。”

    薛灵君心说你现在还不是躲在家里享尽清福?她叹了口气道:“这个使臣,我原不想做的,可是皇上身边又没有可信之人,身为他的姑母,我若是不帮他,还有谁肯为他出力?”

    胡小天暗叹这女人谎话连篇,她此番出使可不是为了薛道铭,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她如今和李沉舟形成了攻守同盟,两人联手把持大雍朝政,薛道铭虽然也拥有自身的势力,可是在目前还比不上他们两个。不过李沉舟和薛灵君也没有料到薛道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控制,自从雍都瘟疫事件之后,薛道铭把握那次的机会,赢得了不少的民心,更以救世主的身份救治了不少的臣子,他在朝廷内原本就有不少的支持者,这次又赢得了不少摇摆不定的臣子,在朝堂之中的影响力也是与日俱增。

    薛灵君曾经建议李沉舟尽快除掉薛道铭,可是李沉舟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听从她的劝说,一来因为黒胡人在北方大军压境,二来燕王薛胜景虽然逃走,可是在大雍内部仍然遗留了庞大的势力,相较而言薛道铭的威胁却是最小的一个,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向薛道铭出手,非但会引起一场血腥内战,而且双方的争斗会让潜伏在背后的薛胜景得利,甚至还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黒胡人极有可能突破北方防线,直捣雍都。

    求保底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