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终章

医统江山 终章

    胡小天此时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若是让魅影得逞,后果不堪设想,他凝聚全力又是一剑向七七当头劈去。

    七七身躯灵活到了极点,化为一道蓝光,撞击在胡小天的玄铁剑上,震得胡小天周身骨骸欲裂,身躯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之上,周围烟水阁的幻象瞬间消失。

    七七如影相随,十指如勾向胡小天胸膛抓去,胡小天暗叫不妙,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身法变幻试图逃脱对方的这一抓,可仍然被对方抓中胸膛,嗤!的一声,衣衫护甲被从中撕开,只差毫厘就要被开膛破肚。

    姬飞花怒吼一声,从后方飞扑而至,然而她和胡小天两人相距毕竟还有一段距离,想要营救已经太晚。

    胡小天大叫道:“七七!”

    七七扬起右手试图再度向胡小天抓去,听到胡小天的这声大喝,愣了一下,目光盯住胡小天的面庞,这一抓居然没有抓下去,胡小天抓住这千载难逢的良机,扣动扳机,将李无忧送给自己的基因凝固剂射入她的体内。

    七七的身体构造几近完美,虽然不怕刀剑,兼有强大的修复能力,可是这个躯体的基因转化尚未完成,基因凝固剂注射到她的体内之后,整个人瞬间石化。

    被基因凝固的躯体自然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光球再度脱体飞出,于空中幻化成为一道有若长刀的光刃,直奔空见神僧射去。空间大吼道:“你们先走,我拖住它!”空见挥动右臂,一道无形掌刀向光刃劈去,却丝毫没有起到阻挡光刃的作用,光刃斩断了他的右臂,鲜血喷射而出。

    躺倒在地上的七七身上的蓝色网络渐渐褪去,又恢复了苍白的颜色,胡小天胸膛也是鲜血淋漓,姬飞花大声道:“跟我来。”

    胡小天抱起地上的七七随同她向前方跑去,没走几步,又看到地上同样人事不省的霍小如,胡小天不忍将她弃之不顾,也将霍小如抱起,带着她一起逃离。姬飞花并没有阻止胡小天,带走霍小如的躯体也并非全无益处,至少可以让魅影无法附体。

    姬飞花对飞船内的结构极其熟悉,开启舱门,率先冲了进去,然后将舱门封闭。她大声道:“这些舱门阻挡不了魅影,她很快就会破门而出,唯有抢先进入驾驶舱,在那里才能多阻挡一阵。”

    胡小天此时忽然想起李无忧交给自己的紫水晶引力源,低头一看,自己的胸膛之上鲜血淋漓,却是刚才被七七撕裂护甲,连紫水晶一并抓去了,再看那紫水晶已经不在,顿时心中懊恼到了极点。

    姬飞花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这才将紫水晶的事情告诉了她,姬飞花道:“来不及了,咱们先去驾驶舱再说。”他们继续向前奔去。

    光刃再度射向空见,只是这次并未斩杀空见,而是化为光球直接没入了他的胸膛,空见整个人木立原地,过了一会儿,方才摇动了一下颈部,周身骨骼发出爆竹般的噼啪响动。他大步来到被封闭的舱门前,熟练地按下密码,将之开启。

    胡小天透过舱门的观察窗向后方望去,看到空见正从后方追逐而来,姬飞花大声道:“魅影已经控制了他的身体,咱们快走。”目睹魅影如此可怕,胡小天也是胆战心惊,可不巧自己又弄丢了紫水晶,而今之计唯有毁去飞船阻止魅影离开这一条道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想。

    姬飞花对飞船的内部结构轻车熟路,打开一道舱门,示意胡小天先行进入。

    胡小天抱着七七和霍小如方才进入其中,就听到舱门关闭的声音,他回过头去,竟然看到姬飞花并未跟着自己进来,还以为舱门出了故障,大吼道:“飞花你快进来!”

    舱门密闭极好,姬飞花虽然看得到他的表情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她笑了笑,忽然扬起手掌,胡小天定睛望去,却见姬飞花掌心摇曳的正是那颗紫水晶,望着那颗光芒闪烁的紫水晶,胡小天顿时明白了什么,大吼道:“飞花,你不要这样!”

    姬飞花笑得如此灿烂动人,亲吻了一下自己的掌心,然后又将掌心贴在窗口之上,胡小天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姬飞花引到了逃生舱内,他试图打开逃生舱的舱门,可是无论怎样也不能打开,他放下七七和霍小如,试图用身体撞开舱门,此时姬飞花却一掌将紧急逃生擎拍下。

    胡小天瞬间感到身体被抛离了出去,他大吼着,虎目之中热泪肆意狂奔。

    逃生舱坠入水银河内,那艘巨大的椭圆形飞船缓缓飞起。

    地面剧烈震动起来,皇陵周围的所有人都感到了这来自地底深层的震动,他们看到巨大的皇陵从中分开,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银色船体从皇陵内冉冉升起。

    所有人都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震惊,那艘银色的船体缓缓向上空升腾着。

    黑暗中荧幕亮起,救生舱内传来姬飞花的声音,胡小天疯狂地扑向荧幕,试图拥住姬飞花的影像,可是伊人近在咫尺却又似乎远在天涯。

    “飞花!飞花!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胡小天已经叫得声嘶力竭。

    姬飞花坐在飞船的驾驶舱内,她除掉发冠,如云秀发宛若流瀑般倾斜在肩头,绝美却英气逼人的面庞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表情,双眸望着屏幕那端的胡小天,温婉笑道:“小胡子,没想到离开之前还可以看到你……”

    胡小天已经泪流满面:“飞花,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不能没有你……”

    姬飞花柔声道:“没有我,你还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失去我,至少还有人可以安慰你陪伴你,而我不能失去你,因为我失去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眼波如此温柔,美得让人心醉让人窒息。

    她轻声道:“我读到了两颗头骨中的信息,只可惜还有一些并没有领悟到,我若知道地宫之中禁锢的是魅影,说什么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胡小天道:“废话……”他已经泣不成声。

    姬飞花道:“小胡子,别让我看不起你,你是男人,是我姬飞花的男人,我的男人岂可轻易流泪!”

    胡小天用力抹去眼泪,他的喉结剧烈颤抖着。

    姬飞花道:“还有三十秒,魅影算错了一件事,她并没有料到我比洪北漠更加熟悉这艘飞船,就算她不惜破坏这艘飞船,也无法在三十秒的时间内冲破我所设立的防护罩,来不及了……”她停顿了一下,终于想到一句应该向胡小天说的话:“我爱你……”

    “我会去找你,我发誓,就算找遍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我也一定要找到你……”胡小天从心底呐喊着。

    银色飞船倏然消失在天空之中,众人的视野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光柱,周围的乌云疯狂地向其中涌入,云开雾散之时,红彤彤的太阳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天空之中。

    残缺的皇陵在青山绿水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破败,微风轻松,阳光下的一颗蒲公英终于在抖动中分散开来,随风而逝,不知飘向何方,扎根何处……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胡小天都在消沉和悲伤中渡过,没有人知道皇陵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人虽然看到了那神奇的一幕,却不知那飞向空中的银色大球究竟为何物,甚至连霍胜男、诸葛观棋、夏长明、宗唐这些亲临现场的人,也只是知道,那天之后有些人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胡小天带回了永阳公主七七,带回了霍小如。

    七七已经苏醒,而霍胜男却至今昏睡,秦雨瞳和李无忧都为她诊断过,霍胜男只怕今生也不会醒来,按照现代医学的观点,霍胜男成为了植物人。

    七七苏醒之后忘记了从进入七宝琉璃塔地宫之后的一切事情,而她的基因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现在的她已经是个纯粹的天命者,从她的体内检测不到任何其他的基因成分。七七的性情也变得温柔可人,从她看胡小天的眼神就已经知道,她爱胡小天胜过自己的生命。

    胡小天从宿醉中醒来,发现龙曦月和秦雨瞳守在自己的身边,秦雨瞳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孕相非常明显了,龙曦月满脸关切。

    胡小天坐起身,打了个哈欠道:“来了很久了?”

    秦雨瞳点了点头,小声道:“刚刚听闻了一个好消息,夕颜苏醒了!现在和维萨她们正在前来康都的途中,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见到她们了。”

    胡小天笑了笑,只是笑容中明显带着忧伤,他的脑海中始终回荡着姬飞花最后离去时的笑脸,他的内心始终处于深深自责中,若是自己提早发现姬飞花的动机,或许一切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龙曦月道:“夏大哥已经接到飞烟了,飞烟这两日就会过来看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仍然没有说话。

    龙曦月的眼圈不禁红了。

    秦雨瞳叹了口气道:“小天,你就算不为我们着想也要为我们腹中的孩儿想想。”

    胡小天愣了一下,却见龙曦月的俏脸红了起来,他眨了眨眼睛充满问询地望着秦雨瞳,秦雨瞳点了点头道:“曦月和胜男都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咱们家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增添几个新成员了。”

    胡小天的心中充满了安慰,看到两位爱人明显憔悴了许多,心中不由得歉疚起来,这段日子,自己让她们太过担心了,他可以为了姬飞花的事情折磨自己,不原谅自己,可是却不能因这件事影响到其他人。

    他舒展了一下双臂,然后将两人拥入怀中,轻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又是中秋,月圆之夜,镇海王府传来阵阵欢歌笑语,却是镇海王胡小天带领一帮红颜知己吃团圆饭,从表面上看胡小天已经从悲伤中走了出来,经历种种波折之后,龙曦月、七七、秦雨瞳、慕容飞烟、霍胜男、维萨、夕颜、简融心、阎怒娇、葆葆、唐轻璇这一个个的红颜知己全都团聚在他身边,无论过程如何艰辛曲折,可最终大家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自然是数不完的衷肠,说不完的情话。当然还有霍小如,现在的她虽然还活着,可是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意识,是无缘参加这样的团聚了。

    晚宴过后,胡小天悄然来到易元堂,其实他本来也邀请了李无忧,只是不知为何李无忧并未出现在晚宴现场。

    李无忧坐在轮椅之上,在花园之中独自赏月,看到月光下先行来到身边的影子,她淡然笑了起来:“不在府上吃团圆饭,来我这里作甚?”

    胡小天道:“这样的时候总得过来探望一下你这位老朋友。”

    李无忧回眸看了看他,轻声叹了口气道:“你仍然没有从那件事中解脱出来!”

    胡小天没有说话,双目投向空中的那阙明月,仿若从明月中看到姬飞花的倩影。

    李无忧道:“这件事怪我,其实魅影并没有想象中强大,七七之所以能够恢复,得益于天命者强大的基因,如果当时我可以多一些时间,就能够想出克敌制胜的办法。”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这就是命,就像命运将我们扔到这个世界,又安排我们无意中做了拯救世界的事情。”

    李无忧道:“我始终在想,魅影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复杂,她可以分裂,可以组合重聚,她有主观意识,有创造力,可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必然会有善恶的两面,因为任何智慧生命都注定不会是单纯的。”

    胡小天道:“她已经消失了,现在应该已经永远留在了暗黑纪。”说起这件事内心不由得感到隐痛,和魅影一起消失的还有其他人,还有姬飞花,就算他们还活着,也无法摆脱那巨大的黑洞,在黑暗中度过余生。

    李无忧道:“魅影既然一部分被禁锢在地宫中,一部分可以幻化成为凌嘉紫、霍小如,会不会她还有其他的分裂体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胡小天没有说话。

    李无忧叹了口气道:“兴许我现在说这种话已经为时太晚,可是魅影应该远没有达到她最为强大的状态,即便是将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或许也制造不出太大的危机,更不用说毁灭世界。”

    胡小天道:“生活总得继续,我们不能终日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应该学会向前看,你说对不对?”

    李无忧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不过我听说有人正在集合能工巧匠研究从皇陵中带出的逃生舱,不知又是什么目的?”

    胡小天哑然失笑,他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个逃生舱,他早已着手拆解并研究逃生舱,试图通过对逃生舱的研究尽快制造出飞船,可以前往暗黑纪的飞船,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就算找遍宇宙的每个角落,他也要找到姬飞花。本来七七是他的希望,可是七七在恢复健康之后,却神奇地忘记了头骨中所有的信息,那两颗头骨也彻底消失不见了,即便是能够找到,头骨的能量也完全耗尽,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李无忧道:“我只想提醒你,凭借现有条件,制造出飞船的可能性不及万一,就算你侥幸成功研制出了飞船,也必须先掌握完全克制魅影的办法才能踏上征程。”

    胡小天道:“你总会有办法对不对?”

    李无忧道:“希望永远都在……”

    胡小天道:“也许我应该出去散散心了。”

    九月十六,断云山闲云亭,胡小天独自坐在这座石亭内,坐看云海潮起潮落,深秋的山巅天气已经变得清冷,举目四望,霜叶染红。胡小天并非无缘无故来到这里,而是他记得三年前和须弥天的约定,当时须弥天和他定下了三年之约,给了他半边玉佩,让他三年之后来断云山闲云亭相会。

    胡小天昨晚就乘飞枭来此,一直等到夕阳西下,都未看到有人过来,心中开始渐渐丧失希望之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之声,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荒山野岭,哪来的婴儿哭声?他循着哭声找去,没多久就看到一块巨石之上躺着一个女婴,那婴儿也就六七个月的样子,生得粉雕玉琢,看到胡小天到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住了他,居然停下了哭声,胖乎乎的小手张开,分明是索要拥抱。胡小天抱起这婴儿,却见她颈部挂着半片玉佩,胡小天慌忙将自己得那半片取出,两片玉佩刚好吻合,丝毫不差,胡小天心中顿时断定这孩子定然是须弥天送过来的。

    再看巨石之上,刻着三个字——你女儿!

    胡小天低头看这孩子的眉眼果然像极了自己,依稀还可以看到须弥天的样子,胡小天又惊又喜,想不到须弥天跟自己的三年之约竟然是为了这件事,也就是说这三年间她偷偷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若是按照正常的孕期推算,胡小天肯定不会相信这个孩子跟自己有关,然而秦雨瞳也是孕期长达两年,至今仍未生育,看来须弥天的身体构造也和常人不同。

    只是她为何将女儿留下,却不肯现身与自己相见?胡小天抱起女儿,站在巨岩之上,举目四望,但见暮色茫茫根本看不到他人的身影。

    低头看那玉佩,却发现两片玉佩竟然粘合在了一起,中间生出了一道蓝色细线。

    胡小天为女儿起名为平安,源于襁褓内绣着四个字,平安富贵,相比较而言,还是平安好听一些,富贵实在太俗,尤其是一个女孩子叫这个名字,更何况他胡小天的女儿生来就是大富大贵。胡小天带着平安返回康都之后,这孩子自然受到众星捧月般的欢迎,胡小天的所有红颜知己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不过平安最亲的那个却始终都是霍小如,自从她蹒跚学步开始,几乎每天都会去霍小如的身边玩耍探望,众人都说这孩子和霍小如有缘。

    那块玉佩胡小天就给平安戴在身上,开始的时候玉佩只有一条蓝色细线,后来拿玉佩就蒙上了一层蓝色网络,再到后来,玉佩通体都变成了蓝色。龙曦月认为这玉佩古怪,担心对孩子不利,让胡小天将玉佩收起,可胡小天却认为须弥天绝不可能害自己的亲生骨肉。

    龙曦月和霍胜男虽然怀孕在秦雨瞳之后,可她们两人都是十月怀胎生产,生孩子反倒在秦雨瞳之前,两人生得都是女儿。

    七七自从恢复之后,就失去了昔日的权欲和野心,嫁给胡小天之后,专心当起了他背后的女人,婚后当月她就怀孕,胡小天本以为她的孕期会长达七年,却想不到七七居然七个月就已经生产,而且为胡小天产下了第一个儿子,按照两人当初的约定,这儿子让他姓龙,名字叫龙胡生,这名字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按照胡小天的说法,就是做个印记,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是他胡小天的种。

    之所以让他姓龙,无非是为了挡住一些闲言碎语,这孩子从出生起就已经被立为大康皇位的唯一继承人,若是姓胡,等于公然篡夺了大康天下。其实胡小天倒是多虑了,自从他掌控大康权力之后,大康渐渐恢复了元气,国力甚至更胜往昔。

    和大康的兴盛相比,大雍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即便是燕王薛胜景执掌大权,也无力扭转大雍日渐衰落的颓势,国内叛乱此起彼伏,还好黒胡可汗完颜烈祖登上汗位不久,就遭遇北方几大部落的联手挑战,他自顾不暇,当然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继续南进的大业。

    胡小天在稳定国内局势之后,第一个拿下的目标就是西川,西川虽然被天香国实际上控制,可是西川民心多半向着大康,更何况胡小天在西川内部经营良久,发兵之后势如破竹,兼之西川内部有李氏旧将燕虎成联络接应,胡小天发兵的同时,天狼山阎魁率领部下从后方夹击,只花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收复西川全境。

    西川战事开始之前,胡不为偏偏生了重病,无独有偶,徐家的实际控制人徐凤眉也是如此,两人病症相似,只是徐凤眉表现得更重,在西川被全部攻克消息传来的时候,徐凤眉已经奄奄一息。

    余庆宝楼内,形容枯槁的胡不为充满忧伤地望着徐凤眉,他遍请名医,期望能够挽救徐凤眉的性命,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仍然阻止不了徐凤眉的病情,望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徐凤眉,胡不为悲痛莫名,他捂着嘴唇咳嗽了几声,展开手掌,发现掌心中染满鲜红色的血迹。再大的雄心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他本想一统天下,可是胡小天的强势崛起,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期望和胡小天分南北二治,并存于天下,却没有想到突然染上顽疾。

    徐凤眉被胡不为的咳嗽声惊醒,睁开双眸,呆滞无视的目光望着胡不为,惨然道:“你……也病了……”

    胡不为笑了笑,不过马上又开始咳嗽起来。

    咳了好久方才平息下去,喘了口气道:“不但是我,还有很多人都病了,尤其是徐家出身的人。”

    徐凤眉点了点头:“自从老太太失踪之后,咱们徐氏就突然发生了变故……咳咳……难道徐家当真气数已尽……”她剧烈咳嗽了起来,苍白的面孔因为剧烈的咳嗽而泛起些许的血色,额头的青筋从轻薄的肌肤下暴露出来。

    胡不为望着被疾病折磨得已经不成人形的徐凤眉,心中痛苦到了极点,他伸出手去握住徐凤眉瘦弱的手腕,昔日丰腴的肌肤如今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包括自己在内,整个徐氏上下都被疾病折磨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只是偶然,可是随着越来越多徐氏子孙的病倒,甚至有些徐氏子弟,隐藏身份,不为外人所知,他们也都先后染病,而且和自己的病症相同。

    西川的溃败绝非偶然,尽管胡小天的实力极其强大,可己方也不是不堪一击,而现实却是徐氏核心力量的先后病倒,别的不说,单单西川,徐氏布局在西川的杨昊然、周默、萧天穆也都在病中,目前全都卧病在床。

    徐凤眉紧紧抓住胡不为的大手,虽然用力,可是却仍然有种握不住他,随时都会滑落的感觉,颤声道:“不为,你有没有发现,你有没有发现……病倒的全都是徐氏的人……这世上本不该有那么巧的事情……”

    胡不为的双目中充满了悲哀,昔日的雄心早已因病痛的折磨而蒙上一层厚重的灰色,他甚至产生了就此放弃的想法,如果可以换回徐凤眉和徐氏所有人的平安,自己宁愿放弃角逐天下的野望,可现实却是,他们要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疾病一个个的故去,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加痛苦?

    “西川那边战事如何?”徐凤眉仍然记挂着胡不为的事情。

    胡不为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淡然道:“早已不重要了。”是啊,如果生命的大限将至,那么胜负还有什么意义?任何人都斗不过命,他忽然想到了老皇帝龙宣恩,为求长生不择手段不惜一切,当年他甚至鄙视龙宣恩的行为,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也无法看破,自己也同样怕死。

    徐凤眉道:“我……我若是死了……你……”胡不为掩住她的嘴唇,不想她继续说下去,最近一段时间,他看到了太多的死亡,他最担心得就是徐凤眉离开之际,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要如何面对失去她的打击,不过打击也只是暂时的,自己也活不太久,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们就会在黄泉下重逢。

    胡不为轻声道:“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有……”临出门之前,又留下一连串的咳嗽。

    穿过后花园的时候,看到满地的落叶,方才意识到南国也已经到了深冬,虽然天气并不算冷,可季节仍然留下了应有的印记,落叶也有几日无人清扫了,余庆宝楼最近死了不少人,包括那个白衣翩翩的徐慕白,徐氏子弟的接连故去,让昔日门庭若市的余庆宝楼也变得无人问津,楼内的伙计也争先恐后的离开,偌大的店堂无人打扫,胡不为不由得想起了天香国的朝堂,自己刻苦经营精心布置的权力圈,而今也因为众人的纷纷病倒开始摇摇欲坠,虽然只要自己屹立不倒,天香国的大权仍然不会旁落,可是自己现在的状况又能撑上几天呢。

    他捂着嘴唇又咳嗽起来,咳嗽得躬下身去,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虾米,等他抬起头,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对面多了一个人。

    胡小天身躯挺拔,傲然站立在他的对面。

    胡不为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看到得并不是幻影。

    胡小天向他点了点头,轻声道:“别来无恙?”

    胡不为以咳嗽声回应了他,平复之后,他向胡小天淡淡笑道:“你是来杀我的?”

    胡小天摇了摇头,充满怜悯地望着胡不为,轻声道:“就是来看看你,你的病好像很严重?”

    胡不为道:“人老了,总不像年轻时候那样。”

    胡小天却知道胡不为的病情和年龄无关,他轻声道:“徐氏上上下下病倒了不少人,尤其是和老太太有血缘关系的人。”

    胡不为道:“你好像没事。”

    胡小天道:“因为我对这种疾病有免疫力!”

    胡不为听不懂他的话,眼睛瞪得更大了。

    胡小天道:“我可以救你们,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胡不为道:“趁火打劫还是落井下石?你不愧是我胡不为的儿子……”

    胡小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来到胡不为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你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其实我比你要清楚得多。以你今时今日的现状,根本没有能力治愈疾病,若是我不出手,你们这些人的性命不会超过两个月。”

    胡不为默然不语,因为他知道胡小天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胡小天道:“带着徐氏的所有人离开,交出老太太的地库,此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春风又绿江南岸,濛濛烟雨之中,胡小天和李无忧一起来到了金陵徐氏,虽然知道徐老太太的秘密就在金陵,可是如果没有胡不为和徐凤眉的配合,只怕他们穷其一生也难以找到。

    打开地下冷库厚重的大门,一股森森的冷气扑面而来,胡小天推着李无忧进入其中,眼前的一切让两人为之目瞪口呆,这里分明是一座现代化的地下冷库,李无忧望着眼前的一切,美眸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胡小天道:“剩下的火种全都在这里吗?”

    李无忧点了点头,她催动轮椅来到一个冷柜前,按下密码,打开冷柜,寒冷的雾气中显露出一排排的试管。她轻声道:“这里保存着当时最顶尖航天专家的火种,她虽然厉害,却不知道这两万颗火种中,最为重要的财富究竟是什么,能够掌控所有分类和搜索名录的只有我。”

    胡小天道:“有医学专家吗?”

    李无忧点了点头,打开另外一个冷柜,胡小天一眼就从中发现了试管架上空出的一个,指了指那里,充满好奇道:“这颗火种去了哪里?”

    李无忧道:“时隔那么久,想要将一切重新整理清楚需要时间,你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可以给你一个清楚的答案。”

    找到了徐老太太收藏的余下火种,等若是找到了一个庞大的智慧宝库,建造宇宙飞船,跳跃时空,遨游宇宙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胡小天坚信,用不了太久,他就可以完成这个震烁古今的伟业,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征服,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

    平安聪明伶俐,可是她直到两岁方才学会说话,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娘!而她所喊的对象既非是待她如己出的龙曦月,也不是没事就喜欢逗弄她的七七,也不是胡小天红颜知己中的任何一个。

    突然有一天,平安趴在霍小如的床边,清清楚楚叫了一声娘。

    而她的这一声,居然唤醒了沉睡多年的霍小如,胡小天当时就在身边,听到平安说话已经足够吃惊,可让他更为吃惊的是,床上一直在沉睡的霍小如居然答应了一声:“乖女儿!”

    胡小天惊得将手中的茶盏跌落在了地上,目瞪口呆地望着她们两个,平安称呼霍小如为娘,可她亲娘是须弥天。

    霍小如明明没有苏醒的可能,可是她非但醒了,而且答应得如此干脆,仿佛一早就有了平安这个女儿,一切都仿佛天经地义,顺理成章。

    霍小如从床上坐了起来,云鬓散乱,睁开美眸,俏脸之上浮起两片红晕,仿佛她并不是睡了三年,而是只小憩了一会儿,美眸望着胡小天,飘过一个妩媚入骨的神情,娇滴滴道:“呆子,你不认得我了?”

    胡小天张大了嘴巴,惊得下巴几乎都要掉到了地上:“啊……”

    霍小如从床上轻盈跃下,展开臂膀迎接女儿的拥抱,伸出手指捻起平安胸前的玉佩,原本通体湛蓝的玉佩如今已经变得洁白无瑕。其间的裂缝也无影无踪。

    胡小天仍然呆呆望着,整个人傻掉了一般。

    霍小如在平安粉嘟嘟的小脸上亲吻了一记,柔声道:“乖女儿,胡小天对你好不好,这几年他和你的那帮后娘可曾欺负了你?”

    平安格格笑道:“没有,爹好疼我,我的那些娘都好疼我。”她伸出小手,搂住胡小天的脖子,将一脸懵逼的胡小天拖了过来,居然有些力气,可以让胡小天和霍小如的脸贴在一起。

    胡小天道:“你……”

    霍小如道:“别说话,别问问题,你这么花心的人,身边究竟是哪个女人又有什么分别?”

    胡小天道:“有分别!”

    “说!”

    胡小天看了看孩子,有些话总不好当着孩子的面说。

    霍小如放下平安,让平安出去,平安刚刚出门就欢笑着大声宣布:“我娘醒了,我娘醒了!”

    “什么分别?”霍小如充满魅惑的目光中暗藏着挑衅。

    胡小天咳嗽了一声道:“处和非处的区别!霍小如还是个姑娘,须弥天却早已是个娘们……”

    蓬!胡小天的眼睛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老娘到底是谁……”

    “了不得了,了不得了,霍姑娘醒了,跟王爷打起来了,整个王府鸡飞狗跳,乱套了,王妃娘娘请您过去……”梁大壮气喘吁吁地来到李无忧的面前禀报道,李无忧虽然并非胡小天的妻妾,却是他最尊重的知己,所以王府的任何事情都会向她禀报,遇到难题都会请她前去解决。

    李无忧皱了皱眉头,手中的一页纸飘落在了地上,这是她还未来及给胡小天送去的,上面是一个人的生平介绍,胡天,男,外科学专家,主任医师,脑外科博士,生于一九八六年七月,卒于二零一四年九月,死因不明……(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