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十一章【对联传情】(上)

医统江山 第二十一章【对联传情】(上)

    霍小如凝望着胡小天突然变得深沉的双眸,心中微微一动,看来胡小天的内在本质远比他表露出的轻狂要深邃的多,也许他正是利用表面的轻狂和浮躁来掩盖自身的锋芒,霍小如端起酒杯道:“胡公子,这杯酒我要向你道歉,那天我在烟水阁不辞而别……”

    胡小天微笑道:“区区小事,为何要道歉?”

    霍小如俏脸微红道:“你有没有生我气?”

    胡小天反问道:“为何要生你气?”他本来还想说,你这么漂亮,我怎么忍心生你气,可话到唇边又觉得太过轻狂所以停下不说。

    “你为我出头,而我却临阵脱逃,弃你于不顾。”

    胡小天道:“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不解,可后来我想想就明白了,你担心留下来会给我造成更大的麻烦,会有人借题发挥,说我为了你争风吃醋才和他们大打出手,如果真要是这样,岂不是越发棘手?所以我非但没生气,反而对你感谢得很呢。”

    霍小如没想到胡小天居然将事情看得这么透彻,对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揣摩得丝毫不差,她这一生中还从未遇到过这样了解自己的男子,一双美眸静静望着胡小天,咬了咬樱唇道:“难得胡公子肯处处为人着想。”

    胡小天微笑道:“我很少为别人着想,只是对霍姑娘有些不同。”

    霍小如芳心一颤,这厮根本是在向自己表露什么,她有些不敢直视胡小天突然变得灼热的目光,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轻声道:“胡公子此去山高水长,路途遥远,不知何时才能返京。”说这番话的时候,心中隐然有不舍之意。

    胡小天眯起双目道:“少则一年两载,长则三年五载,我还没有去,一切都是未知数。”

    霍小如道:“我帮助教坊司排好这套舞之后,也会离开京师。”

    胡小天道:“霍姑娘若是有兴趣,不妨来西川的青云县看看,听说那里风景秀美,民风淳朴,应该不会让你失望。”这货主动提出邀请,不得不承认,面对霍小如这样一位美丽而聪慧的女子,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就会心动。

    霍小如当然能够听出他话里蕴藏的意思,一张俏脸不由得浮起两片红晕,丽质天生,娇羞满面,更是撩动心魄。胡小天端起酒杯,咕嘟,灌了一大口酒进去,两辈子加在一起,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风情的女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想起自己那个瘫痪丑陋的未婚妻,胡小天恨不能一头撞死,老子真是命苦啊。

    霍小如小声道:“等皇上寿辰庆典之后,小如还要前往南郡料理一些事情,我想明年或许能有时间去西川一趟。”说到这里已经是羞不自胜。

    胡小天心中一阵狂喜,霍小如说出这番话等同于答应他会前往西川赴约,那就是摆明了给自己机会,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点耐心自己还是有的,只要霍小如前往西川找自己,自己绝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若是两情相悦,你情我愿,胡小天不介意将现在拥有的一切给扔了,带着霍小如一世逍遥比翼双飞,这货不知不觉开始想入非非。

    霍小如看到他目光迷离,轻声咳嗽了一声道:“胡公子在想什么?”

    胡小天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尴尬笑道:“想想就要离开京城了,这心中还真是有些不舍得,舍不得这边的一切,舍不得父母家人,也舍不得你……这样的朋友。”

    霍小如微笑道:“我和胡公子才是第二次见面呢。”她是在提醒胡小天,咱们好像还没熟到那个份上,你这话透着一股子虚情假意。

    胡小天道:“有人认识了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有人仅仅是见了一面就可能肝胆相照,我在康都没什么朋友,不知为何,这心中感觉和霍小姐亲近的很呢。”

    霍小如道:“胡公子抬爱了,小如只是一介舞姬,从没有想过高攀,也没有想过和公子做朋友。”霍小如所说的是事实,在当今的时代,舞姬的地位极其卑下,即便是她有才女之名,在外人的眼中仍然身份低贱,别人和她相交,无非是看中了她的外表,而不是真心实意的平等看待。

    胡小天道:“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又何必轻贱自己?”

    霍小如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美眸投向窗外道:“雨停了!”刚才的那阵细雨飘过,天空洗得非常明净,许多云絮低垂,将远方巍峨的皇城笼罩起来,似乎给它披上了几片白色的轻纱,一道艳丽的彩虹,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显现了出来,从西方一直弯到了正南方,横跨了整个护城河,为街道上的行人蒙上了一层瑰丽的色彩。

    景色如画,霍小如有种想要走入画卷中的冲动,胡小天从她的目光中意会到了这一点,提议结账走人。来到柜台的时候,才知道慕容飞烟走得时候已经先将帐给结了,慕容飞烟虽然和他每次见面都会发生口角,可为人却是不错。

    离开了天然居,霍小如回身看了看天然居未完成的对联,轻声道:“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想出这上联的人不知是哪位大儒?”

    胡小天道:“其实这对联我小时候就曾经听人说过,上联不知是谁人所提,可下联我却听一位僧人对过。”

    霍小如眨了眨美眸,心中暗忖该不是那句人穷没肉吃,吃肉没穷人吧?

    胡小天道:“僧游云隐寺,寺隐云游僧!”

    霍小如双眸一亮,不禁抚掌赞叹,这一联对得真是巧妙,她笑道:“如果你刚才将这一联对出,咱们这顿饭就可以不用花钱了。”

    胡小天道:“其实你那一联对得就相当工整,这天然居的老板我看也是个不够爽利的家伙,上联空了这么久,我不信过往的文人墨客对不出来,即便是有对出来的,他也不肯承认,一来舍不得这点酒菜,二来以此作为噱头吸引更多的客人上钩,只是商业经营的一种手段罢了。”

    霍小如点了点头,胡小天的头脑真是精明过人。她好奇道:“你说你小时候就听说了这个对联?”

    胡小天道:“这对联原没什么稀奇,我记得那僧人当时就对了两个下联,还有一联是: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这些在胡小天看来全都了然于胸的名联,对霍小如来说却是新鲜得很,胡小天还算有点节操,只说是某位僧人给出的下联,没有厚着脸皮说是自己的原创。

    霍小如仔细揣摩了一下,这两个下联都比起自己的那个更为工整巧妙,心悦诚服道:“公子高才,小如自愧不如。”

    胡小天笑道:“这对联都不是我对的,不过看到小如姑娘,我倒是突然想起了一联,临行之前,我送给你,权当是咱们分别的礼物吧。”

    霍小如微笑点头,美眸之中充满期待。

    胡小天道:“小住为佳小楼春暖得小住且小住,如何是好如君爱怜要如何便如何!”

    霍小如听他说完,一张俏脸顿时间羞得通红,这厮真是轻狂大胆,居然送了一副这样的对联给自己,字里行间洋溢着浓浓的骚扰味道,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对联立意之巧妙,对仗之工整堪称千古绝对,他竟然将自己的名字巧妙嵌入其中,上下联的第一个字都是小如,联中一共嵌入了四个小如,此人当真是天纵之材,无论他心中在打什么主意,可他无疑是霍小如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一个。

    霍小如道:“胡公子此去为官,县丞虽小,可你的一举一动也掌控着百姓疾苦,我也有一联相送。”

    胡小天笑道:“洗耳恭听!”

    霍小如道:“县老爷做生,金也要,银也要,票子也要,红黑一把抓,不分南北。小百姓该死,谷未收,麦未收,豆儿未收,青黄两不接,送啥东西。”她说完之后,优雅向胡小天道了一个万福,转身走入雨后清朗的画卷中,胡小天望着霍小如婷婷袅袅的倩影,不觉有些痴了,看到霍小如的倩影渐行渐远,他忽然道:“霍谷娘,你跳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用足尖支持自己身体的重量?”

    霍小如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缓缓转过身来,一双明眸将诱人的秋波遥遥送了过来,刹那之间宛如星辰一般明亮动人。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