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十一章【驮街】(下)

医统江山 第十一章【驮街】(下)

    慕容飞烟怒道:“哪里逃!”她腾空飞跃而起,足尖在围栏上轻轻一点,娇躯再度向空中飞升,连续三个前空翻,落地之时一脚将一名黑衣骑士从黑色骏马上蹬了下去,抢了他的坐骑,紧随莫绍麟逃亡的方向全速追去。

    胡小天虽然承认慕容飞烟的一连串跟头翻得赏心悦目,可这妞的头脑实在是不敢恭维,明明可以将这件事做得更巧妙更圆满,她偏偏选择了一种最困难的方法,我曰,这时代的女人都不喜欢动脑子吗?非得打打杀杀,以武力解决问题?

    此时马圈内的那名马夫也慢吞吞爬上了一匹泥泞满身的马儿,因为满身污泥的缘故竟然看不出马儿原本的毛色,和他倒是般配,他的衣服也是布满泥泞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那马夫扬起手中的马鞭,大喝一声:“驾!”这一声呼喝却是中气十足。那马儿昂首阔步,竟然奔着胡小天的方向狂奔而来。

    胡小天暗叫不妙,李锦昊和邵一角两人目前还在马圈的另外一侧。看到那马夫纵马奔向胡小天,顿时觉得不妙。李锦昊从地上拔出一根栓马桩,奋起全身的力量投了过去,那栓马桩足有大腿般粗细,经李锦昊投掷,如同被强弓劲弩发射一般,呼!的一声照着马夫的后心疾飞而去。

    那马夫根本没有回头,手中长鞭一抖,闪电般扫向身后,啪!的一声,准确无误地命中拴马桩,将栓马桩抽得横飞出去,旋转着砸向李锦昊和邵一角,两人吓得慌忙蹲下身去,拴马桩呼!的从他们头顶掠过撞在身后的围栏之上,竟然将马圈的围栏砸断,足见这一鞭的力量何其惊人。马圈内的马儿看到围栏上现出缺口,一个个争先恐后地从缺口中逃了出来。

    邵一角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就被一匹马撞翻在地,李锦昊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左闪右避,在马群中逃避穿行。

    四周的人们看到那群马狂奔而出,吓得四散而逃。胡小天趁着这会儿功夫随着一旁人群向人群密集处逃去,那马夫一声怒喝:“哪里走?”长鞭抖了一个鞭花,向前方探伸出去,宛如灵蛇般缠住了胡小天的右脚,一拉一带,胡小天失去了身体的平衡,被牵拉倒地,不等他从地上爬起,那马夫纵马从他的身边奔驰而过,马鞭牵着胡小天的右腿,拖拽着他的身体在泥泞中滑行。

    胡小天此时心中懊恼到了极点,依然是声东击西之计,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莫绍麟的身上,莫绍麟却利用他们的心理引开慕容飞烟,那看似平凡普通的马夫却趁机发难,他们真正攻击的目标却是自己。

    胡小天的身体被马鞭拖拽而行,危急之中,他没有乱了方寸,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想去割断那条缠绕在自己腿上的长鞭。

    梁大壮和其余三名家丁一直都在原地等待,看到一名骑士纵马狂奔而来,那骑士手中长鞭还拖着一个人,正是他们的少爷胡小天。

    几名家丁一看这还了得,慌忙抄起家伙向前方迎去,试图拦住那名骑士前进的步伐。

    骑士冷哼一声,手中长鞭一抖,竟然将胡小天的身躯整个拖离了地面,胡小天的身体倏然飞入了半空中,吓得这厮扔下了匕首,双手抱头,一时间魂飞魄散,心中暗暗叫道:“我命休矣!”

    马鞭脱离了胡小天的右腿,他的身体仍然向骑士飞来,被那骑士一把抓住,随手在他胸口点了一下,胡小天顿时感觉浑身酸麻,应该是被这厮点了穴道,横放在马背之上,然后那骑士手中长鞭四处翻飞,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梁大壮和其余三名家丁还没有靠近马前,就已经被长鞭抽打在身上,将他们抽倒在地。骑士嘴中发出呼喝之声,那马儿瞬间加速,在距离前方马车还有一丈左右距离的时候,后腿蹬地,腾空飞跃而起,四蹄脱离了地面,竟然以惊人的弹跳力越过了马车,摆脱家丁们的围堵,向驮街的南口一路狂奔而去。

    胡小天趴在马背上,身体随着马儿奔跑的幅度不停抖动,可惜他的四肢此时已经完全麻痹,没有任何的反应。还好他的意识仍然清醒,这帮贼子也太过嚣张了,竟然当着慕容飞烟的面,在光天化日之下敢掳劫自己。

    一旁忽然传来娇叱之声,却是慕容飞烟发现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去而复返,她一手握着马缰,一手高举长剑,银牙几欲咬碎,一双美眸充满浓烈杀机。她追赶莫绍麟刚刚跑出一段距离,身后就发生了胡小天被掳事件,在意识到被人设计之后,慕容飞烟马上放弃继续追击莫绍麟,调转马头前来营救胡小天。

    骑士那匹满身泥泞的瘦马看似羸弱,可是马上负了两个人仍然奔跑如风,慕容飞烟在身后紧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冲入了夕照街,这条街道也是康都最长的一条街道,被当地人称为十里长街。

    刚刚晴朗的天空忽然被浓重的乌云覆盖,一道耀眼夺目的闪电扭曲着从乌云中经行,旋即一声炸雷响起。

    长街右侧的屋檐上,一道人影奔腾跳跃,终于他停下了脚步,从身后取下长弓,牛角弓长五尺三寸,以牛角、竹木胎、牛筋、动物胶制成,弓弦拉力在两石以上,也就是说没有二百斤的力量根本无法牵拉开这种强弓。

    两尺长度的桦木箭杆,镞尖为精钢打造,乌云密布的天空下,镞尖闪烁出深沉而阴冷的光芒,雨突然就下了起来,密密匝匝,笼罩天地。莫绍麟的身躯凝固在长街的屋檐上,宛如一尊铁打的塑像,弓如满月,羽箭蓄势待发。

    风雨声中,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骑士胯下的的那匹马儿已经被雨水洗刷干净,洗去一身的泥泞露出洁白的毛色,宛如一道白色的闪电穿行在大雨滂沱的长街之中。坐骑虽然神骏,可是身上毕竟背负两名成年男子,短途奔行没什么问题,这一路狂奔下来,步伐已经有所减慢。

    慕容飞烟剑眉竖起,美眸中的阴冷目光犀利如刀,穿越层层雨雾,直刺骑士的后心。

    骑士没有回头,却从马蹄声判断出两人越来越接近的距离,他大吼道:“驾!”宛如一个炸雷在乌云密布的空中炸响。

    与此同时,莫绍麟的唇角抽动了一下,右手松开,羽箭咻!的一声离弦射出,穿透弥漫的雨雾,破开浓重的阴霾,闪烁着寒光的镞尖,在白色尾羽的驱动下,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笔直而美丽的轨迹,雨下行的速度在羽箭高速奔行的对比下突然变得缓慢,快与慢,刚与柔在阴暗的天光下演绎出一种动人心魄的残酷之美。

    蓝色闪电撕裂了天空,镞尖在刹那间反射出闪电耀眼夺目的光芒,这点光芒距离慕容飞烟的前胸不过三尺的距离。

    刷!一剑挥出,冰冷的剑锋劈斩在森寒的镞尖之上,剑与箭的碰撞迸射出大片绚烂的火星。

    咻!第二箭已经直奔慕容飞烟的颈部而来,慕容飞烟娇躯向后一仰,轻启樱唇,在羽箭划过面庞的刹那,张口咬住了箭杆。

    咻!连续两箭落空之后,莫绍麟方才将目标瞄准了慕容飞烟胯下的黑马,他对马有着非常深挚的感情,如果不是别无选择,他不会选择对这个美丽而忠诚的生物动手。

    羽箭弧形前进,从侧方以四十五度的角度射中亡命狂奔的黑色骏马,镞尖从它的右目钻入深深贯入它的脑颅。黑色骏马发出凄厉的哀鸣,四蹄一软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被雨水洗刷一新的青石板道路上拖出两道触目惊心的鲜血痕迹。

    慕容飞烟的娇躯在骏马中箭的刹那已经腾空飞起,瞬间飞越了五丈的距离,宛如苍鹰搏兔一般从大雨滂沱的天空中,随着漫天的雨水一起俯冲而下,手中长剑直奔骑士的后颈刺去。

    骑士不得不勒住马缰,白色骏马在高速狂奔中被强行拉住,马儿发出一声嘶鸣,后腿蹬地,一双前蹄高高扬起,胡小天的身躯被从马匹的身上甩落下去,重重摔落在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这厮被摔得差点没晕了过去,只可惜他被制住穴道,直挺挺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骑士反手挥动长鞭,鞭稍抽打着雨水,发出尖锐的鸣啸,长鞭迎上利剑,以长剑为轴,一圈圈缠绕上去,旋即一个有力的牵拉试图从慕容飞烟的手中将长剑夺过来。

    慕容飞烟却借着他的牵拉,娇躯向骑士投去,人剑合一,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直刺骑士的胸腹。

    那骑士看到慕容飞烟前冲的势头已经知道不妙,他不得不弃去长鞭,从马背上翻滚下去,以这样狼狈的动作方才躲过慕容飞烟的致命一击。

    慕容飞烟抢过那匹白色骏马一抖马缰,朝着胡小天的方向飞奔而去,当务之急还是先将胡小天救起再说。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