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十章【丹书铁券】(下)

医统江山 第十章【丹书铁券】(下)

    得知丹书铁券丢失之后,胡小天顿时困意全无,如果这件事得不到解决,恐怕他在这边的好日子就要到到头了。胡安领命之后,马上备马前往东都。

    胡小天则带着梁大壮一帮家丁,又来到集雅轩仔细在废墟内搜索了一遍,几乎翻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丹书铁券的踪迹。

    胡小天断绝了心中最后一线希望,当天下午,他沐浴更衣之后,就带着梁大壮那帮家丁前往京兆府,胡小天的本意是想拜会京兆尹洪佰齐,等到了那里却得知因为昨日突然降雨,洪佰齐前往视察京城水利去了,府内录事参军和六曹参军事虽在,但是胡小天和他们不熟,找到公人询问到了慕容飞烟的下落。

    慕容飞烟从昨晚到现在也没有好好休息过,从尚书府锁了那两名飞贼回来,押入京兆府的班房,马上提审闻讯,可两名飞贼的嘴巴紧得很,一口咬定就是前往尚书府盗窃,纵火的事情和他们无关。因为两名飞贼在被抓的时候身上已经多处受伤,慕容飞烟也没有对他们用刑,看到两人伤得不轻,又担心他们失血过多死在牢内,于是专程给他们请了大夫处理伤情。

    慕容飞烟忙完这些事情,原本打算回去休息一下的,毕竟她也不是铁打的,谁也不能不眠不休的工作。可正准备离开京兆府的时候,得到通报说,尚书府来人了。

    慕容飞烟只能暂时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她刚刚换下了公服,身穿苏绣月华锦衫,月牙凤尾罗裙,黑色秀发在头顶挽起一个坠马髻,平添了小女儿的娇柔之态,这种发髻在当今的时代很常见,其式样如同骑马坠落之态,因而得名。配上她眉目如画的俏脸,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胡小天望着迎面走来的慕容飞烟,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平时见惯了她勇武干练英姿飒爽的模样,乍看到她女装打扮还真是有些不能适应,不过慕容飞烟明眸皓齿丰姿绰约,这身段这模样实在是让他的内心怦然一动,美色当前,胡小天险些忘了自己过来的主要目的。

    看到美女胡小天的脸上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招牌式的笑容,可慕容飞烟对他却没什么好脸色,俏脸之上不见丝毫的笑意,淡然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胡小天道:“慕容捕头,小生前来是特地打听案情的进展!”

    其实慕容飞烟知道他前来的目的,上下打量了胡小天一眼道:“从昨晚事情发生到现在还不到半天光景,胡公子未免也太心急了吧?”

    胡小天道:“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会心急,还望慕容捕头能够体谅我的苦衷。”

    慕容飞烟道:“胡公子是不是丢了什么贵重的物事?”

    胡小天道:“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只是想尽快找出那些飞贼的同党,你知道的,他们存在一日,就会危及到我的安全,只有将这群人一网打尽,我才能放下心来。”

    慕容飞烟意味深长道:“我还以为这天下间没有胡公子害怕的事情呢。”

    胡小天微笑道:“我不怕君子,害怕小人……”这货停顿了一下又道:“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言外之意就是女人也不好对付。

    慕容飞烟当然能够听懂他的意思,轻声叹了口气道:“胡公子,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他们只说潜入贵府的目的是要绑架你,拿你来换取钱财,胡公子身娇肉贵,想必值得不少的银两。”

    胡小天道:“贱命一条,真要是去卖,还未必能比慕容捕头卖得上价呢!”

    慕容飞烟被他这句话气得俏脸通红:“你……”

    胡小天坏坏一笑:“慕容捕头不要误会,我可没有亵渎您的意思。”

    慕容飞烟咬了咬樱唇,面对这个无赖纨绔子,她还真是没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冷冷道:“你还是先回去吧,等事情有了眉目,我自会跟你联络。”

    胡小天心中暗叹,看来慕容飞烟也没有从两名飞贼那里问出什么,心中不免有些后悔,昨天为什么要随随便便就将两名飞贼交到她的手中,现在想要回来只怕是没有可能了。虽然明知没有可能,胡小天仍然尝试着问道:“慕容捕头,可不可以安排我见见这两名飞贼?”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断然拒绝道:“不可以!我们京兆府有京兆府的规矩,他们是要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见到的。”

    胡小天道:“慕容捕头不要忘了,这两人可是我亲手交给你的。”

    慕容飞烟反问道:“那又如何?”一双美眸充满了对胡小天的鄙视和敌意,人现在是在她的手里,决定权掌握在她的手中。

    胡小天知道这妮子对自己成见太深,向前走了一步。

    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慕容飞烟感觉到一种压迫感,她不想退步,却不得不做出让步,脚步向后挪了一下,嗔道:“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笑道:“光天化日之下,京兆府衙门之内,当着这么多公人的面,慕容捕头以为我想干什么?就算我想干什么?我也没有付诸实施的胆子。”其实就算他有这个胆子,也没有那个能力,慕容飞烟的武功对付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论到口舌之利,慕容飞烟根本不是胡小天的对手,俏脸因为愤怒而蒙上了一层嫣红之色,在胡小天的眼中却是可爱至极,他低声道:“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你让我去见他们两个,我告诉你我家到底丢了什么贵重的东西?”胡小天这小子到底是专门研究过心理学的,而且在这方面造诣颇深,在和慕容飞烟的几次接触中,他已经对慕容飞烟做出了一个初步心理评估,这是一个事业型的女强人,对待工作极其认真,为人刚正,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想让她做出让步,除非让她觉得会对她办案有利。只要是对工作有好处的事情,她应该会考虑给予方便。

    慕容飞烟道:“胡公子,知情不报可是要违反大康法律的。”

    胡小天道:“我今天来就是想跟慕容捕头沟通,只可惜我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慕容捕头只想索取不想回报,这天下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慕容飞烟已经不止一次领教了这厮粗俗的言行,可仍然无法消受他的这种说话方式,对于他骚扰性十足的言辞干脆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淡然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从她这句话胡小天就已经推断出她的内心已经有所松动,胡小天道:“两名飞贼是我交给你的,遭窃的也是我们家,你要得是破案立功,我要得是尽快找回我们家的财物,咱们目的不同,但是殊途同归,最终都想早日破案,慕容捕头何不放下成见,跟我好好合作一次?”

    慕容飞烟不得不佩服这厮巧舌如簧的口才,也不得不承认胡小天的这番话已经将她打动,沉吟片刻道:“我可以带你去见他,不过,你手下的这帮人必须留在外面。”

    “没问题!”

    慕容飞烟带着胡小天进入暗无天日的班房之中,胡小天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走了几步,便闻到一股腐朽和恶臭迎面而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牢房的状况也实在太差了一些,而且里面光线非常暗淡,越往里走越是黑暗,必须要靠火把照明。

    慕容飞烟留意到他的表情,轻声道:“少干点坏事,不然总有一天你也会被送到这里。”

    胡小天笑道:“诅咒我啊!我好像没有得罪你的地方。”

    说话间已经来到关押飞贼的地方,一名大夫正在为两名飞贼处理伤口,那大夫是易元堂的坐堂医生,昨天曾经跟随袁士卿一起前往救治那名老者。

    胡小天来到牢房内的时候,治疗已经接近尾声,那大夫起身向慕容飞烟道:“慕容捕头,他们的伤势不重,我已经给他们上了金创药,过几天就会痊愈,只是这个犯人的喉咙被竹管戳破,这些天进食会受到一些影响。”说完之后,他又向胡小天笑了笑,显然也认出了胡小天。

    胡小天道:“那位老人家怎样了?”

    那大夫道:“已经给他贴上了膏药,他家人昨天就寻了过来,将他暂时安置在易元堂旁边的客栈,我师父说他虽然伤得不重,可是老年人恢复得慢一些,可能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多谢你们了。”

    那大夫笑道:“多亏了胡公子仗义出手才对,我师父说胡公子对骨伤的处理手法精深,还要我们向胡公子多多学习呢。”

    胡小天心中暗笑,只是一个简单的急救处理,又谈得上什么手法精深,可转念一想,现在是个传统医疗占据主流的时代,现代医学仍然没有形成,至于解剖学、生理学、乃至整个西医门类对于这些医生来说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自己如果有机会将掌握的那些学术展示出来,恐怕要惊世骇俗了,不如开一家医院,凭着自己的水平还不得赚个盆满钵满?这样的念头在胡小天的脑子里稍闪即逝,上辈子太累,乃至他对医学这个专业已经有了深深地厌倦感,如果不是突然遇到状况,只怕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动用自己的医术。

    重活一生,何必过得那么累,济世救人跟自己又有个鸟毛的关系,老老实实当自己的官二代,舒舒地混上一辈子,享受人生才是正道。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