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九章【久违的感觉】(上)

医统江山 第九章【久违的感觉】(上)

    胡小天为老者紧急处理伤势的时候,雨越下越大,他身上的衣服全都被冷雨湿透,而胡小天却浑然不觉,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治疗之中。

    徐正英和那帮家丁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胡小天只是一时性起所以多管闲事,可当他们看到胡小天专注的表情笃定的目光,居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沐浴在风雨中的胡小天身上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人性的光辉。

    徐正英举着油纸伞九分献媚一分感动地给胡小天遮在头上,看到胡小天娴熟的包扎动作,心中不免有些好奇,这货一副很内行的样子,难道他真懂医术?想想又不太可能,不是说他半年之前都是一个人事不知的傻子,只不过刚刚恢复了理智和意识,可这半年内,他是如何学会的吟诗作对?又从何处学了这么一手煞有其事的接骨之术?徐正英越想越是迷惘了,这小子究竟是个天才还是一个蠢材?

    胡小天为老者固定好骨折的左腿,忽然意识到,这种从心底想救一个人的感觉已经久违了,在看到老者被压在彻底的刹那,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救人。等他忙完急救的事情,方才想起,自己明明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啊,这突然表现出的友爱和关怀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虽然他竭力想摆脱过去的那种生活,摆脱前生对今世的影响,可有些事是由衷而发的,就像他当初毫不犹豫地跳下翠云湖去救唐轻璇,医者仁心,对生命的尊重早已融入到他的血脉之中。

    那老者充满感激地望着胡小天道:“谢谢公子……”

    胡小天笑了笑,病人的感谢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他站起身来,在一帮家丁的眼中,这位恶少的形象前所未有的高大了起来,可他们绝不认为这位少爷突然变成了菩萨心肠,想起这货痴呆了十六年,估摸着这会儿脑子又不知搭错了那根弦,居然当起好人来了,肯定是病了,病得不轻!

    此时一辆马车来到了现场,却是徐正英派手下人从附近医馆易元堂请来了大夫,易元堂是康都三大医馆之一,旗下拥有不少名医坐堂,说起康都三大医馆,分别是玄天馆、青牛堂和易元堂,这三家医馆之中都有人入选太医院,而其中以玄天馆的影响最大,近五十年来国医圣手层出不穷,但是玄天馆门槛很高,非达官显贵不看,相比玄天馆而言,青牛堂和易元堂就亲民许多,在京城之中也有不少的诊所分号,附近杨柳营就有一家易元堂的分号。

    户部侍郎传召,易元堂自然不敢怠慢,连易元堂的二当家袁士卿也亲自赶了过来,等他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那老者已经被人从车轮下抢救出来并给予妥善的处理。

    袁士卿先去跟徐正英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那老者身边摸了摸他的脉门,首先确定老者的脉息是否平稳。

    胡小天道:“伤在左腿的股骨,并没有合并其他的内外伤,骨折断端没有完全断裂,也没有移位,我先帮他做了简单固定。”

    袁士卿看了看老者的左腿,单从对骨折的处理和夹板的捆绑已经看出这肯定是个专业人士所为,他点了点头,让跟随他前来的两名弟子将受伤的老者抬上马车,准备先将老者送往易元堂再做进一步的处理。

    袁士卿向胡小天拱了拱手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胡小天笑了笑道:“胡小天!”

    袁士卿搜肠刮肚也想不出这京城中有个名叫胡小天的医生,康都有名的医馆就这么几家,年轻后辈中出色的更是寥寥可数,袁士卿又道:“请问胡公子平日都在哪家医馆坐诊?师承何人?”

    胡小天笑道:“我不是医生!”他向袁士卿道:“你们好好救治那老者,诊金方面不用担心,需要多少只管来我府上拿!”他说完朝梁大壮那帮家丁使了个眼色,在众人的簇拥下上了自己的马车,临行前向徐正英摆了摆手作为道别,剩下的扫尾工作就交给徐正英去处理了。

    徐正英经过这番折腾身上也已经被雨水湿透,他心中暗责胡小天多事,明明是个素不相识的老头儿,多管闲事做什么?可既然已经插手了,这事情看来只能管到底,这也是徐正英为什么会将易元堂的人请来的原因。

    袁士卿来到徐正英身边,恭敬道:“徐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医治那位老人家。”听他话的意思明显是卖了个人情给徐正英。

    徐正英道:“诊金方面……”

    袁士卿笑道:“徐大人放心吧,您的事情就是易元堂的事情。”言外之意就是分文不取,像徐正英这种掌握实权的财政要员,平时想巴结都巴结不上,这次有了机会,怎么可能找他要钱?

    徐正英心中暗忖,算你懂事,他准备离去的时候,袁士卿又道:“徐大人,刚刚那位胡公子是什么人?看来他对骨伤很有些研究。”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袁士卿单从胡小天的处理方法就能够推断出这年轻人肯定是医道中人。

    徐正英皱了皱眉头,他真真正正是有些纳闷了,在他过去的概念里胡小天只是一个养尊处优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可今天在烟水阁,胡小天表现出的智慧学识已经让他刮目相看,即便说是震撼也不为过。可胡小天的表现又让他捉摸不透,在烟水阁痛殴邱家兄弟的时候,蛮不讲理仗势欺人,连徐正英都认为这厮欺人太甚,可转瞬之间,却又变成了妙手仁心的大善人,遇到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儿,居然愿意冒雨施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家亲戚。这小子性情如此复杂多变,真让人难以把握,恐怕连他亲爹也不知道他儿子是这个样子吧?

    徐正英苦笑道:“他是户部尚书胡大人的公子,哪里懂什么医术!”

    袁士卿听徐正英这样说一脸的不能置信,他先是错愕地张大了嘴巴,然后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袁士卿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胡小天是不懂医术的,一个不懂医术的人不可能将骨折的应急处理做得如此准确,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胡小天刚刚回到尚书府,就看到胡安带着一群人反风急火燎地从府内出来,却是他在烟水阁打架的事情已经传了回来,胡安生怕他吃亏,所以才集合了十多名家丁正准备赶赴烟水阁帮忙。

    看到胡小天平安归来,胡安方才放下心来,自然也没有了前往帮忙的必要。

    胡小天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就看到一名丫鬟端着刚刚熬好的姜汤送了进来,总管胡安跟在身后。

    胡安一脸笑容道:“少爷,喝点姜汤,淋了一场雨,千万别着凉。”

    胡小天点了点头,端起姜汤喝了,抬头看了看那丫鬟,发现这丫鬟姿色普通,他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这尚书府内要说丫鬟婆子也得有几十人,可这其中居然没有一个长相能给自己留有印象深刻的,甚至可以说连中人之姿都没有,普遍长相都是及格线以下。按理说不应该这样,记得过去看小说影视剧的时候,哪个大户人家里面不是美女如云,可他们老胡家的丫鬟团队综合长相也忒惨了点吧,不说要有秋香那种祸国殃民的级数,好歹也得有个袭人晴雯之类的俏丫头吧?可转念一想自己也不是多情的宝二爷,对丫鬟也不能要求太高。

    虽然只是被胡小天正眼看了一眼,那丫鬟已经是内心狂跳,要知道她被派来伺候少爷已经有半年了,这位少爷连正眼都没看过自己,今天居然在自己脸上打量了好几眼,难道是自己的姿色终于打动了他?大户人家的丫鬟没几个是安于本分的,谁都想着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完成一出从丫鬟逆袭成为主子的励志桥段,可实现这个理想必须要获得主子的青睐,不是**老爷,就得**少爷,那丫鬟还算聪明及时做出了一个娇羞的回应,一双眼睛闪动出自认为妩媚的光芒。

    胡小天看到那丫鬟惺惺作态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他这一笑丫鬟脸红了。

    胡安向那丫鬟道:“香凝,这里没你事了!”

    那丫鬟嗯了一声,心有不甘地退了出去,临出门之前还偷偷抛给了胡小天一个媚眼,机会难得,小丫鬟也有大智慧,只可惜胡小天对她的这个媚眼毫无反应。

    等到那丫鬟退出去之后,胡小天道:“胡总管,我没得罪你吧?”

    胡安对这位小少爷的脾气多少也了解了一些,赶紧向前一步,把身躯躬得更低:“少爷,您这话是从何说起?”

    胡小天道:“我这身边的佣人怎么一个长得比一个磕碜?我不求秀色可餐,怎么也得赏心悦目吧?你瞧瞧这帮丫鬟的质量,这成色……到底是我的审美观有问题还是你的审美观有问题?”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