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章【对联】(中)

医统江山 第七章【对联】(中)

    别人不知道胡小天何许人也,可所有人都认识徐正英,认为徐正英今天和吴敬善等于是撕破脸皮,鼓对鼓锣对锣地干上了。

    只有徐正英明白自己是被胡小天给绑架了,就算心中再苦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徐正英显然不是这一集团的主角,那边无节操的胡小天已经嬉皮笑脸地和霍小如套起了近乎:“霍姑娘喝点什么?”

    霍小如看了看桌上的茶壶,微笑道:“我有选择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至少有两种选择。”

    霍小如想起他刚刚说过的话,赶紧摇了摇螓首道:“我还是不用选择了。”看到这厮的笑容总觉得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坏意,生怕他再说出什么粗俗的话儿。之所以选择坐在他身边,一半是因为被他表露出的才华所吸引,另一半则是因为对吴敬善一伙人的排斥。可看到胡小天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又有些后悔了,这厮应该也是个纨绔衙内,保不齐刚才的惊艳才华只是刹那间的灵光闪现。可既来之则安之,霍小如此时也只能泰然处之了。

    胡小天道:“有茶,也有清水,我看霍姑娘更适合喝清水。”

    霍小如微笑道:“何以见得?”

    “清水出芙蓉!只有清水才配得上霍姑娘的绝世风姿。”

    徐正英听前半句实在是惊叹胡小天的才华,可听到后半句,一转脸,噗!的一口茶全都喷在地上了,我曰,你还能再肉麻点吗?

    胡小天对徐正英的失常举动大为反感,有没有搞错,老子在泡妞嗳,你徐正英白活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回避?不知道自己是个超级电灯泡,算了,这货这辈子是没希望见到电灯泡了。

    霍小如身后的小婢格格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蛮甜的,露出两个白生生的小兔牙。

    霍小如笑道:“公子真会说话,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胡小天道:“胡小天!”

    两人聊得颇为投机,满堂的文人墨客此时都成了陪衬。

    礼部尚书吴敬善向苏清昆使了个眼色,虽然吴敬善很生气,恨不能拂袖而去,但他不能走,文人是有风骨的,对这张脸面是极为爱惜的,如果他现在走了,只怕明天尚书是狗的笑话就会传遍京城,自己在文坛之上德高望重,在官场中也混迹半生,总不能败给一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孺子。

    苏清昆明白他的意思,站起身来,厚着脸皮道:“各位大人,各位高才,今日咱们齐聚烟水阁,今天我们不但有幸请来了梅山学派的领军人物礼部尚书吴大人,还特地邀得名震京师的才女霍小如霍姑娘,真可谓是京城文坛不可多得的盛事,我提议大家以文会友,各显其能,为烟水阁秀丽美景再题传世佳句,为我大康太平盛世再添锦绣文章。”

    众人齐声叫好,虽然刚才闹出了一些不快,礼部尚书吴敬善也被折了面子,可他的地位毕竟摆在那里,众人推举他来出题,吴敬善经过这会儿的缓冲总算从刚才的不快中恢复了一些,他喝了口茶,站起身来,一边踱步一边眉头深锁,作苦思冥想状。

    在胡小天看来这老家伙分明是在装逼,玩深沉,十有八九在想什么鬼主意,而且这鬼主意八成是针对自己。

    礼部尚书吴敬善目光落在霍小如身上的时候,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微笑道:“那老夫就出个题目,咱们一起对个对联如何?”吟诗作对是才子佳人们最为热衷的活动,即便是老如吴敬善这般的才子也未能免俗,没办法,谁让他就这点长项呢。

    众人齐声叫好,吴敬善止步不前,双目望着霍小如半遮半掩的俏脸道:“大家听好了,我这上联是:“采丝为彩,又加点缀便成文!”

    众人再次大声喝采,吴敬善的这个上联的确高妙,这上联之中很巧妙地嵌入了两个字。这种对联不但要讲究对仗工整,还需要同样嵌入两个字,真可谓是暗藏玄机,可见这位梅山学派的带头人不是浪得虚名。

    听到众人的吹捧,吴敬善不由得有些得意,自信心也在渐渐恢复,他将目光投向徐正英。

    徐正英皱了皱眉头,他素以学问见长,也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想了一会儿道:“有了!我这下联是:桀木为桀,全无人道也称王!”

    众人听到这下联全都赞叹不已,徐正英也是面露得色,今天总算凭借着自己的才学讨回了一些颜面。

    吴敬善点了点头道:“不错,对得还算工整。”

    此时又有人道:“我也有一联!”说话的却是翰林院大学士的公子邱志高,成功将所有人目光吸引过去之后,他朗声道:“水酉为酒,如能回头便成人!”

    “好!”又是一阵叫好之声,邱志高对这一联的时候目光望着胡小天那一桌,他的对联暗藏深意,意思是劝胡小天回头,又一语双关地骂胡小天不是人,从另一层面上也巴结了身边的礼部尚书吴敬善,吴敬善听出了其中的味道,脸上终现出一丝笑意。

    胡小天只当没听见,霍小如也没有说话,邱志高看着这一桌送出对联,不但骂了胡小天,而且似乎也有发泄对她坐在这桌不满的意思,劝她及早回头,霍小如沉得住气,可是她身后抱够的小婢却已经沉不住气了:“有什么了不起,这样的对联连我都能够对得出来。”

    众人闻言不由得一怔,心说这小婢也太不不知天高地厚了,这里聚集的是什么人?全都是才高八斗的人物,大才子,大文豪,你一个小婢懂得什么?

    那小婢道:“女卑为婢,女又何妨不称奴!”一言既出四座皆惊,一帮所谓的文人墨客全都震骇无比,谁也没想到霍小如身边的抱狗小婢都能够对出如此绝妙的下联,她一出口让这帮素来以文采自居的文人暗自惭愧,也映衬得吴尚书等人黯淡无光了。

    御史中丞苏清昆道:“我也有一联:一大冷天,水无一点不成冰!”他在此时来应对,是为了化解现场尴尬气氛,他的对子倒也工整巧妙,众人又是一阵喝彩。

    苏清昆对完向众人拱手致谢,显然对自己的下联非常满意,然后他笑眯眯望着霍小如道:“霍姑娘,不知你有没有更巧妙的下联?”

    霍小如淡然一笑,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身边胡小天道:“我想到了一联!”这货的声音非常洪亮,生怕众人注意不到他似的霍然站起身来。

    苏清昆心说你算哪根葱?非得出来找存在感吗?他刚才被胡小天骂了个狗头喷血,心中恨极了这小子。

    礼部尚书吴敬善看到胡小天又站了出来,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在他看来刚才斗嘴只是这小子牙尖嘴利占了便宜,算不上什么才学,谈到真正的学问,一个少年又能懂得多少?

    胡小天眼力挺好,隔着这么远也能够清楚看到吴敬善对自己的鄙夷,他笑道:“我这下联是:人言为信,倘无尚书乃小人!”

    现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胡小天的这幅下联对得实在是高妙之极,在工整对仗的同时,又将锋芒深藏其中,再次把吴敬善骂了个狗血喷头,吴敬善气得浑身上下都哆嗦起来,如果不是他要竭力保持这温文尔雅的官员形象,此时恐怕连粗话都骂出来了,我曰你大爷,老子哪里得罪你了?你揪着我不放,转弯抹角地骂我是小人。

    徐正英坐在胡小天身边,这会儿已经彻底被这货的才学说折服,都说胡不为生了个傻儿子,这胡小天若是傻子,只怕天下间再也没有聪明人了,难怪我当年想跟他攀亲,我家三个女儿随便他们家挑选,胡不为都不为所动,搞了半天,人家儿子是个天纵奇才啊!人言为信,倘无尚书乃小人!妙啊!实在是妙到了极点!吴敬善,你这老狗居然敢侮辱我,哈哈,现在报应来了吧?胡小天没说错,你这老狗就是个小人!

    胡小天对完下联,再也没有一个人敢接茬作对,这货什么人?连吴尚书都敢骂,胆子也忒大了一点儿。此时已经有好事之人打听到胡小天的身份,附在吴敬善耳边,低声将胡小天的身份告诉了他。吴敬善心中这个气啊,搞了半天,这小子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胡不为的独生儿子,不是说这小子是个痴呆儿吗?可自己见到的却是一个牙尖嘴利奸猾刻薄的阴险小子。知道了胡小天的身份,吴敬善顿时失去了和他继续斗下去的心境,胡不为的儿子,一个晚辈,就算自己赢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光彩,如果栽在他手上,只怕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可事实上他已经栽了,而且栽得不轻。

    吴敬善缓缓站起身来,在官场中混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何时该走何时该留,吴敬善自然心中清楚。他向众人拱了拱手道:“老夫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