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章【对联】(上)

医统江山 第七章【对联】(上)

    众人全都是一怔,胡小天眨了眨眼睛,难不成这霍姑娘是一条狗,真是怪事到处有,这里特别多,哈哈,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搞笔会,居然等待的重要嘉宾是一条狗。

    此时原本有些喧嚣的大厅内忽然静了下来,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郎缓步走来,白色长裙纤尘不染,黑色秀发只是随意挽了一个发髻,一根古朴的荆钗插入发髻之中,俏脸之上薄纱敷面,所以看不清她的全貌,峨眉淡扫,一双美眸明澈而深邃,目光只是那么一瞥,这大厅之中的每个人都认为她在看着自己,一颗心顿时不由自主的突突直跳。

    胡小天一双眼睛望定了那白衣女郎,心中暗赞,虽然不知这小/妞真实长相如何,可这气质风姿没得说,从她的一举一动就能够推断出,这小/妞绝对研究过男性心理学,犹抱琵琶半遮面,半遮半掩对于这帮自命风流而不下流的文人墨客来说反倒是一种致命的性感,真要是弄一穿着比基尼的小/妞挺胸扭腰地走过来,十有八九这帮装逼货会斥责人家有伤风化。胡小天朝礼部尚书吴敬善看了一眼,发现这老东西望着前来的白衣小/妞,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比起刚才可亲切了许多。

    胡小天心中暗骂,老东西,别看你道貌岸然,还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男盗女娼的肮脏念头,看这白衣小/妞穿得多,只怕恨不能把一双眼睛变成X光,直接透视她的内部。胡小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吴敬善如此反感,大概因为吴敬善和他老子是政治对手的缘故,虽然胡小天对老爹也不爽,可毕竟是一家人,关键时刻还是向着自己老子的。

    吴敬善身份摆在那里,还算坐得住,其他的那帮文化人明显骚动起来,御史中丞苏清昆居然起身相迎,他微笑道:“霍姑娘到了!”

    这白衣女郎却是大康名伶霍小如,此女不但歌舞双绝而且才华横溢,在大康有名的才女,她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平时的唱词曲目都是自己填词作曲,大康的王公贵族在节日庆典之时,往往都以邀请到霍小如表演为荣。她此次来到康都的原因是应礼部的邀请为皇上六十岁寿辰编撰庆典歌舞,已经在京城呆了四个多月。

    徐正英自从霍小如来到烟水阁,也是盯住她看个不停,如果不是胡小天用胳膊捣了捣他,这货几乎忽略了一旁胡小天的存在,徐正英低声将霍小如的来历介绍给了胡小天,胡小天恍然大悟,霍小如就相当于过去的女明星,走得是知性路线,玩得是文艺范儿。这种女星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装,不过只要装逼装得恰到好处,对于广大男性的诱惑力几乎是致命的,尤其是这种自命风流的中老年文青们,最迷恋得就是这个调调。

    从霍小如出场的情况来看,只露出半个脸就已经把这帮文人墨客给**得心猿意马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霍小如身上,这会儿连吴敬善的主角光环都黯淡了许多,更无人注意霍小如的身后了,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蓝衣女婢,女孩儿十三四岁的样子,还没有完全长开,圆乎乎的小脸有点婴儿肥,个子不高,抱着一条毛色纯白的狐狸犬,本来是没有人关注她的,可她怀中的小狗似乎想要找到存在感,挣脱她的怀抱跳了下去,跟在霍小如的身边,汪汪!叫了两声。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向它看了过去。

    礼部尚书吴敬善望着那条白毛小狗,轻捻颌下稀稀落落的几根胡须,微笑道:“咦!你们瞧,那是狼是狗?”

    所有人都是一怔,心说这明明是一条小狗,吴尚书怎么会连狗和狼都分不清楚?可短暂的错愕过后,马上醒悟过来,吴敬善的这番话暗藏深意,他根本是在指桑骂槐,表面上说是狼是狗,可实际上却借着谐音说得是侍郎是狗,今天过来的人当众只有徐正英这位户部侍郎,吴敬善等于当众骂到了他的脸上。明白了这层道理,现场发出一阵哄笑,有人原本已经忍住,可听到别人笑了出来,这笑意顿时让勾了起来,第一个发笑的居然是御史中丞苏清昆,他若不笑别人也不敢笑,他一发笑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徐正英在第一时间已经懂得了吴敬善的意思,听到众人哄堂大笑,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心中暗骂吴敬善这条老狗,仗着他的权势居然公开骂自己是狗。徐正英虽然恼怒可是忌惮吴敬善的官位,当着他的面不敢发作。

    吴敬善居然笑眯眯转向徐正英道:“徐大人,你见闻广博学富五车,照你看,这东西究竟是狼是狗?”

    徐正英在心底把吴敬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可他没胆子跟吴敬善公然翻脸,忍着怒气,陪着笑脸道:“吴大人,下官才疏学浅,还真分辨不出!”

    胡小天有些鄙夷地望着徐正英,这货也太没骨气了,都被吴敬善骂到脸上了居然还能忍住。看到吴敬善如此猖狂,再看到霍小如一双美眸完成了月牙儿,似乎也忍俊不禁,胡小天毕竟和徐正英一起过来,笑话徐正英等于连他也一并嘲笑了,顿时起了同仇敌忾之心,他不动声色道:“其实想要分清狗和狼一点都不难。”

    因为大家的焦点都关注在吴敬善和徐正英身上,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插话,胡小天选择在这种时候说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徐正英心中暗暗叫苦,这小子,不是答应了要装哑巴,为什么又要开口说话,难道还嫌我丢人丢的不够?徐正英悄悄朝胡小天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别跟着瞎掺和。

    胡小天视若无睹道:“要分辨狗和狼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看他的尾巴,尾巴下垂是狼,上竖是狗!”

    现场鸦雀无声,今天文人墨客云集一堂,谁都不是傻子,胡小天的这番话谁都能听得明白,他以同样的方法回击了吴敬善,分明在说尚书是狗,众人在暗赞这厮答得精妙的同时,又不免暗暗心惊,这小子究竟是何许人也?居然敢当众羞辱礼部尚书。

    徐正英心中这个痛快啊,我曰!有种!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老子英雄儿好汉,胡不为的儿子果然是不同凡响,尚书是狗!爽!爽!爽!徐正英爽完了又觉得有些头大,胡小天的这番应答百分百会得罪吴敬善,这笔帐归根结底要算在自己的头上,毕竟是自己把他给带过来的,得罪了吴敬善还是小事,如果让胡不为知道自己带着他儿子出来招惹是非,恐怕以后的户部再也没有自己的好日子过了,我可真是犯贱啊,为什么要带这小子过来参加笔会。

    霍小如一双美眸望着这个有些狂妄的年轻人,不由得明亮起来,这年轻人不但智慧超群,而且胆色不凡,事实上敢于当众羞辱礼部尚书吴敬善的,不是胆大妄为就是一个傻子。

    狐狸犬居然朝着胡小天的方向跑了过去,胡小天将狐狸犬从地上抱了起来。

    霍小如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胡小天站起身将狐狸犬交还到她的手中,霍小如的一双纤手白嫩细腻,光洁无瑕,宛如兰花般的柔荑轻抚犬儿雪白的毛发,轻声道:“这位公子,你刚刚说得好像有两种方法啊?”她显然对这个大胆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

    胡小天微笑道:“另一种方法就是看它吃什么,狼是非肉不食,狗则遇肉吃肉,遇屎吃屎!”

    霍小如一双美眸迸发出异样的神采,一颗芳心暗自惊叹,这少年真可谓智慧超群,回答得看似粗俗不堪,可其中却无处不闪烁着智慧的光华,这句话分明是把御史中丞苏清昆给骂了,遇屎吃屎,根本是在说御史吃屎。

    一旁徐正英哈哈大笑起来:“妙!妙!妙!”这货也憋了半天了,礼部尚书吴敬善的官儿比他大,他不敢得罪,可御史中丞苏清昆比他还要差上半级,刚才吴敬善率先向他发难,拐弯抹角地骂他是狗的时候,苏清昆那个王八蛋带头嘲笑,曰他先人的,你也有今天,徐正英道:“好一句遇肉吃肉,遇屎吃屎,狗的性子原本就是如此。”徐正英此时已经完全想透了,得罪人在所难免不如豁出去了。

    霍小如禁不住笑了起来,露在白纱外的肌肤微微有些泛红,显得格外诱人,娇声道:“我这狗儿可没有得罪你们,今天可被你们骂惨了。”她将手中的狐狸犬递给了身后的小婢,美眸在胡小天脸上飞快地一转,柔声道:“你身边的空位还有人吗?”

    胡小天很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用自己的衣袖在上面象征性地拂了拂道:“霍姑娘请坐!”

    礼部尚书吴敬善气得脸色铁青,他原本拿定了主意,要当众好好羞辱一下徐正英,却没有想到中途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正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最后反倒成了他自取其辱,那霍小如原本是安排在他这边落座的,可霍小如似乎并不给这个礼部尚书面子,直接到胡小天的身边坐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