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五章【得意洋洋】(中)

医统江山 第五章【得意洋洋】(中)

    胡小天不免有些得意,何止灵光,我两世为人,真要阴起人来只怕你这个当爹的也不是我的对手。

    胡不为道:“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别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说我们父子在家里私设草亭,这是不是大逆之罪?”

    胡小天还真没有想到这一层,胡不为的提醒如同兜头泼了一盆凉水,顷刻间胡小天的后背布满冷汗,幸亏今天面对的是头脑并不怎么灵光的唐家兄弟,如果换成一个老奸巨猾的对手,恐怕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画的圈儿把自己给圈进去了?

    胡不为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天威难测,天子脚下有些话断断是不能乱说的。”

    胡小天恭恭敬敬道:“孩儿谨记父亲的教导!”

    胡不为道:“今天的事情我虽然没有亲见,可通过你们的描述我也了解不少,你救起那唐家小姐,本可以全身而退,却为何非要将事情闹到这种被动的地步?”

    “孩儿也不想,只是当时的形势所迫,由不得孩儿做主!”

    胡不为叹了口气道:“今天的事情虽然暂时平息,但是我看唐家离去之时充满怨恨,相信他们绝不肯善罢甘休,你以为应该怎样做?”胡不为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征求儿子的意见,他并不是真正想听儿子的看法,而是借着这件事考验一下自己儿子的智慧。

    胡小天可没有想得那么长远,低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从此要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还罢了,如果他们胆敢惹事,我绝不会放过他们!”

    胡不为缓缓摇了摇头道:“需知即使是一颗小小的钉子一样可以扎破你的足底,既然看到了这颗钉子就一定要在它扎破你的脚心之前将他拔除,而不是扎破脚之后再想着如何处理,这就是未雨绸缪,想要走得长久,想要活得长久,就要尽早清除一切可以给你带来麻烦的东西。”

    胡小天睁大了双目,望着这位老爹,心中暗忖,我这个老爹够阴够狠啊,看来十有八九是个奸臣啊!

    胡不为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今天的事情表面上虽然已经解决,可到底以后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我们是无法掌控的。我刚刚帮你和李家小姐定亲,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人家会作何感想?”胡不为对此还是有些担心的。他的亲家是剑南西川节度使、西川开国公、食邑三千户的李天衡,那可是不折不扣的封疆大吏,更是太子龙烨庆的红人,两家的联姻可谓是强强联手,胡不为这场婚事极为重视。他并不知道胡小天才不怕事情闹大,也不怕恶名散播,在胡小天的心里,李家要是因此而退婚再好不过,自己也省得守着一个瘫痪病人过上一辈子。

    胡小天道:“爹,我听说那李家姑娘是个残疾,下肢瘫痪,而且生得奇丑无比!”

    胡不为道:“那李家的姑娘我也未曾见过,听说腿脚的确有些不方便,可人家养在深闺,真正的模样外人何曾见过,说她奇丑无比,肯定是以讹传讹。”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胡不为知道传言应该不会有错,可在儿子面前还是尽量安慰。

    胡小天心中暗忖,看来瘫痪已经是事实了,有没有搞错,你是我爹,怎么能把自己儿子往火坑里推?看来这位老爹也够冷血的。胡小天道:“爹,我不想守着一个瘫痪病人过一辈子,要不,咱们把这门亲事给退了……”

    胡不为听到他这样说顿时勃然大怒:“混账!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为父和李大人定下婚约之事天下皆知,你让我悔婚,我还有何颜面面对圣上,面对众位朝臣,又有何颜面面对天下百姓?”

    胡小天道:“拉倒吧,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跟外人有什么关系?我连李家姑娘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您就要把我们两人硬拉到一起,这也太荒唐了吧,您是我爹啊,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胡不为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胡家和李家都不是寻常人家,一举一动不知为多少人注目。这件事为父代你定下来了,不容更改!”

    胡小天心中暗叹,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压根是你把我当成政治资本给押出去了,我的个人幸福,我的感情生活你根本就不关心,他对胡不为之前的那点好感顷刻间散了个干干净净,冷冷道:“既然你代我定下来了,不如你代我娶了李家姑娘回来,连入洞房也一并入了可好?”

    胡不为万万想不到这臭小子居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混脏话,气得直翻白眼,右手指点着胡小天,抖得跟筛糠似的,好半天才骂了一句:“不肖子,真是气死我也……”

    胡小天才不怕他气死,转身回房去了。

    胡小天回到房间也是心中恼怒,偏偏这会儿梁大壮凑了过来,一脸献媚之色:“少爷,你刚才真是英明神武,智勇双全,王霸之气,大杀四方,在您的面前那帮无胆鼠辈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儿,您知不知道,现在您已经成了我们全体家丁的偶像!我对少爷的敬仰如同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愿为少爷赤胆忠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要说梁大壮的马屁功夫绝对不弱,不然也不会在尚书府诸多家人之中脱颖而出,被胡不为选中,成为胡小天的贴身家丁。只可惜梁大壮拍错了对象,胡小天跟这一时代的任何人都不同,梁大壮认为放之四海皆准的马屁功夫到了人家这儿偏偏是没有效用。

    胡小天嘿嘿一笑,笑容明显透着敷衍,梁大壮跟着笑,笑得自然尴尬。

    胡小天望着这厮猪头一样的面孔,嘿嘿笑道:“大壮啊,我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你的忠心我是看得到的。”

    梁大壮心中窃喜,小主人说这话应该是赏赐自己的前兆,姥姥滴,我卑躬屈膝奴颜媚骨的这通马屁没有白费,这付出总会有回报的,他深深一躬道:“奴才为少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胡小天道:“唐家小/妞追杀我的时候,那帮没良心的狗奴才一个比一个逃得快,唯恐避之不及,当时只有你主动冲出去替我挡剑,让我很是感动!”

    梁大壮眨了眨眼睛,心说孙子才心甘情愿的替你挡剑呢,当时明明是你把我推出去的,他垂首躬身道:“奴才当时心中只想着保护少爷平安,其他的事真没有想过,只要少爷平安,就算我牺牲性命又有何妨!”这货连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小眼睛红红的,只差没把眼泪掉下来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你虽然忘了,但是我不会忘!”

    梁大壮愣了一下,满脸迷惘道:“少爷指得是?”然后他就看到一个拳头在自己的眼前放大,蓬!的一拳砸在他的右眼上,打得梁大壮眼冒金星,然后听到胡小天不紧不慢道:“我操你大爷!”

    梁大壮在胡小天的一通痛揍下,抱头鼠窜,一边逃一边哀嚎着:“少爷饶命,少爷饶命……我是骂唐轻璇的……”

    胡小天把梁大壮给揍出门外,心中舒坦了许多,不过感觉自己内心中的火气仍然没有完全发泄出来,于是来到院落中,对着几个沙袋又是拳打脚踢,直到累得大汗淋漓,方才来到后院按照他的设计挖好的游泳池内,脱光衣服,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胡不为站在博轩楼上,远眺着儿子的一举一动,表情显得颇为无奈,胡天雄悄悄来到他的身边,恭敬道:“大人!”

    胡不为嗯了一声,他并没有转身,仍然看着在池塘中劈波斩浪的儿子,心中实在是有些纳闷,儿子傻了十六年,清醒之后不但突然学会了说话,而且还学会了游泳,这等奇怪的事情实在是于理不合。虽然奇怪,但是胡不为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从小到大都是在他的眼皮底下长大,这眉眼,这头脑绝对是自己的种。

    胡天雄不敢打扰他,静静在他的身边站着。

    过了好一会儿胡不为方才道:“打听的情况如何?”

    胡天雄道:“少爷的确救了唐轻璇,不过当时也的确是少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抢进府来。”

    胡不为缓缓点了点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儿大不由爷,这样的年纪的确应该娶妻生子了。”

    胡天雄道:“大人,虽然这件事已经解决,可是外面有很多的流言蜚语,都说少爷仗着您的权势强抢唐家的女儿。”他颇得胡不为的信任,所以有些话可以在胡不为的面前畅所欲言。

    胡不为叹了口气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啊,回头我写一封信,你亲自去西川一趟,给李大人送过去。”胡不为最担心的就是这些流言蜚语传到了西川李家,李家的女儿虽然双腿瘫痪,可毕竟出身名门,以李天衡的地位是相当重视颜面的,如果听说他的未来女婿在京城做出强抢民女的事情,还不知要作何反应?胡不为对于这次联姻是极其看重的,可以说这场婚姻的成功与否决定了他们胡家的未来政治命脉,不容有失。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