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章【信口雌黄】(上)

医统江山 第四章【信口雌黄】(上)

    胡小天却笑眯眯地站在那里,没事人一样,仿佛整件事情跟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此时有人嚷嚷道:“去官府论理!”“对!抓他去见官!”“尚书儿子了不起啊!”

    胡不为表情古井不波,转身回到唐文正的面前,低声道:“文正兄,你放心,今日之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只是现在是不是先让这帮人散了,如此嘈杂混乱的局面,不乏别有用心之人妖言惑众,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将事情越闹越乱。”

    胡不为所说得的确是事实,唐文正搂着女儿,心中怒火填膺,可又碍于胡不为的官位,不敢发作出来。他犹豫思量的时候,两个儿子已经沉不住气了,唐铁汉吼道:“什么叫查个水落石出?事情明摆着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龟儿子强掳我妹,坏我妹妹清白,此人罪大恶极,不杀此贼决不罢休……”话没说完呢,唐文正已经扬手甩了他狠狠一记耳光,怒斥道:“混账东西,那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唐铁汉活该挨打,一时气愤将龟儿子都骂了出来,胡小天是龟儿子,岂不等于当面骂胡不为是一只老乌龟,再加上他嚷嚷胡小天坏他妹子清白,这么多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姑且不论胡小天到底有没有坏了唐轻璇的清白,别人以后会怎么看?唐家这么兴师动众,胡小天掳走唐轻璇又是事实,这段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人不能不猜疑。就算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唐轻璇的清誉也难免会受到影响。

    这时候京兆尹洪佰齐带着几名手下慌慌张张地赶了过来,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唐家老三唐铁鑫。看到眼前情景,洪佰齐暗暗叫苦,胡家和唐家就算怎么冲突,他也无所谓,可今天慕容飞烟闻讯之后率先带着几名捕快来到尚书府,这就不可避免地将他牵连了进来。如果不是慕容飞烟参予此事,洪佰齐才懒得趟这趟浑水,你们两家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等折腾完了,打伤了我帮忙送医,打死了我帮忙收尸,至于孰是孰非,咱们最后再说。京官难当,京兆尹听起来也算威风,勉强也是一方大员,可放眼这京都,比他官大的不知要有多少,更不用说那帮皇室宗亲。在京城做官,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得照顾到,稍有不慎就不知会得罪什么人,当真是夹缝里求生存,举步维艰。

    洪佰齐走过来先跟胡不为和唐文正见了礼,胡不为道:“洪大人,你来得正好,这件事你来处理吧。”

    洪佰齐暗暗叫苦,心说你们家的事情怎么推到了我的头上,这不是为难我吗?洪佰齐咳嗽了一声道:“两位大人,我看还是让闲杂人等退下去再说。”闲杂人等指得自然是唐家兄弟俩带来的那些帮手。

    唐文正虽然心中恼火,可头脑并不糊涂,就算己方占尽了道理,可擅闯尚书府,大打出手也是事实,先让这帮人散去最好。

    唐铁汉刚刚挨了父亲一巴掌,捂着脸正在委屈呢,听到京兆府尹来到之后马上就要他们退走,满腔的怒火顿时被激发了起来,他大声抗议道:“凭什么要我们走,今天不给我们唐家一个公道,我们绝对不走!”

    人多力量大,再加上多数人都有法不责众的心理,听到唐铁汉这么说顿时又跟着起哄。

    唐文正真是拿这个儿子有些没辙,暗骂这混小子不识时务。

    此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的确不能放他们走!”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胡小天从那边走了过来,这货不知何时弄来了一件蓝色长衫穿在身上,只是里面没穿裤子,露出两截光溜溜的小腿,比起刚才更显得不伦不类。

    胡不为也是眉头一皱,在他看来儿子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这头脑还是不正常,只有先将这帮人支走,才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情闹大了肯定对他们胡家不利。

    胡小天道:“你们这群人,砸了我们家的大门,打了我家家仆,侮辱我胡家清白,诋毁我的名声,坏事全都让你给干了,现在居然想拍屁股走人,天下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唐铁成的口才在三兄弟之中算最好的一个,他向前一步指着胡小天道:“你信口雌黄,明明是你强抢我妹在先,现在居然恶人先告状。”

    胡小天嘿嘿笑道:“你说我抢她又什么证据?”

    唐铁成怒道:“我们都看到了,我妹妹就是证人!”

    胡小天指着仍然在冒着火苗的草亭道:“那草亭是不是你烧得?”

    唐铁成看了看那草亭,他也是响当当的汉子,干了就不怕承认,双目一瞪:“怎样?是我烧得!”

    胡小天道:“你该当何罪?”

    唐铁成道:“不就是破草亭,别说烧了,就算我将这草亭拆了又能怎样?大不了赔间新的草亭给你!”

    胡小天用手指点着唐铁成:“你真是大逆不道,居然要拆朝廷,还要建一个新的朝廷,这是对大康不敬,你分明这是谋反啊!”人家说的是草亭,他偏偏说成朝廷。

    唐铁成气得满脸通红,怒道:“你敢污蔑我,我说的是要拆了草亭我何尝说过要拆了朝廷?”

    “谅你也不敢推翻朝廷,瞧你贼眉鼠眼的窝囊样,你哪有那个胆子!”

    唐铁成那里经得起他的激将法,怒吼道:“怎样?老子什么都不怕,推翻朝廷又能怎样……”话说到这里方才意识到自己着了人家的道儿,顿时呆在那里。

    徐家那边的人全都吓得面无血色,天啊,这货什么话都敢说。

    胡小天手指不停指点唐铁成:“喔……你果然是个大逆不道的叛国分子,居然要推翻朝廷?”

    唐铁成气得浑身发抖,大吼道:“我说的是推翻草亭……”

    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还是推翻朝廷。

    胡小天摊开双手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大家都听到了,他要叛国谋反,你们看着办吧!”

    唐铁成百口莫辩,哇呀呀一声怪叫,抽出腰间刀就要向胡小天扑上去:“气死我了,奸贼!纳命来……”刀刚刚拔出一寸,就被唐铁汉给摁了回去,身后唐铁鑫扑上来牢牢将他抱住,大声提醒道:“二哥,你冷静!”

    胡小天环视唐家兄弟身后的那帮人:“刚才烧草亭的还有谁?”

    面面相觑,无人回应。

    “还有谁?”

    呼啦一下,一百多人顷刻间散了个一干二净,烧草亭大不了就是坐监,可烧朝廷那是要砍头的,刚才胡小天当着众人的面把唐铁成逼得头脑发昏,连推翻朝廷的话都说了出来,真要是把这个罪名给扣在他脑袋上,那可是要诛九族的,多少颗脑袋都不够砍啊。谁都不傻,谁也不想跟谋反的事情扯上关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京兆府尹洪佰齐望着那一百多名闹事者顷刻间逃了个干干净净,也没有让手下人阻止,他对这件事的处理原则就是尽量把稀泥和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那边唐文正被吓得七魂不见了六魄,虽然知道儿子是被胡小天给坑了,可推翻朝廷的话断断然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这件事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别说他的官位不保,只怕他们唐家所有人的脑袋都得落地。都说胡不为的儿子是个又聋又傻的痴呆儿,可今日得见,方才知道这小子不但聪明绝顶而且阴险狡诈,坏到了极点,自己儿子的智商跟他简直是一天一地。同样是儿子,看看人家是怎么生的?

    胡不为一直没怎么说话,其实他脑子里一直都在盘算如何逆转之事,事实摆在眼前,应该如何扭转乾坤,将这个麻烦化解掉。胡小天刚才的那番话不但吓走了一百多名唐家的帮手,而且将胡不为这位老爹震撼得难以形容。

    胡不为仿佛头一次认识儿子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内心中震骇和惊喜参半,这真是我儿子吗?混淆黑白,信口雌黄,转败为胜,转危为安,明明是全面被动的局面,被他几句话就给彻底改变了,草亭!朝廷!妙哉!妙到了极点,老子历经大康两任皇帝,为官几十年,阴人无数,都没有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这儿子肯定是我亲生的,这么奸,这么坏,如此阴损的招数都能想得出来,除了我胡不为谁还生的出这种极品货色,哈哈哈,爽!爽!老天有眼,老天有眼,我胡门有后,我胡门有后啊!

    虽然唐铁成说出了推翻朝廷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可洪佰齐在一旁看得明明白白,这傻小子根本就是被胡小天用激将法给绕了进去,洪佰齐对此的看法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种时候,老子装聋子,装哑巴,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胡不为此时开口道:“洪大人,你看……”他虽然没说什么内容,可是关键时刻的留白意义非同寻常,这分明是逼着洪佰齐表态。………………………………………………………………………………新书期举步维艰,还望各位勿忘收藏,多多推荐!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