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七五四章 父亲匪号血手人屠(下)

赘婿 第七五四章 父亲匪号血手人屠(下)

    阳光从云端洒下来时,常绿阔叶林的叶子还在风里呜咽,山间尚看不出冬日的痕迹,不远处的球场上,一群少年人撵着只灰色足球在跑,正争夺得激烈。

    宁曦坐在山坡间倾倒的横木上,远远地看着这一幕。

    华夏军中武风兴盛,自竹记时期开始,员工间的一大娱乐项目就有第一高手的擂台争夺赛,到得融化了武瑞营,正式转化为华夏军后,各种内部比武、蹴鞠大赛便更加丰富起来。竹记的宣传部门嵌入了宁毅的恶趣味,一方面输出武侠故事,一方面在内部外部搞“十大”“百大”高手的排名,为了争夺这类排名和福利,军队在这方面上上下下都热闹得很。

    宁曦在十三四岁的少年人中也算得上是运动健将,但此时看着远处的比赛,却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一来他的搭档多数在和登,集山这边,虽然也有几个认识的,但来往毕竟不密。二来,此时他心中也有烦恼之事,无心其它。

    两天前的那场刺杀,对少年来说震动很大,刺杀过后,受了伤的初一还在这边养伤。父亲随即又进入了忙碌的工作状态,开会、整肃集山的防御力量,同时也敲打了此时过来做买卖的外来人。

    自父亲回到和登,虽然未有正式在所有人眼前露面,但对于他的行踪不再过多遮掩,或许意味着黑旗与女真再度交锋的态度已经明确起来。集山方面对于铁炮的提价一时间引起了骚动,但自刺杀案后,收紧的风声和气氛压下了一部分的声音。

    生逢乱世,女真的搜山检海、肆虐天南只在几年之前。黑旗纵然有两年的雌伏、低落期,最初在凉山落脚时甚至显得忍气吞声,但到得此时,稍稍褪下因生意而来的温情面貌后,人们还是会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支曾在西北正面对撼女真而不落下风的势力,不是开玩笑的。

    但对宁曦而言,平素敏感的他,此时也并非在考虑这些。

    他心中困惑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受伤的少女,这几天想来想去,其实也未有所得,一时间觉得自己往后必回遭到更多的刺杀,还是不要与对方来往为好,一时间又觉得这样不能解决问题,想到最后,甚至为家中的兄弟姐妹担心起来。他坐在那横木上许久,远处有人朝这边走来,为的是这两天忙忙碌碌未曾跟自己有过太多交流的父亲,此时看来,忙碌的工作,告一段落了。

    他站起来,恭敬地行礼请安。走过来的宁毅摆了摆手,拍着他的肩膀在横木上坐下。宁曦与父亲的上一次分别才只九岁,那时的印象中,父亲的身影顶天立地,此时重逢,才现父亲在一种绿林高手中,身形算不得高大壮硕,但他沉稳、随意,有山一般的从容。这让宁曦颇为羡慕,如果自己有一天也能这样,或许便不怕区区刺客了吧。

    “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坐了片刻,宁毅笑笑开了口。

    “啊?”小宁曦微感疑惑。

    “过去几年,我不在家,为了保护你们,你娘、你红提、西瓜姨娘,杜伯伯这些人,是费了很大力气的。我们本来已经做好了你……甚至你的弟弟妹妹,遇上意外的可能性……”

    父亲平静的说话在风中飘过,宁曦一开始还只是疑惑地听着,待到宁毅说出“你的弟弟妹妹”这句,他低着头,双拳才陡然握紧了,宁毅看着远处,话语未停。

    “但后来,己方都还算克制,有几次事情,还没有波及到你们,就被消灭了。这是好事,也未必算好,因为这些东西,你终究是得体验到的。”

    他说完这些,话语停下来,宁曦也沉默片刻,抬起头看前方:“爹爹,我不怕。”

    宁毅笑了笑。【愛↑去△小↓說△網 .ai qu xs】过得片刻,才随意地开口。

    “你不一样会接下我的班。”宁毅看着身边十三岁的孩子,摸了摸他的头,宁曦望向父亲,神情里,看来对此倒也并不介意:“如果有一天,你要拿着刀枪上战场,我和你娘也会放你去的。”

    他说起这事,宁曦眼中倒是明亮且兴奋起来,在华夏军的氛围里,十三岁的少年人早存了上阵杀敌的豪迈志气,眼下父亲能这样说,他一时间只觉得天地都宽广起来。

    宁毅端详了少年的表情,随后才转头:“但是,生与死都有价值。我的儿子有一天也许不会成为华夏军的领导者,但我希望,他能成为一个能为身边人负责任的男人。哪怕照顾不了整个华夏军,照顾家里人,照顾你娘,照顾你的弟弟妹妹,是你推卸不了的责任。”

    宁曦握着拳头坐在那,没有说话,微微低头。

    “我们大家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但面对的处境不一样,一个强大的有智慧的人,就要学会看懂现实,承认现实,然后去改变现实。你……十三岁了,做事开始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你身边跟着一群人,对你区别对待,你会觉得有些不妥……”

    “我没有。”少年开口反驳,“其实……我很尊重杜伯伯他们的……”

    宁毅抿了抿嘴:“嗯,那……这样说吧。现实就是,你是宁毅跟苏檀儿的儿子,如果有人抓了你,杀了你,你的家人自然会伤心,有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这本身是现实……”

    “我不会让他们抓住我。”

    “那如果抓住你的弟弟妹妹呢?如果我是坏人,我抓住了……小珂?她平时闲不下来,对谁都好,我抓住她,威胁你交出华夏军的情报,你怎么办?你期待小珂自己死了吗?”宁毅楼主他的肩膀,“我们的敌人,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这件事对你们不公平,对小珂不公平,对其他孩子也不公平,但我们就会面对这样的事情。如果你不是宁毅的孩子,宁毅也总会有孩子,他还小,他要面对这件事——总有一个人要面对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你要继续变强大、便厉害、变睿智,等到有一天,你变得像杜伯伯他们一样厉害,更厉害,你就可以保护身边人,你也可以……好好地保护到你的弟弟妹妹。”

    宁曦坐在那儿沉默着。

    “有些事情我们想不通,可以慢慢想。弟弟妹妹先不说了,宁曦,你不是有些亏待身边的朋友了?”

    “啊?”宁曦抬起头来。

    “初一受伤两天了,你没有去看她吧?”

    “我……我看过的……”

    “嗯,好像说你没去啊……”

    宁曦低着头,不想说他是装作路过远远地瞄了一眼。

    “我记得小的时候你们很好的,小苍河的时候,你们出去玩,捉兔子,你摔破头的那次,记不记得初一急成什么样子,后来她也一直是你的好朋友。我几年没见你们了,你身边朋友多了,跟她不好了?”

    “不是,初一她、她毕竟……不同……”

    “怎么不同了,她是女孩子?你怕别人笑她,还是笑你?”

    宁曦脸色微红,宁毅拍了拍孩子的肩膀,目光却严肃起来:“女孩子不比你差,她也不比你的朋友差,早就跟你说过,人是平等的,你红提姨、西瓜姨她们,几个男人能做到她们那种事?集山的织造,女工很多,未来还会更多,只要她们能担起她们的责任,她们跟你我,没有区别。你十三岁了,觉得别扭,不想让你的朋友再跟着你,你有没有想过,初一她也会觉得窘迫和别扭,她甚至还要受你的冷眼,她没有伤害你,但你是不是伤害到你的朋友了呢?”

    “如果你……不再希望她跟着你,当然也可以。但是你们一起长大,也跟着红提姨娘一起学武,你们如果能一起面对敌人,其实比跟其他人联手,要厉害得多。而且,气量拿出来,她是你朋友,有什么可芥蒂的,你是男孩子,将来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你当然要比她更成熟,你是我跟你娘的儿子,你当然要比其他孩子更成熟更有担当!你觉得会有风言风语,担起责任来娶了她又有什么关系……”

    宁曦的脸霎时间红透了,宁毅原本还在说:“我和你娘就给你们订个娃娃亲……呃,好了,先不说了。”

    父子两人在那儿坐了片刻,远远的看见有人朝这边过来,随行人员也来提醒了宁毅下一个行程,宁毅拍了拍孩子的肩膀,站起来:“男子汉大丈夫,面对事情,要大气,别人破不了的局,不代表你破不了,一些小事,做起来哪有那么难。”

    他说完,与随行人朝远处过去,方书常靠过来时,宁毅跟他感叹两句:“唉,为了小孩子操碎了心……”方书常不以为然:“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婆婆妈妈了?”这年月里父亲权威至上、或者拳威至上,跟小孩子谈心实在是件奇怪的事:“我家几个小子,不听话就揍,现在都好好的,没什么操心事。而且揍多了皮实。”周围有人暗自点头。

    宁毅撇了撇嘴:“说得轻巧,现在这些小孩子,一脑子热血,什么时候蒙头上了战场,吓死你个王八蛋。”

    “迟早也是要历练一番的。”

    “那也要磨练好了再去啊,脑子一热就去,我老婆哭死我……”

    “弟妹很大气……不过你刚才不是说,他想去你也答应他……”

    “当然先稳住阵脚,有他上的一天,至少二十岁以后吧……”

    “心魔真是名不虚传,对儿子都是坑蒙拐骗一整套。”

    “何止,我还心狠手辣……人死如灯灭,伤心的是活人,总希望小辈活下来的机会大一些……”

    一行人说笑着前行,对话到后来,反而严肃起来。事实上,走到这一步的高层人员,谁又没几个已然在战乱中死去了的亲人朋友,宁毅心狠手黑,身边的执行人员在做事、算计时也大都冷酷,无非是知道这些疏忽的代价罢了。

    大人们渐渐远去,送别父亲之后,宁曦坐在那横木上想着这些事,远处那帮少年人踢着球、大声喧闹,过得一阵,几个人撞在一起,爆了口角互相打起来。应该都是军人家庭,动起手来颇有架势,打了一阵,又被众人闹哄哄地拉开。

    十三岁的少年从横木上下来,伸了伸双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又想了片刻,才开始举步朝城区那边过去,身后有两道身影随意地跟上来。

    阳光从天空斜斜洒落,少年的步伐倒也算不得坚定,他在城市的街道边犹豫了片刻,然后才走向市集,去买了一小盒芝麻糖拿在手上。这样一路快走到初一所在的屋子时,前方有人走来,一脸笑容地跟他打招呼,却是在这边管事的文兴舅舅。

    “过来看初一?”

    宁曦向苏文兴请安问好,对于这个问题,倒是没好意思回答,舅甥俩一面说话一面走了一程,眼看着时间到了中午,宁曦辞别苏文兴,到附近的食堂吃了午饭——他被这插曲弄得有些想打退堂鼓。

    中午过后,宁曦才去到了初一养伤的小院那边,院子里颇为安静,透过微微打开的窗户,那位与他一道长大的少女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床边的木柜上有茶壶、杯子、半只橘子、一本带了图画的故事书,闵初一读书识字不算厉害,对书也更喜欢听人说,或者看带图画的,幼稚得很。

    宁曦走进去,在床边坐下,放下芝麻糖。床上的少女睫毛颤了颤,便张开眼睛醒过来了,看见是宁曦,连忙坐起来。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能好好说话,少女局促得很,宁曦也微微有些局促,结结巴巴的说话,不时挠挠头,两人就这样“艰难”地交流起来。

    等到一道从集山回去和登,两人的关系便又恢复得与从前一般好了,宁曦比往日里也更加开朗起来,没多久,与初一的武艺配合便大有进步。

    在和登的日子谈不上清闲,回来之后,大量的事情就往宁毅这边压过来了。他离开的两年,华夏军做的是“去宁毅化”的工作,主要是希望整个构架的分工更为合理,回来之后,不代表就能抛开整个摊子,许多更深层的调整整合,还是得由他来做好。但无论如何,每一天里,他终于也能看到自己的妻儿,偶尔在一起吃饭,偶尔坐在阳光下看着孩子们的玩耍和成长……

    时间过去这许多年里,妻子们也都有了这样那样的变化,檀儿更为成熟,有时候两人会在一起工作、闲聊,埋头看文书,抬头相视而笑的瞬间,妻子与他更像是一个人了。

    小婵管着家中的事务,性格却渐渐变得安静起来,她是性格并不强悍的女子,这些年来,担心着如同姐姐一般的檀儿,担心着自己的丈夫,也担心着自己的孩子、家人,性情变得稍稍忧郁起来,她的喜乐,更像是随着自己的家人在变化,总是操着心,却也容易满足。只在与宁毅私下里相处的瞬间,她无忧无虑地笑起来,才能够看见往日里那个有些迷糊的、晃着两只马尾的少女的模样。

    云竹更为娴静温柔了,时光如水一般的在她身上沉淀下来,也总能感染他人。她教着孩子,写些东西,曾经住在那河边小楼里的她,青涩而局促地想要尝试回到儿时那片破损的天地里去,到得如今,坚韧和温柔终于在她身上定了下来,她在家中照顾孩子,提小婵分担些事情,往日里檀儿、红提工作太晚,也总是她提了东西过去,叮嘱一番早些回家,如果曾经的那位官家小姐不曾经历家破人亡,有一天,或许也会渐渐变成今天的样子吧。

    唯有锦儿,依旧蹦蹦跳跳,女战士一般的不肯停歇。

    还有性格柔顺的红提、为“民主”大业奔忙的西瓜、跟在宁毅身边担任秘书的娟儿……

    有时候宁毅闲下来回想,偶尔会想起曾经那一段人生的过往,来到这里之后,原本想要过简单人生的自己,终究还是走到这忙忙碌碌不可开交的境地了。但这境地与曾经那一段的忙碌又有些不同。他想起江宁时的风和日丽、又或是那时覆盖天地的柔和大雨,在院内院外行走的人们,红墙黑瓦,乍乍乎乎的少女,那样美好的声音,还有秦淮河边的棋摊、小楼,摆着棋摊的老人。一切终究如流水般逝去了。

    一切终将如流水般逝去,只是距离可以驻足的未来还有多久,他也无法计算得清楚。

    外界的讯息也在不断传来。

    就当黑旗这头庞然巨物在山中醒来、缓缓舒展身躯的同时,中原大地,王狮童率领的饿鬼势力也终于也卷起巨浪,掀起了滔天的灾难。

    自八月始,王狮童驱赶着“饿鬼”,在黄河以北,开始了攻城掠地的战争。此时秋收刚过,粮食多少还算丰盈,“饿鬼”们放开了最后的克制,在饥饿与绝望的趋势下,十余万的饿鬼开始往附近大肆进攻,他们以大量的牺牲为代价,攻下城池,劫掠粮食,**掳掠后将整座城池付之一炬,失去家园的人们随即再被卷入饿鬼的大军之中。

    两个月的时间里,饿鬼们在黄河以北连下大大小小的城镇八座,城池尽毁,死难者无数。平东将军李细枝派出五万大军试图驱散饿鬼,然而在兵力膨胀的饿鬼群的前仆后继下,军队被饥饿的人海硬生生的压溃了。

    黑旗军留在北地的负责人私下里与王狮童又有了一次交涉,试图尽最后的力量,然而已经没有意义。

    疯狂的鬼王惦记着他的初衷,不断膨胀的灾民群在黄河沿岸蔓延,随后渡过了大河。这个时候,雪已经开始落下。

    灾民们攻下相对较少的城镇,搜刮***洗劫一空后点起大火,在火中取暖,然后又在大雪之中逐渐被冻饿致死,没有人知道,这场大雪过后,黄河两岸会有多少尸身腐烂。

    天灾延缓了这场人祸,饿鬼们就这样在寒冷中瑟瑟抖、大量地死去,这其中,或也有不会死的,便在这雪白之下,等待着来年的复苏。

    北面,扛着铁棒的侠士跨过了雁门关,行走在金国的漫天大雪之中。

    赤峰山的“八臂龙王”,曾经的“九纹龙”史进,在伤势痊愈之中,解散了赤峰山剩余的所有力量,一个人踏上了旅程。

    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并不擅长,赤峰山内讧瓦解,他又败给林宗吾后,他终于对前路感到迷惑起来。他曾经参与周侗对粘罕的刺杀,方才明白个人力量的渺小,然而赤峰山的经历,又清晰地告诉了他,他并不擅长当头领,泽州大乱,或许黑旗的那位才是真正能搅动天下的英雄,然而梁山的过往,也令得他无法往这个方向过来。

    我这一生,价值已经不多了……他这样想着,便又回到了周侗的路上。

    那便去金国,刺粘罕。

    此时,距离周侗对粘罕的行刺,已经过去了漫长的十年时间。

    一路北行,途中他也曾遇上几个同行者,一位名叫方承业的油滑男子与他倒是相谈甚欢,只是在同行不久之后,快接近雁门关,对方也离开了。

    ——方承业多少有些懵逼。

    他在泽州策划了针对虎王的那场大乱,后来与师父宁毅重逢,宁毅给他建议了两个方向,第一,当饿鬼大军经历了足够的战争,尝试干掉王狮童,接手饿鬼,第二,帮助九纹龙重建赤峰山。如今饿鬼凶焰滔天,看起来是真的失控了,也不知道雪灾之后还能有几个活人,九纹龙则甩手不干,只身赴死。这些事情,也让他实在有些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沃州的小衙门里,化名穆易的男子也正在享受难得的安逸生活,他有妻子,有儿子,儿子慢慢地长大。

    “要是能一直这样过下去就好了。”

    他时常这样说着。

    西夏,名叫赤老温的蒙古将领率领军队在金国边境与术列率领的金国军队生了三次碰撞,蒙古骑队来去如风,金国也尝试了刚刚列装的大炮,双方谨慎交手后,蒙古人终于放弃了攻打大金国的试探。

    即便是好战的蒙古人,也不愿意在真正强大之前,就直接啃上硬骨头。

    西夏已经灭亡,留在他们面前的,便只有远道西进,与斜插东南的选择了。

    武建朔八年的冬天逐渐推过去,除夕这天,临安城里灯火如织、载歌载舞,冲天的花炮将大雪中的城池点缀得格外热闹,相隔千里外的和登是一片阳光的大晴天,难得的好日子,宁毅抽了空,与一家人、一帮孩子结结实实地逛了半天街,宁凝与宁霜两个三岁大的小女娃争相往他的肩膀上爬,周围孩子吵吵嚷嚷的,好一片温馨的景象。

    过完这一天,他们就又大了一岁。

    建朔九年,朝所有人的头顶,碾过来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