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七四七章 明月新骨城池畔 夜鸦故旧老桥头(中)

赘婿 第七四七章 明月新骨城池畔 夜鸦故旧老桥头(中)

    天色由暗转亮,亮了又暗,破旧的车架哐哐哐的在路上走,带来令人难耐的颠簸,周围的景色便也时常变化。矮矮的树林、荒芜的田地、贫瘠的滩涂、断桥、挂着枯骨的荒村……完颜青珏披头散发,神情恹恹地在那儿看着这逐渐出现又远离的一切,偶尔有些许动静出现时,他便下意识地、隐蔽地投去目光,随后那目光又因为失望而再度变得空洞起来。

    车驾的奔行之间,他心中翻涌还未有停止,因此,脑袋里便都是乱糟糟的情绪充斥着。恐惧是绝大多数,其次还有疑问、以及疑问背后进一步带来的恐惧……

    离开北方时,他麾下带着的,还是一支很可能天下有数的精锐队伍,他心中想着的,是杀出一系列令南人胆寒的战绩,最好是在经过磨合之后能够杀死林宗吾这样的强人,最后往西南一游,带回可能未死的心魔的人头——这些,都是可以办到的目标。

    这突然的撞击太过沉重了,它突如其来的粉碎了一切的可能性。昨夜他被人丛马上打下来选择投降时,心中的思绪还有些难以归纳。黑旗?谁知道是不是?如果不是,这这些是什么人?如果是,那又意味着什么……

    总之,显而易见的,一切都没有了。

    拥有良好的出身,拜师谷神,往日里都是意气风发,即便出门南下,发在他手上的,也是最好的筹码。谁知道第一战便失利——不仅仅是失利,而是全军覆没——即便在最好的设想里,这也会给他的将来带来极大的影响,但最重要的是,他是否还有未来。

    那阵列如黑水般汹涌而来,将陆陀卷入其中,下一刻便在轰然巨响中杀死的情景,始终在完颜青珏的心中回放——成大事者不必为区区挫折而气馁,但每个人的心中,自然也有对能力极限的自我认知。自己对比陆先生如何?这样的疑问只要在脑中闪过,看着马车周围的那些人影,他便难以幻想某些可能性。

    而在旁边,仇天海等人也都目光空洞地耷下了脑袋——并不是没有人反抗,不久前还有人自认绿林枭雄,要求尊重和友善对待的,他去哪里了来着?

    哦,他被拖下去一刀把头给砍了。

    简单的杀人并不能镇住如仇天海等人一般的绿林枭雄,真正能令他们沉默的,可能还是那些偶尔在马车边出现的身影,自己只认识那独臂的参天刀杜杀,他们自然认识得更多。稍稍清醒和振作时,完颜青珏也曾低声向仇天海询问脱身的可能,对方却只是惨然摇头:“别想了,小王爷……带队的是霸刀刘大彪,还有……黑旗……”仇天海的话语因低沉而显得模糊,但黑旗的名号,也更加令人心悸。

    这几年来,它本身就是某种力量的证明。

    陆陀在第一时间便已死去,完颜青珏知道,单凭跑掉的区区几个人、十几个人,加上负责联络的那些“高手”,想要从这支黑旗队伍的手下救出自己,比虎口夺食都不现实。只是偶尔他也会想,自己被抓,邓州、新野附近的守军,必然会出动,他们会不会、有没有可能,恰巧找了过来……于是他偶尔便看、偶尔便看,直到天色将晚了,他们已经走了好远好远,就要进入山里,完颜青珏的身体颤抖起来,不知道等待在未来的,是怎样的命运和遭遇……

    ************

    车辚辚,马萧萧。

    阴郁的天色下,有劲风袭来,卷起树叶枯草,洋洋洒洒的散上天际。赶路的人群穿过荒野、树林,一拨一拨的进入崎岖的山中。

    马车要卸去车架了,宁毅站在大石头上,举着望远镜朝远处看。跑去打水的西瓜一面撕着馒头一面过来。

    襄阳城外发生的小小插曲确实有些出人意料,但并不能阻止他们回程的步伐。杀人、抓人、救人,一夜的时间对于宁毅麾下的这支队伍而言压力算不得大,早在数月之前,他们便曾在宁夏草原上与蒙古骑兵发生过数次冲突,虽然与对抗绿林人的章法并不一样,但老实说,对抗绿林,他们反倒是更加轻车熟路了。

    将岳云送到高宠、银瓶身边后,宁毅也曾远远地打量了一下岳飞的这两个孩子,然后抓着俘虏开始撤退——直到不久之后邓州附近军队异动,俘虏也稍加审问后,宁毅才知道,这次的搂草打兔子,又出了些意外情况,令得场面稍有些尴尬。

    小王爷不见了,邓州附近的军队几乎是发了疯,马队开始没命的往四周散。于是一行人的速度便又有加快,免得要跟军队做过一场。

    “已经离得远了,进山之后,邓州军马应该不至于再跟过来。”

    队列的前方已经联系上了安排在这里做探查和向导的两名竹记成员,西瓜一面说着,一面将加了根咸菜的馒头瓣递到宁毅嘴边,宁毅张口吃了,放下望远镜。

    “完颜撒改的儿子……真是麻烦。”宁毅说着,却又忍不住笑了笑。

    “你认怂,咱们就把他放回去。”

    “打女真,说是那样说嘛,对不对,我还想安生几年,现在又把人家小王爷给抓了,完颜撒改对女真是有大功的,万一一怒之下真发兵来了,你怎么办,对不对?”

    “确实不太好。”西瓜附和。

    “但是抓都已经抓了,这个时候认怂,人家觉得你好欺负,还不立马来打你。”

    “对着老虎就不该眨眼睛。”吃馒头,点头。

    “那抓都已经抓了,你看旁边这些人,说不定还殴打过人家,坏印象都已经留下啦。”宁毅笑着指了指周围人,随后挥了挥手,“要不然这样,咱们就一刀捅死他,趁夜把人挂到襄阳城头上去,这就是岳飞的锅了,嘿嘿……对了,方书常,找你呢,你说,是不是你殴打过人家小王爷,你去道歉。”

    “道什么歉?”方书常正从远处快步走过来,此时微微愣了愣,随后又笑道,“那个小王爷啊,谁让他带头往我们这边冲过来,我当然要拦住他,他下马投降,我打他脖子是为了打晕他,谁知道他倒在地上磕到了脑袋,他没死我干嘛要道歉……对不对,他死了我也不用道歉啊。”

    “人家是女真的小王爷,你殴打人家,又不肯道歉,那只能这样了,你拿车上那把刀,路上捡的岳家军的那把,去把那个小王爷一刀捅死,然后找人半夜挂到襄阳城去,让岳飞背锅。”宁毅拍了拍手掌,兴致勃勃的样子:“没错,我和西瓜一致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方书常哑然失笑,看看那边西瓜的表情:“太过分了,我们跟岳将军也是认识的,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救他一儿一女,让他帮忙背个锅有什么不好的。”

    昨夜的一战终究是打得顺利,对付绿林宗师的战法也在这里得到了实践检验,又救下了岳飞的儿女,大伙儿其实都颇为轻松。方书常自然知道宁毅这是在故意开玩笑,此时咳了一声:“我是来说情报的,原本说抓了岳飞的儿女,双方都还算克制小心,这一转眼,变成丢了小王爷,邓州那边人全都疯了,上万骑兵拆成几十股在找,中午就跟背嵬军撞上了,这个时候,估计已经闹大了。”

    “……这下脑浆都要打出来。”宁毅点头沉默片刻,吐了一口气,“我们快走,不管他们。”

    “好。”

    方书常挥了挥手,便有人牵了马过来,宁毅与西瓜先后上马,一行人就此启程,朝山中一路过去。完全进入那群山之前,宁毅回头看了一眼,山脊正将那片阴郁天色下相对开阔的地域吞没进去。

    “这一次,也算帮了那位岳将军一个大忙。”

    常年在山中生活、又有着高强的武艺,西瓜驾驭战马在这山道间行进如履平地,轻轻松松地靠了过来。宁毅点了点头:“是啊,一场大胜跑不掉了,两月之内连战连捷,他跟君武这帮人在武朝朝廷上,也要好过很多。我们抓了那位小王爷,对女真内部、完颜希尹这些人的情况,也能了解得更多,这次还算收获不菲。”

    “到时候还利用这位小王爷,以后跟金国那边谈点条件,做点买卖。”西瓜握了握拳头。

    宁毅笑了起来:“到时候再看吧,总之……”他说道,“……先回家。”

    完颜青珏在女真人中地位太高,邓州、新野方面的大齐政权扛不起这样的损失,极有可能,搜索的军队还在后方追来。对于宁毅而言,接下来则只是轻松的回家旅程了,夏末秋初的天气显得阴郁,也不知何时会下雨,在山中跋涉了一两个时辰,这前前后后近两百人的队伍才停下来安营扎寨。

    这两百人中,有跟随宁毅北上的特种小队,也有从田虎地盘首先撤离的一批黑旗潜伏人员,自然,也有那被抓捕的几名俘虏——宁毅是不曾在完颜青珏等人面前现身的,倒是时常会与那些撤下来的潜伏者们交流。这些人在田虎朝堂内部潜伏两三年,许多甚至都已当上了官员、级别不低,并且煽动了这次叛乱,有大量的实践以及领导经验,即便在竹记中也称得上是精锐,对于他们的状况,宁毅自然是颇为关心的。

    南撤之途一路顺畅,众人也颇为高兴,这一聊从田虎的局势到女真的力量再南武的状况,再到这次襄阳的局势都有涉及,天南地北地聊到了半夜方才散去。宁毅回到帐篷,西瓜没有出去夜巡,此时正就着帐篷里朦胧的灯点用她拙劣的针技补上一只破袜子,宁毅看得皱眉,便想过去帮忙,正在此时,始料未及的声音,响起在了夜色里。

    先是远处些许打斗的动静,随后,一道嘹亮的声音响彻了山林。

    “宁先生!故人远来求见,望能拨冗一晤——”

    这声音由内力发出,落下之后,周围还都是“拨冗一晤”、“一晤”的回响声。西瓜皱起眉头:“很厉害……什么故人?”她望向宁毅。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声响,怎么也不该、不可能发生在这里,宁毅沉默了片刻。

    “……岳飞。”他说出这个名字,想了想:“胡闹!”

    “他应当不知道你在。诓你的。”西瓜道。

    宁毅自然也能明白,他面色阴沉,手指敲打着膝盖,过得片刻,深吸了一口气。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算了……”

    *************

    夜风呜咽着经过头顶,前方有警惕的武者。就快要下雨了,岳飞双手握枪,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对面的回应。

    来这一趟,有些冲动,在旁人看来,会是不该有的决定。

    然而成大事者,不必处处都跟旁人一样。

    犹如周侗提起长枪,要去刺杀粘罕。这一刻,岳鹏举奔袭数百里,闭上眼睛,等待着某个可能性的出现。

    如果……宁先生还活着……

    除了风声,林地远远近近,都在沉默。(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